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59

  上官元讓沖上城頭之后,心里積壓的努力全部釋放出來,揮舞三尖兩刃刀,施展出靈亂極。
    城墻畢竟狹窄,空間有限,就算是看到上官元讓釋放出來的靈武技能非同凡響,鵬軍們想閃躲也沒有多余的空間。
    只是一瞬間,上官元讓所在的這段城墻就變成了人間地域,十多米長的地方,找不到一個活人,地上橫七豎八都是尸塊,血流成河,慘不忍睹。
    鐘天就位于不遠之處,看到異常清楚,上官元讓的勇猛和霸道,令他臉色為之頓變,心頭大駭,直嚇的連連后退,如果不是身邊的侍衛手疾眼快,及時把他拉住,鐘天就得從城頭上翻下去。他身子哆嗦著,倉皇地向左右張望,尋找追風劍。現在只有把追風劍拉在自己的身邊他才能感覺稍微安全一些。可是令鐘天大驚失色的是,原本一直跟在他身邊的追風劍竟然不見了蹤影,鐘天腦袋嗡了一聲,伸手把身邊的一名侍衛拽住,嘴唇泛青,結結巴巴地問道:追……追風劍呢?追風劍現在身在何處?他沒注意到追風劍跑哪去了,下面的侍衛們也沒注意到,人們面面相覷,皆露出驚訝之色,那名被他抓住的侍衛面帶難色地說道:回大王,追風劍剛才還在這里,現在去哪了,我……我們也不沒看清楚!沒用的東西!鐘天惡狠狠地把侍衛退開,繼續向四周張望,目光所及之處,只有驚慌失措的鵬兵鵬將們,哪里還有追風劍的人影子?
    正當鐘天四處找尋追風劍的時候,肖尚從前方快步跑過來,到了鐘天近前,邊喘息著邊顫巍巍地急聲說道:大王,敵將上官元讓已經殺上城頭,我軍將士抵擋我們不住,大王……大王還是趕快向城內退吧!鐘天并不想退,他心里很清楚,越是向城內退,到最后逃脫的希望就越渺茫,可是現在城頭上也確實呆不住了,隨著上官元讓的上城,輕而易舉的便把城防打開個大缺口,越來越多的平原軍也隨之涌了上來,再耽擱下去,自己想跑都跑不了了。
    唉!關鍵時刻,任何人都是靠不住的啊!鐘天心中哀嘆,危急當頭,連他花費重金聘請的神池高手都跑了,現在他還能指望得上誰?沒有辦法,鐘天只能跟隨肖尚退下城墻,由百余名侍衛保護著,向城內退去。
    看肖尚把自己向郡府領,鐘天心中一動,立刻收住腳步,連連搖頭,說道:不可、不可!我們不能回郡府,風軍入城之后,先要攻占的就是郡府,我們若是回去,就只有死條了!肖尚還真沒想到這一點,聽完鐘天的話,他身子一震,急忙問道:大王,那依您之見……我們向百姓家中躲!鐘天眼珠轉了轉,靈光一閃,隨即說道。漳渝城這么大,百姓有數十萬之多,即便風軍挨家挨戶的搜查,難免會有遺漏,也只有這樣自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肖尚是個沒什么能力的人,聞言想了想,連連點頭,應道:大王所言極是,我們就向百姓家中躲!身邊若是帶著百余人目標太大,鐘天只留下靈武修為最為高深的五名侍衛,至于其他人,他全部給打到別處。鐘天、肖尚沒管戰無雙,只帶著五名貼身侍衛,躲避到城中的百姓家里。
    兩軍交戰正酣,作為君王的鐘天和身為主將的肖尚都跑路了,只留下一個形同廢人的戰無雙,此戰若是能贏,那才真叫怪了!
    鐘天的撤離,使鵬軍們喪失掉最后一絲的斗志,肖尚的撤離,則直接導致全軍失去統一指揮,各自為戰,如同散沙,如此一來,鵬軍敗的更快,全軍崩潰之勢已無法挽回。
    始終跟隨在鐘天身邊的追風劍確實是跑了,當他看到風軍在南城這邊負責領軍的人是上官元讓時,他就在心里暗叫一聲完了!如果戰無敵、郝召、江凡這些人都在的話,擋住上官元讓根本沒問題,而現在城內根本就沒有能與上官元讓相匹敵的人,即便是自己,現在也絕不是上官元讓的對手,他身上的傷勢有多麻煩,他自己當然最清楚了。
    上官元讓率眾攻城時,追風劍趁著鐘天等人的注意力被其吸引之機,他則悄悄退了出去。不過追風劍并未退回到城內,而是向左側那邊的城墻快奔去,找到一處距離上官元讓較遠,風軍攻勢又較弱的地方,追風劍大喝一聲,直接從城頭上蹦了下來。
    撲通!
    追風劍落地時,不偏不正,剛好踩踏在一名風軍的腦袋上,那風軍連叫聲都未出,便被追風劍壓的骨斷筋折,死于非命。落地之后,追風劍手持靈劍,左右開攻,瞬間就把撲殺過來的風軍刺倒二十余人。
    這時,風軍中的一名千夫長大吼著沖上前來,對準追風劍的腦袋,掄刀就劈。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追風劍即便有傷,但仍然十分了得,哪里是撲通的修靈者所能抵擋?看對方一刀砍來,他身形微微一晃,輕松避開鋒芒,而后他手中的靈劍順勢向前一遞,直刺千夫長的心口。
    靈劍奇快無比,眨眼就刺到近前,那名千夫長臉色大變,急忙回刀招架,當啷,撲!他的刀是碰到了靈劍,只不過僅僅是把靈劍擋便,靈劍依舊狠狠刺在他的肩膀上。那名千夫長悶哼一聲,倒退兩大步,沒等他站穩身形,追風劍身如旋風,又竄到他的近前,手中劍向他的脖頸劃來。那千夫長無從招架,只能再退。追風劍攻一招,他便退幾步,追風劍一口氣足足攻出十余招,那名千夫長也被迫的向后退出數十步,周圍的風軍不敢擋他,只得紛紛向兩旁退避。
    這正是追風劍想要的結果。
    見機會來了,他的搶攻突然加力,連續刺出五劍,皆取千夫長的周身要害。他一招一招的攻,千夫長都抵御不住,更何況是同出五招。那千夫長只勉強架住一招,讓開兩招,剩下的兩招是再也躲避不出去了。
    撲、撲!
    隨著兩聲悶響,追風劍手中的靈劍分別刺中千夫長的喉嚨和小腹,后者連叫聲都未出來,仰面翻倒,當場斃命。他的身軀還沒有徹底倒地,追風劍已迫不及待的踩著他的身軀跳躍過去,直向風軍的南大營沖去。
    不好!有敵人突圍!風軍士卒見狀,紛紛驚叫出聲,可是人們站在原地,并沒有追擊。他們的任務是攻城,而非追敵,在上面沒有傳達下命令時,他們哪敢私自行動,而且現在千夫長被殺,失去了直接指揮者,士卒們皆有些不知所措。
    別愣著了,快向將軍稟報!有名士卒反應最快,大叫著驚醒眾人,有的士卒急忙去兵團長那邊通稟情況,令有些人取下弓箭,對逃向己方大營的追風劍展開亂射。
    追風劍的身法固然是快,可也快不過箭支的勁射。只是一輪箭陣過來,追風劍的背后就連中三箭,因為他修為深厚,靈鎧堅固,箭支未能給他造成傷害,不過那強大的沖擊力還是令他的身形向前一搶,翻倒在地。
    來不及起身,追風劍就地翻滾,順勢向前轱轆出去。就在他滾出的瞬間,他剛才撲倒的地面便落下一層黑黢黢的雕翎。
    好厲害的風軍箭陣!追風劍嚇的連頭都沒敢回,跑的更快了。
    最終連他都不記得自己挨了多少的箭射,不過總算是有驚無險地成功逃出風軍的射程。這時候他再摸摸身后的靈鎧,已布滿裂紋,只要他再晚半步,多承受風軍的一輪箭射,估計靈鎧就得被擊碎。
    沒有時間去慶幸,前面還有更加兇險的風軍大營。看上去風軍似乎傾巢出動了,但大營里還留有多少風軍,追風劍心里也沒底。他使出吃奶的力氣,加快腳步,真如同一陣風似的沖到風軍大營的近前。
    他還沒到轅門,就聽大營里人喊馬嘶,殺出一隊數百人左右的風軍,追風劍暗暗咋舌,轅門尚且有如此眾多的敵人,里面的敵軍還不知會有多少呢!他咽口吐沫,硬著頭皮沖殺上去。
    數百名的士卒對追風劍不構成太大的威脅,他從風軍陣營的前列一直突殺到陣尾,硬是沖出一條血路,隨后,他也順勢沖入大營之內。上,他邊向前奔跑,邊抵擋不時圍堵過來的風軍,人亦是累的氣喘吁吁,鼻凹鬢角都是汗。
    他正向前突圍,正在這時,就聽前方一聲哨響,集結起一支千余名士卒的風軍方陣,在方陣的前方站有兩名頂盔灌甲的風將,而且還都是女將,舞媚和舞英。
    咯咯!看到狼狽不堪的追風劍,舞媚連聲嬌笑,不過眼中卻是精光四射,幽幽說道:我倒鐘天設下的伏兵是誰呢?原來是追風劍啊!舞媚并不知道追風劍是要向外突圍,只把他當成了前來偷襲己方大營的伏兵。
    對追風劍,舞媚可是恨到了極點,當初她被鐘天軟禁的時候和追風劍沒什么接觸,不過后來正是追風劍重傷了唐寅,還險些要了唐寅的性命,此時看到他,舞媚頓覺得報仇的時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