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60

  舞媚要為唐寅報仇,看到追風劍時氣血上涌,而追風劍看到舞媚時,眼睛同是為之大亮,心潮激動澎湃,暗道一聲天助我也!當初為了救她,唐寅敢只身一人闖王宮,可見舞媚在唐寅心里的分量有多重,自己若是把她擒住,縱然風軍有千軍萬馬攔阻自己也不用怕了。【】
    想到這里,追風劍兩眼瞪的溜圓,前沖的度更快,直奔舞媚而去。
    舞媚倒也是毫無懼怕,不慌不忙地抬起手來,高聲喊喝道:“放箭!”
    隨著她一聲令下,后面的千余名風軍齊齊捻弓搭箭,對準全撲來的追風劍,亂箭齊。
    嗖、嗖、嗖!
    箭支呼嘯,破風聲刺耳。追風劍揮舞靈劍,格擋近身的箭支。只一個人,一柄劍,縱然靈武再高深再厲害也抵御不住這么多的箭支。看眼著追風劍身上被連續射中數箭,受其撞擊力,前沖的身軀也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舞媚嗤笑出聲,傲然說道:“追風劍,你若投降,本將軍可以考慮饒你不死,如果執迷不悟,戰無敵就是你的前車之鑒!”
    舞媚可不是普通的大家閨秀、貴族子弟,她很早的時候就因為舞虞的關系接掌了兩個重要的中央兵團,也稱得上是名經驗豐富將領,在她看來,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想憑一己之力突破千人的箭陣,那根本不可能。
    不過他可了追風劍的修為,也了在生死關頭追風劍的爆力。
    感覺硬沖箭陣已然不可能,追風劍將牙關一咬,邊繼續前沖邊施展出頂級靈武技能,靈亂•極!
    只見他手中的靈劍霞光萬道,揮舞之間,生出無數的靈刃,靈刃漫天飛舞,在他面前,無形中組成一道屏障,箭支射到,紛紛被靈刃絞個粉碎。接著靈亂•極所產生的空擋,追風劍一口氣向前沖出二十余米,這時靈亂•極產生的靈刃漸漸散去,前方的亂箭又至,追風劍故技重施,拼得耗費靈氣,再次施放出靈亂•極。
    飛來的箭支與靈亂•極相撞,頃刻之間化為烏有,趁著空擋,追風劍又向前突進二十多米。千余名風軍足足射出七輪箭陣,而追風劍也一口氣施展了三次靈亂•極,將其箭陣全部擋下,而此時,他距離舞媚已只剩下十幾米遠。
    象靈亂•極這種大殺傷性的頂級靈武技能,連續釋放需要有極深的修為,即便是追風劍在連續施展三次之后,都累的眼前直冒金星,體內的靈氣也隨之空虛大半,不過,他想要的效果也達到了,就是近舞媚的身。
    這時候,舞媚也意識到兇險的臨近,下意識地倒退一步,拉起身邊的舞英想向己方陣營里退,可是此時再退,已然晚了。追風劍手中的靈劍再次閃爍出耀眼的精光,靈劍隨之進行第二次靈化,那正是兵之靈變。
    靈變后的靈劍已無固定的形態,千變萬化,神鬼莫測,只見追風劍將靈劍猛然向前一遞,靈劍的劍身瞬間暴長,他距離舞媚有十多米的距離,但暴長的靈劍好象變成一條白色的帶子,飄忽不定地向舞媚腰身刺去。
    舞媚沒見過兵之靈變,被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幕完全驚呆了,當她反應過來時,仿佛靈蛇似的劍身已到近前,這時她再想閃避,哪里還有機會。就聽嘭的一聲,刺劍沒有刺中舞媚的身子,而是擦著她的腰身而過,接著又反折回來,飛地在舞媚的纖腰旋扣一圈,而后追風劍手臂回拉,靈劍回收,在舞媚還未完全搞懂怎么回事的情況下,她的身軀已直挺挺地向追風劍飛去。
    “啊——”
    舞媚本能地出一聲驚叫,當她身形落地時,追風劍已與她近在咫尺,舞媚還想罩起靈鎧,可是追風劍的手中已先一步扣住她粉嫩光滑的脖頸,另只手里的靈劍也順勢抵到她的喉嚨處。“別動,如果你不想死的話!”
    說著,追風劍把舞媚向自己面前推了推,對前方風軍大吼道:“爾等再敢放箭,第一個死的就是她!”
    嘩——風軍士卒從震驚中紛紛回過神來,接著陣營中一片嘩然。說來慢,實則極快。追風劍以兵之靈變后的靈劍虜回舞媚,其實也就是一眨眼工夫的事,別說下面的士卒反應不過來,就連舞媚身邊的舞英都未來得及搭救。
    “姐——”舞英見姐姐落到追風劍的手里,腦袋嗡了一聲,險些當場急暈過去。她跨步要上前,追風劍的目光立刻落到她的身上,獰聲說道:“再上前一步,我立刻殺了她!”
    一句話,馬上把舞英震懾住,她連連搖頭,向后急退,同時尖聲叫道:“你休要敢傷我姐姐!”
    “嘿嘿!”追風劍笑了,只看風軍眾人的反應,他已然知道自己這步算是走對了,有舞媚在手,的確能震懾住風軍。他冷笑兩聲,幽幽說道:“只要你們統統讓開,放我過營,我絕不會傷她,如若不然,你們就等著收尸吧!讓開!”
    舞英心急如焚,可是她也不傻,如果真把追風劍放跑了,讓他過營,他會放姐姐才怪呢!舞英站在原地沒有動,她不動,后面的風軍也無法動,人們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她,等她做出決定。
    尋思了半晌,舞英咬了咬牙,把心一橫,說道:“你先放了我姐姐,我以人格擔保,讓你過營。”
    舞英不信任追風劍,可是同樣的,追風劍也信不過她。現在舞媚可是追風劍的保命王牌,關系到他的身家性命,他哪能因為舞英的三言兩語就把人放了。冷哼一聲,追風劍說道:“人格值多少錢?你先讓我過營,我再放人!”
    “不行!你必須得先放人我才能讓你過營!”
    沒想到舞英這個小丫頭如此難纏,追風劍眼中兇光畢露,獰聲說道:“難道,你想眼睜睜看著你姐姐死在我的手里嗎?”
    舞英看眼臉色蒼白被追風劍牢牢制住的舞媚,暗暗咬牙,指甲都快被握折,不過這時候她不敢軟弱態度。舞英故做鎮靜,說道:“先讓你過營,姐姐也同樣會死在你的手里,與其如此,還不要現在就和你拼命!”
    這該死的臭丫頭!追風劍厲聲叫道:“我已經說過,只要放我過營,我絕不傷她!”說話之間,他扣住舞媚的手掌不自覺的加力,后者原本蒼白的臉色立刻變的漲紅。
    舞英心中一顫,可是態度依然堅決,就是認準了讓追風劍先放人。
    就在雙方爭持不下的時候,風軍大營中的天眼和地網探子以最快的度把消息傳給前方的樂天和艾嘉二人。聽聞舞媚在己方大營中被追風劍虜到,樂天和艾嘉的臉色皆為之一變,唐寅和舞媚的關系二人自然再了解不過,舞媚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估計唐寅就得瘋,到時就止不定要掀起什么樣的腥風血雨呢。
    二人沒敢耽擱,立刻沖到交戰的最前方,尋找唐寅,稟報消息。
    唐寅現在是殺的興起,從漳渝的城頭已一直殺出城內,正在追擊潰敗的鵬兵。他所過之處,尸體滿地,靈氣在空中環繞,所以要找到他也很容易,只要看到哪里的白霧最多,那就是唐寅的所在之處。
    “大人——”
    樂天和艾嘉雙雙大喊一聲,從后面追上唐寅。唐寅收刀,仰面將空中飄蕩的靈霧吸食干凈,然后轉回頭,揚起眉毛看向急匆匆跑向自己的樂、艾二人。
    等兩人到了近前后,唐寅疑問道:“什么事?”
    “大人……”樂天剛想近身,但看到唐寅身上還依附著淡淡的黑火,他立刻又退了回去。黑暗之火沒有長眼睛,也不會辨認敵友,可是見人就燒的。唐寅暗皺眉頭,將身上的黑暗之火散掉,疑問道:“到底什么事?”
    “大人,大營……大營生些意外。”樂天說話時顯得吞吞吐吐,不知該如何開口。這時,艾嘉上前,急聲說道:“追風劍突入我軍大營之內,舞媚小姐不慎落于此賊之手,現在追風劍以舞媚小姐為威脅,要挾我軍放其過營,舞英小姐正與其對峙,請大人定奪!”
    “啊!”唐寅聞言,身子一震,倒吸口涼氣,追風劍竟然突入己方大營了,他是怎么進去的?自己留舞媚、舞英在大營,就是怕攻城時兩姐妹生危險,怎么怕什么來什么,在己方的大營里都能被敵人擄去,己方留守的將士們都是木頭嗎?
    他狠狠的一奪腳,大聲喝道:“元武、元彪!”
    聽到唐寅的喊聲,就在附近作戰的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急忙舍棄眼前的敵人,雙雙快退回,到了唐寅近前,插手問道:“大人?”
    “你二人代我統兵,我先回營一躺!”唐寅急急交代完,也不等兩兄弟答應,他已率先轉身,向城外跑去。
    元武和元彪相互,雖然不知道唐寅為何如此焦急的回營,但也預感到營中肯定生了大事,二人沒敢多加追問,對周圍沒搞清楚狀況的將士們大聲喝道:“兄弟們,繼續追殺敵軍,絕不能放跑一個敵人!殺!”
    “殺——”
    唐寅退出戰場,但戰斗還在繼續,平原軍由上官兩兄弟率領,繼續向城內突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