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62

  唐寅和江凡第一次聯手,卻表現的出奇默契,配合的天衣無縫,毫厘不差。【】唐寅的重刀令追風劍顧不上再去搶回舞媚,他躺在地上,使出渾身的力氣,橫劍招架。
    當啷!轟!
    隨著靈刀與靈劍碰撞在一起,空氣波動,勁道飛射,周圍的塵土卷起好高,就連地面都為之顫了三顫。再看追風劍,身下多出一只又深又大的圓坑,唐寅和他皆陷入其中,由此可見唐寅重刀的力道有多大。
    修為那么高深的追風劍在硬接完這一刀后,也被震的手臂麻,胸口悶,一口血水頂到嗓子眼,只不過又被他硬生生吞了回去。現在他身上是傷上加傷,靈氣又消耗過大,對陣唐寅,已不敢存絲毫的大意,他猛然斷喝一聲,施展出兵之靈變,手中的靈劍仍架住唐寅靈刀的同時,劍身暴長數米,在空中折了個彎,直刺向唐寅的胸口。靈劍去勢如電,眨眼就到了唐寅的胸前,但后者的度更快,暗影漂移施展出來,化成一團黑霧,突然現身在追風劍的頭頂上方,手中鐮刀又對準追風劍的面門全力劈砍下去。
    這回追風劍可不敢再硬接,身軀滾動,如皮球似的,從坑內直接滾到抗外。
    咔嚓!鐮刀沒有劈中追風劍,其鋒芒深深刺入地里。追風劍以為有機可乘,急忙揮動靈劍,回刺向唐寅的喉嚨,哪知他的劍才剛剛遞出去,唐寅刺入土里的鐮刀突然一掘,唰!一團泥土從下而上的射向追風劍的面門。
    追風劍顯然沒聊到唐寅會使出這樣下三濫的怪招,準備不足,被這團泥土結結實實打在臉上,因為有靈鎧護面,泥土又松軟,自然傷不到他,但是他的眼睛可沒有靈鎧保護,只剎那之間,他的雙目皆被泥土所迷,人也下意識地驚叫出聲,單手捂面,收劍連連后退。
    在唐寅的觀念里可沒什么招式是下三濫的,只要能贏,就是好招。此時見追風劍雙眼緊閉,眼淚橫流,哪會給他恢復的機會,唐寅輪起鐮刀,斜肩帶背的再次猛劈過去。
    聽到惡風不善,追風劍在雙目無法睜開的情況下,靈劍依舊高高舉起,把唐寅這一殺招再次架住。不過這一回唐寅沒有再收刀,而是雙臂下沉,使出渾身的力氣下壓鐮刀,感覺對方鐮刀上傳來排山倒海般的力道,追風劍這時已無法收劍閃躲,更沒有余力去控制靈劍反刺唐寅,只能也使出渾身的力氣和靈氣,運用到靈劍上,與唐寅相抗衡。
    若他在全盛狀態下,想抗衡唐寅當然沒問題,但現在他即負傷又靈氣空虛,哪里還能頂住唐寅的全力。在唐寅連續不斷的施力下,追風劍手中的靈劍被越壓越低,時間不長,唐寅鐮刀的鋒芒已近他的額頭。
    刀未到,追風劍已先感覺到冰冷冷的寒氣,那寒氣刺人骨髓,冰人魂魄,出寒氣的并非是唐寅的鐮刀,而是依附在鐮刀上洶洶燃燒的黑暗之火。追風劍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黑暗之火并非是熱的,而是冰冷如霜的。
    當鐮刀的刀尖觸碰到追風劍的頭頂時,立刻出嘶的一聲聲響,追風劍額頭上的靈鎧在黑暗之火的焚燒下冒起縷縷的青煙,頃刻之間,靈鎧便被燒化一層。追風劍嚇出一身的冷汗,對方的刀若是繼續壓下來,自己頭頂的靈鎧就得徹底燒化,到時自己也得死于黑暗之火下。生死攸關之際,追風劍不知從哪又爆出來了力氣,大吼一聲,使出十二分力道,把唐寅的鐮刀略微向上推了推,就趁著這石火電光的瞬間,他已順勢翻滾出去。
    "咔嚓!"唐寅的鐮刀再次刺入地面,而追風劍則一溜煙的滾出數米之遠,緊接著從地上爬起,甩甩臉上的泥土,眼睛業已恢復過來,他邊盯著唐寅邊心有余悸地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唐寅緩緩收刀,然后抬起頭來,對上追風劍的目光,兩眼閃爍出的綠光更盛,他幽幽說道:"追風劍,你不至于如此不濟吧?拿出你的真本事來!"說著話,唐寅拖鐮刀又要向追風劍沖去。正在這時,追風劍突然把手中的靈劍垂下來,伸手對唐寅喝道:"等一下!""哦?"唐寅前傾的身子頓住,冷笑地問道:"追風劍,你還有何話要說?""我……可以和你做筆交易!"追風劍凝聲說道。
    "什么意思?"唐寅瞇縫著眼睛看著他。
    "我給你提供一條重要的情報,但你得放我離開。"追風劍一字一頓地說道,說話時,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唐寅,想看他是什么反應,不過因為有靈鎧護面,他看不到唐寅表情的變化,即便是眼睛,也因為有綠光的隔擋而讓人看不到唐寅的眼神。
    "呵呵……"唐寅笑了,笑的又陰又邪,說道:",如果你提供的情報真的足夠重要的話,我會考慮放你離開!"追風劍沉默了片刻,終于下了好大的決定,他握緊拳頭,說道:"王宮之內,還有神池的人潛伏其中,別問我那個是誰,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那是個女人!"這話等于是廢話,能潛伏在王宮里的當然會是女人,整個王宮里除了侍衛就沒有其他的男人了,不過神池竟然還有人潛伏在王宮內,這倒是令唐寅沒有想到的,如果追風劍所說是真,那個人會是誰?是下面的宮女?還是那些夫人們?
    就在這一瞬間,唐寅把他所見過的夫人、宮女統統在腦海中想了一遍,最后暗暗搖頭,雖然他不會洞察之術,但他的直覺也是非常靈敏的,如果對方是修靈者的話,他肯定能覺察到對方身上的靈氣。
    想了片刻,唐寅淡然而笑,疑問道:"追風劍,你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是的,我并不知道,不過,我想這條信息對你而言已經足夠重要了吧?""沒錯,確實很重要,但是,我無法相信你的話。""你如何才能相信?""很簡單!"唐寅笑吟吟地跨前一步,同時將手中鐮刀舉起,指著追風劍說道:"把你的靈魂獻給我!"說話之間,他單腳一踏地面,整個人好似離弦之箭,直向追風劍竄去。
    追風劍臉色劇變,他本來也是以身法迅捷見長,但現在,他的身法已完全無法與唐寅一較長短。眼睜睜看著唐寅竄向自己,他來不及躲閃,只能控制靈變后的靈劍,刺向唐寅。
    唐寅前撲的身軀向下一低,輕松閃躲開靈劍的鋒芒,手中的鐮刀繼續刺向追風劍的小腹。
    暗叫一聲厲害!追風劍在被迫無奈的情況下只好失出靈武技能,以靈亂·風來阻擋唐寅的近身。
    可是對暗系修靈者使用靈武技能就在是浪費寶貴的靈氣,他的靈亂·風剛剛施放出來,面前的唐寅就消失不見了,轉而出現在他的身后,鐮刀又改刺向追風劍的后腰。
    追風劍驚出一身的冷汗,急忙向一旁的閃躲,只可惜,他的身法還是稍慢了半拍,就聽沙的一聲,鐮刀的鋒芒在他肋下的靈鎧劃出一條大口子,險些就傷到他的皮肉。
    一招不中,唐寅手臂晃動,鐮刀立刻騰起黑霧,由一柄長刀瞬間變成兩把彎刀,唐寅出手如電,將雙刀抓在手中,對追風劍展開近身快攻。
    只聽場內響起唰唰唰連續不斷的破風聲,只見風光閃閃,已看不到唐寅的身影。
    在唐寅幾乎于瘋狂的搶攻下,別看追風劍使用的是靈變后的靈劍,千變萬化,形態萬千,但仍然招架不住,漸漸的已被唐寅的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即便如此,唐寅的雙刀還是不時劃中他身上的靈鎧,甚至傷到他的皮肉,如果不是唐寅散掉靈刀上的黑暗之火,追風劍這時早就化為灰燼了。
    打到現在,場上的局勢已然變成了一邊倒,這也不再是勢均力敵的較量,而是成了唐寅單方面的肆虐。
    "太慢了、太慢了,你的出劍盡此而已嗎?"唐寅的刀不時在追風劍的身上增添傷口,同時嘴上也沒閑著,深深刺痛著追風劍身上每一個神經。
    這時候的追風劍,渾身上下靈鎧都找不到一處完整的地方,殘破不堪,靈鎧之下亦是傷痕累累,整個人看上去如同血人一般,邊和唐寅過招,鮮血邊不斷地滴淌下來,散落滿地,其狀之悲慘,令人不忍目睹。
    即便是恨他入骨的舞媚也看得眉頭直皺,感覺唐寅的手段太狠毒了。
    咬牙又堅持了十余個回合,追風劍再也挺不住,在唐寅的刀未傷到他的情況下,雙腿突然一軟,撲通一聲跪坐在地,兩只眼睛使去神韻,只剩下空洞,嘴巴大張,機械性地喘息著。
    看到追風劍已到油盡燈枯的程度,唐寅覺得也是該到結束的時候了,手腕一翻,以刀身在后,刀把在前,對準追風劍的太陽穴,就是一記重擊。
    啪!
    這一刀把,砸的結實,追風劍頭頂殘破的靈鎧承受達到極限,應聲而碎,追風劍也橫著飛出三米多遠,撲通一聲,摔落在地,他披頭散的趴在地上,鮮血順著太陽穴流了滿臉,四肢抖動,半晌爬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