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63

  唐寅走到半昏迷狀態的追風劍面前,低頭看了看他,將雙刀交于左手,伸出右手,將他的脖頸扣住,向空中一提,然后兩眼射出駭人的兇光,語氣陰冷地說道:"你原本可以不用死的,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說話之間,他左手中的雙刀齊齊射向他的小腹。【】
    撲哧!
    追風劍無法閃躲,也無力閃躲,這雙刀,同時刺入他的小腹,在悶響聲中,刀尖由他的小腹入,在其背后探出,鮮血順著刀身汩汩流淌出來,與此同時,追風劍的身軀也是猛然一震,而且,腦袋也無力的低垂下來。
    "這兩刀,是為那些死于你手上的我軍兄弟刺的!"唐寅冷冰冰地說道。接著,他手臂回收,將雙刀抽出,然后又是一刺,雙刀再次捅入追風劍的腹部,他繼續說道:"這兩刀,是為江默兄弟刺的!"說著話,唐寅又拔刀,繼續再刺,獰笑著說道:"這兩刀是為受你羞辱的小媚刺的!"唐寅邊說著話,邊不停的刺刀,只眨眼工夫,追風劍的小腹已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團,都看不出有多少道傷口了,不過體內的腸子業已順著傷口流出,一頭還掛在體內,另一頭已流到地上,整個場面血腥的快讓人停止呼吸,周圍的士卒們也下意識地向后倒退。
    眼看著追風劍要咽下最后一口氣,唐寅抓住他脖頸的手這才釋放出黑暗之火,燒化他身上的靈鎧,焚光他體內的靈氣,將其統統吸入體內。追風劍的靈氣消耗太大,受靈魂燃燒化出來的靈氣也不多,不過通過他的記憶,唐寅掌握不少關于神池的信息,正如追風劍自己所說,神池確實有人已潛伏到風國的王宮之內,只不過不僅是風國,各大諸侯國的王宮里都暗藏有神池的人,但至于具體是誰,追風劍并不了解,那些人可能是宮女,也可能是夫人,甚至還有可能是王后。
    神池肯花費那么大的力氣、那么多的時間把人員滲透到各諸侯國的王宮里,這一點令唐寅非常意外,同時也驚出一身的冷汗,王宮是各國君王所在之地,里面潛伏有神池高手,也就是說只要神池愿意,隨時都可能殺掉任何一個諸侯國的國君,使其整個國家為之大亂。
    這太出人意料也太不可思議了,神池這是要干什么?唐寅現在還不明白神池這么做的具體目的,但他已隱約感覺到神池并非象外界傳揚的那樣清高淡漠,遠離紛爭,不插手政治,只培養和輸送靈武人才,實際上卻象是恰恰相反,神池的爪牙早已悄悄伸到了各諸侯國的內部,只要神池君主一句話,昊天帝國除了神池,另外八大諸侯國就得大亂。
    由于追風劍在神池的身份并不高,又屬于在外人員,所以對神池內部的情況所知也甚少,但即便如此,仍把唐寅驚的回不過來神,站在原地,久久未動。
    "大人……"這時,舞媚、舞英、江凡、樂天、艾嘉、程錦等人已紛紛走過來,不解又擔憂地看著他,不明白唐寅怎么突然僵在那里了。聽到眾人的呼喚,唐寅回過神,這時候他方意識到追風劍的尸體還提在自己的手中,他散掉靈鎧的同時,將尸體也甩到地上,接著收起雙刀,上下打量舞媚,輕聲問道:"小媚,你沒受傷吧?"舞媚搖搖頭,說道:"我沒事,寅,你怎么了?"唐寅露出令人寬心的笑容,隨口說道:"沒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說著話,他的目光落到江凡身上,或許是同為暗系修靈者的關系,或者是英雄惜英雄,唐寅對江凡是越看越喜歡,打心眼里欣賞這員得力的猛將。他正色說道:"江凡,這次營救小媚,你立下大攻,要想什么獎勵,盡管說來,無論是什么,我都可以給你。"他的話可夠大方的,江凡心中也是一陣騷動,不過他很快又恢復了平靜,淡然說道:"末將既然已決定輔佐大人,為大人做事就不圖功勞,更不圖獎賞。""恩!"唐寅暗暗點頭,十分佩服江凡淡漠又冷酷的性格。他幽幽說道:"自你投靠我軍以來,我還沒有給你職務,以后,你就擔任前將軍一職吧!"前將軍屬唐寅直屬的武官官職,在軍中級別不低,可以說與各軍團長的級別持平,唐寅一句話,江凡立刻由毫無官階的普通降將一躍成為天淵軍堂堂的前將軍,可謂是一步青云,由此也可看出,唐寅對江凡的信心加深了一大步。
    江凡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身軀一震,急忙單膝跪地,拱手說道:"末將多謝大人!"樂天和艾嘉相視而笑,雙雙上前,客客氣氣地拱手說道:"恭喜江凡將軍!"樂、艾二人雖然掌管著天眼和地網,是天淵軍全軍的耳目,但兩人的級別暫時還不高,只相當于兵團長,和江凡比起來,還要差一大截。江凡見狀,急忙還禮,說道:"兩位將軍客氣了。"程錦在旁冷眼看著,沒有上前道賀,也沒有要和江凡多親近的意思。程錦的級別和樂、艾一樣,同是兵團長級別,但身份特殊,暗箭很大的職責是對內,監管全軍將士,所以程錦一直也很自斂,從不會和軍中某個人走的過近,這么做也是為了避嫌。當然,他的格格不入會讓暗箭增添許多神秘感,不過,也更容易遭人反感和厭惡。
    這時舞媚和舞英也上來向江凡道謝,如果沒有他及時出手,傷了追風劍,剛才的結果還真是不堪設想呢,甚至舞媚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個未知數。
    知道舞家是朝中重臣,又與唐寅的關系非同尋常,江凡更是不敢大意,一躬到地,還了一禮,說道:"兩位小姐不必客氣,這是在下應盡之職責。"江凡居功不傲,雖然冷漠話少一點,為人倒謙遜有禮,也讓人易生好感,舞家姐妹、艾嘉、樂天對他的印象無形中都改觀了許多。
    "報??"隨著一聲喊報,一名天眼探子騎快馬奔來,到了唐寅等人近前,急忙翻身下馬,對唐寅和樂天紛紛施禮,然后說道:"大人、將軍!我軍四路攻城人馬均已突破敵軍城防,攻入城內,現在城中敵軍正向郡府潰敗,請大人定奪!""好!"唐寅聞言,頓露笑容,對左右眾人說道:"敵軍已敗,再無還手之力,現在,我們應該入城瞧瞧了!""是!大人!"樂天、艾嘉答應一聲,程錦幫唐寅牽過戰馬,后者抓住韁繩,飛身躍到馬上,然后對舞媚、舞英、江凡三人說道:"你三人繼續留守營內,以防不測!""是!"江凡本就不愿與漳渝城的守軍交鋒,聽了唐寅的命令,自然欣然接受,舞媚和舞英雖然不甘心,但經過追風劍這么一鬧,似乎敵軍也確實有偷襲本軍大營的可能,兩姐妹就算心有不甘,也只好點頭同意了。
    唐寅帶著樂天、艾嘉、程錦等人,重新返回漳渝城。
    因為戰事順利,己方四路大軍都已成功殺入城內,唐寅也就不著急了,臨進城之前,他還特意在城外轉了一圈,向打掃戰場的己方士卒詢問傷亡狀況。這次攻堅,天淵軍的損失并不大,只有上官元讓那邊的情況能稍微嚴重一些,犧牲和重傷的兄弟在三千人左右,總體來說,天淵軍算是輕取漳渝。
    進入城內,街道上沒有鵬軍,也沒有百姓,放眼望去,都是來回穿梭的風軍士卒。
    唐寅騎在馬上,快要接近郡府的時候,蕭慕青、子纓、戰虎、上官元讓兄弟等人急匆匆迎上前來,紛紛向唐寅施禮,然后七嘴八舌地緊張問道:"大人,聽說我軍大營遭到敵襲?""恩!是追風劍想從我軍大營突圍出去!""啊!"聽到追風劍的名字,眾人紛紛吸氣,只要上官元讓眼睛瞪圓了,疑問道:"大人,此賊現在在哪?我去找他!"唐寅一笑,隨手向頭上指了指,說道:"不用找了,他已經死了。"說完話,他又問道:"現在的情況如何?"別看唐寅說的風清云淡,但眾人聽后可是不約而同地露出驚色,那么厲害的追風劍竟然死了,這太不可思議了,不過這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追風劍死了,等于除掉己方的一個巨大威脅和隱患。
    蕭慕青噓了口氣,必恭必敬地答道:"大人,現在郡府內聚集有三千左右的鵬軍,至于鐘天和肖尚是不是也在其中,我們暫時還不清楚,另外,"說著話,他轉回頭,向后面的士卒們一揮手,喝道:"把他帶上來!"隨著他的話音,數名風軍士卒壓上來一名頭上無盔,身穿鋼甲的中年將領,這人三十多歲的樣子,滿臉的憔悴,頭凌亂,神采全無。唐寅定睛,忍不住笑出聲來,瞇縫著眼睛道:"我道是誰,這不是無雙將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