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64

  被風軍士卒帶來的中年將領正是戰無雙。【】看到唐寅,原本精氣神全無的戰無雙仿佛換了個人似的,兩只眼睛噴射出駭人的精光,兇惡無比地瞪著唐寅,嗓子里出近乎于野獸般的低吼。
    唐寅可以說是害死戰無敵的元兇,戰無雙恨他如骨,只可惜他現在手腳受制,不然的話,他能毫不猶豫地撲過去狠咬唐寅幾口。見狀,左右的風軍掄起拳頭,對著戰無雙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老拳,同時喝喊道:"媽的,被俘了還不老實……"戰無雙可不是武將,沒有健壯的身體,也沒有靈氣護體,被風軍士卒圍打幾下就吃不消了,身子無力地癱軟下去,鼻口竄血,呼吸困難。就在戰無雙馬上要被風軍士卒活活打死的時候,唐寅向眾人擺擺手,說道:"住手!"侍衛們紛紛停手,然后齊齊對唐寅深施一禮,從戰無雙的身邊退開。這時,只見戰無雙倒在地上,臉上都是血,血又粘起泥土,看上去成了大花臉,其狼狽不堪的模樣,哪里還有半點將軍的威風勁。
    唐寅不懼怕戰無敵,更不忌憚鐘天、肖尚這些人,唯一能讓他感到頭痛的只有戰無雙,現在這個平日里讓他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斷的勁敵終于落到自己的手上,唐寅對其恨意反而沒有那么深了。如果戰無雙不是寧人,如果他的弟弟沒有死于自己的手上,唐寅還真有心把他收為己用。可惜世上沒有如果,戰無雙也不可能倒戈投向于他。唐寅走到他近前,蹲下身形,低頭看著五官扭曲的戰無雙,幽幽說道:"無雙將軍,雖然你我二人立場不同,各為其主,不過,我對你還是很佩服的,也正因為這樣,我絕不能放你走,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唐寅這么說,就等于是宣判了戰無雙的死刑,后者也明白自己肯定是活不成了,他躺在地上,突然大聲狂笑起來,接著,笑聲一斂,兩眼噴火地怒視唐寅,咬牙說道:"唐寅,我用不著你來假慈悲,我戰無雙只要活著一天,就與你勢不兩立,你要殺要剮痛快點,別象個娘們似的羅羅嗦嗦!"點點頭,唐寅不再多話,他站起身形,原本還有些落寞的表情瞬間被陰冷和邪狂所取代,他側頭問道:"蕭慕青,依你之見,敵將戰無雙當如何處置?"蕭慕青連想都未想,正色說道:"回大人,戰無雙的手上粘滿我風人的鮮血,罪不可赦,應處極刑??車裂!""恩!"唐寅瞇了瞇眼睛,冷然一笑,說道:"就按照你的意思做吧!""大人英明!"蕭慕青拱手施禮,然后轉回身,看著下面的士卒,向戰無雙揮了揮手。士卒們會意,一擁而上,拽起戰無雙,象拖死狗似的拉了下去。
    "唐寅,我先行一步,在九泉之下,我會等著你的,哈哈??"戰無雙被拖出好遠,但他瘋狂的笑聲仍斷斷續續地傳來。唐寅哼笑一聲,針鋒相對地低聲嘟囔道:"你慢慢等去吧!"說著,他舉目看向前方的郡府,問道:"我軍將士都就位了嗎?""是的,大人!"蕭慕青、子纓、戰無雙、戰虎等人齊齊應道。
    唐寅深吸口氣,抬起手來,指向前方的郡府,冷冰冰地說道:"殺進去,所遇之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降與不降,一律處斬,雞犬不留!""是!"眾人面色一正,齊聲答應著,將全軍進攻的命令傳達下去。
    偌大的漳渝城,鵬軍都未能守得住,現在換成的郡府,哪里還能擋得住風軍的全力沖殺。只一掄進攻,風軍就翻過院墻,殺入郡府內,可憐三千的鵬軍以及肖尚的家人、仆人們,被如狼似虎的風軍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頃刻之間,郡府就變成人間地獄。
    到處都有驚慌失措的人群,到處都有被追殺砍翻在地的士卒和府內家丁,許多人被到死角,見再無路可跑,紛紛扔掉武器投降,可是上面已經傳達了死命令,風軍可不管對方投不投降,繼續撲上前去用力砍殺,對方扔掉武器,只會讓他們的殺戮變的更加順暢。
    很快,郡府的外院就被風軍占領,舉目望去,地上鋪滿了尸體,殘肢斷臂,到處都是,鮮血將地面都染成血紅色,空氣中飄蕩的血腥味令人作嘔。風軍沒有在外院多做停留,稍微整頓了一下,立刻又撲向內宅。
    在這里,士卒和家丁已寥寥無幾,多是些女眷,隨著風軍殺近來,內宅里尖叫聲、慘叫聲連成一片,丫鬟、女仆成批成片的慘死于風軍的刀口下,撲倒在血泊之中,殺紅了眼的風軍已不管面前的是男人還是女人,是老人還是孩童,只要非己方士卒,就會毫不猶豫揮出鋼刀,將其斬殺。
    這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在這時,風軍也表現出了最冷酷最無情的一面。
    等風軍把人都殺的差不多了,便開始逐一房間的搜查,這時候,風軍幾乎是見什么搶什么,只要是值錢的又能方便攜帶的,統統不會放過。早在平原縣的時候,唐寅就立過這樣的規定,凡是將士們在戰場上繳獲的物資、財物,將士們可留下其中一半,另一半要上交到軍中,有這樣的規定,風軍自然不會手軟,他們搶的越多,能留為己用的也自然越多。
    唐寅麾下的風軍,說好聽點是正規軍,戰斗力彪悍的虎狼之師,說難聽點就是一群有規模有組織的嗜血又殘暴的土匪軍團。
    唐寅和麾下的蕭慕青、子纓等將沒有進入郡府內,只需聽著那一陣陣慘叫聲就不難想象里面的情況。當然,他們都是久經沙場的鐵血將帥,不會因為府內的殺戮而表現出一丁點的動容之色。
    蕭慕青眼珠轉了轉,對唐寅說道:"大人,叛軍固然該殺,肖尚也固然該滅九族,但這樣剿殺不合禮法,也有損我軍名望,是不是……等會直接把郡府燒掉,這樣一來,別人也就難以找出我軍的不是了。"蕭慕青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毀尸滅跡,只要一把火燒干凈了,也不會有人來追查此事。
    唐寅暗道一聲麻煩,不過也不得不佩服蕭慕青設想之周全,他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名聲?!恩,名聲最重要,燒吧!""大人明見!"蕭慕青笑呵呵地拱手應道。
    這時,樂天和艾嘉二人從郡府內快步跑出來,到了唐寅近前,雙雙插手施禮,正色說道:"大人,鐘天和肖尚二人并不在府內!""哦?"唐寅對此還真有些意外,鐘天和肖尚不在郡府,那他二人會在哪?他疑問道:"查清楚了嗎?郡府內會不會有密室之類的隱蔽之處?"樂天搖搖頭,說道:"大人,都已經查過了,就連肖尚妻女、子嗣的尸體都找到了,偏偏沒有鐘天和肖尚二人。"唐寅皺了皺眉頭,攻占漳渝,最主要的目標就是為了擒獲鐘天這個國賊,現在倒好,漳渝城被攻占了,而鐘天卻不見了。
    蕭慕青見唐寅面色不善,急忙說道:"大人放心,漳渝城早已被我軍圍困,鐘天和肖尚二賊插翅難飛,這兩人現在肯定還在城內,只要我軍挨家挨戶的查收,肯定能找到二賊的藏身之處!"唐寅沉吟了片刻,對左右的眾將說道:"查!就算掘地三尺,把漳渝城翻個底朝天,也要把鐘天給我揪出來!""是!"蕭慕青、子纓、樂天、艾嘉身子一震,急忙躬身領令。
    蕭慕青說的容易,但做起來可不是那么簡單的,漳渝城是郡城,不僅面積大,城中百姓也多,人口得有二、三十萬,這么大的地方,這么多的百姓,鐘天和肖尚刻意躲避起來,想查出二人的行蹤太難了。
    為了加大搜捕的力度,唐寅還下令張貼出公告,一是安撫城中百姓,另外也提到鐘天和肖尚,并在公告中許諾,無論是誰,只要檢舉鐘天的形跡,賞黃金千兩,加官進爵。
    風軍的只是對郡府進行了洗劫,對城中的百姓倒沒有騷擾,也不敢騷擾,在這方面,唐寅和各軍的將領們都是不含糊的。
    因為風軍沒有擾民,等把戰場打掃的差不多時,漳渝城的街頭已漸漸能看到百姓的身影,風軍雖然未對街道戒嚴,可是對漳渝城還是嚴加封鎖起來,只準進,不準出。
    等百姓們看到風軍張貼的告示后,人們緊張的情緒這才稍微松緩下來一些,同時也都很好奇,鐘天和肖尚到底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這時候,郡府火勢已起,風軍放的這把大火,把郡府連同里面的尸體燒了個干干凈凈,一直到入夜,大火都未熄滅。好在郡府孤零零地位于郡城中央,周圍沒有別的建筑,不然的話也定會受其波及。
    當晚,風軍的搜查還在繼續,并且對漳渝城做了夜禁,另外,風軍還把郡城里的官員統統抓捕,統一關押起來,逐一審訊,問鐘天和肖尚二人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