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65

  漳渝的官員也不知道鐘天和肖尚到底躲到了什么地方,即便風軍再怎么嚴加拷問,他們也回答不出來。【】直到第二天的凌晨,風軍差不多已將漳渝城從頭到尾的搜查了一遍,可是毫無收獲,根本沒現鐘天和肖尚二人的行蹤。
    等消息傳回到唐寅這里,后者氣的大雷霆,責令蕭慕青和子纓繼續全力查收,如果在入夜之間還沒有結果,他二人也不用再回來了。蕭慕青和子纓暗暗咧嘴,在戰場上,無論遇到什么樣的困難和兇險,他倆都能想出辦法克服,但對這種大海撈針似的搜捕,兩人心中還真是沒低。
    蕭慕青沒有盲目的下令繼續全面搜查,而是讓全軍將士暫時休息,他自己則找到樂天,詢問他的意見。就追查、刺探這方面的本事,樂天可比他高明的多,蕭慕青也深知這一點。聽完蕭慕青的來意后,樂天皺了皺眉頭,雖然唐寅并沒有責令他去查找鐘天,但樂天還是把天眼大多數的探子派遣出去,打探和密查鐘天的下落,不過結果和蕭慕青、子纓二人一樣,沒查出任何的蛛絲馬跡。
    他幽幽說道:"漳渝城的住戶在五、六萬之多,人口幾十萬,這么多的住宅,止不定有多少的密道、密室可以藏身呢,再者說,我軍將士大多沒有見過鐘天本人,如果他換上百姓的衣服,即便是站在眼前都未必能認得出來,所以,讓下面的士卒去搜查,效果甚微啊。"是啊!樂天說的有道理!聽完樂天的分析,蕭慕青暗暗吸了口氣,他疑問道:"那……樂將軍,依你之見呢?"樂天想了片刻,然后說道:"彰渝城必須得全面戒嚴,不管是黑天還是白天,城中居民一律不準出門,然后,再把城內區域分劃成若干塊,由蕭將軍親自領兵去挨家挨戶的找,查完一塊,就封鎖一塊,確保鐘天在查核的范圍之外,如此一來,終究是能把鐘天挖出來的。"蕭慕青邊聽邊點頭,沉吟了片刻,又苦笑著說道:"樂將軍的主意雖好,但也頗為消耗時間,大人可是令我要在入夜之前搜出鐘天啊……"樂天嘆了口氣,無奈地說道:"就目前的狀況而言,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依我來看,鐘天要么變裝成了百姓模樣,要么就是藏在一處極為隱蔽的地方,想找出他,得頗費番工夫。""恩!"蕭慕青應了一聲,又琢磨了一會,他向樂天深施一禮道謝,沒有再多做耽擱,轉身離去。別過樂天,他又找到子纓,把樂天的辦法向子纓說了一遍。子纓聞言笑了,連聲贊道:"這個主意好啊!"蕭慕青苦笑,說道:"好是好,但是搜查的時間也會很長,必然會誤了大人所交代的期限。"子纓一笑,說道:"這個容易!我們可先按照樂將軍的辦法將全城區域劃分數塊,然后分派出幾支人馬,分頭去查。""不妥!"蕭慕青連連搖頭,說道:"我軍將士大多都沒有見過鐘天,若他換裝,扮成百姓模樣怎么辦?""呵呵!"子纓笑道:"蕭將軍的部下確實沒有幾人見過鐘天,但是我手下的部將們可都見過,而且還不止見過一、兩次,由他們帶隊,分頭去找,肯定不會出漏子。"呀!蕭慕青恍然大悟地點點頭,連拍兩下腦門,自己怎么把這一點給忘了,子纓連同麾下的偏將、兵團長們本就是鐘天的手下,自然對鐘天很熟悉,就算他化成了灰,也能把他認出來啊!他哈哈仰面而笑,說道:"好!就依子纓將軍之見!"這時,子纓揮揮手,令人把漳渝的地圖取來,又拿出筆,邊和蕭慕青商議著邊在上面勾勾畫畫,將漳渝城以幾條主道為界,分成十二塊,他和蕭慕青各查六塊,另外,他又把手下的偏將們借給蕭慕青三位,讓他們協助平原軍搜查,做為回報,蕭慕青將平原軍分出兩萬,借給子纓,彌補天鷹軍人力上的不足。
    等都商議妥當之后,兩人各自派出手下人,去往城內,告之漳渝百姓,風軍已開始全面封城,不管是誰,嚴禁外出,違令者殺無赦。數百名風軍士卒在他二人的命令下騎快馬進入城區,在各主道、次道來回穿梭,不停地大聲吆喝,將封城的命令喊給城中百姓。
    這時天色已然大亮,在風軍士卒的吆喝聲中,時間不長,城內的大街小巷已看不到百姓的身影,無論主道、次道亦或是巷子、胡同,皆是空空蕩蕩,人跡全無,只是偶爾能看到成隊的風軍士卒急匆匆走過。
    接下來,平原軍和天鷹軍開始全面進入城區。且說蕭慕青這邊,他先是令人把自己要搜索的三塊區域團團包圍起來,然后將麾下士卒分成三大隊,他自己和兩名副軍團長分別領隊,另外從子纓那里借來的三名偏將也分派到三支隊伍中,分頭搜查。
    蕭慕青要搜查的這一塊區域面積不是很大,但里面的住戶也有數千之多,要從頭到尾的全部搜查一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暗嘆口氣,硬著頭皮帶上子纓的偏將還有自己的部眾們,開始逐家逐戶的查找鐘天。
    他帶著的那名偏將名叫賀鵬,投軍以來一直在子纓的帳下任職,可算是子纓的心腹部將。蕭慕青邊搜查也邊詢問,問賀鵬鐘天到底長什么模樣。別說平原軍下面的將士們,即便是蕭慕青自己也沒見過鐘天。
    賀鵬不知道該怎么描述,咧著嘴說道:"鐘天是白臉、黑胡,看上去不胖,但也不瘦,算是中等身材吧!"蕭慕青聽完,眉頭都快擰成個疙瘩,象他描述這樣的人一抓一大把,實際上等于沒說。不過這也不能怪賀鵬,鐘天的模樣確實沒什么特點,談不上難看但也不好看,就是平平凡凡的普通模樣,要說與常人不同,那也是貴族的氣質和養尊處優的保養上,但這又很難用語言描述。
    看出蕭慕青對自己的答復非常不滿,賀鵬想了想,又說道:"鐘天為人膽小的很,即便是他沒篡位的時候,每次出門也是前擁后簇,身邊的侍衛無數,我想……現在的情況這么危急,鐘天的身邊也肯定少不了貼身侍衛,即便為了隱藏形跡,所帶之人不會太多,但肯定都是靈武高手!"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默默聽著賀鵬的話,蕭慕青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暗道一聲對啊!鐘天的膽小是出名的,在己方全面攻占漳渝的情況下,他身邊肯定少不了侍衛,而且還得是靈武精深的侍衛。
    想到這里,蕭慕青立刻收住腳步,側頭叫來傳令官,令他到另外兩支隊伍那邊,令其在搜查的時候再釋放出洞察之術,探察有沒有修靈者的存在。而后,他又安排麾下的部眾們,跟著他輪流釋放洞察。
    洞察是光明系靈武最基礎的輔助技能,消耗的靈氣并不多,但想長時間不停歇的釋放,也不是普通修靈者能承受得起的。
    蕭慕青、子纓親自出動,率領平原軍和天鷹軍全部,辛苦搜查了一上午,還是沒有任何收獲。等到下午的時候,唐寅在營中也坐不住了,進入城內找到蕭慕青,隨他一同搜捕鐘天。
    唐寅的到來并沒有給蕭慕青帶來好運,等快至傍晚的時候,依舊未找到鐘天的下落。這時蕭慕青取出地圖,仔細看了看,當初他和子纓的商議是分頭行動,感覺一天的時間差不多能搜完整座漳渝城,但實際做起來方知道遠沒有那么簡單,一白天的時間快過去,他連一塊區域都未查完。
    天色越來越暗,風軍將士們已紛紛點起火把,又搜查到入夜,鐘天沒有找到,倒是下面的士卒們有些受不了了,他們已經兩天一夜沒有合眼,又是連翻作戰奔波,連飯都未好好吃上一口,此時已是疲累不堪,一各個看上去無精打采,象是站著都能睡著似的。
    現在唐寅總算能體會到蕭慕青和子纓二人所遇到的困難了,并非二人不盡心或者無能,而是要在全城搜出幾個人來確實太難了。他轉頭蕭慕青,后者亦是滿臉的疲倦,若是仔細聽,蕭慕青的肚子還在不時的打鼓。
    唐寅隨口問道:"蕭慕青,午飯吃了嗎?"蕭慕青先是一愣,然后急忙答道:"回大人,還沒有。""恩!"唐寅點下頭,從小巷里走出來,站在主道上向四下望了望,見不遠處有家規模不大的小飯館,他向后面的蕭慕青招招手,說道:"正好我也沒有吃飯,帶上諸位將軍,我們一起去吃點東西,還有,暫停搜查,讓將士們先休息一下吧!""是!大人!"蕭慕青聽完,長噓口氣,急忙下令,讓將士們原地駐扎休息,另外,他又交代手下,馬上回營,組織人手把營中做好的飯菜統統送近城里,讓將士們填飽肚子。人是鐵,飯是鋼,不管任務多艱巨,先吃飽飯是主要的,不然將士們也沒力氣干活。
    等都交代完之后,蕭慕青這才跟隨唐寅,向前面那家飯館走去,到了近前,蕭慕青舉目一瞧,心涼半截,由于風軍已下令封城,城中百姓不準出戶,小飯館也沒有開業,大門、窗戶都關閉的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