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66

  唐寅白了蕭慕青一眼,問道:"帶錢了沒有?""啊?"蕭慕青茫然地眨眨眼睛,后面的幾名部將以及賀鵬也沒懂唐寅的意思,面面相覷。
    唐寅皺著劍眉,說道:"我問你帶錢了沒有!"蕭慕青這回總算聽清楚了,他急忙向懷中摸了摸,還真讓他找出一錠銀子。他將銀子向唐寅面前一遞,賠笑道:"大人,末將帶了。""既然有錢,那還怕什么?!"唐寅沒有接,只是向飯館的房門揚揚頭,說道:"叫門!"蕭慕青無奈地向身后部將們點點頭,一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快步走出,來到飯館的門前,舉起拳頭,對著房門就是一頓連砸。
    咚、咚、咚!
    大漢的砸門聲可用震耳欲聾來形容,門板都被他敲的直顫,門縫嘩嘩直掉土屑。敲了一會,聽里面毫無動靜,那大漢回頭看向唐寅和蕭慕青。唐寅冷著臉沒有說話,見他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蕭慕青機靈地向那大漢說道:"怎么停了?繼續敲!里面的人是不是都聾了!"得到蕭慕青的示意,大漢不再猶豫,這回是抬起雙拳,對著房門就是一通狠敲。
    就在房門不堪重負,馬上要被敲碎的時候,就聽飯館里有人急聲應道:"來了、來了!別敲了!別再敲了!"隨著話音,門內傳來一陣零碎的腳步聲,緊接著,房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來一名年歲不大的小伙計。
    小伙計睡眼朦朧,臉上帶著一副睡夢中被人打擾的心煩和不滿,開門之后,正要扯脖子大罵幾句,但嘴邊張開,罵聲卻遲遲沒有吐出來。只見門外站有數不清的風軍士卒,燈球火把,亮子油松,把夜黑照的亮如白晝,向眼前看,站有數名身穿鋼盔鋼甲的將領,一各個皆是表情冰冷,手扶佩劍之上。那小伙計看罷,嚇的兩腿一軟,險些坐地上,他嘴唇哆嗦著,結結巴巴地問道:"諸……諸位將軍……你……你們這是……"沒等他說完話,那名敲門的大漢已一把將他推開,接著,邁步走進飯館之內,目光如電,向四下打量。飯館里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椅子也都擺放到桌案上,就是一副打佯關店的樣子。沒看出有什么問題,那大漢這才轉回頭,目光落在小伙計的身上,冷聲問道:"怎么才來開門?沒聽到敲門聲嗎?"那小伙計咽口吐沫,哆哆嗦嗦地點點頭,小聲說道:"小的……小的正在睡覺……沒……沒聽到敲門……""哼!"大漢冷冷哼了一聲,未再理他,轉身出了飯館,來到唐寅和蕭慕青近前,插手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大人、將軍,里面沒問題。""恩。"唐寅應了一聲,向身邊的蕭慕青甩頭一笑,然后走進飯館之內。等近來了,他示意蕭慕青把他那錠銀子交給小伙計,然后和顏悅色地說道:"小兄弟,就按照這錠銀子給我們上飯菜,能上多少就上多少。"看著蕭慕青遞過來的銀錠,小伙計咽口吐沫,滿面難色地看向唐寅。雖然唐寅沒有穿戴威風凜凜的盔甲,但看其他人對他尊敬的態度,小伙計也能猜出他的身份非同尋常。他小心翼翼地說道:"這……這位將軍,實在抱歉,小店已經關業了,而且掌管的也早已經睡下,現在店里根本沒有吃的東西。"聽完小伙計的話,唐寅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走到窗戶前,將其打開,背著手看向窗外,這時,蕭慕青麾下的部將們紛紛一拍桌案,喝道:"你立刻去把主廚叫起來,還有,把你們的掌柜的也一起叫出來!"見小伙計站在原地還不走,一名將領眉毛豎立,回手把佩劍抽出一半。隨著沙的聲音,那小伙計嚇的差點暈過去,再不敢多說半句,連滾帶爬地向后院跑去。
    時間不長,小伙計帶出來兩個人,走在前面的那位有四十出頭的模樣,肥頭大耳,一臉的富態,另外一人二十多歲,身材高壯,看穿著,應該也是店中的伙計。
    看到店里來了這么多的風軍將領,那中年人先是一驚,不過他反應也快,滿臉堆笑地迎上前來,沖著眾人連連鞠躬施禮,招呼道:"哎呀,不知各位將軍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不要見怪、不要見怪!"蕭慕青看向中年人,問道:"你是……""小的是本店的掌柜!""哦!"蕭慕青點下頭,向他身后望了望,看向同他一起出來的那名伙計,問道:"他是貴店的廚子?""不不不!"中年掌管連連搖頭,笑道:"他也是小店的伙計。小店是小本生意,哪里請得起廚子,下廚的活一直都是由小的兼做的。"恩!這道也合情合理!蕭慕青向左右,這家飯館確實是小點了,只有一層,桌子也就六、七張,即便請兩個伙計都有些多余。他回頭看眼唐寅,然后又對中年掌管說道:"按我們給的銀子上菜,能上多少是多少,度快一點!""好、好!諸位將軍請稍等!"中年掌管連連答應著,然后又瞧瞧兩名伙計,快步走進后廚房。
    這時,兩名伙計也開始忙碌起來,又是搬桌椅,又是送碗筷,前后穿梭。
    唐寅回到桌前,與蕭慕青等人相繼落座,后者取出地圖,放于桌案之上,向唐寅低聲講解道:"大人,目前我軍已把這里搜索完,還有這里、這里沒有搜索到。"蕭慕青邊說邊用手指在地圖上畫著。
    唐寅聽的認真,等蕭慕青說完之后,他把地圖拿起,仔仔細細又看過一遍,而后沉吟片刻,幽幽說道:"若是按照今天的度,恐怕得三天能搜完全城。"蕭慕青輕嘆一聲,說道:"大人,這也是沒辦法啊!鐘天老賊狡猾,想查出他的藏身之地并不容易,末將惟恐會有疏漏,所以,只能慢慢的細查。"實際情況就是這樣,唐寅再怎么著急也沒用。他桌案,說道:"你做的沒錯。"聽唐寅的口風軟下來,蕭慕青總算是松了口氣,他急忙拱手說道:"大人盡管放心,就算鐘天老賊能上天下地,末將也定會把他挖出來,交由大人處置!"說話之間,那名身材高壯的伙計也正好走過來,走里端著托盤,上面擺放著茶壺和茶杯,可能因為緊張的關系,放下茶壺時手掌也是哆嗦,滾燙的茶水由壺嘴里傾灑出來一些,濺到桌子上。
    那伙計急忙把肩頭上的手巾拉下來,將桌面上的茶水擦拭干凈。
    唐寅和蕭慕青同時抬頭看了他一眼,沒覺得怎么樣,到是一旁的賀鵬兩眼緊盯著他不放,而且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很快,那名伙計就退回到后廚房,但賀鵬的目光依然投向廚房那邊,久久沒有收回。唐寅和蕭慕青都注意到了他的反常,前者不認識他,沒有問,蕭慕青則問道:"賀鵬將軍,你……在看什么?""啊!"賀鵬回過神來,急忙轉回頭,對唐寅和蕭慕青拱手道:"大人、蕭將軍,沒什么,只是……"唐寅一笑,說道:"只是什么?有話盡管說來,無須顧慮。""是!"賀鵬正色說道:"我看剛才那個伙計,感覺有點眼熟,好象在哪里見過,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真是奇怪了……"唐寅聞言,淡然一笑,說道:"世界上相象之人本就有很多,這也沒什么。"賀鵬明白這個道理,但怎么想怎么覺得自己肯定見過這個人,但在他印象中,自己認識的人里似乎并沒有家在彰渝的。他的眉頭非但沒有舒展,反而越皺越緊。
    見狀,唐寅也開始生出了疑心。他本就是多疑的人,何況賀鵬又表現出這副奇怪的樣子,無緣無故的,他不可能去針對一個毫不起眼的伙計。
    唐寅對左右的平原軍眾將說道:"用洞察試試。"眾人先是一怔,而后會意地應了一聲,齊齊轉頭,向后廚房看去,同時眼中也突然閃現出詭異的光芒。看罷之后,眾將們相互瞧瞧,然后紛紛收起洞察之術,向唐寅慢慢搖了搖頭,表示在對方身上沒有查探到靈武修為。
    唐寅眨眨眼睛,撲哧一聲笑了,搖搖頭,對賀鵬說道:"不用想太多了,先吃飯,今晚我們還得繼續追查鐘天老賊的下落。""是!大人!"賀鵬答應一聲,垂下頭,不再說話。
    后廚房的火是現生的,飯也是現做的,度當然快不了。等一會,伙計送上來的茶水已被眾人喝光,蕭慕青大聲吆喝道:"伙計,再送幾壺茶來!""將軍稍等!"兩名伙計雙雙答應著,去到后廚房,又端上來四壺茶水。
    趁著伙計送茶的機會,唐寅仔細打量起那名高壯的伙計,若不仔細留意還真不容易看見,那伙計的手掌內有一層厚厚的繭子,當然,一般經常干體力活的人手上都會有繭子,但高壯伙計卻偏偏一副白白凈凈、細皮嫩肉的模樣,這就讓人不得不起疑心了。
    唐寅眉毛略微挑了挑,雙指捏起剛剛放到他面前的滾燙茶杯,毫無預兆,他手腕一抖,將里面滾開的茶水全部揚向那名高壯伙計的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