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67

  唐寅的動作很突然,度也極快,若換成常人,根本躲閃不開,得被這杯滾開的茶水噴灑滿臉,但那高壯伙計反應卻出奇的快,連想都未想,完全是條件反射性的向旁側了側身,剛好把唐寅揚出去的茶水避開。【】
    對方有辦法封住體內的靈氣,無法被洞察術探察出來,但卻封不住自身最本能的危機反應。見對方輕松輕靈地閃開自己所揚的茶水,唐寅眼中精光亮起,此時他已能百分百的確認對方絕不會是普通的飯館伙計。
    與此同時,那名高壯伙計身子僵硬住,只看唐寅那對亮的嚇人的眼睛,以及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殺氣,他立刻意識到自己身份暴露了,已被對方察覺出端倪。這時,一旁的蕭慕青等人也都有些怔神,目光直勾勾地看著高壯伙計呆。
    高壯伙計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唐寅,而唐寅等人也在死死盯著他,沒有人動,也沒有人說話,整個場面好象一下子被人定了格似的,茶館里彌漫著詭異又壓抑的氣息。
    此時只有那名給唐寅等人開門的小伙計還沒搞清楚怎么回事,腦袋象撥浪鼓似的,一會身邊的高壯伙計,一會又瞧瞧唐寅等人,看了好一會,他慢慢張開嘴巴,結結巴巴道:"你……你們……"就在他說話的瞬間,高壯伙計猛的將小伙計向唐寅一推,隨后轉身就向后院飛奔而去。
    唐寅反應多快,就在小伙計向自己撞來的瞬間,他坐在椅子的身形已橫移出去,隨著撲通一聲悶響,小伙計沒撞到唐寅,結結實實地摔在地上。唐寅連看都沒看,甩了一句:"制住他!立刻讓兄弟們把這里包圍,絕不能放跑一個人!"說完話,他已快如閃電的向逃跑的高壯伙計直追過去。
    唐寅身法度如風,只幾個箭步竄出,就快要接近到高壯伙計的背后。后者一邊快地伸手如懷,掏出一顆藥丸塞入口中,一手抓起身邊的一張桌子,頭也未回,向后猛掄過去。
    由于距離太近,唐寅沒有避,他也不想躲,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桌面重重地砸在唐寅的身上,瞬間,實木打造而成的桌面被撞了個稀碎,木屑橫飛,再看唐寅,未后退半步,原本身上的錦衣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純黑色的靈鎧,單從表面上看,靈鎧和普通盔甲無異,同樣散出金屬般的光澤,但是它可比普通盔甲堅韌太多,桌子砸在唐寅身上,簡直就象是瘙癢一般。
    高壯伙計回頭看了一眼,剛好對上唐寅那對閃爍著綠光的雙眼,詭異、陰森又駭人,他嚇的心中一揪,片刻都未敢多做耽擱,躍起一個飛撲,直接順著后門撲到后院,他人還在半空中的時候,體內靈氣已然開始凝聚,身體周圍散出白色的霧氣,落地的瞬間,身上也罩起靈鎧,借著飛撲的慣性,他在地上又翻滾出數米,這才站起身形,轉頭一瞧,見唐寅還沒有追出來,他暗暗松口氣,全力向后院的內宅跑去。
    可是他剛剛奔出沒兩步,突然,眼前黑影一閃,在他還沒看明白什么狀況的時候,一頭撞到一個人的身上。對方站在原地沒動,他倒是受反彈之力,噔噔噔連退三步,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形,舉目一瞧,擋在他前面的不是旁人,正是唐寅。
    哎呀!高壯伙計心中一顫,冷汗立刻流淌出來,不過此時已多說無益,他不敢耽擱時間,硬著頭皮沖到唐寅近前,揮拳猛擊唐寅的面門。因為身上罩有靈鎧,他拳頭的威力也不容小覷,但唐寅站在原地未動,避也沒避,只是迎著對方的拳頭,也擊出一拳。
    啪!
    兩人的雙拳在空中碰撞到一起,出一聲清脆的聲響,唐寅站在原地的身軀只是略微晃了晃,反觀那名高壯伙計,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足足推出兩三米遠,他才勉強穩住身子,再看他的拳頭,上面覆蓋的靈鎧俱碎,連指骨都斷了好幾截,五根手指頭違反常理的彎曲著,鮮血順著指尖滴滴答答落到地上。
    五指連心,五根指骨都被震碎,高壯伙計那里還能忍受得住,隨著鉆心的刺痛傳來,他忍不住出一聲嘶心裂肺的嚎叫,再顧不上向內宅跑,轉身就想翻院墻逃生,可是他面對的是唐寅,一流的暗系修靈者,想從唐寅的眼皮子底下逃生,談何容易。
    他跑到院墻前,抽身蹦起,剛想跳躍過去,哪知唐寅在他身邊凌空出現,出手如電,一把扣住他的脖子,猛然向地上一揮,撲通,高壯伙計的身軀好似流星一般,重重摔落在地,將地面的石磚都砸碎數塊,塵土卷起好高。
    他躺在地上,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頭都快散了架子,半晌爬不起來,唐寅也不會給他爬起的機會,他落地后,二話沒說,低下腰身,一把將高壯伙計的面門抓住,接著高高提到半空。高壯伙計四肢掙扎,還想從唐寅的手中掙脫,但后者的手掌如同鐵鉗一般,紋絲不動,而且掌心里已燃燒起黑色的火焰。
    呼!
    只頃刻之間,高壯伙計面部的靈鎧就被燒化,而后,黑暗之火焚燒到他的臉上。他只出一聲短促的尖叫,接著,他四肢停止舞動,騰騰的霧氣由他周身上下的毛細孔冒出來,凝聚于空中,唐寅甩掉尸體,揚起頭來,將空中飄蕩的靈氣全部吸如體內。
    "大人,我想起來了,此人就是鐘天身邊的侍衛!"這時,蕭慕青等人業已從飯館里沖出來,賀鵬跑在最前面,邊跑還邊大聲叫喊道。
    現在,用靈魂燃燒把高壯伙計吸食掉的唐寅已從對方的記憶中找到了他想要的一起,他原本瞇縫的眼睛猛然張圓,接著,轉頭看向對面的內宅望去,幽幽說道:"鐘天,好戲看的差不多了,現在該輪到你出場了!"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皆是心頭大驚。
    鐘天?鐘天竟然就躲藏在這家小飯館里?這太不可思議了!這家小飯館正位于城中的主道上,可以說每時每刻都有大批的風軍從飯館門前路過、穿梭,在人們的淺意識里,也會認為這家飯館肯定被己方兄弟搜查過無數遍了,絕對安全,可哪曾想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鐘天的藏身之地偏偏就選擇在了風軍的眼皮子底下。
    蕭慕青等將面面相覷,皆在大皺眉頭,如果鐘天真在此處的話,這老賊就太狡猾,也太老謀深算了。
    唐寅喊過話后,內宅里鴉雀無聲,半點動靜都沒有,透過窗戶,也可看到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毫無亮光。
    就在眾人暗暗懷疑的時候,唐寅又說道:"鐘天,現在這里已被我軍團團包圍,別說是人,就算只蒼蠅也別想飛出去!你還是自己主動出來的好,若是讓我進去把你揪出來,難看的可是你自己!"見唐寅說的言之鑿鑿,而內宅里又沒有任何的聲響,兩名平原軍將領快步上前,拱手說道:"大人,讓末將進去瞧瞧!"沒等唐寅說話,這時,后面突然傳來尖叫道:"等……等一下!"眾人回頭一瞧,只見飯館的掌柜滿頭大汗地跑出來。
    他先是看眼地上高壯伙計的尸體,然后又瞧瞧唐寅等人,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不停地叩磕頭,連聲哀求道:"各位大人、將軍,小人并非故意要收留叛賊,完全是被的,他們用小人的家人做威脅,如果我敢去舉報,就要殺我的夫人和孩子,我……我實在是沒辦法啊……"掌柜的一把鼻涕一把淚,邊說邊哭,斷斷續續,好象隨時都能背過氣去。
    他說的這些都是實話,當風軍破城之時,鐘天和肖尚等人逃到這里,第一件事就是制住掌柜的家人,他收容自己這幾人,掌柜的在被無奈的情況下只好硬著頭皮同意。鐘天等人帶著掌管的家人躲藏到內宅的地窖之中,另外還留下一名侍衛,讓他監視掌柜。危難之際,鐘天倒也表現出老奸巨滑的一面,特意叮囑那名侍衛,讓他先服下散靈丹,散掉靈氣,好便于躲避風軍的搜查。他這招效果甚佳,還真騙過一波又一波的風軍。
    鐘天等人躲藏于此的事,那名小伙計并不知情,但對飯館里突然又多出的一個新伙計倒是非常意外,掌柜只是隨意的解釋說那個侍衛是自己的遠房親戚,暫時在飯館里干一段時間,小伙計也就沒敢再多問。
    風軍搜查全城的時候也有來查過這家飯館,不過內宅的地窖非常隱蔽,加上又有鐘天的侍衛監視掌柜,后者不敢通風報信,風軍查過數次都沒有現問題。這次,如果不是賀鵬跟隨唐寅等人前來,看那名喬裝改扮的侍衛感覺眼熟,恐怕唐寅和蕭慕青也得被瞞過去。
    此時聽著掌柜的辯解,平原軍的一名偏將勃然大怒,箭步沖到掌柜近前,一把將他脖領子抓住,冷聲質問道:"你是被的?你當我們是傻子不成?我看你就是串通叛賊,老子先劈了你!"說話之間,偏將抽出佩劍,對準掌柜的脖子就要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