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68

  唐寅側頭叫住偏將,說道:"此事和他確實沒有關系,放開他吧。【】""可是,大人……""放了他!""是!"偏將見唐寅的臉色沉下來,不敢再多話,狠狠的將掌柜推開。看出唐寅是這群人的頭領,那掌柜又撲通一聲跪到唐寅的近前,連聲哀求:"大人明見,小的家人還都在他們手上,大人要想辦法救救他們啊!求求大人救救他們吧……"唐寅可不是什么善人,雖然他很同情掌柜,不過他也不會因為區區幾個人質而束手束腳。他沒有應話,只是向左右眾人示意,把掌柜的先拉出去,別讓他在這里礙事。蕭慕青多機靈,見狀,急忙向周圍的部眾喝道:"快,快把此人帶出去!"他話音剛落,呼啦一聲上來數名士卒,不由分說,拉著掌柜就向外走。
    等掌柜被帶走后,唐寅再次看向內宅,見里面依舊沒有動靜,他冷冷哼笑一聲,回手抽出雙刀,大步向內宅的房門走去。不知道鐘天身邊還有沒有其他的侍衛,蕭慕青等人急忙上前,急聲說道:"大人,讓末將先進去吧!""不用!"唐寅淡然地搖搖頭,冷笑著說道:"只剩下區區幾個蝦兵蟹將而已,不足為慮!"說話之間,唐寅已走到房門前,臨破門前,他先把蕭慕青推開了,畢竟后者不會靈武,唐寅也怕破門的一瞬間里面會有人突然難,傷到蕭慕青。而后,他提起腿來,對著房門就是一腳。
    咔嚓!
    木制的房門哪里能承受得住唐寅的重踢,隨著一聲脆響,房門肢離破碎,木板碎塊散落一地。向里面看,黑黢黢的一片,什么都看不真切,但唐寅擁有夜眼,對房內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房中的各種擺設非常齊全,看得出來,掌柜的家境還是很不錯的,但里面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
    這似乎早在唐寅的預料之中,他毫無顧慮的邁過門檻,走進房內,好象到了自己家似的,他輕車熟路,穿過正廳,直奔西側的廂房,廂房里面很雜亂,擺放有許多的雜物,另外還有數十壇的酒羅列其中。
    唐寅一直走到最里端,在一堆干柴前停住腳步,隨后單腳一掃,將地面堆積的干柴全部踢開,這時,原本藏于干柴下的地道口顯露出來。就在唐寅踢開干柴的瞬間,空中突然乍現出一道寒光,緊接著,一條黑影從地道口內竄出來,手中所持的利器直刺唐寅的頸嗓咽喉。
    這突如其來又奇快無比的一擊,著實令人防不勝防。唐寅的反應快的出奇,而且臨危不亂,眼睜睜看到對方的一擊已到自己近前,他連呼吸都未急促一下,只是把身形微微一側,橫移半步,即驚險又剛好閃過了對方的致命殺招。
    唰!
    唐寅剛把第一人讓過去,地道口里又竄出一條人影,手中的靈劍霞光萬道,追魂刺射向唐寅的周身要害。追魂刺是小范圍殺傷技能,但卻異常犀利,專破靈鎧,唐寅也不敢大意,身形猛然虛化,化成一團黑霧,追魂刺穿過黑霧,全部射在墻壁上,就聽一陣撲撲撲連續的悶響聲,墻壁上被刺出數十個三寸長的口子,外面的月光順著裂口絲絲射入房內。
    在唐寅以暗影漂移閃躲開對方的追魂刺時,地道里又竄出兩人,與先前出來的兩人呈扇型把唐寅在墻角。
    雙方沒有句多余的廢話,上來便各施殺招。四個人,四把劍,分從四個方向刺向唐寅的脖子、胸口、小腹和,劍劍都是殺招,劍劍都可致命。論比拼身手,唐寅還從沒怕過誰。他不避不閃,揮舞雙刀,迎上前去,與四人戰在一處。
    對方四人的靈武都已達到靈元境,雖不如唐寅,但四人合力也不容小覷,而且這四人明顯受過特殊的格斗訓練,出劍又快又恨,沒有花招,招招都奔要害去的,只打了幾個回合,唐寅立刻感覺對方和自己以前遇到的刺客十分相識,想來,這四人也是鐘天培養的刺客出身。
    就在雙方激烈交鋒之時,廂房外腳步聲陣陣,有人邊跑邊喊道:"大人,末將幫你!"說話之間,蕭慕青手下的那幾名偏將跑了近來。廂房并不大,容唐寅和四名侍衛交手已是非常擁擠,現在又擠進來數名偏將,更是顯得空間狹小。
    在小空間內,唐寅得不到揮,武將在戰場上所習慣的大開大合的招式也施展不出來,唐寅沒好氣地喝道:"都給我出去,沒有我的命令,誰都別近來!"幾名偏將本還想助唐寅一臂之力,結果熱臉貼到冷屁股上,幾人面面相覷,在唐寅的又一聲喊喝下,幾人急忙退到廂房外。
    這時,唐寅和四名侍衛已打到白熱化,廂房內空氣波動,勁氣飛射,好象刮起一道旋風,里面擺放的雜物和酒壇不時被亂射的靈波掃中,破碎開來,劈啪作響,很快,連墻壁都抵御不住一道又一道的靈波,不時被其刺穿,就連在外面的偏將和風軍士卒們都被的連連后退。
    四名侍衛的出招雖然又快又鋒利,但唐寅的身法太詭異,加上還有暗影漂移做為輔助,身形飄忽不定,好象一只幽靈,時而在前,時而在后,四名侍衛只是氣勢上占優,但真想傷到唐寅,那太難了。
    見唐寅連續施展暗影漂移,四名侍衛相互招呼一聲,齊齊運用風裂分身術,只是一瞬間,的廂房就被四人幻化出來的分身所擠滿,那么冷靜又心細的唐寅也分不清楚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同時又因為沒有空間容身,暗影漂移也無法施展出來。
    看他被己方幻化出來的分身住,四名侍衛心頭同是一喜,混在分身之中,齊齊竄到唐寅近前,手中的靈劍順勢猛刺過去。
    眼前寒光閃起一片,在唐寅眼中,至少有十多把劍刺向自己,無從閃躲,也無法招架,他將牙關一咬,猛然斷喝一聲,使出全力,揮雙刀掄出兩記靈波。
    唐寅全力釋放的靈波威力驚人,劃過空氣時,都出悶雷一般的嗡嗡聲,并不刺耳,但卻令人心頭悶,有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四名侍衛只聽其聲便立刻判斷出來這兩記靈波絕不是自己能抵擋得住的,四人或是伏身,或是縱起身形,紛紛避讓開,他們是躲過去了,但分身躲不開,一瞬間,滿屋的分身皆被兩記長長的靈波掃中,化為烏有,靈波去勢不減,又掃在墻壁上,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墻壁象是被一把無形的大刀狠狠切過去似的,房梁連同墻壁齊斷,轟隆一聲,廂房的一面墻壁倒塌,與此同時上方的半截房頂也砸落了下來。
    伏地閃躲靈波的兩名侍衛倒是沒什么,就地一滾,就把砸下來的房頂避開了,而那兩名凌空躍起的侍衛還沒搞清楚怎么回事,便被落下的房頂砸個正著,撲通一聲,雙雙摔落在地,磚瓦、木樁砸了一身。
    好在兩人有靈鎧護體,只是被砸的頭重腳輕,兩眼花,但并未受到多大傷害,當兩人費力地從破磚爛瓦里鉆出來時,還沒緩過這口氣,唐寅已現身在二人近前,手中的雙刀石光電光般刺向二人的胸口。
    撲、撲!
    兩名侍衛根本來不及反應,甚至連眼睛都未徹底張開,胸口便已被唐寅的彎刀刺中,兩名侍衛痛叫一聲,還想舉起手中劍還擊,可突然之間,感覺胸口一陣鉆心的灼痛,而且灼痛感急地竄便全身,兩人還未搞清楚怎么回時,雙雙軟綿綿地倒地,在兩人臨死之前,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正從自己身上騰騰升起來的白色霧氣。
    那是被靈魂燃燒化出來的靈霧。
    雙刀刺死兩人,唐寅仰頭吸氣,將空中飄蕩的靈氣一絲不漏的全部吸入體內,然后他瞇縫著眼睛,舒適地長長嘆息一聲,轉回身,兩眼放光地看向另外兩名侍衛。在他裸的注視下,那二人同時有種錯覺,好象自己不是人,而是變成了人家的盤中餐。
    這二人又驚又怒,雙雙大吼一聲,持劍向唐寅沖去,人未到,靈武技能先至,兩記十字交叉斬齊齊攻向唐寅這一點。唐寅當然不會硬擋對方的技能,施展暗影漂移,直接閃到兩人的身后,雙刀齊出,分挑二人的后腰。
    兩名侍衛同時轉身,雙劍一左一右,分掃唐寅的脖子,后者全力蹲身,當啷,兩把靈劍未碰到唐寅,倒是雙劍狠狠碰撞到一處,火星子蹦起多高,唐寅低身,順勢使出地滾刀,連續劈砍對方的雙腿。
    二人沒見過這樣的招式,被的連連后退,其中一人只顧著眼前的唐寅,沒注意腳下,被一只轱轆到地中央的酒壇絆了個正著,身子失去平衡,仰面摔倒,唐寅哪會錯過這樣的機會,在對方倒下去的瞬間,他在地上翻滾的身形象彈簧似的竄了起來,直接跳向對方的胸口,那侍衛大驚失色,倉促之間,向迎面蹦來的唐寅全力刺出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