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70

  唐寅一句話,引來眾人的驚呼聲一片,鐘天?自立為王的鐘天竟然真被大人擒住了,如此來說,戰爭結束了,以后再也不用打仗了!對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風軍眾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一各個呆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被唐寅高舉起來的鐘天,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時,蕭慕青也從外面跑了近來,看到鐘天被唐寅成功擒住,他也是又驚又喜,激動的心都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他反應最快,只愣了片刻,立刻振臂高呼道:"大人威武,風軍必勝!大人威武,風軍必勝??"他的喊聲令眾將士們紛紛驚醒過來,只聽嘩啦啦之聲響成一片,無論是普通士卒還是高級將領,無不單膝跪地,跟著蕭慕青大喊道:"大人威武!風軍必勝??"喊聲如雷,震耳欲聾,傳到房外,留在院中的將士們先是一愣,接著馬上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人們興奮的兩眼放光,也皆都跪地高呼,風軍的叫喊迅地蔓延開來,時間不長,全城的風軍都在振臂喊喝,音浪環繞全城,讓整個漳渝城似乎都為之顫動。
    鐘天被俘的消息象長了翅膀,傳遍了風軍的每一個人,子纓、上官元讓等將也紛紛聞迅趕來。等風軍士卒們押解鐘天向外走的時候,那飯館的掌柜象瘋了似的向他撲去,對著鐘天又抓又咬。他已經得知自己的夫人、子女統統被殺的事,當然不會有人告訴他那是唐寅干的,也沒有人知道,掌柜的自己更不會往唐寅身上想,只當是鐘天下的毒手,狠不得食其肉,啃其骨。
    現在的鐘天三魂七魄都不知道飛到什么地方去了,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掌柜抓咬著,躲也不躲,擋也不擋,還是周圍風軍士卒們把他拉開,人們對掌柜非常同情,好言勸他節哀順便,鐘天會惡有惡報。
    以唐寅為的風軍押著鐘天,快地出了漳渝城,回到己方大營,留守營內的舞媚、舞英兩姐妹以及江凡齊齊出來迎接,看到被俘的鐘天,舞媚喜笑顏開,樂的嘴巴合不攏,當場鐘天要硬納她為妾的事,直到現在想想她都暗恨于心。
    江凡對鐘天沒什么感情,見他如此下場,只是報以冷笑,暗道一聲自作自受!不過聽聞肖尚已死的消息后,江凡的神色立刻黯然下來,眼神中也不自覺地流露出哀傷之色。他的反應沒有逃過唐寅的眼睛,后者眼珠轉了轉,走到江凡近前,幽幽說道:"本來我是想給肖尚一條活路的,但是他執迷不悟,死心塌地地追隨鐘天,殺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為肖尚之時,唐寅肯親自向自己解釋,這讓江凡心里甚是感動,他急忙深施一禮,正色說道:"肖尚忠于國賊,即便死無葬身之地,也是他罪有應得。""恩!"對江凡的說詞,唐寅非常滿意,他先是點下頭,而后又說道:"不管怎么樣,肖尚對江凡將軍畢竟有知遇之恩,就由你來安排些人手,把他葬了吧!"江凡受寵若驚,又驚又喜,再此對唐寅施禮道謝。
    讓人把鐘天嚴加看管起來,唐寅不放心的又安排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協助看押,這才回到中軍帳,沒等落座,他就交代蕭慕青,馬上給鹽城寫書信,把鐘天被俘的消息傳回都城去。
    蕭慕青連聲答應,插手領令。
    隨著鐘天的被擒,風國著名的鐘天之亂總算是告一段落。鐘天弒君篡位,更改國號,但他也僅僅做了不到兩年的君主,就被以唐寅為的天淵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剿滅,當初浩浩蕩蕩統兵四十萬進入風國的戰無雙和戰無雙二人最終也被活活困死在風地,不僅兩兄弟全部陣亡,連同麾下的四十萬大軍也全軍覆沒,這在很大程度上消耗了寧國的兵力和實力,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風、寧兩國關系的逆轉。
    打這以后,寧國再未向風國派出過一兵一卒,或者說是寧國再沒有抓到向風國出兵的機會,一直都是被風國連續不斷的打壓。莫國因為內部矛盾重重,勾心斗角,君王又優柔寡斷,沒有選擇趁亂出兵風國,這給了風國極大的喘息之機,也直接導致了戰氏兄弟的陣亡,莫國打算用風國來牽制寧國,不想看到身邊出現一個一家獨大的強盛寧國,但是,風國的崛起無疑又是養虎為患,這以為莫國的日后埋下禍根。
    至此,長達一年多久的風國內戰結束,此戰過后,風國的國力消耗嚴重,不過卻迎來了一個穩固而又強大、鐵血的新政權。
    在漳渝休息了兩日,等到赤峰軍到來,與其匯合一處后,以唐寅為的天淵軍開始班師回都。因為鐘天被俘的消息早已傳開,在回都的路上,天淵軍受到沿途各城各縣的歡迎,沒等入城,百姓已紛紛迎出城外,又是送水又是送吃的,上所受到的贊揚之聲不絕于耳,這令天淵軍上下都有些飄飄然。出了高川郡,唐寅又與從霸關撤回的三水軍匯合,軍容更顯盛大,數十萬的大軍,高奏凱歌,浩浩蕩蕩回往鹽城。
    無話,等大軍抵達鹽城的時候,朝中的大臣、將軍以及城中十多萬的百姓都出來迎接,放眼望去,人頭涌涌,黑壓壓的無邊無沿。
    百官之中,舞虞、梁興、子陽浩淳這三位站于最前面,遠遠的看到唐寅騎馬而來,舞虞第一個迎上前去,梁興和子陽浩淳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裝模作樣地向前迎出幾步,以示歡迎。
    "唐大人率我大風將士,不辱使命,殲滅寧賊,擒獲鐘天,真乃我大風英雄啊!"舞虞站在唐寅的馬前,高拱雙手,一躬到地。
    唐寅先是舞虞,再瞧瞧面前人山人海的人群,他嘴角咧了咧,險些放聲狂笑出來,不過他終究還是忍住了,做作地翻身下馬,將舞虞扶起,正色說道:"舞相過獎了,若是沒有舞相以及諸位大人、將軍坐鎮都城,我在外與賊作戰也遠不會那么順利,可以說能有此勝,舞相和諸位也是功不可沒!"說話時,唐寅又向舞虞以及其他大臣、將軍們還了一禮。
    "哎呀,唐大人居功不傲,難得,實在難得啊!"唐寅雖然位不高,但權勢重,自然少不了捧臭腳的人。許多大臣好象是深受感動的樣子,對著唐寅連連施禮。
    舞虞瞥了瞥左右,搶先問道:"唐大人,不知鐘天現在何處?"現在想看鐘天的人可太多了,滿城的百姓都在翹以待。
    唐寅一笑,向身后揮揮手,大喝道:"把鐘天帶出來!"隨著他的話音,風軍隊伍人群向左右一分,從里面推出一輛囚車,鐘天披頭散的坐在地面,面容憔悴,破衣簍叟,哪里還有半點平日里的光鮮和尊貴。
    看到鐘天,舞虞、梁興、子陽浩淳等大臣、將軍們無不恨的牙根癢癢,他們都是大臣、顯貴、名門望族,平日里受人敬著、寵著,啥時候被人軟禁過,在被鐘天扣押的那段時間,他們受盡苦難,也倍受凌辱,這輩子沒吃過的苦、沒遭過的罪在那段時間里都吃遍受盡了,還險險連全家的性命都搭上,要說心里不憎恨鐘天,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鐘天,老賊,你也有今日?!"子陽浩淳脾氣最沖,第一個沖到囚車近前,手指著鐘天挑腳大罵。
    坐在囚車里的鐘天早已是神智不清,眼睛是看著面前的子陽浩淳,但目光卻已失去焦距,好象只沒有靈魂的木偶似的。
    子陽浩淳見狀更氣,回手抓住佩劍,作勢就要向外拔。唐寅見狀,跨步上前,伸手把他攔住,淡然笑道:"大將軍要殺老賊也不用急于一時嘛!"聽到唐寅的話,子陽浩淳深吸口氣,將抽出一半的佩劍又狠狠收了回去。唐寅說的沒錯,鐘天肯定要殺,但要選在正式的場合下。
    他對唐寅拱了拱手,說道:"這次,倒是真辛苦唐大人了!"這話他是由衷而說,畢竟是唐寅把他的大仇人擒住了,不管心里再怎么厭惡和不滿唐寅,但也不得不感謝和佩服他。
    難得從子陽浩淳的嘴里能說出這么中聽的話,唐寅也笑了,拱手說道:"子陽將軍客氣,在下也只是為國滅賊、為國盡忠而已!"這時,兩旁的百姓們也看到了鐘天,不知是誰最先大喊一聲:"鐘賊??"緊接著,人群象是炸了鍋似的,后面的百姓紛紛向前擠,前面的人不由自主地被推著向前跑,百姓的人群如潮水一般向囚車這邊沖來。
    左右的風軍士卒見狀,急忙列好長隊,將擠上前來的百姓們頂住,雖然百姓們被眾多的風軍們攔下了,但是群情激憤,人們叫罵連天,石頭爛菜、饅頭雞蛋紛紛從人群中扔出,砸向鐘天的囚車,鐘天自然當其沖,而周圍負責守衛的風軍將士也跟著倒霉,被砸的滿頭滿身,苦不堪言。
    看百姓們的情緒有些失控,唐寅退回到囚車邊,飛身躍倒囚車頂端,然后沖著兩旁的百姓們大喊道:"住手!大家請先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