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74

  回到自己的府邸,唐寅的屁股還沒坐穩,邱真和張哲二人便找來了,繼續勸說他不要親自前往上京,但是唐寅業已打定主意,邱、張二人無論說什么他都聽不進去,最后見兩人依然喋喋不休,唐寅干脆把頭一扭,不再看他二人。【】
    見狀,邱真和張哲都明白了,唐寅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的要去上京,那么以他的性格,自己再怎么勸說也沒用了。二人相互瞧瞧,皆是搖頭嘆息。聽他倆不再嘮叨,唐寅這才轉回頭,對他二人一笑,說道:"我有個主意,這次我依舊用閉關修煉為借口,秘密去往上京,只要消息封閉的嚴密,外人絕不會知道我去了哪里,當有人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我可能早已在返回鹽城的路上了,邱真、張哲,你二人認為如何?"未等他倆答話,宗元從外面大步流星走近來,連聲贊道:"大人高見,如此甚妙!"現在看到宗元,邱真和張哲的氣就不打一處來,雙雙白了他一眼,兩人都沒有接話。
    唐寅也不介意,繼續自顧自地說道:"另外,我這次出行,所帶之人不能太多,我想……只帶樂天和江凡二人。"啊!聽聞這話,連宗元也是一驚,只帶兩人去上京,大人的膽子也太大了吧,萬上真生什么意外,連個能照應的人都沒有。咽口吐沫,宗元正色說道:"大人,此次至少要把元讓將軍帶上吧?!"唐寅擺擺手,幽幽說道:"我不在都城這段時間,還真有些放心不下,讓元讓留在都城,若真生什么亂子,元讓也可壓住大局,穩我軍心!"這倒是!由于上官元讓勇猛無敵,在天淵軍的各軍各兵團都擁有極高的威望,其作用不是旁人能比的。這時,邱真皺著眉頭說道:"就算大人要親自去往上京,身邊只帶兩人也實在太少了……"唐寅一笑,說道:"我是去見公主殿下,又不是去上京打仗,帶的人多人少都無關緊要,而且人少目標也小,更利于封鎖消息。"感覺唐寅把方方面面都預想到了,邱真暗嘆口氣,沉吟片刻,說道:"屬下愿隨大人一同前往!"唐寅反問道:"若是你也隨我一起走了,那我們的數十萬大軍要由誰來統領?"邱真聞言語塞,是啊,接近八十萬的天淵軍,駐守鹽城的有五十萬之多,這么多將士,交給別人掌管,即便唐寅能放心,他邱真還不放心呢!不過,他又確實擔憂唐寅的安危,一時間顯得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是好。
    宗元眨眨眼睛,說道:"上次我隨大人密訪過莫國,這次就再由屬下陪大人前去上京吧!"宗元善于洞察人心,若有他在身邊,確實能幫上唐寅不少的忙,不過鹽城距離上京太遙遠,宗元又是文官,唐寅打算是去回,若帶上宗元,肯定會拖累自己的度。想來想去,他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宗元,這次你也留在鹽城,盡力輔佐邱大人,我只帶樂天和江凡足矣。""是!大人!"不能隨唐寅一同去上京,宗元非常失望,但他也不強求,干脆地答應了一聲。
    將事情徹底敲定下來之后,唐寅立刻派人把樂天和江凡二人找來,說明此事。
    聽完唐寅的話,樂天和江凡都很意外,不過也打心眼里興奮,能隨唐寅一同去上京,這實在太難得了,尤其是江凡,覺得這是自己與唐寅更近一步的好機會。
    兩人沒有多做考慮,立刻拱手領令。
    而后,樂天又細心地問道:"大人決定什么時候出?""越快越好。"唐寅仔細想了想,說道:"明天一早,我們就動身起程。"沒想到唐寅說走就要走,這么著急,邱真低聲說道:"大人,這是不是太倉促了一點。"唐寅說道:"我必須得爭取在鐘天伏法之前趕回來,若是鐘天伏法之時我不在場的話,我想你們也不好對外解釋了。""恩!"邱真點點頭,沉吟片刻,說道:"我會根據大人的行程,和舞相那邊多多聯系,以控制審問鐘天的進程。""如此最好!"唐寅含笑贊道。對邱真的辦事能力,他是一百二十個放心。
    邱真無法阻止唐寅作出的決定,也只能順著他的意思盡量把事情辦好了,不然真出了亂子,后果也是不堪設想的。
    有時候唐寅和邱真的意見確實會出現較大的分歧,但唐寅最為信任最為依仗的人還是邱真。他對邱真正色說道:"邱真,我不在其間,全軍就交由你來全權負責了,不用管朝中那些大臣們怎么折騰,只要保證大局穩定即可。""大人放心,屬下明白。"邱真急忙拱手施禮,同時他心里也甚感欣慰,唐寅身上的缺點有很多,倔強、孤僻、傲慢等等,數都數不清,不過他也有過人的優點,不記仇就是其中之一,象邱真自己,都不知道和唐寅爭吵過多少次了,但唐寅對他的信任依舊,這一點不得不讓人佩服。
    當天晚間,鎮守王宮的侍衛以及舞相府的仆從幾乎同時來到唐寅的府邸。王宮侍衛是由袁千依之托,讓他們幫忙轉達自己要與唐寅相見的意思。王宮的侍衛就是唐寅的直屬部下,也知道唐寅和華榮夫人之間關系不一般,沒敢怠慢,立刻趕到唐寅的府邸向他稟報。至于舞相府的仆從則是舞媚派來的,同樣是找唐寅前去舞府相見。接到下面士卒的稟報之后,唐寅沒有多做考慮,直接去了舞相府。
    在唐寅的心中,舞媚的分量當然要遠勝過華榮夫人袁千依了,至少目前是這樣的。
    到了舞府之后,早有仆人在門口等候,看到唐寅,仆人快步上前,躬身施禮,然后把唐寅直接領向內宅。唐寅已與舞媚訂下婚約,算是舞家的半個姑爺,他入內宅,自然無法敢上前攔阻。
    舞媚的閨閣是一間不小的獨立院落,有閣樓也有花園,十分寬敞。
    唐寅剛進院門,一眼便看到坐在涼亭內的舞媚。現在她早已脫掉厚重的盔甲,換成寬松又華麗的衣裙,純白色的裙子隨風舞動,月夜中,舞媚靈秀的仿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唐寅站在院門旁邊,收住腳步,看著不遠處的舞媚,竟不知不覺間有些失了神。
    坐在涼亭石凳上的舞媚顯得有些心神不寧,秀氣又彎如月牙的眉毛時而皺起,時而舒展,明媚的眼眸也在跳動個不停。
    "怎么還沒有來?有本事你就永遠不要來找我!"舞媚嘟起紅艷欲滴的嘴唇,喃喃自語又憤憤不平地嘟囔著。
    聞言,唐寅恍然回神,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他的笑聲立刻驚動涼亭中的可人,舞媚急忙轉回頭一瞧,正好對上唐寅笑瞇瞇的眼睛。騰!她玉面頓是一紅,結結巴巴道:"你……你什么時候來的?""有一會了!"說話之間,唐寅含笑走進涼亭里,低頭一瞧,石桌上還擺放有數只碟子,里面又有水果又有點心,稱得上豐盛。
    近距離看,舞媚更顯得嬌媚迷人,尤其是那對會自動放電的眼睛,任誰看了都會忍不住受其迷惑和吸引。唐寅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讓自己的目光從舞媚的臉上離開,向下移動,打量起她穿的衣裙,衣裙是紗制,雖然能襯托出舞媚凸凹有致的身材,但也略顯得單薄。
    唐寅想也沒想,回手解下自己背后的大氅,披在舞媚身上,柔聲說道:"鹽城不比高川郡,尤其是晚間,還是很涼的。"他沒有甜言蜜語,但仍讓舞媚十分受用,她下意識地拉了拉身上的大氅,能感覺到上面還有唐寅的余溫,以及他身上特有的干草味。舞媚拉著唐寅落座,拿起茶壺,給唐寅倒了一杯差,然后笑呵呵地遞到唐寅面前。
    不知道這小丫頭這么晚找自己來干什么,總不可能是為了品茶吧?唐寅接過茶杯,好奇地問道:"小媚,這么晚不睡覺,坐在涼亭里干什么?""爹和小英都去地牢里提審鐘天了,我一個人在家里無聊嘛!"舞媚說的可憐兮兮。
    唐寅暗嘆口氣,說道:"你也可以隨他們一同前去。""地牢又臟又臭,我才不會去呢,何況我看到鐘天就煩,何必還要自己主動去看他?"舞媚聳聳清瘦的香肩,看到唐寅一點都不幽雅地把茶水一口喝個干凈,她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邊遞過手帕邊嬌滴滴地說道:"夫君,慢點喝!"撲!唐寅剛喝到嘴里的茶水險些全都噴出來,嗆到嗓子眼里,連咳數聲才算把這口氣緩過來,他看向舞媚,不確定地問道:"你……剛才叫我什么?""夫君啊!"舞媚笑的甜蜜,身軀一偏,順勢靠進唐寅的懷中,如蔥的玉指在唐寅胸前畫著圈圈,幽幽說道:"等以后我們正式成親了,我就得這樣叫你的,我現在先練習練習嘛!""啊……呵呵……"唐寅不知道該如此接話,只能出陣陣的干笑聲,如果這時他面前有鏡子的話,定會現自己笑的有多白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