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75

  看得出來。【】舞虞對審問鐘天一事非常熱中。鐘天剛剛被押解到鹽城。當天晚間他就去了地牢。唐寅陪舞媚在花園中坐到快三更天。舞虞仍未回府。見時間已然不早。唐寅說道:訃媚。明日我要閉關修煉。這段時間可能無法陪你。啊?燦亡潢媚有些吃驚。驚訝問道:,閉關?為什么要閉關?,唐宣判開玩笑地說道:若不練好靈武。一旦生危險。我如何保護你?,舞媚心中一甜。嬌斥道:,現在你已經掌管那么多的軍隊了。怎么可能還會有危險?再者說。就算你要閉關。也不至于連面前見不了吧!,唐寅搖搖頭。正色說道:知吐泄事變化莫刻!職位越高。權利越大。越會弓來旁人的仇視。雖然我乎握大軍。但。我卻無法保證會沒有意外的狀況生閉關期間。我需要徹底靜下心來。無論是誰。我都不會見。小媚。我希望你能理解”他這么說。舞媚也不好再多講什么。她疑問道:,那……需要閉關多久?“多則兩月。少則一月。,唐寅在心里推算了一下時間。接著。笑呵呵地站起身形。說道:,時間不早。我該回去了。小媚。你也早點體息。勾曲,:見唐宣要走。而且還要一、兩個月見到他的人。舞媚心中不舍。她拉住唐寅的胳膊。猶豫了一會。低聲說道:,今晚”你留下來陪我好不好,”!說話時。她玉面徘紅。半垂著頭。月夜下。顯得格外的嬌媚動人。令人無法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
    唐宣是正常的男人。面對舞媚如此愕的邀請。他哪里能受得嗎?“恩!,舞媚不敢正視唐宣精亮的眼睛。低下頭。輕輕地應了一聲。
    唐寅抓住舞媚的柔荑。將她輕輕拉了起來。然后托住她的香腮。微微上揚。讓她對上自己的目光。看著唐寅英俊年輕又剛毅的面頰。以及亮的驚人的雙眼。舞媚血流加。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急促起來
    深吸口氣。唐寅慢慢低下頭的同時。手臂也略微向外揮了揮隨著他這個隱蔽的小動作。原本空無一人的花園。在四周昏暗的角
    落主突然竄起十數條黑影。這些黑影如同幽靈鬼魅一般。動作迅猛
    又悄無聲息地紛紛翻過院墻。跳到院外。
    那些黑影都是暗箭人員。專司負責保護唐宣的安全。唐寅并沒有要求他們這么做。但這是程錦的意思。甚至都未通過唐寅的肯
    。但那并不代表唐寅不知道。當他和舞媚只是坐在小亭了里聊天的時候。對這些電燈泡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理他們了。但現在有進一步的親密動作。唐宣當然不會再容忍他們的存在。充當看客
    。以手勢暗示他們立刻離開
    暗箭人員也十分機靈。看到唐寅的手勢后。紛紛現身離去。但
    并沒有走遠。只是把藏身之地由院內改到了院外。
    由始至終。舞媚都是毫無察覺。唐宣眼角余光瞥到暗箭人員已全部退走。他這才徹底低下頭。親吻上舞媚鮮艷欲滴又柔軟甜美的紅唇兩人在小亭了里相擁而站。忘情地親吻著。這一刻。仿佛時
    間已經停止。世間的一切已經消失。天地之間只利下他們兩個人
    唐寅的欲火已燒遍全身。手也不知不覺地抬起。覆蓋到舞媚胸前的豐滿處。輕輕的技捏很快。單單的親吻和撫摩已無法滿足唐
    寅。他撩起舞媚的白裙。手也順勢滑入她的裙內感覺唐寅的手掌如火焰一般。被他摸過的地方都要隨之燃燒似的。舞媚不自覺地,
    出聲。
    她蜘聲仿佛麾咒。將唐宣的最后一絲理智也化為烏有。他手指游到舞媚的兩腿之間。輕輕撫摩她身上最柔軟最誘人的地方。6仙,不…不要”川舞媚感覺下身象是著了火。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襲遍她的全身。身了使不上一絲力氣。骨頭都在酥軟。她整個人貼在唐宣的身上。
    ,不要什么?,唐寅邊輕咬著她圓潤如珠的耳垂。邊在她耳邊輕聲問道
    ,不要”不要在這里”唐寅二話沒說。略微彎廠股身。將舞媚攔腰抱起。然后大步流星向舞媚的閨閣走去。網到沒口。還沒等邁步向里面進。忽聽身后有人大聲說道:所說唐大人來了忻鬧話音。唐宣身子一僵。險些讓懷中的舞媚落在地上
    舞英?!唐寅這時候的心中可謂走五味具全。舞英不是誰舞虞去審問鐘天了嗎?怎么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回來。站新地址已員改為:獅陽。姍敬請登6閥僂!
    沒錯。從院外走來的人正走舞英。她本走興沖沖地走近未的。一眼看到唐宣正抱著舞媚向房里走。她頓時愣住了。不過眨眼工夫便反應過來。白臉變成了大紅臉。結結巴巴道:啊”啊!原來唐、唐大人還沒有走啊川舞英尷尬。舞媚更是羞的不敢睜眼。如果這時地上有條縫隙。她肯定能毫不猶豫地鉆進去唐寅也甚是尷尬。不過好在他反應夠快。臉皮也夠厚。瞬間恢復正常。動作快又輕柔地把舞媚放下。轉回身。笑道:原來是英。聽說你和舞相去審問鐘天了。結果怎樣?,身為當事人。他能象沒事人似的。反到舞英覺得甚是不好意思。手足無待。她言語不清地回道:還”。還好!既然唐大人在。那”那我先回去了”啊!不用了。我也正要回府。就不打擾你們姐妹倆了,唐宣沖著舞英露出看似從容的笑容。然后轉頭低聲對舞媚小聲道:,下回。去我家里。甩下這一句。唐宣又深深看了舞媚一眼。仰面吸口氣。大步向外走去。
    唐宣走的灑脫。也走的飛快。扔下大眼瞪小眼的兩姐妹。等唐寅的身影已消失好一陣了。舞英才回過伸來。抬頭看向舞媚。磕磋巴巴地問道:,大姐。我”我來的好象不走時候吧”潤比,你知道就好!,舞媚氣呼呼地白了妹妹一眼。沒好氣地回了一句。然后飛快地走進房內。順手把房門甩上
    離開相府之后。唐宣長出口氣。好在剛才是被舞英撞到。若是換成舞虞。那只老狐貍還止不定要拿此事做出什么文章呢!轉念一想。唐寅又笑了。忍不住添了添香氣尤存的嘴唇。回想起呀才那無比稍魂的一吻。舞媚比他預想中的要更加甜美、可人”
    enetbsp;處于關閉狀態。
    唐寅邊向自己的府邸走。邊側頭問道:,有人來。為何不通知我?哩民在他后面的侍衛們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問的同是一怔。面面相覷。不知道唐宣到底在問誰。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正在侍衛們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唐寅的馬邊突然憑空出現一名黑衣人。沒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來的。好象一直就在那里似的。
    那黑衣人對唐宣必恭必敬地拱手施禮。說道:回答人。
    舞英小姐對大人沒有惡意。所以屬下也不便出來攔阻!,這事也不能說是暗箭做的不對。唐宣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隨意地擺了下手。那黑衣人身邊騰起黑霧。身形消失無蹤。
    侍衛們雖然都見過暗系修靈者的暗影漂移。但現在依舊會被其
    中的詭異驚的一愣一愣的呆了片刻。侍衛頭領催馬上前。低聲問道:,大人。現在還要去王宮嗎?”去王宮?6租此瑭寅側頭不解地看著他
    侍衛頭領小聲提醒道:,華榮夫人也有派人來邀請大人入
    宮”哦!他若不提醒。唐寅都快把此事忘了。他應了一聲。低頭想了想。搖頭說道:,多事之秋。現在還是少往王宮里去的好。尤其是深夜,說話之間。唐寅苦笑著搖
    了搖頭。
    現在華榮夫人對唐寅已沒有可利用之處。所以唐宣對她也是愛搭不理。可見可不見。此時又正是他爭奪王位最關鍵之時。為了避嫌。王宮當然是越少去越好。何況深夜入宮。一旦傳揚出去。太損壞他的名聲。
    唐宣沒有接受華榮夫人之邀。離開相府。直接回了自己的府邸。
    翌日。天色網蒙蒙亮。沒等唐宣起床。樂天和江凡二人州目繼
    趕到兩人對自己能跟隨唐寅去望上京這件事都很興奮。晚上也沒
    怎么睡好。早早的就來到唐寅的府上。
    等唐宣起床之后。與樂天和江凡簡單的吃過早餐。收拾好打袋
    。換上普通的便裝。由府邸的后門悄悄走出。騎馬直奔城外而去。唐宣離開鹽城。去往上京這件事。只有邱真、張哲、宗元這幾個貼心謀士知道。天講軍的大多數人都不知情。甚至包括上官元讓等將在內。
    在唐寅看來。自己和樂天、江凡都走出類拔萃的修靈者。騎快馬連夜兼程。去往上京。返回的也快。充其量也就一個來月的時間
    。這么短的時間里。鹽城也不可能會生什么大亂了。但是這次他可料錯了。他的離升。險些使天淵軍陷入萬劫不復的據地。鹽城即將展開的一場大亂也在醞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