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76

  唐寅、樂天、江凡三人急行。【】出霸關。入莫國。又縱穿整個莫國。進入安國境內。南下。干里迢迢。日夜兼程。稱得上萬般辛苦。
    安國。位于莫國南方。上京的北方。是與京城接壤的三大諸侯國之一。安國幅員遼闊。而且所占的是昊天帝國最富饒最中心的一大片土地。國福民強。自安國建國以來。就從未對外動過戰爭。也沒有被其他的諸侯國攻打過。雖然周邊的諸侯國無不對安國富饒的土地垂涎三尺。但其強盛的國力也令其他諸國忌憚三分。曾經在九大諸侯國中也是強盛一時的無冕之王。安國國君的話甚至比皇帝的圣旨還管用。
    只是在近些年。隨著寧、莫、玉”等諸侯國的快興起。安國的影響力才逐漸衰弱由于寧、莫都在北方。又有風國的幸制。對安國不構成威脅。到是崛起的玉”兩國不容小視。尤其是”國。獨霸帝國南方。軍力展迅猛。又得到神池的大力支持。在上京以南虎視眈眈。已初步顯露出號令群推的姿態
    進入安國。立刻會讓人感覺到國如其名。安穩又富庶由于安國長期安定無戰事。人口穩步增加。九大諸侯國內。安國的人口是最多的。在安國領地內村莊、城鎮隨處可見。其太平盛世。令人眼紅
    這日。唐宣三人行到安國的天河郡境內。這里位于安國的南方。距離南部邊境已不算太遙遠。樂天畢竟是負責情報的。他對安國的地形也有大致的了解。邊向前走著。他邊向唐宣說道:大人。這里距離上京已不遠。照我們現在的度。三天便可出安國。進入京城境內!,唐寅一笑。隨口問道:,我們已經離開鹽城有幾天了?,回大人。已經有十六天”樂天想都沒想。直接答道
    唐寅忍不住嘆了口氣。鹽城距離上京是遙遠。但若有現代化交通工具的話。用不上一天就能抵達。而現在。自己三人騎快馬連夜,小者支持正犧閾讀!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比口從…加。舊”口刪妹往。連馬匹都換的數不清了。足足奔波十六天。可距離上京竟比有三天的路程。現在他總算能理解當初江露去上京為何會花費那么長的時間。并非江露行動緩慢。而走路途確實太長了。
    聽到他的嘆息。樂天以為唐寅是在埋怨己方走的太慢。他急忙說道:,大人。我們的度已經夠快了。正常情況下。鹽城到上京至少得兩個月的時間。我們只用不到二十天。已是極限了。6寅點點頭。天色。已近傍晚。再瞧瞧樂天和江凡二人。都是蓬頭垢面。身上的塵土積了好厚一層。不用看。自己的樣了也好不到哪去他幽幽說道:,今天我們找地方體息一下。好好睡一晚上。明日再趕路”難得能體息一整晚。樂天和江凡都很高興。點頭應走。
    又向前走出不遠。丹好碰到一座不大的鎮子。三人在鎮了邊緣的一間茶館前下了馬。探頭向里面瞧瞧。茶館不大。里面的客人也不多。唐寅對樂天和江凡說道:,我們先在這里吃點東西!6咖“是!,江凡答應一聲。接過馬匹的僵繩。系于茶館外的馬樁上。唐寅和樂天撣了撣身上的塵土。走入茶館里。
    只看唐寅三人的服飾就知道不是本地人。三人近來之后。立刻弓來茶館客人們的注視。不過在他們身上沒看到有什么特別之處。人們又紛紛轉回頭。繼續喝茶。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唐宣、樂天、江凡在一處靠近窗戶的桌旁坐下。很快。茶館里的伙計跑上前來。笑呵呵地問道:,三位客官。喝點什么?6仙糾茶!有什么好茶。盡管上來,樂天揚頭說道:,你們這里有沒有吃的東西?”哦”客官想吃什么?”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填飽肚了就行!飛明北這好辦!客官請稍等。馬上就送到”伙計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客人。不羅嗦。又點什么都隨意他干脆的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邊等著伙訃送上茶水和食物。唐寅也邊側耳傾聽其他客人們的聊天。這些客人都是茶館附近的居民。相互之間都認識。說起話來無拘無束。他們所談論的也都是此無足輕重的瑣事。
    不過鄰近唐寅左手邊那桌的兩位中年人的談話弓起他的興趣。
    ,聽說昨天晚上。鎮了里又丟失了兩個嬰兒知此提啊。我也聽說了。這是第十個了吧?”恩。如果再沒人出來管制。我看鎮里家中有小孩的人家都要援光了。細,不是不管。是管不了!據說郡都調來了靈武高手。可是無濟于事”不知道到底是誰干出這等的缺德事?!6仙糾我看未必是人干的。我估計鎮了里可能走出了鬼怪。這里。唐寅忍不住笑出聲來。鬼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嘛!聽聞他的嗤笑聲。兩名中年人衣衣轉頭。皺著眉頭看向唐寅。上下打量他一會。其中一人問道:,年輕人。你笑什么?知比沛嬰兒丟失。肯定是人做的。只是沒有抓住而已”唐寅淡笑著說道。
    那個說是鬼怪所為的中年人撇撇嘴。不以為然地說道:所四亡稱不是本鎮的人。根本不了解悄況。也體要在這里大放厥詞。自以為是”唐宣聳聳肩。這時剛好小伙計把茶水送到。唐宣到了一杯茶水。略微吹了吹。慢悠悠地喝起茶來。不再理他
    和自己毫無干系的事。他懶著多問。和自己沒有關系的人。他也懶著與其多說廢話
    見唐宣不再說話。以為他自知理虧。中年人又白了他一眼。繼續與同伴閑聊起來
    等店伙計又送上簡單的飯菜時。唐宣問道:,伙計。鎮上有沒有旅館?”有啊!客官。你順著外面這條道一直向前走。等快到鎮中的時候。就能看到本鎮最大的客棧。又舒適價錢又公道”店伙計熱情地向唐宣做著介紹。
    唐寅聽后。含笑道謝。然后與樂天、江凡快地吃起飯來。
    enetbsp;處于關閉狀態。
    三人的度很快。時間不長。就將桌了上的幾盤飯菜吃個精光
    。而后。樂天叫來店伙計。掏出一塊碎銀遞給他。說道:不
    用找了。,多謝客官、多謝客官!,安國的物價相對低廉。一塊碎銀可以買到不少東西。店伙計樂的嘴巴合不攏。沖
    著唐寅等人又是點頭又是哈腰道謝
    等出了茶館。坐上馬匹。樂天忍不住好奇地問道:,大人
    。誰會在鎮了里偷嬰兒?偷走嬰兒又有什么用?,唐宣聳聳肩
    。隨口說道:鬼知道這事和我們沒關系。不用多管。輛此,是!大人!,樂天點下頭。
    按照店伙計所指。三人騎馬前行。果然。在靠近鎮了中央的地段。路邊有一間規模不小的客棧。上下兩層。大門上方懸掛著偌大的牌匾。龍飛鳳舞寫有四個大字。吉樣客棧
    看到這間大客棧。唐寅、樂天、江幾三人皆在心中吁口氣。沒
    等進去。三人的腦海中已開始浮現出躺在松軟床鋪上的舒適感
    三人剛剛下馬。客棧的小二就從里面迎出來。笑容滿面地問道
    :,三位客官住店嗎?”是的!,樂天說道:,給我們準備三間上房。公兌著話。他又拍拍身邊的馬匹
    。又道:,再準備上等的草制。我們明早要趕路知吐好、好、好。三位客官快里面請!,店小二一邊呼喊其他的伙計把三匹馬牽到內院。一邊招呼唐宣三人進入客棧。
    因為小鎮不大。又不是位于交通要道。過往的商人和游客不多
    。客棧也顯得非常冷靜。根本沒幾間是有住人的房間。
    進入客棧之后。店小二把唐寅等人直接領到二樓。在三間客房前停住腳步。問道:,三位客觀。請這三間上房是否滿意?,三間客房相鄰。進入其中。感覺里面也足夠寬敞。唐寅含
    笑點點頭。說道:,好。就這三間吧!,唐寅、樂天和江
    凡在客棧里住下。因為連日的趕路。三人都太累了。在各自的房間
    主洗過澡后。天色還未全黑。三人便紛紛例在床上。蒙頭大睡起米。
    不知是睡了多久。唐寅突然被一陣短促又輕微的破風聲驚醒。
    別看是在熟睡之中。但常年養成的習慣令他的六識依舊敏銳的
    驚人。任何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耳朵。
    那是人在急穿行時衣服隨風抖動的聲音躺在床上的唐宣突
    然睜開眼睛。一翻身。從床上下來。光著腳。走到窗前。將窗戶推
    開一條縫隙。向外觀望。
    此時正是深夜。又趕上烏云密布。天色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換
    成旁人。可能什么都看不見。但唐寅擁有夜眼。窗外的一景一物他都能看得真真切切。只見在客棧的側前方。有一條黑影正在房頂上極穿行。那人的度快似風。急似電。最為令唐寅意外的是。那
    人每行到一處房檐的邊緣時。身形都會突然消失。然后直接在對面的房檐上現身。那是只有暗系修靈者才能使用出來的暗影漂移
    在這座小鎮里竟然能看到如此連續使用暗影漂移的暗系修靈者
    。唐寅怎能不意外。這時他突然又想起在茶館里那兩個中年人的談
    話。難道。丟失嬰兒之事。會和此人有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