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77

  事不關己,唐寅本不想多管閑事,但是又壓制不住強烈的好奇心,略微想了片刻,他快地穿上衣服,提上鞋子,開窗閃到房外,緊接著連續施展暗影漂移,向那名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快追去。【】
    唐寅靈氣深厚,靈天境的修為足可以支持他在短時間內連續不斷的使用暗影漂移,追出時間不長,他便已看到黑衣人的身影,此時那人正趴伏在一家宅院的房頂上,不時的向左右張望。唐寅停下身形,也隨之趴在房頂上,瞇縫著綠幽幽的眼睛,緊盯對方,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很快,那黑衣人未現有什么異常之處,用四肢支撐起身軀,象貍貓似的爬到房頂的邊緣,然后以暗影漂移閃到房下。大概只過了半分鐘左右的時間,那黑衣人又從房下飛快地竄到房頂,不過臂彎中卻多出一只不大的棉被包袱。
    唐寅眼尖,一眼便看出黑衣人夾著的棉被里包裹的是一個剛出生沒幾個月的嬰兒。果然是盜取嬰兒的竊賊!唐寅嘴角挑了挑,不過他又覺得甚是奇怪,看這名黑衣人修為,至少也得達到靈元境往上,有這么一身好本事,去哪里不能養家糊口,為何偏偏要做這等偷雞摸狗的事?
    他心中正暗自奇怪的時候,忽然之間,就聽黑衣人的四周響起急促又尖銳的口哨聲,與此同時,他腳下房屋的四周火把齊明,人喊馬嘶,就在黑衣人一怔之機,從房下快竄上來四條人影,分別占住房頂的四角,將黑衣人圍在當中。
    這四人皆是渾身是靈鎧,手持狹長的靈劍,看其身材,應該是三男一女。躲藏在不遠處的唐寅眨眨眼睛,無聲而笑,原來小鎮這邊已經早有埋伏了,聽鎮中居民談論,這四名修靈者應該就是從郡里調派過來的。
    唐寅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繼續默默觀望下去。這時,四名修靈者中有一人跨前一步,他用手中靈劍指指黑衣人,冷聲說道:"今日我們在此布下天羅地網,等的就是你這賊子上鉤,沒想到你還真來了!識趣的,乖乖交出你手中的孩子,縛手就擒,如若不然,我等必讓人血濺三尺,身異處!"黑衣人顯然也對周圍突然出現的敵人非常意外,腦袋不時的轉動,一會看前,一會看后,又不斷打量著左右。他是暗系修靈者沒錯,也會暗系靈武的絕技暗影漂移,但是現在他手中抱有一個孩子,暗影漂移已無法再施展,想要突圍出去,要么把嬰兒扔掉,要么就得靠真本事強行沖殺出去。
    很明顯黑衣人并不想把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嬰兒放棄掉,他兩眼射出駭人的精光,一手夾著嬰兒,另只手從腰間快地抽出一把鋼刀,揮手甩動之間,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接著,他什么話都未說,只是低喝一聲,那身后的一名修靈者掄刀沖去。
    他快,對方的度也不滿,那名修靈者揮動靈劍,將黑衣人的鋼刀彈開,接著,反手一劍,回刺向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反應之快,另人咋舌,他想也沒想,身子只是微微一側,便輕松將這劍避開,與此同時,靈刀下劈,猛取修靈者的天靈蓋。
    那名修靈者嚇了一跳,急忙橫刀招架,可是這一記重劈,黑衣人已使出了全力,力道之大,勁氣之猛,仿佛泰山壓頂一般。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刺耳的鐵器碰撞聲,那名修靈者被震的膀臂麻,虎口崩裂,人也不由自主的連連后退。
    可是他就站在房檐處,后面根本無路,這一退,身子立刻失去平衡,尖叫著仰面摔了下去。將對方到房下,黑衣人片刻都不耽擱,深吸口氣,兩腿力,猛的一蹬房檐,真個人好似飛起來一般,直向對面的房頂跳去。
    他以為現在可以趁機沖出對方的包圍,那知另外三名修靈者的度一點也不比他慢,他身子還在半空中的時候,另外三人也隨之竄起,人未到,靈武技能已先釋放出來,只是三人顧慮嬰兒的安全,沒有釋放大范圍攻擊的靈武技能,而是極有默契的同時使出靈刺·殺。
    靈刺·殺是修靈者把自身的靈氣集中到一點,化為靈刺,猛射出去,別看它是點攻擊的靈武技能,但度快,威力大,又可破靈鎧,也是光明系修靈者在與人單打獨斗時經常使用的技能之一。
    黑衣人身在半空中,無處著力,自然也無法閃躲,加上又不能施展暗影漂移,看眼著三根靈刺如電般射到自己的近前,無奈之下,他只得將手中的嬰兒向身后一甩,然后再施展暗影漂移,堪堪閃過三根靈刺。
    他的反應似乎早在三名修靈者的預料之中,在他扔飛嬰兒的瞬間,三人中的女子已飛身撲了過去,在千鈞一之際將向下直墜的嬰兒接住。此時,黑衣人已憑借暗影漂移閃出好遠,他回頭看了一眼三名修靈者,暗暗搖頭,咬牙跺腳,未再停留,直向南邊竄去。
    三名修靈者雖然奪回嬰兒,卻不肯作罷,隨后緊追不舍。黑衣人顯然經過長期的奔襲訓練,度之快,好似旋風,加上又不時使用出暗影漂移,飛奔下來,根本沒有能對他構成障礙的東西,而三名修靈者則不然,一會在房上,一會到房下,追出時間不長,已找不到暗衣人的身影了。
    一陣急行,黑衣人總算是把對方甩掉掉,他又繼續南奔,一直跑到小鎮邊緣的樹林中,度才算是減緩下來,向左右望了望,見周圍無人,這才毛腰鉆進樹林中,在一顆老樹下停住腳步,氣喘吁吁地倚靠著大樹席地而坐。
    "閣下用這一身好辦事去偷嬰兒,不覺得太浪費了嗎?"黑衣人坐在樹下歇息沒多大一會,就聽頭頂上方突然傳來說話聲。
    這突如其來的話音可把他嚇的不輕,黑衣人身子猛然一震,象見鬼似的下意識地尖叫出聲:"什么人?"說話之間,他身如皮球,就地一滾,直接轱轆出五、六米遠,然后才快地站起身形,舉目上望。
    只見在他剛才依坐的那顆老樹樹杈上,蹲有一人,渾身的黑色靈鎧,幾乎與黑夜要融為一體,最令人震驚的是對方那兩只眼睛,閃爍著詭異的綠光,藏身于樹木的枝葉當中,仿佛是只精靈或鬼怪。
    對方是什么時候出現在自己頭上的,黑衣人全然沒有感覺,甚至他都懷疑對方是不是一直就蹲在那里,不過通過對方剛才的那句話,可以肯定他是追蹤自己而至的。
    黑衣人反應也快,脫口叫道:"暗系修靈者!"即便是在他最放松的時候,對方也不可能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而無聲無息地爬到自己的頭上,這只有一個解釋,對方和他一樣,同是暗系修靈者,會使用暗影漂移。
    見對方能一眼看出自己是暗系修靈者,樹上的那人忍不住輕笑出聲,突然之間他化為黑霧,接在身軀在黑衣人的面前出現。"不用驚訝,你我同是暗系修靈者,也算是師出同門了!"在樹上突然現身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一直跟隨在黑衣人身后追隨而至的唐寅。黑衣人能甩開那三名修靈者,但卻甩不掉唐寅。
    黑衣人并沒有因為唐寅的話而放松警惕,剛好相反,身上的殺氣頓時生出,毫無預兆,他突然斷喝一聲,持刀向唐寅刺去。
    他的刀很快,但在唐寅眼中,還稱不上厲害。唐寅輕松避開他的鋒芒,并沒有還招,而是笑呵呵地說道:"朋友,有話好說,何必非要動手呢?"那人也不接話,只是手中的靈刀攻的更快了,這一刀接著一刀不斷襲向唐寅的周身要害,剛開始他還能忍受,但時間不長,唐寅已破感不耐煩,他冷笑一聲,幽幽說道:"你自己要找苦吃,可就怪不得我了!"他連刀都未拔,赤手空拳的應對黑衣人。又閃過對方兩刀之后,見黑衣人這回出刀全力猛劈自己的脖子,唐寅心中暗笑,對方犯了與高手過招的大忌,在與高手對決的時候,不到萬不得以必須要保留余力,有十分力使七分,有十二分力使十分,若是全力出招,萬一不中,遭到對手反擊的時候可就連撤招或者閃躲的機會都沒有了。現在,黑衣人所犯的正是這樣的錯誤。
    唐寅身形略微向下一低,不急不亂的閃過對方的重刀,接著,他身子順勢向前一靠,肩膀頂住黑衣人的小腹,雙拳向上連揮,耳輪中就聽啪、啪、啪、啪連續四聲脆響,那黑衣人象受到電擊似的,連續倒退八大步,緊接著,就感覺胸膛悶,嗓子眼甜,哇的一聲噴出口血箭。
    唐寅的四拳,結結實實打在他的胸口上,黑衣人身前的靈鎧被擊了個粉碎,這時,黑衣人已能確定對方的修為遠在自己之上,身手更是高強的嚇人,絕不是自己能應付得了的。
    他將牙關一咬,手臂抖動,將手中刀直向唐寅甩去。
    唐寅側身的同時手臂向外一揮,當啷一聲,他的著旋飛落向一旁,不過當唐寅抬頭再看黑衣人的時候,面前已不見對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