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79

  唐寅甩掉那三名修靈者,快地返回自己所住的客棧,剛走到半路,就見樂天和江凡二人從前面急匆匆地跑過來。
    "大人,你去哪了?"樂天和江凡沖到唐寅近前,緊張地異口同聲問道。
    唐寅淡然一笑,揚頭說道:"回去再說!"三人回到客棧,在唐寅的房間里相繼落座,唐寅這才把事情的經過講述一遍。
    聽完之后,樂天和江凡也大吃一驚,沒想到在小鎮里偷盜嬰兒的竟然是暗系靈武高手。這時,唐寅把他揀到的那只鐵牌從懷中掏出來,放到桌子上,說道:"這面牌子應該是從那個暗系修靈者身上掉下來的。"江凡低頭瞅了瞅,眼中流露出茫然之色,對這面牌子,他是即不認識又沒聽說過。樂天面色凝重地伸手拿起,反復翻看,仔細觀察了好一會,他皺著眉頭說道:"大人,我倒是見過與這相識的牌子。""哦?"唐寅和江凡同是精神一震,雙雙看向樂天,疑問道:"在哪見過?"樂天正色說道:"在追風劍的尸體上。"他邊說著話,邊將牌子放到正桌子的中央,以手指指點著說道:"追風劍身上的鐵牌和這只的形狀、形式大致相同,只是上面的圖案不一樣,他那只是一面雕刻山峰,上有&#o39;劍&#o39;字,一面雕刻草原,上有&#o39;追風&#o39;二字。"聽他這么,唐寅再自己揀的牌子,兩者的形式還真是相差不錯。他疑問道:"你的意思是……那名暗系修靈者是神池的人?"樂天愣了一下,連連搖頭,說道:"屬下完全是推測,無法確定。"這時,沉默寡言的江凡突然開口說道:"應該不可能。最先提出杜絕暗系靈武、掃滅所有暗系修靈者的就是神池,神池是最堅決反對暗系靈武的,對外輸送的也一直都是光明系靈武人才,怎么可能會自己培養暗系修靈者呢?"唐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江凡說的這些是事實,神池向來以靈武起源之地自居,其實準確來說,神池自稱的是光明系靈武起源之地,它根本就不承認暗系靈武,認為暗系靈武是旁門、是魔道,而非靈武學的正統。如果神池自己培養暗系修靈者,一旦傳揚出去,這不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臉嗎?以后還讓神池有何誠信在各諸侯國中立足?
    樂天先是點頭,而后又搖了搖頭,他神色一緊,下意識地瞧瞧左右,壓低聲音說道:"大人,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什么?""神池雖然是靈武圣地,但畢竟只是個彈丸小國,其人口才區區十幾萬而已,他們哪來的那么多的靈武人才?神池每年對外輸送的靈武高手不計其數,遍布整個帝國,這么多的靈武天才,得需要多大的人口基數啊?難道神池真是被上天眷顧,地杰人靈,人人都適合修煉靈武,人人都是靈武天才?屬下看未必!如果今日這個盜取嬰兒的暗系修靈者真是出身于神池,那么就可以解釋神池為何會與眾不同了。"聽完這話,唐寅陷入沉思,江凡則臉色頓變,駭然道:"樂將軍是意思是……神池是通過偷盜嬰兒的手段,將其統統掠回神池,再加以培養?"在昊天帝國人民的心目當中,神池早已被神話的不成樣子,甚至認為神池遍地住著神仙的都大有人在,而樂天的話,不僅是從根本上粉碎了神池的神話,而且還讓高高在上的神池瞬間淪落成見不得光的宵小之輩,即便是對神池充滿厭惡的江凡也被驚訝的目瞪口呆,有些反應不過來。
    樂天若無其事地聳聳肩,說道:"我也僅僅是猜測罷了,并沒有真憑實據,但這塊牌子,"說著話,樂天再次拿起桌子上的鐵牌,說道:"確實象是神池的產物,制作精良,獨具匠心,我實在想不出誰會花費那么大的心思和精力來制作這種毫無用處的東西。"唐寅大點其頭,說道:"樂天的猜測不是沒有道理。這個世界上不會有神仙,神池里住著的也是人,而不是神,既然是人,就會有私心,就會有人心理上最陰險最黑暗的一面,嘴上套,背地里干一套,秘密培養暗系修靈者在各諸侯國內偷盜嬰兒,以補給神池的靈武人才,支撐起神池在帝國的獨特地位,不是沒有可能。"頓了一下,他深吸口氣,目光掃視樂天和江凡二人,說道:"我并不想惹麻煩,今天晚上生的事完全是場意外,不管此事和神池到底有沒有關聯,都將到此為止,以后不準再提半字,明白嗎?"樂天和江凡面色一正,急忙躬身應道:"是!大人!"唐寅仰起頭,幽幽說道:"不該我們去管的事,不要去管,不該我們去做的事,也不要去做。現在,我還不想也不能招惹神池這個大麻煩。"神池的根基太深了,底蘊也太厚了,不提神池在各諸侯國中的影響力,單單是神池培養的那些靈武高手們,如果一股腦的都與唐寅為敵,即便他成為了風王,都未必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甚至還可能連累整個風國被踏為平地。
    唐寅的這次插手只能算是一時的心血來潮,他也希望此事能就此終結,當成什么都沒有生,但是事情可不會因為他的意志而改變,一旦生了,再想結束,談何容易。
    當晚無話,翌日,唐寅和樂天、江凡早早的起床,想盡快離開這塊是非之地,三人剛從樓上下來,準備到柜臺結帳,就看到柜臺前以及客棧的外面站有一大群安國的官兵。
    安國士卒的盔甲太精良了,皆是精鋼打造而成,上面漆有特制的防灑、防氧化的涂料,使盔甲看上去略顯烏,即便站在太陽下面暴曬也不會吸收陽光,讓穿戴盔甲的人有種被燒烤的感覺,另外盔甲上還雕刻有細致精美的紋路和圖騰,再涂抹上色澤鮮艷的彩漆,可以說每件盔甲拿下來都可以直接放到家中做收藏,做成裝飾品。
    富的流油的國家大概都是這個樣子吧?!唐寅看罷,心頭不由得產生絲絲的苦澀,與安國的軍隊比起來,風軍就顯得太寒酸太辛苦了,不僅連年征戰,就連穿戴的盔甲都和人家相差十萬八千里。
    唐寅暗嘆口氣,沒有再打量那些安軍,大步走到柜臺前,對里面的掌柜說道:"掌柜,結帳。"他話音剛落,原本站于柜臺前那幾名穿著將領盔甲的安軍紛紛轉頭看向他,看清楚唐寅的樣子,其中的幾人皆是面露驚訝之色,脫口道:"唐初?"不用看對方的臉,只聽其聲音,以及喊出唐初這個名字,唐寅便已在心中暗叫一聲苦也!怎么這么巧,偏偏在自己要結帳的時候碰上昨晚那三名修靈者了?
    他聽的沒錯,那四名安軍將領中的三人正是昨晚剛與他交過手的修靈者。只是昨晚交戰的時候,他們都身罩靈鎧,沒露出本來相貌,所以他們一眼認出了唐寅,唐寅卻沒有認出他們。
    心中念叨著麻煩,唐寅表面上可是非常鎮靜,聽聞話聲,若無其事地轉過頭,看到幾名安將后,好象碰到老熟人似的,眼睛一亮,露出招牌式的燦爛笑容,喜悅道:"哎?你們怎么也在這?怎么,要住店嗎?"看著唐寅俊美又熱絡的笑容,聽著他驚喜又歡快的話音,那三名安將都有種錯覺,好象自己和他是相識許多年的老朋友。唐寅這種出人意料的反應,反讓那三名安將都愣住了,三人呆呆地看著唐寅,半晌沒回過神來。
    "唉!當兵就是辛苦,要四處奔波!"唐寅裝模做樣的嘆口氣,從腰間掏出一錠不小的銀子,讓到柜臺上,對掌管說道:"不用找了,他們要住店的話,錢就從這里扣!"掌管的是認錢不認人,急忙接過銀錠,沖著唐寅笑容滿面地連連點頭,連聲應是。
    唐寅理都不理他,向身后的樂天和江凡二人使個眼色,快步向外走去。
    連客棧外的那些安軍都以為唐寅是自己頂頭上司的朋友,非但未敢攔阻,還主動讓開一條通道,放唐寅三人出去。
    正想邁步走出安軍的隊列,忽聽里面傳出高八調的尖叫聲:"你、你……你給我站住!"這時候,愣在柜臺前的幾名安將終于回過神來,其中的那員女將率先追出客棧,沖著唐寅的背影大聲喊喝道。
    唐寅轉回頭時是帶著一臉的茫然,隨后撲哧一聲又笑了,悠悠問道:"姑娘還有何事?"不管唐寅的性格如何陰冷惡毒,但不得不承認他笑起來很迷人,也很有迷惑力。那名女將領看著他的笑臉,忍不住又有些愣神。不過,另外三名將領已經追趕出來,大步流星走向唐寅。
    樂天和江凡暗暗皺眉,手也下意識地抬起,摸向衣內暗藏的武器。唐寅沒有忽視二人的小動作,他含笑使個眼色,示意二人先不要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