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81

  聽完天眼人員的解釋,唐寅點點頭,又問道:"江大人在上京的這段時間都做什么了?""喝酒、吃飯!"那青年如實回答道:"江大人幾乎每日都和朝中的大臣們吃吃喝喝。【】""哦!"唐寅噗嗤一聲笑了,說道:"若是這樣說,江大人在上京倒也是蠻辛苦的。""是、是、是!"青年不敢多做表態,只是一個勁的點頭,不過他在心里可默默加了一句:如果每天都喝的大醉而歸也叫辛苦的話,那江露確實是辛苦到了極點。
    由天眼人員指引著,唐寅上到三樓,在一間上房的門前停住,青年低聲說道:"大人,江大人就住在這個房間。"唐寅應了一聲,輕輕推下房門,房門立刻滑開,里面根本沒有鎖。唐寅稍微頓了一下,推門而入。剛進入房里,迎面便撲來濃烈的酒氣,都嗆人鼻子。樂天、江凡暗皺眉頭,跟在唐寅的身后也走了近來。
    沒看到江露的人,倒先聽到他厚重的鼾聲了,唐寅慢步走向房間里端,繞過屏風,舉目一瞧,只見江露連衣服都沒脫,四肢大張,趴伏在床上正蒙頭大睡,唐寅走到他近前,低聲喚道:"江露?江露?"連叫兩聲,江露皆是毫無反應,唐寅無奈,只得加大聲量,再次喚道:"江露江大人!"江露好象誠心和唐寅作對似的,不管他如何呼喊,他就是毫無反應。
    見狀,樂天急忙快步上前,用力推了推江露,見他睡的象死豬似的不醒人事,他伸手把江露的鼻子捏住,又微微用力把他的嘴巴合攏。時間不長,江露便喘不上氣來,喉嚨里咕嚕兩聲,一口吐沫沒吞下去,嗆到嗓子眼里,開始劇烈咳嗽起來。這一咳嗽,人也隨之蘇醒過來,他想吸氣,卻怎么也吸不到空氣,他想張開嘴巴,但嘴巴卻被人死死扣住,這下,江露徹底清醒過來,他睜開眼睛,下意識地從床上翻身坐起,又驚又駭道:"什么人敢來謀害我?"他話音剛落,站在床前的唐寅將雙手向后一背,低著頭,慢悠悠地說道:"江大人,我不是來謀害你的,而是來探望你的!"聽聞話音,江露身子一震,舉目看向唐寅,看清楚唐寅的模樣后,他似乎還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揉,再次看向唐寅,這回他可是百分百的肯定自己沒有眼花看錯,原本還有是幾分醉意瞬間便被嚇的一干二靜,他身如皮球似的,從床上直接滾到地下,跪伏在地,急聲叫道:"不……下官不知大人駕到,有失遠迎,還……還望大人萬萬不要見怪!"唐寅含笑看著江露,柔聲說道:"江露?""下官在!""起來吧!"說著話,唐寅走到窗前,揮手將窗戶推開,使房內的空氣能流通,隨后他深吸口窗外的新鮮空氣,轉回頭,收斂笑容,正視江露,問道:"江露,我交代你的事情都辦的怎么樣了?"江露跪在地上沒敢馬上起來,垂著頭,眼珠連轉,幽幽說道:"自下官到京城以來,一直在與朝中的大臣們套交情,拉近關系,其目的也正是為了向他們推舉大人……"未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頗感不耐煩地擺斷他的話。他要聽的不是這些毫無意義的過程,而是要知道結果如何。他揚頭說道:"直接說重點!""哦……"江露沉吟一聲,小心翼翼地說道:"通過連日來我與眾多大臣們的接觸,替大人說過不少的好話,但若是想讓那些皇廷大臣們支持大人,還……還欠缺點東西。"唐寅挑起眉毛,問道:"還欠缺什么?""金子。"江露艱難地咽口吐沫。
    唐寅臉色先是一沉,隨后又笑了,笑呵呵地問道:"江露,當初你離開鹽城的時候,所帶的黃金和寶物不少吧?""是的,大人!"江露臉上流出冷汗,顫巍巍地說道:"黃金兩萬兩,寶物十五件。""東西呢?""金子都花掉了,寶物也都送掉了,不過……效果甚微。""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后來我又給你追加了近萬兩的黃金。"唐寅幽幽說道。
    "是的,但……但那些金子也都花掉了!大人,上京的物價太昂貴了,而且要請朝中大臣吃飯,只能去京城最好的酒樓,又要請歌妓、舞妓等等,每次花消算下來,都不是一筆小數目,所以……金子花費的特別快……"唐寅忍不住笑出聲來,不過是氣笑的,他幽幽說道:"花了這么多的金子,竟然毫無進展,江大人,我不得不懷疑你到底有沒有為我做事,或者是不是拿著我的金子在中飽私囊?"聽聞這話,江露嚇的渾身一哆嗦,骨頭軟,險些癱軟在地上。他連聲叫道:"冤枉,冤枉啊!大人!下官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蒙蔽大人您啊,更不敢拿大人的錢中飽私囊……"唐寅本還想說話,但眉頭突然皺了皺,側著頭沉默片刻,而后轉身走到樂天近前,一伸手,手掌探入樂天的腰間,將衣內暗藏的佩劍抽了出來,話鋒一轉,語氣變的陰柔、冰冷,說道:"有些人以為自己行事隱蔽,不露痕跡,可是天下拿有不透風的墻,若想人不知,你除非己莫為!"說話之間,唐寅的掌心散出濃濃的黑霧,籠罩在鋼劍的劍身上,立刻融為一體,寒光閃爍的劍身也隨之變成烏黑色。
    這時候即便是瞎子也能看得出來,唐寅已動了真氣,而且他身上散出來的殺人使整個房間的空氣都快凝固,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江露看著唐寅手中的靈劍,聽著他若有所指的話,直嚇的三魂七魄都要飛出體外,他鼻涕眼淚一齊流下來,顫聲哀號道:"大人,下官沒有說話,真的沒有騙您……"他話還沒說完,唐寅的臉色已徹底陰沉下來,身上流露出的殺機更盛,毫無預兆,他手臂一抖,掌中的靈劍脫手而出。只是他的靈劍并非是刺向他面前的江露,而是射向他背后的墻壁。
    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悶響,靈劍刺中墻壁,直接把墻壁刺穿,與此同時,墻外傳出啊的一聲短暫又輕微的驚叫聲。
    這聲驚叫,令樂天和江凡的身子同是一震,兩人只是略微愣了片刻,隨后立刻意識到是房外有人在偷聽,兩人不約而同地抽身跳到窗臺上,舉目向外張望。
    房間在三樓,外面可完全是懸空的,當他二人上到窗臺探頭觀瞧的時候,外面哪里有半條人影,只看到刺穿墻壁的鋼劍劍尖露出好大一截。
    樂天眼尖,沒有忽視劍尖上低落下來的一滴血珠,他伸出手指,將血珠接住,略微抹了抹,又遞到鼻下仔細嗅嗅,確認是人血沒錯,他這才返回房內,對唐寅拱手說道:"大人,房外的竊聽之人已經受傷跑了!""跑了?"唐寅揚起眉毛,問道:"向哪跑了?""沒有看到,外面和樓下的花園里連個人影子都沒有!"這時江凡也從窗臺上跳下來,對唐寅說道。
    唐寅臉上的表情沒什么變化,心中倒是暗吸口氣,他嘴角微微挑起,幽幽說道:"不管對方的修為有多深,跑的有多快,即便在未受傷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失去蹤影,這只有一個解釋……""對方是暗系修靈者!"樂天和江凡眼睛睜圓,露出驚光,異口同聲地說道。除了暗系靈武的暗影漂移能瞬間閃到他們的視線范圍之外,二人再想不出還有什么能讓人做到這一點了。
    沒錯,對方能跑的這么快,只有暗系修靈者能做到。暗系修靈者不會無緣無故地找上自己,看來,此事定是和那塊鐵牌有關系。唐寅想到這個方面,樂天和江凡也想到了,不過兩人可沒有唐寅那么不動聲色的定力,二人同時驚然道:"大人,會不會是……"唐寅抬起斷二人下面話,淡然說道:"我知道了。"依舊跪在地上的江露簡直都看傻眼了,他本以為自己這回是死定了,哪知唐寅的拔劍不是沖著自己,剛才的那段話也不是沖著自己說的,完全是虛驚一場。"大人……外面……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寅回過頭來,看向江露,含笑說道:"江露,你起來吧!""啊,是、是,大人!"江露捏著袖口,抹抹臉上的虛汗,費了半天勁才算從地上勉強站起來。
    唐寅環視眾人,正色說道:"看來麻煩已經找上門了,我們在上京不能久留,越早離開越好。"深明其中利害關系的樂天和江凡急忙點頭應道:"大人所言極是!"江露搞不懂事情的究竟,可是也能感覺得出來有靈武高手盯上己方了,而且還可能圖謀對唐寅不利。
    這時,唐寅問他道:"江露,以你估計,若想收買一個重要的大臣,到底需要花費多少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