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82

  江露咽口吐沫,為難地說道:"至少……至少也得萬兩黃金。【】"用萬兩黃金去收買一個大臣,而朝中的大臣又有那么多,這得需要多少的黃金?自己就算是金庫也填不滿這個無底洞啊!看來宗元的估計并沒有錯,自己確實得親自來趟京城,不然,根本就等不到皇帝的授封詔書。
    想到這里,他回頭對樂天道:"樂天,幫我去查一個人!""是誰?""公主殿下身邊的侍衛長,肖敏!我要知道她什么時候會出宮,出宮之后一般都去什么地方,這些需要多長時間能查清楚?"沒等樂天說話,江露眼睛突然一亮,搶先答道:"大人是要見這個肖敏嗎?""沒錯!""那……下官倒是有辦法讓大人在今天晚上就能見到她!"江露雙目放光、信心十足地說道。
    "哦?"唐寅驚訝地看著江露,疑問道:"難道你和肖敏都一起吃過飯、喝過酒?"在唐寅的印象中,肖敏身為殷柔的侍衛長,高高在上,目中無人,尾巴都快翹天上去了,任誰都不放在眼里,以她那樣的臭脾氣,能和江露勾搭到一起嗎?
    江露一笑,說道:"大人,我雖不認識肖敏,但是我卻認識她的叔父少府肖清風,我想,若是肖清風邀她出宮,她肯定要給這個面子。"少府是掌管皇家私人財物的官員,職位說大不大,也不小,但少府一般都是深得皇帝信任的人,屬于近臣。唐寅聽聞江露認識肖敏的叔叔,心中自然大喜,這樣事情就好辦了,江露還是有點作用的。
    "你怎么知道肖清風是肖敏的叔父?""呵呵,大人,下官與肖清風吃過幾次飯,席間也聽他數次提起過肖敏這個侄女,所以下官記得很清楚。""哦!"唐寅笑了笑,說道:"今晚你設宴,邀請肖清風,順便讓肖清風把肖敏也一并請來。""是!大人!"江露干脆地應了一聲,整整衣服,又道:"大人,我這就去肖大人的府上。""恩。"唐寅沒有異議,點頭同意。看江露這就要向外走,唐寅不放心地對江凡道:"江凡,你隨江大人走一趟,保護好江大人的安全。"現在已有暗系修靈者找上門來,唐寅也不放心再讓江露一個人出去。
    江凡拱手應是,跟隨江露,向外走去。
    江露和肖清風的關系還算是不錯的。江露自到上京之后,廣交朝廷大臣,而且出手闊綽,常常是一鄭千金,現在皇權衰弱,皇廷中的大臣們權利更是低微,平日里哪有人會來討好他們,現在好不容易出現一個江露這樣的冤大頭,自然很容易便討得大臣們的歡心,少府肖清風就是其中之一。
    到了肖府之上,見到肖清風,江露與其熱絡的寒暄,客套話說完后,江露直切正題,說道:"肖大人,晚生在閱賓樓包下了房間,晚上想請肖大人一同用餐,不知道肖大人有沒有時間?"肖清風先是一愣,而后仰面大笑,說道:"既然是江老弟親自前來邀請,即便本府再忙再沒時間,也得賞臉前去啊!"江露欣喜地笑道:"那晚生就恭候肖大人的大駕了。""好說好說。""對了,還有一事。"江露笑道:"記得肖大人曾說過貴侄女在公主殿下身邊擔任侍衛長一職,不知……肖大人能不能也把貴侄女請來一聚?"江露突然邀請肖敏,這倒是令肖清風非常意外。他沉吟片刻,笑問道:"江老弟為何突然邀請起本府的侄女了?該不會是……""不、不、不!肖大人千萬不要誤會,晚生只是對公主殿下十分仰慕,想通過貴侄女多了解一些有關公主的事情,并無其他的用意。""哦,原來是這樣。"肖清風略微想了想,點頭應允道:"江老弟請放心,晚上本府會攜小敏一同到場。""多謝肖大人、多謝肖大人!"江露連連拱手道謝。
    江露沒有在肖府多做停留,又閑聊亂扯了幾句,便起身告辭。
    閱賓樓是上京最知名的四大酒樓之一,寬敞、氣派又豪華,只要到了晚上,酒樓內必是高朋滿座,人聲鼎沸。
    唐寅與江露前來時,總算是見到了江露出手闊氣的程度,也算是見識到了自己的金子是如何被他花掉的。
    酒樓上至掌柜下至跑堂伙計,都對江露熱情到了極點,看他的眼神都與看別人不一樣,兩眼放光,好象見了財神爺似的。
    江露說是訂下一間單房,而實際上卻是一口氣訂下三間相鄰的房間。唐寅、樂天、江凡不解,不明白江露訂這么多房是何用意。
    看出唐寅的疑惑,不等他開口詢問,江露主動解釋道:"想必大人是覺得我房間訂的太多了吧?這些皇廷的大臣們雖然沒什么實權,但是卻一個比一個講究,一個比一個有駕子,他們用餐的時候,不喜歡被人打擾,若是隔壁有人,稍有喧嘩就會引來他們的反感,所以下官就干脆把兩邊的房間也統統包下來,這樣即不用擔心受人打擾,也能讓那些大臣們放松神經的隨意吃喝和玩樂,更好談事情。"原來如此!唐寅搖頭而笑,這還不能說江露做的不對,但是花消也夠大的,尤其是象閱賓樓這樣檔次的酒樓,包間上等房少說也得百八十兩的銀子呢!
    唐寅沒有再多說什么,與江露、樂天、江凡三人進入當中的房間,紛紛落座。
    三人來時已是晚間,等候的時間不長,肖清風就到了,與他同來的還有一位臉色陰沉的女將。象參加這種私人的宴會,是不需要穿官衣的,而這女將倒好,一身的戎裝打扮,頂盔貫甲,罩袍束帶,看上去不象是來吃飯的,更象是來打仗的。
    聽聞肖清風到了,唐寅、樂天、江凡三人未動,江露主動到樓下迎接。見肖清風真把他侄女帶來了,江露滿臉堆笑,快步上前,一躬到地,說道:"晚生見過肖大人!"說著話,他目光一偏,又看向那名女將,笑問道:"想必這位就是肖敏小姐吧?!""你就是江露?"未等肖清風說話,那女將已搶先問道。
    "正是。"江露含笑點頭。
    "你要見我,有何意圖?"那女將的口氣稍微松緩了一些。江露比她想象中要年輕許多,看上去才二十多歲的樣子,模樣也算不錯,白白凈凈,十分斯文,又彬彬有禮,非常得體。
    "呵呵!"江露輕聲而笑,側身說道:"肖敏小姐樓上請,到了樓上,自然會知道在下的意圖。"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不過女將還是跟隨肖清風進入酒樓,由江露引領著,來到訂好的包房。
    見包房里還坐有自己并不認識的三個陌生人,肖清風有些意外,但他也不怎么擔心,畢竟他身邊的隨從也都是靈武出眾的高手。他半轉回身,問身后的江露道:"江老弟,這三位是……""這三位……"江露不知道該如何介紹唐寅三人,正當他感覺為難的時候,唐寅挺身站起,直向肖清風和他身邊的那名女將走過去,在二人面前站定之后,唐寅先是對那女將笑道:"肖大侍衛長,近兩年不見,風采依然,可喜可賀啊!"看著面前的唐寅,那女將一時間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訝的倒退一步,手指點著唐寅的鼻子,結結巴巴道:"你……你……你……""看到我有這么驚訝嗎?!"唐寅說著話,又正視面前的肖清風,拱手說道:"肖大人,在下唐寅,未能親自登門拜訪,實在是失禮了。""唐寅?"別說那女將驚的花容失色,就連肖清風聽完唐寅的名字都倒吸一口氣。雖然風國距離上京有千里之遙,但他對風國生了戰事還是有所了解的,唐寅現在掌控風國的大軍,基本就是風國的無冕之王,他怎么突然到上京了?什么時候來的?更令肖清風奇怪的是,唐寅似乎還認識肖敏……
    那女將倒是問出了他心底里的疑問,她回過神來之后,又驚又喜地上下打量著唐寅,叫道:"你……你真是唐寅!你什么時候到的京城?"這位女將正是公主殷柔的侍衛長,肖敏。
    她對唐寅當然不陌生,而且還印象深刻。上次她隨殷柔出訪風國,唐寅作為護送的將領,隨行,途中還大顯過身跑企圖行刺公主的刺客,只可惜他們到了鹽城不久,唐寅就被調到平原縣任職,從此也再無音訓。
    見到唐寅,肖敏充滿驚喜,唐寅又何嘗不是如此,看到她,他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殷柔,心里也急切的想了解殷柔的現狀如何,不過開門見山的就問這些實在太失禮,唐寅只能強壓沖動,招呼肖清風和肖敏落座。
    直至坐到席前,肖敏的目光仍直勾勾地落在唐寅的臉上。說起來也奇怪,當初她和唐寅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吵嘴,后來分開了,又總會不自覺地想起他,就象現在,與唐寅再次相見就象是看到多年未見的老朋友,心里有股難以言表的激動。
    唐寅沖著肖敏一笑,但沒有馬上給她說話,而是先把精力集中在肖清風身上,他側頭向樂天使個眼色,后者會意,將早已經準備好的錦盒拿出來,輕輕放到肖清風的近前,唐寅笑道:"在下對肖大人慕名已久,初次相見,略備薄禮,還望肖大人不要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