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83

  "唐大人這是……"肖清風是帝國的少府,而唐寅只是一諸侯國的郡,兩人的官階自然無法相比,但實際上唐寅已擁有了風國的控制權,和風王沒什么分別,肖清風對他還是十分客氣的。【】
    他看著放在自己面前的箱子,面露疑惑之色,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
    唐寅沖著他一笑,揚頭說道:"肖大人打開便知。"肖清風狐疑地又看了唐寅一眼,伸出開箱子,只見里面鋪了一層紙張,把紙張拿開,下面是密密麻麻的金沙,在燭光的隱射下,金沙亮的都刺人眼目。這只箱子可不算少,裝了滿滿一下子的金沙,這得是多少兩的黃金啊?
    肖清風也算是見識過世面的人,可仍被眼前這一箱子的金沙驚的目瞪口呆,也被那刺眼的金光晃的兩眼花,腦袋里渾漿漿的,半晌反應不過來。一旁的肖敏亦是如此,她也沒想到唐寅所說的見面禮竟然會是數千兩之多的黃金。
    "唐大人,你這是……"過了好一會,肖清風才算回過神來,急忙轉頭看向唐寅,聲音顫抖的問。他的俸祿已然不少,但即便是幾年甚至幾十年的俸祿加到一起,也沒有這一箱的金沙多啊,要說不心動不起婪念,那絕對是騙人的。
    唐寅笑瞇瞇地說道:"肖大人,風國目前的狀況,想必江露已向你說過不少吧?""是、是、是!"肖清風連連點頭,應道:"江老弟是沒少在本府面前說起風國的事。"唐寅又笑問道:"風國目前無主,而先王一族又被叛賊斬盡殺絕,無人能繼承正統,依肖大人之見,風國的新君王當選誰合適呢?""這……"肖清風又不是傻子,唐寅肯千里迢迢的親自到上京,又一見面就送給自己這么厚重的禮物,其目的肯定是為了圖謀風國君王的寶座。他眼珠轉了轉,突然仰面而笑,說道:"選誰來做風國的新君王,那只有天子能決定,身為臣子,我豈感枉加推測?"哼!唐寅心中冷笑一聲,臉上卻是未動聲色,他收起金沙上的紙張,順成厚厚的一沓,遞到肖清風近前,手掌一翻,使其正面朝上,笑道:"肖大人,這是二十萬兩的銀票,全國通用,只要肖大人喜歡,這些銀子還有這箱金子,統統都是你的。"說著話,他笑呵呵地拉過肖清風的手,將厚厚的銀票拍在他的手中。
    肖清風低頭看了一眼,別的沒看清楚,可看清楚&#o39;帝國銀號&#o39;四個大字了。帝國銀號是昊天帝國官家成立的銀號,信譽要遠在那些私人銀號之上。
    二十萬兩的白銀!數千兩的黃金!唐寅的出手可謂是大方到了極點,他這也等于是用錢直接把肖清風砸的骨頭軟,讓他心甘情愿的為自己做事。
    手中的銀票,再瞧瞧面前的金沙,肖清風忍不住吞口吐沫,有這么多的金銀,就算自己日后不在朝中作官,無論到哪里都能富貴好幾代的了。他的心已激動的快從嗓子眼里蹦出去,但表面上硬裝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身子前傾,將手中的銀票又推回到唐寅面前,皺著眉頭,正色說道:"唐大人這是做什么?快快收回去。何況唐大人和小敏又是舊識,如果有需要本府出力的地方,盡管講來,只要是本府能做到的肯定會盡力幫你。"唐寅沒有接銀票,轉頭看眼滿面驚訝好象不認識自己似的肖敏,說道:"上次公主殿下曾出訪過風國,調停風寧之間的戰爭,肖大人想必知道此事吧?""當然知道。""那次,在下擔任的是護將一職,護送公主殿下入風都,我和肖敏小姐也是這么認識的。""哦!原來如此。"肖清風這才恍然大悟,連連點頭的同時心中也甚是驚訝,當時聽說風國負責護送公主的只是名兵團長,這還不到兩年的時間,唐寅竟然由一區區的兵團長一躍成為掌控風國兵權的人物,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唐寅將肖清風遞過來的銀票又推回去,幽幽說道:"肖大人是天子身邊的近臣,也是深得天子信任的重臣,肖大人在天子面前的一句,比旁人的千言萬語都有用,所以,希望肖大人能替在下在天子面前多多美言,至于這份見面禮嘛,肖大人無論如何都要收下啊,不然,就太駁在下的顏面了。"他這么說,讓肖清風連反駁的余地都沒有,何況,他早已動心,根本就沒想把這份豐厚的&#o39;見面禮&#o39;再推回去。不過他也有顧慮,就是身邊的肖敏。他太了解肖敏的個性了,剛烈又耿直不阿,別看自己是她的親叔父,但若當她面收下唐寅這份厚禮,弄不好肖敏明天就會向公主殿下揭自己。
    早知道這樣,就不把肖敏強拉過來了!肖清風心里后悔不已,人也僵在那里,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他不說話,唐寅就當他默認了。而后,唐寅看向肖敏,微微一笑,問道:"肖敏小姐近來可好?"本來唐寅在肖敏心目中的印象還不錯,但是現在,則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兩年未見,唐寅的模樣未變,但性格卻變了,變的圓滑、世故、做事不擇手段,甚至還膽大包天的當著自己的面收買朝中大臣,簡直是無法無天到了極點。想到這里,肖敏心中又突然有些想笑,唐寅膽子大這一點倒是沒變,以前他都敢對公主面前無禮,與那比起來,現在反而是小巫見大巫了。她強壓下笑意,冷著臉回道:"還不錯。""那……公主殿下如何?"唐寅終于是問到了重點,這也是他最為關心的。
    見唐寅問話時兩眼眨也不眨地盯著自己,肖敏嘴角挑起,慢悠悠地說道:"你還挺掛念公主殿下的。"唐寅和殷柔相處那么多天,肖敏也能察覺到唐寅對公主的態度與對旁人截然不同,即便看公主的眼神也比旁人要復雜得多,雖然不明白具體的原因,但肖敏可以肯定,唐寅對公主的感情非同尋常,只是可惜啊……
    "當然!"唐寅回答的干脆,想都未想。
    "我看你也不用再掛念公主殿下了。"肖敏若有所指地說道。
    "肖敏小姐這話是什么意思?"唐寅下意識地握緊拳頭。
    "公主殿下本來就不是你能企及的,何況,公主殿下已經訂婚了,不久之后就會完婚。"說完話,肖敏也暗暗嘆了口氣。
    啪!
    毫無預兆,唐寅握在手中的酒杯突然出一聲脆響,杯子也應聲而碎,酒水融合絲絲的血水,流淌一桌子。
    "大人??"見狀,一旁的江露、樂天、江凡皆是大驚失色,紛紛起身離坐,圍上前來,看到唐寅的手掌被杯子的碎片劃開一條口子,樂天急忙把汗巾抽出來,要為唐寅包扎。唐寅面無表情地抓過汗巾,緊緊握在掌中,而后擺了下手,示意他們都回去坐。
    他的反應,也令肖清風和肖敏同嚇了一跳,肖敏雖然知道唐寅對公主的感覺不一般,可是沒想到他的反應會如此強烈。
    唐寅還想保持微笑,不過臉上已笑不出來了,聽到殷柔訂婚又即將完婚的消息,這對他而言無疑是五雷轟頂,整個心仿佛被瞬間挖空似的,那種熟悉又陌生的痛楚,被愛人背叛的痛苦,再次襲上他的頭上,象是有千萬只的螞蟻在同時啃噬他的身體。
    背叛當初的山盟海誓,害我命喪黃泉,現又要與旁人完婚,你豈能如此對我?在那一瞬間,水晶和殷柔的身影在他腦海中重疊到一處,合二為一,化為一人,唐寅的兩眼也隨之射出駭人的綠光,與此同時,黑色的霧氣從他周身散出來,圍著他的身子環繞個不停。
    "大、大、大人……"江露這時候都快傻眼了,結結巴巴地顫聲呼喚道。他不知道唐寅這是怎么了,人家公主要完婚,和大人又有什么干系?
    不過很快,唐寅周圍的黑霧便消失不見,兩眼的綠光也快散去,理智重回大腦。殷柔是殷柔,她不是水晶,只是個與水晶長的一模一樣卻和自己毫無關系的嬌弱公主。唐寅在心里一再的提醒著自己冷靜下來,不要沖動。
    好在他的意志力強的驚人,沒有讓嚴烈的記憶或者說是靈魂占據自己的身體。
    他深垂下頭,頓了幾秒鐘,頭又抬了起來,不過臉上的殺氣已絲毫不剩,又掛起淡然從容又迷人的笑容。他笑問道:"不知公主殿下要與何人完婚?"肖清風和肖敏看著唐寅怔怔呆。很難想象,這么短的時間內,一個人能有擁有這么多截然不同的表情,先是痛苦,而后是殺氣騰騰,現在又恢復平靜,好象沒事人似的。
    過了良久,肖清風才啊了一聲,反應過來,急忙說道:"是貞國太子李丹。""李丹?!"唐寅沒聽過這個名字,可聽說過貞國。身為九大諸侯國之一的貞國國力自然也不弱,如果說安國是帝國的南霸天,那么貞國就是帝國的西霸天,基本控制著帝國西南部的全部領地,由于地域環境相對惡劣,其民風與風國類似,彪悍善戰,極具攻擊性。
    殷柔與李丹很早就訂下婚約,這樁婚事也是典型的政治聯姻,皇族要借此來穩住貞國,而貞國也可借此進一步提升本國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