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85

  翌日,上午,肖敏來到客棧找唐寅,同時還帶來一個大包袱,打開一瞧,里面裝有盔甲、軍裝,另外還有一把狹長的佩劍。【】
    肖敏對唐寅說道:"你把這些都穿上試試,看合不合身。"唐寅隨手拿起頭盔,前后翻看,說實話,皇宮侍衛的盔甲都沒有安國普通士卒所穿的盔甲精致,但比較風國的皮甲,已強過很多了。他點點頭,然后笑瞇瞇地看著肖敏,也不說話。
    "你倒是換啊,盯著我看干什么?"肖敏是急脾氣,見唐寅一個勁的盯著自己瞧,立刻出不滿的聲音,頓了一下,她才意識到唐寅是在等自己出去,她撇撇嘴,低聲嘟囔道:"大男人還這么多的毛病……"嘴上這么說,她還是快步走出唐寅的房間。
    等肖敏走后,唐寅這才脫掉身上的便裝,換上皇宮侍衛的軍裝。軍裝大部分是綿制,也有部分是錦緞材質,穿在身上即精神又舒服。唐寅穿好之后,低頭,暗暗點頭,肖敏的眼光不錯,帶來的軍裝也正合身。而后,樂天和江凡雙雙上前,將頭盔、胸甲、護肩、護膝等等瑣碎的盔甲幫唐寅穿戴好,同時,樂天皺著眉頭說道:"大人,肖敏只帶來一套盔甲和軍裝,我和江凡恐怕混不進皇宮啊!"唐寅淡然一笑,說道:"這回你們不用跟我前往,皇宮禁地,防守森嚴,若是去的人多,反而容易暴露。""可是……"讓唐寅只身一人前往皇宮,樂天和江凡也實在放心不在,萬一被人看出端倪,甚至動起手來,到時連個能照應的人都沒有。
    看出樂天和江凡的擔心,唐寅若無其事地聳肩說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就算生意外,我真打不過對方,跑總是能跑得掉的。"聽他這么說,樂天和江凡互相看了一眼,眉頭依舊緊鎖,但沒有再多話。對唐寅的身手,他倆是很有信心,不過皇宮禁地,其中的高手也不容小覷。
    等把盔甲都穿戴整齊之后,唐寅拿起桌上的佩劍,掛到腰間,然后挺直身軀,笑問樂天、江凡、江露三人道:"怎么樣?我看起來想不想皇宮侍衛?"沒等樂天和江凡說話,江露已搶先笑道:"大人風采絕倫,這套盔甲,無論由誰來穿,都不會有大人來的神武!""呵呵!"唐寅輕笑一聲,轉身走到門前,拉開房門,對等在外面的肖敏笑道:"小敏,讓你久等了。"聽聞話音,背對著房門而站的肖敏急忙轉回身,看到一身戎裝的唐寅,肖敏的兩眼亦為之一亮。唐寅身材高佻,體形完美,肩寬背厚,兩腿修長,雖然稱不上魁梧,反而有些削瘦,但也絕不會給人病怏怏的感覺,加上他相貌俊美,再穿上威風凜凜的軍裝,陰邪的氣息無形中被減弱許多,倒是多了幾分的陽剛和雄偉。
    難怪公主殿下會對唐寅念念不忘,他確實是個能讓女人眼就怦然心動男子,何況公主殿下從小到大也沒見過幾個男人。肖敏暗暗嘆口氣。她對唐寅有好感,但這個好感只是朋友對朋友之間的好感,而非男女之情。
    她仰起頭,對唐寅一笑,贊道:"這套軍裝很合身嘛,也很適合你!""謝謝了。"唐寅頷道謝,即是謝肖敏的贊美,也是謝她肯冒莫大的風險幫自己這個忙。
    肖敏明白他的意思,收斂笑容,幽幽說道:"我幫你……其實主要是為了幫公主……"頓了一下,她深口氣,振作精神,又道:"時間不早,我們也該出了。""稍等一下。"唐寅向她擺下手,然后走回房內,對樂天、江凡、江露三人說道:"我不在期間,你們留在客棧里哪都不要去,現在的京城也是充滿危險的。"樂天、江凡、江露自然都明白唐寅的意思,就在昨天,唐寅剛到客棧,便有神秘的暗系修靈者追蹤而至在房外偷聽,誰知道對方會不會突然對己方難啊?!
    三人躬身應是,同時又異口同聲地提醒道:"大人也要多加小心。""恩!"唐寅應了一聲,沒有再多做耽擱,又簡單交代兩句,隨肖敏出了客棧。
    肖敏是騎馬來的,唐寅也有自己的馬匹,二人雙雙上馬,直奔京城中央的天子山。
    皇宮,昊天帝國的天子所在之地,也是整個國家真正意義上的核心。皇權的衰弱并沒有影響到皇宮的氣派和威嚴,越接近皇宮,就越會給人一種自內心的震撼。皇宮是環山而建,上下共有五層,遠遠望去,那一座座密密麻麻又氣派恢弘的宮殿象是要把整座天子山都包攏住,其中夾雜的高臺樓閣不計其數,說是皇宮,而實際上更象是一座獨立又巨大的城堡,很難想象,如此浩大的工程得花費多少的人力和錢財,也很難想象它是千百年前的產物。
    由此也可見,昊天帝國初建時期的繁榮和鼎盛。
    肖敏帶唐寅走的是西宮門,并非正門,即便如此,其寬敞又高大的宮門仍夠令人咋舌的。唐寅舉目打量幾下,估計宮門高有三米,寬有六七米長,在宮門的兩邊還各有一根高聳如云的石柱,潔白如玉,上面精雕細琢著飛鳳、盤龍、麒麟等等祥瑞的神獸和圖騰。再向左右看,則是兵甲林立的皇宮侍衛。唐寅不知道宮門這里具體有多少侍衛在站崗,只是舉目望去,密壓壓的一片,盔明甲亮,氣勢如宏,站在原地,動都不動,好象一座座木雕石塑一般。
    皇宮的氣派果然非旁處可比!唐寅邊跟在肖敏的身后向里面走,邊在心里暗暗點頭稱贊。
    剛走到宮門前,兩旁立刻有侍衛跨步上前,舉目上下打量了肖敏和唐寅一番,然后方齊齊躬身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肖將軍!"肖敏是殷柔的侍衛長,即是心腹又身居要職,時常進出皇宮,負責鎮守宮門的皇宮侍衛們自然也都認識她。
    對他們恭敬的態度肖敏早已習以為常,她坐在馬上,只是略微擺下手,什么話都沒有多說,也沒有向守門的侍衛介紹唐寅的身份,直接催馬越過眾人,進入宮內。
    唐寅緊跟肖敏,也隨之進入皇宮。
    由于他穿著皇宮侍衛的盔甲,又是跟隨肖敏而來,鎮守宮門的侍衛雖然都不認識他,可也沒敢攔阻,紛紛側身讓路,放唐寅入宮。
    進入宮門,迎入眼簾的是一座無比寬敞的大廣場,地面鋪有清一色的乳白方磚,每塊方磚都長一米左右,上面雕琢著各種不同的圖案,唐寅跟著肖敏走出好遠,也沒看到有圖案相同的方磚出現。
    這里依舊是侍衛林立,一個挨著一個,而且還多了不少的巡邏衛隊,成群結隊的侍衛時不時地在廣場上橫穿縱行。
    穿過廣場,又行過一條寬寬長長的甬道,面前出現了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臺階。
    肖敏回頭向唐寅使個眼色,然后翻身下馬,后者效仿,也從馬上飄身下來。
    這時,一旁立刻有兩名侍衛快步跑上前來,拉住馬匹的韁繩,將其牽到一旁。
    肖敏領著唐寅走上臺階,邊向上走,她邊輕聲說道:"皇宮共有五層,我們剛剛走過的是第一層,在南面有泰安寶殿,那是天子與大臣們議事的地方。"唐寅理解地點下頭,只是穿過第一層皇宮,都走了這么長的時間,如果把朝堂建在山頂,每天的上朝退朝都能把大臣們累吐血。唐寅小聲地隨口問道:"皇宮里的宮殿有多少間?在外面看似,似乎不少。""能稱得上宮殿的共有五百間,至于普通的樓閣,就數不清楚了,大概在幾千間吧!"肖敏輕描淡寫地答道。
    唐寅聽的咋舌不已,五百間的宮殿,數千間的樓閣,這得能容得下多少皇族?即便是囤兵都能囤下幾十萬人了。如此的浪費鋪張,也難怪昊天帝國的皇權會旁落到各諸侯國的手上。
    他不再多問皇宮的布局,話鋒一轉,說道:"想必你已經把我今天會進宮的事情告訴公主殿下了吧?"肖敏驚訝地回頭看他一眼,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想如果公主殿下不同意的話,你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私自帶我近來,何況還是要見公主呢。""你倒挺聰明的嘛!""呵呵!"唐寅忍不住笑出聲來,半開玩笑地反問道:"難道我長了一副看上去很笨的模樣?"肖敏被他逗的輕聲而笑,沒有說話。
    好不容易走到臺階的盡頭,又穿過一座寬敞的廣場和長長的甬道,前方再次出現階梯。看上去這面臺階也比剛才的那面短不到哪去,唐寅苦笑著嘆口氣,問道:"我們現在要去皇宮的第三層吧?""沒錯。""請問,公主殿下住在皇宮的第幾層?""當然是頂層了!"肖敏回答的理直氣壯,同時還回頭白了唐寅一眼,好象是怪他不該問這樣的廢話。
    唐寅搖頭笑道:"難道公主殿下每次出宮入宮也都要走這么遠的路?""這你可以放心,如果公主真是要出入皇宮的話,會有人用轎子接送的,不過,平時公主殿下也不會出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