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86

  聽完肖敏的話,唐寅感覺有些苦澀,身為公主,看似高高在上,而實際上也只是被圈養在籠子中的金絲雀而已。【】
    唐寅跟隨肖敏上到皇宮的頂層。天子山沒有峰頂,頂端是塊面積極大的平地,這里可算是皇宮中的后宮,天子、皇后、皇子、公主、賓妃基本都住在這里。
    在昊天帝國,是不存在太監的,皇宮中的男子,除了皇帝和皇子外就是清一色的禁宮侍衛。而到了皇宮的頂層,男性侍衛已經極為少見了,只有在外面站崗的侍衛中還偶爾能找到男性,而巡邏走動或者鎮守各處宮殿的基本都是女性侍衛。
    殷柔所在的寢宮位于頂層的西側,當然,這也是肖敏選擇走西宮門的原因之一。殷柔身為公主,又是天子最為喜愛的妹妹,她的寢宮要比其他妃子寢宮大得多,也豪華得多,院落中又有花園又是假山,甚至還有人造的小湖,環境優美,詳和寧靜,身在其中,仿如處于仙境。
    唐寅被肖敏領進來后,也對眼前清幽的美景為之一怔。鋪滿鵝卵石的小道上不時有宮女來回穿行,看到唐寅時,宮女們忍不住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在她們印象中,不記得有哪個男侍衛曾進過公主的寢宮里,此時看到唐寅,感覺非常新奇。
    對于宮女們的矚目,唐寅視若無睹,現在他只想見一個人,那就是殷柔。
    當有一名宮女路過他二人身邊時,肖敏將她叫住,問道:"公主現在在哪里?""回肖將軍,公主正在房內!"小宮女恭恭敬敬地施萬福回答道,同時又就近多看了唐寅幾眼。
    "知道了。"肖敏點點頭,回頭對唐寅說道:"跟我來。"肖敏領路,帶走唐寅穿過彎彎曲曲的,直奔里端的宮殿而去。上,唐寅的鼻中充滿花草的香氣,很獨特,也很熟悉,很快他就記了起來,殷柔身上就是帶有這種花香。他環視路邊的花草,輕聲問道:"小敏,那些都是什么花?"肖敏順著他的視線向路邊,微微一笑,說道:"紫心蘭!這些花可都是從西方提亞國運送到京城的。""哦!"唐寅輕輕應了一聲,默默記下此花的名字,以后自己若有機會去提亞,也要運些紫心蘭回風國。想到這里,他又感覺好笑地甩了甩腦袋,把紫心蘭運回風國又有什么用?難道在自己的潛意識當中還期盼殷柔能再去風國嗎?唐寅明白,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了。
    心里琢磨著,他跟隨肖敏走到宮殿的大門前。肖敏停住腳步,轉回身,對唐寅小聲說道:"你在這里等會,我進去向公主通稟一聲。""好!"唐寅深吸口氣,壓住心中激動的情緒,點頭說道。
    肖敏走進宮殿中,時間不長,她從里面出來,向唐寅笑呵呵地說道:"公主召你進去!"唐寅稍微頓了片刻,整了整身上的盔甲,然后邁步走進宮殿之內。
    宮殿的格局又高又寬敞,里面的裝飾并沒有唐寅想象中的那么金碧輝煌,而是多以粉紅色調為主,溫馨又清淡,同時也符合殷柔少女的年齡。
    在宮殿大廳的正中央,擺放在一張圓桌,桌旁坐有一位美艷絕倫的妙齡少女。
    她年歲不大,只有十七八的樣子,身著粉色的長裙,雍容華貴,大方得體,又透出幾分的可愛,秀高梳,鵝蛋型的臉蛋潔白如玉,在上面連點細微的瑕疵都找不到,又大又圓的雙目如同兩顆星星,又亮又迷人,小巧的鼻子高高挺起,下面是一張粉紅的嬌艷欲滴的小嘴。她整個人看上去完美無暇,就象是從畫卷中走出來的仙子,美的不可方物,甚至美的會讓人感覺有種不真實的距離感。
    這位少女,正是唐寅朝思幕想的帝國公主,殷柔。
    唐寅看到了殷柔,殷柔自然也看到了唐寅,她明媚的大眼睛明顯一亮,身子也下意識地向上挺了挺,似乎要站起,可是公主的矜持讓她坐在椅子上沒有動。
    她一點都沒有變,看上去依然是那么的美麗,依舊是那么的純潔,象是一塵不染的精靈。唐寅的目光落在殷柔的臉上好一會才勉強收回去,他的心跳快的象是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連他自己都很驚訝,自己還會有心跳這么快的時候。
    見公主坐在椅子上看著唐寅,而唐寅也站在那里眼巴巴地看著公主,兩人都未動,也沒有說話,肖敏暗皺眉頭,悄悄推了推唐寅的后腰。唐寅恍然回過神來,先是迷惑地看眼肖敏,隨后才反應過來,跨步走到殷柔的近前,單膝跪地,正色說道:"臣唐寅,拜見公主殿下!"唐寅現在的官職是郡,在殷柔面前已經可以自稱為臣了。
    此時,殷柔的臉上看上去平靜,但心中的激動之情并不亞于唐寅。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感覺自己和唐寅象是認識好久好久了,當初只不過才相處短短數日而已,但自從回到皇宮之后,唐寅的身影象是被烙印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忘記不掉,已經過去這么長的時間,還是時不時的就會浮現出來。
    現在看到唐寅本人,殷柔立刻回想起他曾經一手擁抱自己一手揮舞長鐮,抵御刺客時的情景,想到這,她的玉面象是被抹了一道紅霞。
    "唐……"殷柔剛一開口,顫抖得厲害的聲音就出賣了她隱藏的情緒,她急忙收口,頓了好一會,才將自己的情緒平緩下來,然后再次說道:"唐大人請起吧!""謝公主殿下!"唐寅聞言,站起身形。
    見兩人又陷入沉默當中,肖敏立刻覺察到自己在這里已經是多余的人了,她低聲清清喉嚨,對殷柔說道:"殿下,屬下先到外面等候。"看到殷柔微微點下頭,肖敏向兩旁的宮女、女官一揮手,將閑雜人等統統叫到殿外,而后她又深深看眼殷柔和唐寅,自己也快步退出大殿,并將殿門關嚴,守在門外。
    沒有那些雜七雜八的人在場,唐寅暗暗松口氣,這時他也不在避諱,從頭到腳的把殷柔又重新打量了一翻。
    他如此肆無忌憚的打量公主,在禮數上來講是極為失禮的,殷柔也最討厭被別人特別是男人如此盯著看,但奇怪的是,唐寅注視她時她心里沒有生出一丁點厭惡的感覺,反而還希望他的目光能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一會。
    這樣的想法驚的殷柔身子一震,不知道是在氣她自己還是在氣唐寅,如柳葉般的彎眉微微皺起,本想呵斥唐寅不得無禮,但脫口而出的話卻違背了她的心意。"你……你在看什么?"說完話,殷柔的粉面更紅。
    她不問還好點,她這一問,原本挺直身軀而站的唐寅突然彎下腰來,他距離殷柔本就很近,這突然一彎腰,他的臉幾乎都快貼在殷柔的臉上。好在殷柔從小就受到嚴格的皇家禮儀訓練,早已養成泰山壓頂亦不動容的本事,不然這時肯定會被嚇的驚叫出聲。
    近距離的看著唐寅天生笑面的臉頰,殷柔心中嘆息,唐寅并不是她所見過的最漂亮最英俊的男人,但他無疑是對她最具有吸引力的一個,好象無論看他多久都不會感到厭倦似的。殷柔并不知道這種感覺代表著什么。
    "你……比以前似乎瘦了一些。"唐寅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
    他的話音終于把殷柔的神智拉回體內,身子也本能地向后仰了仰,拉開自己與唐寅之間的距離。唐寅說話時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臉上,這讓殷柔心跳快的要蹦出胸膛,體內也隨之生出莫名的燥熱感,令她感覺即難受又奇妙。
    看出她的窘迫,唐寅倒退一步,同時又挺直身軀。
    殷柔的躲避讓他感覺被疏遠,他慢慢握緊拳頭,幽幽問道:"聽說,公主殿下會在明年三月與貞國太子李丹成親?"唐寅的話,象是一盆冷水,將殷柔體內的熱流澆得冰涼。她垂下頭,精雕玉琢般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但眼中卻已流露出憂傷和落寞之色。她輕聲說道:"這是父皇還在世的時候做出的決定。"原來不并是殷柔自己的決定。唐寅聽聞這話,心中的怨意一下子消失很多。而后,他又問道:"那你……愿意嫁給李丹嗎?"殷柔搖搖頭,幽幽說道:"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明白了一點,身為公主,不管愿不愿意,有些事情都是必須要去做的,因為這是身為公主的責任。"雖然她的外表看上去很堅強,甚至有些冷漠,但唐寅能感覺到她內心的脆弱以及對命運的無奈。這讓唐寅更加心疼。
    毫無預兆,他突然伸出手來,輕扶上殷柔的面頰,她的皮膚柔軟、光滑又富有彈性,讓唐寅有種只要稍微用力就會將其抓破的感覺。在殷柔還對他這個動作處于極度震驚中時,他一字一頓地說道:"你,不會嫁給他,將來你要嫁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我。無論誰來跟我掙,無論他是太子還是君王,如果想把你從我身邊奪走,我會讓他付出血的代價!"唐寅從來沒有這么在乎過一個人,也從來沒有這么想擁有過一個人,看著目瞪口呆的殷柔,他的雙目燃燒起熊熊的烈火。這時候,為了殷柔,哪怕是讓他獨自挑去戰一個國家,甚至是全世界,他也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