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87

  唐寅的話,還有他突如其來的舉動,驚的殷柔膛目結舌,久久回不過來神。面對現在這個充滿狂邪氣息又膽大妄為到極點的唐寅,殷柔心情復雜,即感到害怕又抑制不住體內的興奮之情。
    過了好一會,唐寅的手才戀戀不舍的從殷柔的臉頰上移開,幽幽說道:"這次,我一定要成為風王。"頓了一下,他又問道:"公主殿下,你會幫我嗎?"殷柔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呆呆地凝視著唐寅,低聲說道:"你來見我的目的,只是為了讓我在皇兄前面替你美言吧?"唐寅對上她的目光,毫不隱瞞地說道:"這是我的主要目的之一。"雖然明知道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但是聽到唐寅親口承認,殷柔的眼中還是不自覺地流露出受傷的痛苦之色。她多么希望唐寅不是沖著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是單純地沖著她這個人而來的,說來說去,在唐寅的眼中,自己也僅僅是個能夠供他利用的工具罷了。
    看到殷柔的眼神明顯黯然下來,明白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唐寅正色說道:"你是公主,我要讓你變成我的妻子,就必須得有能與你相當的權位,如果說以前我追求王位,僅僅是為了得到至高無上的自由,那么現在,我則是為了你。"這一句話,徹底打碎了殷柔心底里最后的那道防線,她腦袋嗡了一聲,視線也隨之變的模糊,眼中蒙起一層水霧,身子不由自主地在顫抖著。
    一滴水珠從殷柔的眼角緩緩滴淌下來,唐寅伸出手指,將她的淚珠截住、抹掉,嗓音沙啞地輕聲說道:"不要哭!你的眼淚還是象以前那樣令我心疼。五百年前的那一幕,我不會讓它在五百年后重新上演,這次無論是誰,都不可以也不可能再把我們分開!"說話之間,唐寅伸展雙臂,將殷柔緊緊摟抱在懷中。
    這一刻,他已分不清楚自己的唐寅還是嚴烈,也分不清楚眼前的人兒是殷柔還是水晶,他也不想再去分清楚這些頭緒,他只想由心而為。
    他很清楚自己心里想要的是什么,那就是殷柔,要她的人、要她的心,也要她的一切,讓自己變成她的唯一,清楚這些,就已經足夠了。
    殷柔聽不太懂他說的這些話是什么意思,但有一點她聽明白了,唐寅是真的在乎她。她身子僵硬,被動地貼在唐寅的懷中,剛開始心里還有掙扎之意,可是感覺到唐寅身上傳來的陣陣火熱,還有那好嗅又獨特的清淡干草味,殷柔的身子漸漸柔軟下來,雙手慢慢抬起,試探性的放到唐寅的腰間。
    這是她第一次與男性如此親密的接觸,陌生又異樣的感覺令她心跳加,面頰也紅的象只熟透的蘋果。
    唐寅低下頭,看著懷中的殷柔,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她鬢上的香氣,在她耳邊小聲說道:"下次,不要讓我再看到你的眼淚,那樣會令我瘋的。"殷柔聞言,面頰更紅了,她不敢抬頭,只是輕輕應了一聲。從來沒有人會有這種霸道的口氣和她說話,但殷柔的心里卻感覺甜絲絲的。
    正在這時,宮殿的房門突然被人推開,肖敏面帶急色地從外面快步走進來。當她看到唐寅和殷柔相擁在一起的時候,肖敏仿佛見了鬼似的瞪圓雙眼,足足愣了五秒鐘,她才回過神來,結結巴巴地說道:"公……公主殿下……"殷柔的反應也算是快的出奇,當肖敏近來的瞬間,她立刻離開唐寅的懷抱,挺直身軀,端坐在椅子上,雖然臉色還是紅的,但表情卻是不符合她年齡的鎮靜,她舉目看向肖敏,沒有問話,只等她說明為何要突然闖近來。
    肖敏的目光在唐寅和殷柔身上轉來轉去,心中也不僅懷疑唐寅究竟給公主吃下了什么**藥,二人只在房中呆了沒多大一會,他就能讓公主投懷送抱……咽下一口吐沫,她恍然想起正事,急聲說道:"公主殿下,李丹來了,現已快到大殿。"李丹?李丹怎么在這個時候來了?聽聞這話,即便是泰山壓頂也不會動容的殷柔也為之臉色頓變,她倒不在乎自己,而是擔心唐寅,身為外臣,突然出現在公主的寢宮里,一旦傳揚出去,讓天子和大臣們知道此事,那還了得?而且這也涉及到皇族的顏面。
    殷柔坐在椅子上久久沒有說話,唐寅倒是一臉平靜的站在一旁,好象沒事人似的。見狀,肖敏氣悶,急道:"唐寅,你還站在這里干什么?快隨我躲起來,如果讓李丹看到你在公主的寢宮里,那就大事不好了。"唐寅淡然一笑,說道:"既然那個李丹已經快到了,現在再躲,恐怕來不及了吧?再者說我現在的身份是皇宮侍衛,就算在公主殿下的宮里,旁人也說不出什么吧?!"他是暗系修靈者,真想躲的話還不容易?只是他現在不想躲,他也想這個貞國太子李丹究竟是個何許人也。
    "這……"肖敏先是一愣,而后拍拍自己的腦袋,暗道一聲對啊,自己真是被急糊涂了。李丹肯定不認識唐寅,而且唐寅現在裝扮成侍衛模樣,就算被李丹看到也不會怎樣。倒是躲躲藏藏的時候被李丹現,那才真會令人起疑心呢!
    她點點頭,凝視唐寅一會,然后向他招了招手。唐寅不解地挑起眉毛,問道:"什么事?""什么事?你距離公主太近了!快站遠一點!"肖敏回頭望望,然后咬牙切齒地向唐寅低聲吼道。
    很不想離開殷柔的身邊,但肖敏說的也沒錯,唐寅垂下頭,又深深看了殷柔一眼,然后直步走到肖敏的身邊站定。
    時間不長,殿外傳來腳步聲,而后響起宮女們打招呼的聲音。"奴卑見過公子!""無須多禮!"隨著話音,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從殿外走近來,近來之后,他看到和肖敏并肩而站的唐寅也忍不住為之一愣,眨眨眼睛,上下打量唐寅一番,雖然心中奇怪,但礙于禮貌,他也沒有馬上問,直步走到殷柔的近前,單膝跪地,拱手說道:"臣李丹,見過公主殿下!""公子請起!"殷柔不動聲色地坐著,只是略微擺擺手。
    那青年聞言,站起身形,接著,他轉身看向唐寅,問道:"公主殿下,這位是……"青年轉回頭的時候,唐寅也終于看清楚了他的模樣。李丹只是二十多歲的年紀,身材高窕,體型勻稱,看相貌,則是一副討女人歡心的俊俏模樣,他面白如玉,濃眉大眼,目若朗星,面頰剛毅,五官深刻,整個人看上去即帥氣又不失男兒的陽剛之氣。
    此人真稱得上是個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了!面對著心愛女人的未來夫君,唐寅也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稱贊一聲不錯!他下意識地轉目看向殷柔,想從殷柔的臉上看出她對李丹的感覺。不過殷柔的臉上除了冷漠還是冷漠,就連美麗的雙眼都如同一潭死水,其中沒有一絲的波瀾。
    身為公主,殷柔見過太多的諸侯國太子、王子以及朝中大臣們的公子,其中俊美的青年不知道有多少,但讓她有心動感覺的卻沒有一個,其中也包括這位貞國太子李丹。
    對于李丹的問話,殷柔沒有回答,作為公主的她也不會去回答這些瑣事。
    倒是肖敏拱起手來,想要回話,可是沒等她開口,唐寅已搶先說道:"在下唐初。今日公主有一物丟失,在下前來調查。"唐寅說話時,面不紅、氣不喘,完全一副陳述事實的模樣,即便再精明的人也無法從中察覺出他在說謊。
    聞言,李丹一驚,他急忙轉回頭,問殷柔道:"不知公主殿下丟失了何物?是否貴重?"殷柔臉上冷漠平淡的表情依舊,但心里卻在暗笑,贊嘆唐寅的反應之快,謊話之圓滑。她輕描淡寫道:"沒什么,只是一支玉釵罷了。""啊,原來是這樣,公主殿下不必為此事煩心,等下次臣再入宮之時,定給公主殿下帶些世間少有的美釵……"沒等李丹把話說完,殷柔已不耐煩地皺起眉頭,反問道:"難道本宮自己沒有嗎?還需要別人的施舍?"別看殷柔在唐寅面前乖巧的象個小家碧玉,而實際上她的性情也古怪得可以,皇族的地位,公主的身份,自小便集千寵于一身,其習性也是喜怒無常,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會高興,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就會莫名其妙的生氣。
    看得出來,李丹的為人十分老實,即便和殷柔有婚約,在她面前也顯得特別拘束。聽完她的話,李丹老臉一紅,連連搖手,緊張地說道:"不、不、不!我絕沒有施舍的意思,只是想送禮物給公主,僅此而已……"連話都懶著聽他說完,殷柔再次打斷道:"你來見本宮,究竟有什么事?如果只是想來送禮物,那么就請回吧,本宮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