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88

  "這……"對殷柔的冷言冷語,李丹似乎也習以為常,表情只是有些窘迫,但并無怒意。【】他低聲說道:"臣此次前來,確有一事……""那你就說呀!"殷柔沒好氣地說道。
    這時,就連一旁觀望的唐寅都在暗暗搖頭,不管怎么說,李丹也是貞國的太子,未來的君王,在殷柔面前謙卑的象條狗似的,這樣的男人,就算生有一副再好的皮囊再顯赫的家世背景,也難成大氣。
    李丹生怕自己哪句話又惹得殷柔生氣,小心翼翼地說道:"還是上次我向公主殿下所提之事,就是請公主殿下到貞國一游!""為何非讓本宮去你們的貞國?"殷柔氣憤起站起身形。
    對殷柔如此劇烈的反應,李丹也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倒退兩步,然后急忙躬身施禮。
    "上次本宮就已經對你說過了,本宮不會去貞國!"殷柔一字一頓地說道。
    "不去貞國,去別的地方也可以,只要是公主殿下想去的地方,去哪都可以……"李丹不放棄的繼續邀請。
    殷柔氣呼呼地喝道:"我再句,本宮哪里都不會去,會一直留在京城!""可是……"這時候李丹也有些急了,額頭滲出汗珠。
    "沒有可是!"殷柔冷聲說道:"此事無須再談!肖敏,替本宮送客!""是!公主!"肖敏應了一聲,走到李丹近前,擺手說道:"公子,請吧!"李丹沒有看肖敏,目光依舊落在殷柔的身上,只是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勸說能讓殷柔接受自己的邀請。殷柔不愿意多看他,幽幽說道:"本宮去休息了。"說完話,她直接向內室走去。
    見李丹眼巴巴地看著殷柔的背影,仍還沒有要離去的意思,肖敏暗暗翻下白眼,加大聲音,再次說道:"殿下累了,要去休息,公子也請回吧!"唉!李丹回過神來,暗嘆口氣,對肖敏強笑一下,說道:"那……那我明天再來。"說著,他又深深看了一眼殷柔,一邊搖著頭一邊轉身向外走去。
    等李丹離開之后,肖敏長長舒了一口氣,好在李丹沒有多加注意唐寅,也沒有多加詢問,不然可就大事不妙了。李丹前腳剛走,原本已進入內室的殷柔立刻又退了出來,臉上露出一絲頑皮的笑容,問道:"那個討厭鬼走了嗎?"很少能看到殷柔的笑容,象現在這種自內心的笑容就更是罕見了,唐寅心中一蕩,不自覺地看著殷柔起呆來。回眸一笑百媚生!此話用在殷柔身上再合適不過了,她的笑容,也足可以讓世界上任何一件美麗的事物都黯然失色。
    "李丹已經走了!"肖敏也露出笑容,對殷柔連連點頭。
    站在一旁的唐寅突然開口問道:"李丹不是第一次邀請公主殿下去貞國?"殷柔點點頭,說道:"上次他來見我的時候就已經提過了,但那時我已經明白的拒絕他了,沒想到今天他又來提此事。"唐寅皺了皺眉頭,喃喃說道:"李丹為何一再邀請公主去他的貞國呢?""還用問嗎?當然是想借機親近公主了,李丹心里肯定不懷好意!"肖敏鼓著腮幫子,信誓旦旦地說道。
    殷柔看眼唐寅,象是表明自己態度似的說道:"我才懶著理他呢!"唐寅若有所思的沒有接話。象殷柔這么漂亮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愿意接近她,不過,李丹可是殷柔的未婚夫,而且兩人明年三月就要完婚了,李丹再急也不用急于這一時嘛!而且李丹也不象是個酒色之徒,這一點從他看殷柔的眼神就能感覺得出來,他的目光雖然算不上清澈,但也沒有包含其它方面的邪念,如果只是為了要與殷柔拉進感情,也不至于明知道殷柔不喜歡還要一而再的前來勸說。
    難道,李丹還有其他的目的不成?唐寅心中一動,敏銳地察覺到其中可能令有隱情,但是他實在想不出來李丹的其他用意是什么?為何一定要把殷柔拉離京城?
    唐寅百思不得其解,最終無奈地搖了搖頭。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突然現殷柔不知何時已湊到他的近前,仰著小腦袋,眼睛眨也不眨地正盯著他看。唐寅先是一愣,隨后咧嘴笑了。
    "你在想什么?"殷柔好奇地問道。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這個李丹的為人象是還不錯。"唐寅實話實說道。
    "哼!"殷柔鼓了鼓粉腮,氣呼呼地說道:"什么不錯?!這個人古怪得很,人家明明已經不同意了,可他偏偏象是聽不懂人話!"這時候,唐寅也能看得出來,殷柔對李丹的討厭不是硬裝出來的,而是從內心而,難怪肖敏說殷柔和李丹的談話沒過十句。
    "我不會讓你嫁給他!"在唐寅的眼中,李丹配不上殷柔,這個世界上也沒有誰能配得上殷柔,當然,除了他自己之外。
    聽到這話,殷柔的心里又是感動又是甜蜜,她笑吟吟地問道:"那你倒是,如何來阻止我和李丹的婚事。"唐寅說道:"我現在還不知道,不過就算用武力,搶我也要把你搶回風國去。""真的嗎?"殷柔不確定地問道。
    "你看我的眼睛。"唐寅正色說道。
    "看什么?"殷柔看向唐寅的虎目,但什么都沒看出來。
    "當我說實話的事情,我的眼睛會閃出綠光。"唐寅一本正經地說道,就在殷柔和肖敏都以為他在開玩笑的時候,唐寅的雙眼還真的閃過一抹詭異的綠芒,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殷柔和肖敏都看清楚了。
    人的眼睛怎么可能會閃現出綠光?殷柔和肖敏都驚訝的目瞪口呆,久久回不過來神。唐寅一笑,對殷柔道:"公主殿下,我沒有說謊吧!"殷柔直勾勾地看著唐寅,失神地點點頭。
    "我說過了,沒有人可以把你從我身邊奪走,哪怕讓我與全世界為敵,我也不會在乎!"唐寅收起玩笑,一字一頓地說道,這話也是他從內心對殷柔所做的承諾。
    "唐寅……"殷柔心潮澎湃,輕呼他的名字,身子也一點點向他靠去。
    這時,肖敏手疾眼快,一把將殷柔攔住,同時目光向外掃動。現在殿門可沒有關,外面還有許多宮女在守侯,雖然聽不到他們在殿內的談話,但是可能看清楚他們的動作。
    殷柔也恍然回神,意識到自己險些當眾失態。她咬了咬嘴唇,垂下頭,低聲說道:"我……我會在京城一直等到你來接我……""我一定會來的!"唐寅握緊雙拳,做出保證。
    肖敏感覺唐寅停留的時間已經夠長了,再耽擱下去,必會引起旁人的疑心。她為難說道:"公主,唐寅必須得要走了,不能再呆下去。""哦!"聽聞這話,殷柔的神色立刻黯然下來。
    唐寅也不想離開,但是他更不想給殷柔和肖敏帶來麻煩。他點點頭,說道:"公主殿下,我還會再來的。""什么時候?""在我離京之前,只要小敏肯為我做掩護,我天天都可以來。"唐寅含笑說道。
    殷柔聞言,這才喜笑顏開,轉頭看眼肖敏,說道:"肖敏當然可以天天去接你入宮。""是的!"肖敏急忙點頭應了一聲,怕殷柔和唐寅再聊下去又沒完沒了,她又道:"公主,我真的要帶唐寅離宮了。""好吧,你們在路上小心一點!"殷柔小聲叮囑,而后對唐寅說道:"唐寅,你可以放心,皇兄最聽我的話,他一定會同意封你為風王的。"唐寅含笑點點頭,目光在殷柔美麗絕倫的臉上又停留好一會,這才下定決心,隨肖敏離開殷柔的寢宮。
    他和肖敏入宮的時候是在上午,等出了皇宮是已經過了晌午,并非是唐寅在殷柔那里呆了很久,但是耽擱在路上的時間太長。
    送唐寅出了宮門,肖敏站定,對唐寅說道:"我不能離開公主太久,只能送你到這了,你自己能找到回去的路吧?"唐寅聽完差點笑出聲來,肖敏當自己是什么了?三歲的孩童不成?可能是見過殷柔又看清楚殷柔心意的關系,他現在的心情格外好,笑呵呵地說道:"我這人別的本事或許不行,但認路絕對是數一數二的,你放心回去吧,替我照顧好公主殿下。""呦,這么快就和公主……"肖敏本還想笑話唐寅兩句,但又立刻意識到這話可不能在大庭廣眾下說,她點點頭,揮手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怎么做,不送你了。""告辭!"唐寅向肖敏拱拱手,翻身上馬,直奔自己下榻的客棧而去。
    他剛離開皇宮還沒走出多遠,就見前方的道路上停有一輛馬車,在馬車的前后左右站有二十多名隨從打扮的漢子。唐寅不會洞察之術,但他天生的直覺非常敏銳,能感覺得出來這些仆從都是修為不弱的修靈者。
    京城不是唐寅的地盤,他也不想招惹麻煩,見對方擋在路中,他稍微撥轉馬頭,想從一旁繞過去。他不想惹麻煩,但不代表麻煩不會來惹他。正當唐寅想從路過穿過的時候,一名漢子箭步上前,伸手擋在馬前,同時高聲喝道:"閣下請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