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89

  對方已經擋住去路,唐寅也不好強沖過去。【】他勒住韁繩,目露疑惑,看向擋在前方的大漢,問道:"閣下有何時?"那名仆從打扮的漢子打量唐寅一番,隨后側身說道:"我家公子有請。"說話之間,他指指停在道路中央的馬車。
    唐寅暗皺眉頭,自己第一次來上京,人生地不熟的,誰會認識自己呢?他略微想了想,撥轉馬頭,慢步走到馬車近前,伏下腰身,透過車窗向里面觀瞧,只見馬車里端坐有一名二十多歲身穿華麗錦衣的青年,這位唐寅認識,不是別人,正是剛才他在殷柔寢宮里遇到的那位貞國太子,李丹。
    李丹竟然在這里專程等自己,這倒是令唐寅十分意外,不過他反應也快,臉上立刻露出淡淡地笑容,拱手說道:"原來是李丹公子,不過公子找在下是所謂何故啊?"這時,李丹從車子里走了出來,見狀,唐寅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坐在馬上,只好耐著性子下馬,看李丹到底要干什么。
    別看李丹在殷柔面前謙卑有禮,必恭必敬,但在宮外,派頭也是不小的。見他要下馬車,周圍的仆從上來數人,有人扶住李丹的胳膊,有人則半跪在地,讓他踩著自己的膝蓋下車。
    在眾人的前簇后擁下,李丹下了車,含笑走到唐寅近前,拱手說道:"唐侍衛!""李公子!"唐寅拱手還禮。
    李丹隨口笑問道:"不知唐侍衛這急匆匆的要去哪啊?"唐寅面不改色地說道:"當然是回家休息了。"見李丹露出疑惑之色,唐寅又道:"下午已不是我當值的時間。""哦!"李丹點點頭,皇宮侍衛的輪班也是正常情況。他笑道:"唐侍衛還沒有吃過午飯吧?""是的。"唐寅不清楚李丹葫蘆里賣什么藥,點頭應了一聲。
    "正好,我也沒有吃午飯,我看不如這樣,這次由我做東,請唐侍衛一起吃頓飯,唐侍衛可有這個時間?"李丹笑呵呵地問道。
    唐寅挑了挑眉毛,身為一國的太子,李丹竟然邀請自己這個的&#o39;皇宮侍衛&#o39;吃飯,實在不可思議,不用問,李丹肯定另有所圖。唐寅本想拒絕,不過他也想搞明白李丹到底要干什么,只沉吟片刻,便點頭應允道:"能與公子一同用餐,是在下的榮幸。"對唐寅的答復李丹十分滿意,笑容滿面地說道:"距離此地不遠,有處不錯的酒家,唐侍衛,請!""公子請!"受李丹之邀,唐寅隨他去了附近的一家酒樓。這里距離皇宮確實不錯太遠,其規模也不小,現在并非飯口時間,但進進出出的客人依然極多。
    李丹似乎是這里的常客,店家的掌柜和伙計好象也都清楚他的身份,對其十分客氣,是由掌柜的親自招呼,將其領到二樓的一處空桌。
    唐寅和李丹相對而坐,至于李丹的那些仆從們,全部坐到周圍的座位上,一各個目光如電,不停地向左右巡視。
    點過酒菜之后,李丹又與唐寅閑聊幾句,而后切入正題,悠悠問道:"在我印象中,公主殿下的身邊都是些女侍衛,不知唐侍衛是……"原來李丹還是對自己的身份起了疑心。唐寅早有準備,想也沒想,立刻答道:"在下是負責公主寢宮外圍的侍衛,如果這次不是公主的心愛之物丟失,也絕不會讓我們這些外圍的侍衛進入寢宮內部。"他的意思很明白,是說殷柔懷疑身邊的女官、宮女或者侍衛偷了她的東西,所以才請宮外的侍衛近來調查。
    "原來是這樣。"李丹也聽明白了唐寅的意思,接著,他又好奇地問道:"公主丟失的玉釵可有找到?"唐寅搖搖頭,說道:"還沒有。"李丹若有所思地哦了一聲,眼睛突的一亮,對唐寅笑道:"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唐侍衛能否幫我這個忙。"唐寅笑了,揚頭說道:"公子有話請講。"除去身份、背景、種種的關系不談,單說李丹這個人,唐寅覺得還是不錯的,自己現在裝扮的只是名普通侍衛,李丹卻能對自己如此客氣,說明其人在平時也不是個飛揚跋扈、以勢壓人的紈绔子弟。
    李丹老臉微紅,說道:"我想請唐侍衛幫我好好想想公主殿下丟失的那支玉釵是什么樣子的,若是真找不到了,我就去找人做個一模一樣的玉釵再送給公主殿下,我想公主也肯定會很高興的,唐侍衛,你說呢?"唐寅差點笑出聲來,李丹搞的如此神秘兮兮,原來就是為了此事啊!唉!他在心中暗嘆口氣,有這樣的太子,是貞國的不幸,反過來說,有這樣的情敵則是自己的大幸。殷柔所丟失的玉釵,本來就是子烏虛有,唐寅那里知道玉釵會是什么樣的,他信口胡謅道:"玉釵是由老玉制成,通體碧綠,色澤溫潤,上鑲金帛……"李丹聽的認真,探著腦袋,眼睛眨都不眨,唐寅邊說他邊跟著點頭,等唐寅講完,李丹也把他說的每個字都牢牢記在心上,隨后對唐寅連連拱手,說道:"真是多謝唐侍衛幫忙了,這次若能討得公主殿下的歡心,日后我必有重謝。"哼!唐寅心中冷笑,但臉上還是笑呵呵的,擺手說道:"公子太客氣了。""對了,不知唐侍衛知不知道公主平日里的喜好?"這是李丹最為關心的問題。
    殷柔身邊的人幾乎都不怎么出宮,唯個經常出宮的侍衛長肖敏還對他不搭不理,想打聽出殷柔的喜好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回好不容易碰到挺好說話的唐寅,李丹可不想放過這個機會,能問出多少就問多少。
    其實唐寅和殷柔相處的時間并不長,兩人對對方也談不上了解,之所以相互吸引,也只能說是冥冥之中的緣分在作祟。別說唐寅不清楚殷柔的喜好,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訴給他的情敵李丹。
    唐寅又使出他說謊面不改色的本事,悠悠說道:"這個嘛,在下倒是了解一些,公主喜歡收集金銀飾,也喜歡雍容華貴的衣服,至于吃的嘛,則喜歡山珍海味,什么希奇喜歡吃什么……"他與殷柔相處的幾日,私下里根本很少看到殷柔會佩帶金銀飾,衣服也多是簡單、得體、舒適為主,所喜的食物也和唐寅說的那些截然相反,殷柔喜清淡,油膩的食物連嘗都不會嘗,而山珍海味又多是油膩之物,殷柔哪里會喜歡。
    不過他說的這些又恰巧都是正常女人都會最愛的,李丹根本不疑有它,記下,而后又是向唐寅感激了一番。
    這頓飯,他二人都吃的很慢,李丹想從唐寅身上多打聽一些關于殷柔的事,而唐寅也想多了解一下可能會成為自己未來對手的李丹,兩人邊吃邊聊,氣氛倒也是出奇的好,相談甚歡。
    兩人從下午一直吃到天近傍晚,見天色要黑下來,唐寅不想再多做逗留,這時他突然想起李丹一而再的邀請殷柔出游的時,他眼珠轉了轉,衡量此話該如何問才不會引起李丹的戒心。想了一會,他裝出恍然想起什么的樣子,對李丹說道:"對了,公子,有件事差點忘記告訴你了。""什么事?"李丹急忙抬起頭,看向唐寅。
    唐寅說道:"公主殿下不喜歡受人強迫,我看公主對公子所提出游一事十分反感,公子以后還是不要再提為好啊!"李丹聞言一皺眉,下意識地說道:"那怎么可以?公主殿下絕不能留在京內……"說到這里,李丹意識到自己有些失言了,急忙收住話音,對唐寅拱手說道:"多謝唐侍衛提醒,我以后會多加注意的。"見李丹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唐寅也不好再多問,不過通過李丹的反應,唐寅預感京城可能會出事,而且可能還會是大事情,至于具體什么狀況,他就不得而知了,唐寅站起身形,對李丹拱手說道:"時間已經不早,在下也要趕回家中了,公子保重,在下告辭!"李丹并不強留他,也跟著起身,拱手道:"唐侍衛慢走。"別過李丹,唐寅出了酒樓,騎上馬匹后,他又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眉頭擰成個疙瘩。京城會出什么事?殷柔會有危險嗎?她是堂堂的公主,身處皇宮禁地,什么人敢強行沖入皇宮傷害公主呢?但若是說她沒有危險,那李丹又為何執意要把殷柔帶離京城呢?
    唐寅搞不清楚其中的原由,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搖搖頭,干脆不再去想,如果真有意外生,自己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保證殷柔的安全。離開酒樓后,唐寅辨別一下自己下榻客棧所在的方位,然后催馬拐進一旁的,近道趕回客棧。
    上京的主道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而許多則是人跡罕見,空蕩蕩的,不過這正好便于唐寅催馬狂奔,節省時間。他正策馬前行的時候,突然,手臂向回一拉,勒住馬匹的韁繩,戰馬又向前跑了幾步,慢慢停下來。
    唐寅瞇縫著眼睛,默默注視前方,前面的小道上一個人都沒有,但他就是能感覺到有殺氣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