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92

  梁興握著拳頭,久久無語,過了半晌,他仿佛象是泄氣的皮球,一屁股又坐回到椅子上,幽幽說道:"張大人,現在本相也是要權無權,要兵無兵,只有個空空的頭銜罷了,如何能救彭、羅二人,又如何能制住舞虞?"張鑫眼珠轉了轉,低聲說道:"有兵就會有權,梁相手里可有二十萬的大軍,為何不用呢?"梁興聞言一皺眉,懷疑張鑫是不是得了失心瘋,不然怎么會胡言亂語起來了呢?他沉聲說道:"張大人,本相哪里來的二十萬大軍?""難道梁相忘了,大公子可是二十萬三水軍的統帥啊!"張鑫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一提起梁啟,梁興氣就不打一處來,他重重地拍下桌案,喝道:"休要再提那個不孝之子,他早已忘了自己是姓梁還是姓唐,就算他有一百萬的大軍,也和本相沒有關系!""哎?"張鑫擺擺手,說道:"梁相,畢竟父子連心,關鍵時刻,您還得依仗大公子啊!就算大公子忠于唐寅,也不是沒有辦法得過大公子手上的兵權……""這話是什么意思?"梁興注視著張鑫,一字一頓地問道。
    "梁相何不這么做……"張鑫走到梁興的身邊,在他耳邊低聲私語。梁興默默的聽著,始終沒有表態,不過陰沉的臉色卻已漸漸明朗開來。
    等張鑫說完,梁興皺著眉頭問道:"萬一唐寅出關怎么辦?"張鑫一笑,說道:"梁相,您也認為唐寅真是在閉關嗎?好端端的,他閉什么關?何況現在國中無君,這么關鍵的時刻,他又怎會去閉關?若下官猜測不錯,閉關只不過是借口罷了,唐寅肯定因為某種原因不得不離開都城,但又怕自己不在期間,都城會生亂子,所以才想出閉關這么一個借口。""恩!"聽張鑫這么一分析,梁興恍然大悟,大點其頭,說道:"你所言有理,好吧,就依你的主意辦,若能事成,我必會重重賞你!""多謝梁相……不不不,是多謝大王!"張鑫賊笑著拱手說道。
    和張鑫談過之后,梁興立刻動身,去往大將軍府。
    這時候,子陽浩淳早已經入睡,迷迷糊糊的聽下人稟報說梁興突然來訪,子陽浩淳是一腦子的莫名其妙,自己和梁興現在的關系是不錯,但也是被唐寅的,不得不聯手,在私下里兩人可是沒什么往來的,梁興今天吃錯了什么藥,竟然這么晚來找自己?
    雖然不想見梁興,但子陽浩淳也感覺他這時找自己肯定有大事,他無奈地從床上爬起,披上一件外衣,去了大堂,和梁興見面。
    看到子陽浩淳,沒等他開口,梁興主動迎上前去,急聲說道:"子陽大將軍,這時候你怎么還在家睡覺啊?外面都出大事了!""啊?"子陽浩淳被梁興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說的一愣,呆呆地問道:"大事?什么大事?""老匹夫舞虞要對你我二人下手了!""什么?"梁興把舞虞捉拿彭成和羅華一事添油加醋地講述一遍,然后幽幽說道:"子陽將軍,現在舞虞的意圖已經很明白了,就是利用鐘天,來鏟除你我二人的勢力,到最后,就連你我都得被舞虞害死啊!""哎呀!"子陽浩淳聽罷,忍不住倒吸口涼氣,驚訝地說道:"竟然有此事?現在彭成和羅華兩位大人的情況如何了?""還不清楚,已經被老匹夫關入大牢!"梁興搖頭嘆道。
    "堂堂先王任命的大臣,他說抓就抓?反了、反了,舞虞真的是要反了!"子陽浩淳雖然有勇無謀,頭腦簡單,但也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現在舞虞是沒對付他,只是對付梁興,但梁興一垮,接下來倒霉的肯定是自己。再者說,梁興和唐寅還有梁啟這層關系呢,而自己有什么?如果梁興都自身難保,自己垮的將會更快。
    "梁相,你平時主意最多,快想想辦法吧!"子陽浩淳的額頭滲出冷汗,眼巴巴地看著梁興。
    "辦法也不是沒有,但得冒很大的風險!"梁興面露難色地說道:"只是不知道子陽大將軍敢不敢跟著老夫一起干?!"子陽浩淳急道:"什么都什么時候了,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還有什么敢不敢的?!梁相,你就說吧,到底怎么做?""我們這樣……"梁興左右無人,拉著子陽浩淳走到大堂的里端,與其竊竊私語起來。
    這一個晚上,隨著舞虞捉拿彭成和羅華二人,使整座鹽城變的暗流滾滾,充滿了變數和殺機。
    翌日,清晨,梁興和子陽浩淳又聚到一起,這回可不僅是他們倆,還將二人各自的心腹大臣們也統統找來,密謀商議。
    等到晚間,梁興出了相府,并帶著下人們準備好的酒菜,直奔北城而去。
    梁興出了北城門,直接去往三水軍在北城外的大營。
    到了營門前,負責守衛轅門的三水軍士卒一見梁興來了,都很驚訝。三水軍雖然擴充的很快,一直都在擴編,但其底子還是由梁家的兵團組成的,有許多老兵看到梁興都感到特別親切。
    沒等梁興從馬車上下來,三水軍的士卒們已紛紛跑上前來,紛紛問道:"梁相,你怎么來了?""我來我那個不孝子梁啟!"梁興挑起車簾,對外面的眾人說道。
    呦!這真是太陽打西面出來了!自從梁啟把梁家的兵團主動獻給唐寅,梁興就一直耿耿于懷,始終沒有諒解過梁啟,甚至都不讓梁啟回家,現在他能主動來找,三水軍眾人哪能不感意外?
    "你們用不用進去通稟一聲?"梁興坐在馬車內,老神在在地問道。
    眾士卒們相互,其中為的隊長連連擺手,說道:"不用、不用!梁相到了咱們這里就象到自己家一樣,哪里還用什么通稟?!"說著話,他向手下眾人一揮手,示意他們統統讓開。
    梁興是左丞相,又是梁啟的父親,在三水軍內,哪里會有人敢攔他啊?
    見狀,梁興滿意地點點頭,令車夫趕馬車進入大營。
    上,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梁興的馬車暢通無阻地來到三水軍的中軍帳。
    此時梁啟正在帳內,聽手下侍衛傳報自己的父親來了,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以來父親連自己的面都不想見,甚至都要把自己逐出家門,現在卻主動來軍營找自己,這太不可思議了。
    梁啟片刻都未停頓,立刻出了大帳,抬頭一瞧,見梁興已下了馬車,正向自己這邊走來,他疾步上前,必恭必敬地沖著梁興深施一禮,聲音略顯顫抖地說道:"父親!"看著一身戎裝的梁啟,梁興的心中也是五味具全,按理說,兒子飽讀兵書戰策,又天資聰穎過人,被稱為用兵的鬼才,做父親的臉上倍感光彩才對,而讓梁興難以理解的是,為什么這么優秀的兒子怎么就不和自己一條心呢?當初偏要去投靠默默無聞的唐寅!
    唉!心中暗暗嘆口氣,梁興臉上還算是鎮靜,他上下打量梁啟一番,慢慢皺起眉頭,多日不見,感覺梁啟比以前消瘦了一圈,而且皮膚也被曬的漆黑,哪里還有半點以前風雅絕倫的模樣。"啟兒,你……你怎么瘦這么多?是不是領兵打仗太辛苦了?"聽聞這話,梁啟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軍中的辛苦自然不言而喻,梁啟并不在乎,但父親關切的詢問卻令他心潮澎湃,激動不已。他吸了吸鼻子,硬是擠出笑容,咧嘴笑道:"還好,兒能受得了……""別在外面干站著了,走,進帳再聊。"梁興嘴上這么說,但在心里可把唐寅的祖宗八代都罵了個遍,自己把兒子交給你了,這才幾天沒見就累成這副模樣,如果再坐視不理,兒子非得被活活累死不可。
    進入大帳,梁啟把梁興讓到當中的帥位上,他自己則坐在下手邊。梁興倒是也不客氣,心安理得的坐在帥案后,看向梁啟,幽幽說道:"啟兒,是為父連累了你啊!"梁啟面露茫然之色,不明白父親從哪冒出這么一句。
    梁興長嘆一聲,繼續說道:"為父平日里常與唐寅作對,他定是對你也記恨于心吧!"梁啟先是一愣,而后忍不住笑了起來,擺手說道:"父親您多心了,大人不是那樣的人。"如果唐寅因為父親的關系而遷怒于自己,還會讓自己擔任三水軍的統帥嗎?如果他真是那么心胸狹隘之人,自己又怎會去輔佐他?
    見梁啟對唐寅的態度依舊很恭敬,梁興不再繼續往下說了,他話鋒一轉,說道:"啟兒,我們爺倆也很久沒有坐在一起好好吃頓飯了,這次為父前來特意帶些你愛吃的飯菜。"說著話,他向門口的下人招招手,時間不長,數名仆人紛紛提著木盒進來,打開蓋子,里面都是做好的飯菜,色香味具全,取出來后,滿帳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