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94

  梁興以梁啟的兵符、將令號司令,先是派出高峰為的三水軍第二兵團去往舞虞的相府,而后又派出四個兵團分別鎮守住鹽城的四座城門,阻止其他那些在城外駐扎的天淵軍入城,梁興自己則統帥余下的三水軍進入城內,直奔王宮。【】
    王宮是這次梁興難的重中之重,他欲稱王,先就得控制住王宮,梁興把三水軍的主力也全押在王宮上。梁興大肆指揮三水軍的時候,城內的子陽浩淳也沒有嫌著,他以風國大將軍的身份分別給天淵軍的平原軍、赤峰軍、天鷹軍、直屬軍去號令,令各軍務必駐守在各自的軍營內,無論都城生什么事,都不可以進入都城。
    當然,子陽浩淳這個大將軍只是個空頭銜,他也指揮不動天淵軍,但是他之所以出這樣的號令,是要占正義和道義上的先機。不管他的大將軍是實是虛,但畢竟還是大將軍,擁有對全隊指揮調動的權利,如果天淵軍不聽他的號令,先就是違抗軍令,屬不義之軍,在道義上先輸人一籌。這也是梁興之所以要拉攏子陽浩淳的原因所在。
    且說高峰,在劉剛的監視下統帥三水軍的第二兵團進入都城,直奔右相府。
    上,劉剛指手畫腳,一會嫌高峰的行軍太慢,一會又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繞路,高峰不勝其煩,但又對拿著令箭的劉剛無可奈何,咬牙強忍著。
    如此大規模的軍隊在街道上橫沖直撞,也引的百姓們紛紛閃躲避讓,一各個交頭接耳,互相打聽到底出了什么事,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的軍隊突然入城。
    高峰和劉剛上暢通無阻,來到右相府,原本高峰還想派人上去叫門,而劉剛則對他說道:"高將軍,不要耽擱時間,快令人先把相府包圍,不然等會若是有人逃走,高將軍可吃不了兜著走!"用力握了握拳頭,高峰深吸口氣,揮手喝道:"把相府給我圍起來!"他是兵團長,一聲令下,下面的士卒們立刻執行。一萬的三水軍將士分散開來,將若大的相府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瀉不通。
    這時,相府里的人也現府外的異常,府門打開,從里面沖出一大群相府的家廳、家將,另外府內的管家也急匆匆地跑了出來,見到外面來了這許多的風軍,他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老臉一沉,大聲喝問道:"這是怎么回事?你們是什么人,膽敢到相府來撒野?!""哼哼!"不等高峰說話,劉剛冷笑一聲,跨前幾步,斜著眼睛打量管家一會,然后說道:"舞虞目無王法,誣陷朝廷忠良,罪不可恕,我等奉梁相之令,特來擒拿舞虞歸案!""大膽!"聽聞這話,老管家的鼻子都快氣歪了,伸手指著劉剛,破口怒罵道:"你這該死的奴才,敢直呼相爺名姓,罪該萬死……"沒等老管家把話說完,劉剛已揮手喝道:"老子沒時間和你廢話,你們統統給我讓開,如若不然,可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哈、哈哈??"老管家被氣的大笑,往府面前的當中一站,腦袋揚起,滿面鄙夷的掃視劉剛等人,傲然說道:"老夫就在這里,你們能把老夫怎么著?"舞虞是右相,又有唐寅做靠山,整個都城乃至整個風國都沒人敢去招惹他,下面的家仆們自然也都是眼高過頂,平日里任誰都不放在眼里,此時面對一個區區的劉剛,老管家更是沒放在心上。
    見狀,劉剛臉色沉下來,他身子前傾,手臂也抬起,握住劍柄,他本想沖上前去親手解決掉這個不知死活的老頭子,但見對方的家仆之中也不乏修為精湛的修靈者,自己草率上前,未必能討到好處。
    想到這里,他非但沒有上前,反而還倒退兩步,回到高峰身邊,陰笑著問道:"高將軍,你可還記得來時相爺給我們的交代嗎?""什么交代?"高峰茫然地看著他。
    "如遇抵抗,殺無赦!"劉剛一字一頓地說道。
    啊?高峰倒吸口涼氣,沒錯,梁興是說過這么一句,難道,自己要把眼前這些相府的家仆都殺光不成?
    "高將軍還在等什么?別忘了,相爺的令箭可還在這里呢!"說著話,劉剛把令箭抽了出來,在高峰的面前晃了晃,沉聲喝道:"立刻下令,放箭射殺這群膽大包天的賊子!"看著眼前的令箭,高峰暗暗咬了咬牙,把心一橫,回頭喊道:"準備放箭!"隨著高峰的喝令,府門前三、四千人之眾的三水軍士卒紛紛摘下長弓,捻弓搭箭,直指向前方的老管家以及家丁家將們。
    直到這個時候,老管家還以為對方是在聲張虛勢,嚇唬自己,他面露冷笑,說道:"把你們的弓箭收回去吧,這一套對老夫沒用,現在相爺正在午睡,若是打擾到相爺的休息,你們統統都得掉腦袋!""就是,滾、滾、滾!快點滾吧!""哈哈……"相府那些家丁家將們也跟著起哄。
    高峰是心里本就氣悶到了極點,這時候再聽到對方的譏笑和嘲諷,壓抑許久的怒火統統爆出來,他深吸了兩口氣,大喊道:"放箭??"嗡!
    他話音剛落,身后萬箭齊,那鋪天蓋地的箭支密集的如同雨點一般,如此近的距離,雕翎幾乎是瞬間就飛到眼前,別說閃躲,就連怎么回事都看不清楚,箭尖便已近身,耳輪中就聽撲、撲、撲箭支射入人體的聲音不絕于耳,相府內的家將大多都是修靈者,可是他們連罩起靈鎧的機會都沒有,身體便被無數的箭支貫穿。再看站在府門正前方的老管家,更是當其沖,被箭矢射的不成人形,倒在地上,如同刺猬一般。
    只一輪箭陣過后,相府門前已再找不到一個活口,二十多號的家丁家將包括管家在內,全部死于非命。
    時間仿佛靜止了似的,不知過了多久,相府里突然傳出殺豬般的尖叫聲:"不好了,殺人了,殺人啦??"隨著喊聲越傳越遠,很快,整個相府象是炸了鍋似的,人喊馬嘶,叫聲四起。
    劉剛回過神來,對身邊的高峰喊道:"高將軍,還等什么?快沖啊,別讓舞虞那老賊跑了!"既然已經動手了,也只能干到底了!高峰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他抽出佩劍,向相府內一指,喝道:"沖進去!"而后他又補充一句:"盡量抓活口!"相府的管家說的沒錯,舞虞現在確實在午睡,就在他熟睡正酣的時候,一名家丁急匆匆推門跑了近來,連聲喊道:"相爺、相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舞虞從睡夢中驚醒,見家丁連門都不敲就闖近來,他臉色立刻一沉,喝道:"什么事如此慌慌張張的?沒有規矩!""相爺,大事不好了,府外來了許多的官軍沖入府內,見人就殺,已經死了好多人了,就……就連老管家都被官軍給殺了……"說著,那家丁嗚嗚哭了起來。
    "什么?"一聽這話,舞虞睡意全消,從床上骨碌坐起,兩眼瞪的溜圓,難以置信地叫道:"你說什么?再遍!""相爺,官軍把我們相府已團團包圍,現在殺進府內了……""哪來的官軍?對方是什么人?"舞虞驚出一聲的冷汗,邊穿鞋子邊急問道。
    "據……據說象是三水軍!""三水軍?"舞虞本還想沖出去看個究竟,但轉念一想,立刻打消了心中的沖動,三水軍的統帥是梁啟,梁啟又是梁興的兒子,看樣子自己抓拿彭成和羅華的事定是讓梁興那老賊惱羞成怒,故鼓動其子來向自己報復。
    想到這里,他眼珠轉了轉,忙對那家丁說道:"快,你快去通知各位夫人,向她們都去大小姐的內宅暫時躲避,快去啊!""啊?是、是、是!"家丁反應過來,急忙點頭應是,隨后他又問道:"相爺,那……那您呢?""我也去!"舞虞的城府多深,他知道三水軍既然敢強沖相府,定是要致自己于死地,三水軍不怕自己這個右相,但卻未必會不怕自己的女兒舞媚,要知道舞媚可是唐寅的未婚妻,如果他們敢動舞媚,就等于是起兵造反,背叛唐寅了,梁啟膽子再大,也不敢以三水軍的兵力去與平原軍、赤峰軍、天鷹軍、直屬軍四個軍團對抗。
    舞虞打走家丁,他自己也沒敢在房中多做逗留,出了書房,直奔舞媚閨閣的院子跑去。
    當舞虞到了舞媚的院內,剛巧舞媚也正一臉迷惑和茫然地向外走,和舞虞碰個正著。
    "爹,外面這是怎么了?為什么這么亂?"舞媚現在還不了解什么情況。
    "是三水軍!三水軍反了,現已殺入相府,要砍爹的腦袋,媚兒,你可得救救爹啊!"也不知道舞虞是真急還是假急,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
    舞媚聞言,腦袋嗡了一聲,玉面頓時變成了紫紅臉,愣了片刻,猛然回過神來,尖聲叫道:"他們敢?"說著話,轉身回到閣樓里,時間不長,她身上的便裝已不見,換成了一身英姿颯爽的戎裝。
    她手持長槍,在院門口一站,說道:"我倒要,誰敢進我院內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