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01

  唐寅多聰明,眼中也不揉沙子,就算梁興騙得了三水軍的兵權,但以己方的兵力,要阻止他稱王也易如反掌,而這段時間里,以邱真為的眾將卻什么都沒有做,很明顯是故意在放縱梁興,等他稱王,如此一來,己方就被到絕路,只能以強硬的手段消滅掉梁興以及他所組成的那個所謂的朝廷。【】
    樂天聽的似懂非懂,不過有一點他很清楚,己方已不能再繼續留在上京了,必須得馬上趕回風國。他正色說道:大人,我們必須得即刻起程,返回鹽城,不然讓梁興這個君王做久了,得到百姓們的認同,那將對我們十分不利啊!呵呵!唐寅眼珠轉了轉,輕笑一聲,說道:既然邱真能有意縱容梁興稱王,那么他就應該有辦法讓梁興這個君王坐不安穩,不用擔心。可是……自家后院起火,樂天哪能放心得下,看著自信滿滿的唐寅,他倒真有些迷糊了。他疑問道:大人,那……我們現在做什么?在這里等。等什么?等上三天,之后我們便回風國。唐寅若有所思地說道。
    等三天?樂天、江凡、江露三人都愣住了,搞不懂都城生這么大的事情,大人為何還要在上京白白浪費三天的時間?不過見唐寅已沒有再深說的意思,眾人不好追問,只能點頭應是。
    翌日,唐寅起來的很早,找來樂天,讓他去買一些書籍,做自己打時間之用。唐寅并不是喜歡看書的人,但在這個時代也沒有其他能讓他感興趣的娛樂,而且現在還有神秘的暗系修靈者盯上他,他也不想出門,招惹麻煩。
    奉唐寅之命,樂天帶上幾名熟悉上京地形的天眼人員去外面轉了一圈,帶回一大堆的書籍,什么內容的都有,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遠至太古,近至現在,應有盡有。
    唐寅把這些書籍拿到自己的房間,隨意翻看。
    一整天的時候,唐寅在房中幾乎沒動過地方,就是看書、吃飯、睡覺。第二天,唐寅依舊如故,足不出戶,還是在房中看書。等到第三天的時候,見唐寅依舊憋在房內,樂天、江凡和江露都有些傻眼了。
    三人在唐寅的房外小聲嘀咕:大人怎么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里啊?是不是……生病了?大人每日三餐,頓頓都吃,而且頓頓都吃的不少,怎么會生病?有可能是心病吧!因為鹽城的事?那倒未必,可能是和公主殿下有關系……正在三人竊竊私語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唐寅從里面走了出來。見狀,三人皆嚇一跳,緊張地急忙說道:大人……我們只是剛巧路過,并非存心打擾大人看書……唐寅怪異地看了三人一眼,莫名其妙地說道:我要去上廁所。……下午,樂天、江凡、江露三人已開始打點行囊,準備返程時的路途所需了。唐寅說在上京再逗留三天,現在已過去兩天半,明日一早便可以回風國了。
    正在三人忙著收拾東西的時候,肖敏來了。
    肖敏是殷柔的侍衛長,樂天等人不敢怠慢,急忙去向唐寅通稟。正在房中有一眼沒一眼看書的唐寅聽到肖敏前來的消息,臉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間閃過一抹的如釋重負,不過很快便又恢復正常,他點點頭,說道:請她近來吧!時間不長,肖敏從外面走了近來,看到擺放在桌案上羅起好高的書籍,她亦是一怔,驚訝地看向唐寅,說道: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竟然這么愛看書。唐寅面不紅氣不喘理所當然地說道:常言道活到老學到老嘛!我怎么沒聽說過這話?!肖敏嘟囔道。
    唐寅話鋒一轉,笑問道:小敏,你來找我有何事?肖敏聞言,立刻昂挺胸,背著手,邁著四方步走到唐寅近前,隨手拿起一本書籍,略微翻看幾下,出嘖嘖聲。
    唐寅樂了,歪著頭,笑看著肖敏。
    把書放下,肖敏突然彎下腰身,貼近唐寅,問道:你要怎么感謝我?唐寅看著靠在自己近前的大眼睛,疑惑地挑起眉毛。
    肖敏注視他兩秒鐘,放得意洋洋地直起腰身,說道:陛下召你入宮。呦!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令唐寅的心猛的向上一竄,差點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他當初之所以說要在上京逗留三日,等的就是這個消息。他并不知道殷柔會不會為自己去向天子進言,也不知道天子會不會聽信殷柔的話,天子能不能召見自己,他更是心中沒底,所以他決定只在上京等三天,三天后若是沒有消息,他就返回鹽城,處理自家后院所生的亂子,不想在最后一天,他還真把期待已久的消息等到了。
    沉默了片刻,唐寅表情平靜地抬起頭,問道:現在嗎?受天子召見,那是多大的榮耀,而在唐寅的臉上,肖敏未看到任何的喜悅之情,她疑問道:怎么?你不高興嗎?當然不是。唐寅嘴角揚了揚。
    真是怪人。肖敏看不透唐寅的心思,自然而然地把他歸屬到怪人那一類。
    唐寅倒是毫不介意,反而還拱手說道:這次多虧小敏幫忙了。別謝我!肖敏搖搖手,說道:天子之所以能召見你,都是公主的功勞。這兩天公主在天子面前可是為你說了不少的好話呢,嘴皮子都要磨薄了。對公主殿下,我自然是感激不盡。唐寅并不是個滿嘴甜言蜜語的人,所說的話讓人也感覺非常生硬。
    肖敏沒好氣地白了唐寅一眼,說道:有許多事情可不是光靠嘴說就可以的!頓了片刻,她正色問道:若你真能做上風王,會阻止公主和李丹的婚事嗎?這是肖敏最關心的問題。殷柔不喜歡李丹,更不愿意下嫁李丹,肖敏自然能看得出來,她不希望公主一輩子都不幸福。
    唐寅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我會的。肖敏問道:到時你會怎么做?唐寅一字一頓地反問道:統兵征討貞國是不是個好辦法?肖敏一驚,駭然道:出兵征討貞國?你瘋了?那樣你會成為眾矢之的,甚至可能會被其他諸侯國聯手討伐的!那又能如何?唐寅嗤笑一聲,說道:把心愛的女人讓給別人的男人還算是什么男人?!……肖敏看著唐寅久久無語,如果唐寅真會按照他說的這么做,她寧愿希望唐寅無法成為風王,不過,大多的事情可不是她這個區區的侍衛長能阻止得了的。
    上次唐寅入宮是偷偷摸摸被肖敏帶進去的,而這次入宮則是受天子召見光明正大的走進去的。
    皇宮的南門是正門,這里要比另外幾處宮門大得多,也氣派得多,兩旁的甲衛如林,多的一眼望不到邊際。
    天子并非是在皇宮的正殿召見唐寅,只是在書房里,由此可見此次的召見私人的成分也更多一些。
    天子的書房也和宮殿差不了多少,里面所放置的書籍有成千上萬之多,可高高大大的空間仍顯得空曠,身在其中,只要說話稍微大聲一點就回產生回音。沒等進入書房,只是在院外,唐寅便被數名侍衛攔住,仔仔細細把他周身上下搜查一遍,確認沒有利器,這才放行。
    而走到書房門外的時候,唐寅又被數名侍衛攔住,其中有人使用洞察之術,觀察他一番,向身邊的人點下頭,見狀,立刻又人拿出散靈丹,交給唐寅,讓他自己服下。
    不知道要見天子還有如此瑣碎的規矩,甚至連靈氣都要散掉。這時候他有些猶豫,一旦自己散掉靈氣,將和普通人無異,萬一生意外怎么辦?沒有時間多想,周圍的侍衛們都在眼巴巴地注視著他,唐寅把心一橫,接過散靈丹,吞進肚子里。
    稍微等了一會,剛才使用洞察之術的侍衛再次探察唐寅,確認他的靈氣已散盡后,這才側身,將書房的大門讓開丄,同時說了一句:唐大人,請進!到了這里,肖敏已不能再跟隨唐寅進入,雖然她是殷柔的侍衛長,但沒有天子的特別召見,也無權進入天子的書房。
    唐寅回頭看了肖敏一眼,見后者向自己點點頭,他這才邁步走進書房里。
    書房的地面鋪的是清一色的黑色大理石,擦的又光又亮又滑,如同鏡面一般,若是低頭瞧瞧,幾乎能看清楚自己的影象,向四周看,除了書籍不論,書房內的裝飾稱得上是金碧輝煌,光彩奪目,無論是書架還是房梁柱,皆鑲金渡銀嵌玉,其奢華的程度讓唐寅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天下的財富都集中于此了。
    他正舉目觀望的時候,身邊傳來嬌滴滴的話音:大人里面請。唐寅轉目一瞧,原來房門口還站有一名十五、六歲大的小宮女,相貌清秀,態度謙卑,雙手放在身前,小腦袋垂的低低的,走在前面為自己領路。
    他跟隨在小宮女的身后,走到書房的內室,舉目一瞧,在塌席之上坐有兩人,一男一女,年歲都不大,其中那個美貌如仙子的少女唐寅認識,正是殷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