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02

  即便沒有見過當今的皇帝,唐寅也能猜得出來坐在殷柔旁邊的男子就是天子殷諄。【】
    唐寅深深看了殷柔一眼,隨后單膝跪地,拱手道:“臣唐寅,參見陛下、公主殿下!”
    按理說郡是文官,但唐寅施的卻是將禮。先他沒有把自己當成是文官,而且他也一直在指揮大軍南征北戰,其次,文官的大禮是雙膝跪地叩,以唐寅高傲的性格還做不到這一點,單膝跪地已是他所能承受的極限。
    坐于塌上的男子有三十歲出頭,不過保養的極佳,皮膚白凈、細膩又柔嫩,甚至都要勝過女人,他的模樣也生的俊美,和殷柔極象,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兩人是一奶同胞的兄妹。他頭戴金冠,身穿金黃色的錦袍,腰系金帶,腳下金絲短靴,在窗外陽光的映射下,整個人看上去就象一尊金光閃閃的金像,亮的刺人眼目。
    自唐寅近來之后,他的目光就一直在唐寅的身上轉動、打量,同時也在暗暗點頭,這唐寅倒稱得上是青年才俊,看年歲應該比自己要小,模樣也英俊,尤其是他那副天生的笑面,甚是討喜。
    他對唐寅的第一印象不錯,對唐寅施將禮這件事,他也沒太在意。看著跪在塌前的唐寅,他微微一笑,柔聲問道:“你就是風國……的唐寅?”
    殷柔已向殷諄提過唐寅的官職,不過殷諄是有聽沒有記,只記得唐寅是來自風國,另外還掌控了風國數十萬大軍的兵權。
    “是的,陛下。”唐寅暗皺眉頭應了一聲。
    “你認識公主?”殷諄沒有立刻讓唐寅起來,端起茶杯,慢條斯理地問了一句。
    沒等唐寅答話,一旁的殷柔推了推殷諄的胳膊,不滿地低聲埋怨道:“皇兄,我不是向你說過了嘛,我去風國的時候,就是由唐……唐大人護送的。”
    “啊……啊!”殷諄愣了一下才恍然想起確有這么一回事。他不好意思地向殷柔一笑,小聲道:“皇妹若不提醒,朕還真把此事忘了。”說著,他向唐寅揮揮手,說道:“唐寅,你起來吧。”
    “謝陛下!”沒見到天子的時候,唐寅還以為偌大帝國的堂堂皇帝會是個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今日得見,覺得也不過如此,感覺此人有些迷迷糊糊的,空有一副好皮囊。
    “朕的皇妹一直在朕面前夸獎你,說你能力出眾,又對朕忠心耿耿,不知是否確有其事啊?”殷諄笑呵呵地問道。
    若是在別的場合,面對的是旁人,唐寅這時肯定已笑出聲來,這樣的問題簡直就是白癡問題。對方是否有能力,是否忠誠,難道還要從對方的嘴里得到確認嗎?不過面對的是天子,唐寅還是忍住了,目光一偏,看向殷諄旁邊的殷柔。令唐寅感覺好笑的是殷柔也在大翻白眼,無奈搖頭。
    清了清喉嚨,唐寅正色答道:“臣在風國,以一郡之力,殲滅叛賊鐘天以及侵犯我風國領地的四十萬寧國大軍,臣的能力,想必陛下已然看到。臣對陛下,仰慕已久,對陛下亦是忠心耿耿,絕于二意!”
    “恩!”聽完唐寅這話,殷諄大點其頭,仰面大笑起來,轉頭對殷柔說道:“唐愛卿果然是忠臣。”
    殷柔淡笑,并沒有多說什么,唐寅則是默然無語,他不知道殷諄對自己這個‘忠臣’的結論是怎么得出來的,難道只因自己那言不由衷的一句話?
    殷諄根本就不在乎殷柔和唐寅是怎么想的,他繼續說道:“風國現在無主,皇妹向朕提議封你做風國的君王,唐愛卿你怎么看?”
    唐寅略微怔了一下,心潮浮動,想都未想,再次單膝跪地,拱手說道:“臣多謝陛下和公主殿下的厚愛,若由臣做風王,必會盡心盡力治理好風國,給陛下、給帝國一個盛世太平的邊疆。”
    他能不能治理好風國,殷諄倒是不怎么關心,他慢慢放下茶杯,目不轉睛地看著唐寅,一字一頓地正色問道:“若朕封你為王,你不會象其他那些王公大臣那樣欺朕、朕、壓朕吧?”
    “皇兄……”這句話令一旁的殷柔眼圈為之一紅。
    殷諄這個帝國皇帝,看似高高在上,是萬眾的主宰,而實際上他的處境也是異常的尷尬和辛苦,上一代的天子沒有傳承他天子應有的權利和地位,給他的只是一個空空的天子頭銜,九大諸侯國,沒有一國是聽天子指揮,以天子馬是瞻的,他的管轄之地,其實僅有上京這一處罷了。
    九大諸侯國不把天子放在眼里,對他的態度自然也尊敬不到哪去,殷諄所說的“欺朕、朕、壓朕”也不是無的放失。在這種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殷諄,性格是即高傲又自卑,即虛榮又軟弱,所以當他聽到唐寅親口說出會對他忠心耿耿的時候,他顯得格外高興,因為就是忠心耿耿這簡單的四個字想從各君王那里聽到也難如登天。
    唐寅悅人甚廣,很快便能理解到殷諄的處境和心情,他心有感觸,暗暗嘆口氣,在昊天帝國目前狀況下的皇帝,其實都不如生在百姓人家的普通平民來的舒坦。他深吸口氣,說道:“臣不會欺陛下、陛下、壓陛下,若是真有人膽敢這么做,臣必傾盡全力,舉全國之兵討伐,以壯陛下之皇威!”
    這話算是說到殷諄的心坎里,等唐寅說完,殷諄為之動容,他挺身從塌上站了起來,大步走到唐寅近前,伸手將他攙扶起來,聲音帶著哽咽,說道:“愛卿真是朕的忠臣啊!”
    殷柔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唐寅,似乎也想看出他這番話是否出于真心。
    如果說剛見面的時候殷諄對唐寅的印象不錯,那么通過交談之后,殷諄對他的印象已好到極點。他扶起唐寅后,拉著他的手走到塌上,說道:“唐愛卿與朕一起坐。”
    唐寅就算不懂皇宮的規矩可也知道臣子沒有與皇帝平起平坐的道理。他擺手說道:“陛下請坐,臣站在這里就好。”
    “哎?”殷諄笑道:“在私下里唐愛卿不必見外,過來坐嘛!”
    見唐寅還要拒絕,殷柔笑了,沖他說道:“皇兄讓你坐你就坐吧,皇兄不會怪罪你的。”
    聽殷柔也這么說,唐寅無奈地笑了笑,坐到了殷諄的下手邊。
    殷諄招來宮女,令其給唐寅上杯茶,而后他笑道:“上次唐愛卿奮力保護皇妹之事,朕還沒有好好謝你呢!”
    唐寅一笑,拱手說道:“陛下客氣了,那是臣應盡之職責。”
    殷諄嘆道:“現在象唐愛卿這樣的忠臣,實在是太少了。”
    “陛下過獎。”
    “風國目前的形勢如何?”
    “由于風國無主,現在人人都在爭做風國的君王,就在臣前來上京的這段時間,風都鹽城又生了亂子,有大臣攻占王宮,企圖效仿鐘天,不經陛下的賜封,便要自立為王。”唐寅正色說道,同時也是暗喻自己很尊敬殷諄這個皇帝,甚至還親自到了上京。
    “竟有此事?!”殷諄聽后又驚又怒,用力地拍下桌案,說道:“對此等亂臣賊子,唐愛卿絕不能姑息!”
    “臣明白,所以臣明日就準備返回風地,殲滅亂臣!”唐寅的言下之意是,你要封我為王就趕快封吧,最好是現在就封。
    殷諄并沒有領悟到唐寅的意圖,他若有所思地點點,應道:“明日回風也好,此事應盡早解決。”
    殷柔則對唐寅的明日離京非常驚訝,想不到他這么快就要走了,等下次見面,又不知道會是幾年之后……她看著唐寅,問道:“真這么急嗎?”
    唐寅誠然地點下頭,說道:“若我不回風地處理此事,只怕亂子會越鬧越大,最后變的不好收拾。”
    殷諄理解地說道:“唐愛卿所言極是。”
    正在三人說話的時候,有名小宮女走了過來,輕輕說道:“陛下。”
    殷諄抬起頭,問道:“什么事?”
    “陛下,川國使臣在宮外求見。”小宮女必恭必敬地說道。
    “又是川國的使臣!”殷諄沒好氣地嘟囔一聲,他握了握拳頭,說道:“讓他去泰祥殿等朕!”泰祥殿是皇宮是偏殿。
    “是!陛下!”小宮女答應一聲,款款退了下去。
    見殷諄突然有事,唐寅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得到天子的賜封了,不過這也沒什么,唐寅看得出來,殷諄對自己擔任風國君王的事已經是默許態度了。他識趣地站起身形,對殷諄拱手施禮道:“陛下有要務處理,臣先告退了。”
    殷諄這時候顯得有些心煩意亂,并沒有挽留唐寅,他心不在焉地點下頭,說道:“好吧,唐愛卿回鹽城后要盡快穩定風國的局勢。”
    “臣明白!”
    唐寅再次拱手,這才慢步退了下去。這時,殷柔站起身形,說道:“我送唐大人出宮!”
    堂堂的公主要送大臣出宮,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不過現在殷諄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應對川國使臣的這件事上,并沒有注意到殷柔似乎與唐寅走到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