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03

  唐寅和殷柔走出書房。在路上,唐寅試探性地說道:“陛下似乎并不愿意見川國的使臣。”
    殷柔說道:“川國使臣是為征兵一事而來。”
    唐寅不解地眨眨眼睛,疑問道:“什么征兵?”
    殷柔幽幽說道:“不久前,大臣王易提出重組京城的直屬軍團,但是由京城征兵的話,征收新兵和訓練新兵的時間都太長,開支也太高,所以他主張從各諸侯國抽調兵力,如此一來,即節省了時間,又有各諸侯國來供養各自的軍隊,不需要朝廷出錢,一舉兩得。不過王易的主張遭到各諸侯國的反對,川國就是反對最強烈的諸侯國之一,川國的使臣來見皇兄,也必是為此事。”
    “哦!”唐寅若有所思地應了一聲。天子的直屬軍團早已因為各諸侯國的不上貢而供養不起,兵力越來越少,最后基本就剩下皇宮的數萬近衛軍了,從各諸侯國抽調兵力倒是個好主意,由諸侯國出兵養兵,指揮權卻是在天子手里,這無疑是在削弱諸侯國的權利同時加大了天子的權利,各諸侯國能同意才怪呢!他皺著眉頭說道:“為何我在風國從未聽說過此事。”
    “那時風國應該還是鐘天作亂的時候,天子的詔書想必也是到了鐘天的手里。”殷柔猜測地說道。
    這倒是有可能!唐寅點點頭,不再就此事追問。如果他做上了風王,他也不會傻到把自己的軍隊調到上京這里,自己出錢供養卻由別人指揮。
    他沒有問話,殷柔也沒有說話,兩人默默無語地向前走著。或許是殷柔想事情想的出神,沒有注意自己的腳下,剛好被塊略微翹起的方磚絆個正著,殷柔的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向前撲倒。
    “公主小心!”別看唐寅的靈氣散了,但出手依舊快的驚人,他身形如電,箭步竄到殷柔的身側,伸手將她抱住。
    驚魂未定的殷柔緩了片刻才回過神來,見自己靠在唐寅的懷中,玉面頓是一紅,同時腦海中也自然而然地回想起自己當初在風國遇險時唐寅就是象現在這樣緊緊的摟抱著自己,抵御住眾多的刺客。
    他的懷抱,總是會給自己帶來一種難以形容的安全感!殷柔心中想著,粉撲撲的面頰也變的更紅了。
    看著如此嬌羞可愛的殷柔,唐寅有沖動低頭親吻下去,不過他的理智還是制止住了沖動,這里畢竟是皇宮,周圍畢竟有那么多的侍衛,自己可不能做出有辱殷柔名節的事。他將殷柔的身子扶穩,然后戀戀不舍地收回手臂。
    “你明日就要離京?”殷柔以問話來掩飾心中的窘迫。
    “是的。”唐寅直直地看著殷柔,如果現在她要求自己帶她回風國,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接受,不管有多少人阻攔,他都可以不在乎。
    不過殷柔并沒有這么說,她只是輕輕地哦了一聲,便沒有了下文,不過在她的臉上卻閃過一抹落寞和憂傷的表情。
    強裝堅強的毫無所謂,更令唐寅感到心痛。他抬起手來,想擁殷柔入懷,可是手停在半空中,終究是沒有落下去。
    “走吧,我送你出宮。”殷柔清清淡淡地說道。
    唐寅和殷柔走出天子書房的院子,肖敏立刻迎上前來,先是向殷柔見過禮,并取出一顆聚靈丹交給唐寅,然后目光在他二人身上轉來轉去,覺得兩人之間的氣氛有點怪異。
    將聚靈丹隨意地吞到肚子里,唐寅恍然想起什么,他伸手入懷,取出一支鹿皮袋子,里面鼓鼓的,遞向殷柔,說道:“這個東西,很早就想送給你了。”
    “是什么?”殷柔好奇的接過皮囊,拉開上面的繩子,將囊口打開,從地面倒出一塊碧綠的寶石。
    這塊寶石得有半個巴掌大小,通體幽綠,內外連點細微的瑕疵都沒有,握在手中,冷冰冰的、涼颼颼的,一股涼氣隨之竄入體內,即便在無風的盛夏,也能讓人感覺到清涼之氣,說不出的舒服。
    殷柔身為帝國的公主,什么樣的寶物沒見過,但如此奇特又漂亮的寶石她卻從未見過,看著它,她仿佛是在看唐寅的眼睛,心中突然生出難以言表的奇異感。
    見殷柔捧著綠色的晶石久久無語,唐寅難得的緊張起來,他暗皺眉頭,低聲問道:“公主不喜歡嗎?那……那還是扔掉算了。”說著話,他伸手就去抓殷柔手中的寶石。
    寶石沒有抓到,他倒是抓到殷柔握起來的拳頭。他莫名其妙地看向殷柔,令他大感意外的是,他看到了殷柔美的耀人眼目的笑臉。她輕聲說道:“我很喜歡。這塊寶石,我會好好珍藏的。”
    “啊!”唐寅聞言,不由得長長松了口氣,很難看到殷柔有笑的如此燦爛的時候,這也讓唐寅倍感珍惜,他有些愣神,直勾勾地看著殷柔,手掌也握住她的柔荑久久沒有松開。
    直至一旁的肖敏實在看不下去了,重重地低咳一聲,唐寅才回過神來,老臉也頓是一紅,急忙收手,以干笑掩飾自己的尷尬,說道:“如果公主喜歡,我會找機會再去弄一些。”
    這塊綠色的晶石是上次唐寅修煉黑暗之火時在地下的洞穴中現的,當時他也沒認為這是什么寶物,只是隨手采了兩塊,一塊給了范敏,另一塊他一直都留在身邊,直到現在。
    “這樣的寶物應該很貴重。”殷柔對唐寅笑道:“擁有一顆我就很知足了。”
    原來你是如此的容易滿足……唐寅憐惜地看著殷柔,心也在縮緊、下沉,可能連他自己都沒覺,越靠近殷柔,與接觸殷柔,他也會隨之陷的越深,對殷柔的喜愛,已遠遠出了他的理智范圍。
    殷柔很寶貝的將碧綠寶石收好,然后從腰間解下一只錦囊,本想遞給唐寅,可轉念一想,又改變了主意,她上前一步,然后彎下腰身,親手把錦囊系于唐寅的腰帶上,同時含笑說道:“這是我給你的還禮。”
    她這個舉動,別說肖敏傻眼了,就連兩旁的禁衛們都驚的目瞪口呆,下巴險些掉下來。高高在上的公主竟然親自給別人系錦囊,這已遠遠出他們所能理解的范疇。
    唐寅也顯得有些局促不安,他急忙道:“我……我自己來吧!”
    殷柔沒有聽他的,繼續系著錦囊,輕聲說道:“這是我剛出生的時候父皇送我的護身符,希望它能保佑你化險為夷,長命百歲。”
    柔……唐寅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壓住擁她入懷的沖動,在這個時代,有太多太多的束縛,唐寅現在還不得不去遵守,看著近在咫尺的殷柔,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念著她的名字,不過他也在心里暗暗的誓,早晚有一天,他要光明正大的擁有她,擁有她的一切!
    離開皇宮,天色已然大黑,唐寅沒有在路上多做耽擱,帶著騷動不已的心情,直接趕回客棧。
    這一次路上沒有再生意外,似乎上次暗系修靈者行刺唐寅失敗后,也收斂了許多,未敢繼續找他的麻煩。
    回到客棧,唐寅叫來樂天、江凡、江露三人,說明今晚要連夜起程,回往鹽城,不過江露以及天眼的探子要繼續留在上京,一是打點關系,二也是觀察上京的情況。
    其實在唐寅的心里鹽城的情況還沒有嚴重到要自己連夜兼程趕回去的程度,只是他不敢再留在京城了,他在怕,怕自己會突然舍不得離開,舍不得遠離殷柔。
    他一直以自己強的自制力為榮,不過在殷柔面前,他對自己的自制力也沒有任何信心了。
    來上京的時候,唐寅是帶著樂天和江凡二人來的,離開時,他也是帶樂天和江凡二人走的。
    不明白唐寅為何突然走的如此急促,樂天和江凡也沒敢多問,兩人帶起早已準備好的行囊,跟隨唐寅出了客棧,快馬揚鞭,直奔歸路。
    唐寅是一口氣沖出上京,而后又馬不停蹄的進入安國,樂天和江凡在后面都使出全力才勉強跟住唐寅,直至進入安國領地已有百余里,天邊已泛起魚肚白,唐寅的馬才算漸漸慢下來。
    這時候,樂天和江凡終于是追到唐寅的近前,也終于找到說話的機會,二人氣喘吁吁,樂天咽口吐沫,說道:“大人,我們先歇歇吧,不然人受得了,馬也受不了啊!”
    唐寅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低頭瞧瞧,自己跨下的馬匹已累的四蹄亂顫,怕是再跑下去就得口吐白沫活活累死,他點點頭,說道:“好吧,在這里歇息一會再走。”
    等三人下馬之后,都感覺屁股生痛,渾身酸麻,全身的骨頭都象是快散了架子。
    唐寅放馬匹去一邊吃草,他自己則席地而坐,身子后仰,望向天際的星空,說道:“樂天、江凡!”
    “大人?”
    樂天和江凡快步上前,不解地看著他。
    唐寅瞇縫起眼睛,似自言自語又象是對他二人所說,道:“等我成為風王之后,我一定要娶她,風國的王后,除了她,不會再有第二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