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04

  "她?"樂天和江凡對視一眼,沒聽出來唐寅說的這個她是指誰。【】
    唐寅幽幽說道:"殷柔!"撲!樂天和江凡都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公主殷柔?""恩!"唐寅應了一聲,而后轉頭對他二人一笑,說道:"你倆不覺得讓公主殿下住在風國的王宮里才最合適嗎?"這是樂天和江凡連想都不敢想的,兩人再次對視,咽口吐沫,笑容顯得很勉強,說道:"大人……大人所言極是。"風國,鹽城。
    梁興在文武大臣所謂的勸見下終于如愿以償的坐上風王的寶座,不過他屁股還沒有坐熱,鹽城內外便已流言四起。說梁興是以下三懶的手段騙得了三水軍的兵權,而且為了鏟除異己,無法無天,先后以莫須有的罪名拘押舞虞和子陽浩淳兩位重臣,并大肆屠殺反對他的大臣,另外他又霸占王宮,亂先王的賓妃等等。
    隨著這些流言蜚語的傳開,梁興在百姓心目中的名望可謂是急轉直下,人們也在議論紛紛,平定鐘天、殲滅寧軍的是唐寅,而在那一系列的戰斗中,梁興毫無建樹,他到底有沒有資格做風王。
    很快這些傳言就傳到了梁興那里,聽完之后,他氣的七竅生煙,第一反應是得趕快處死舞虞和子陽浩淳二人,不然夜長夢多,弄不好就會鬧出大亂子。當然,這兩人可不是想殺就能殺的,畢竟他倆是傳統的權貴,聲望也頗高,要殺掉二人,必須得有合理的罪名。
    梁興很快便把主意打到鐘天的頭上,當初舞虞能利用鐘天來誣陷自己的親信大臣,那自己為何不效仿舞虞,利用鐘天反過來誣陷舞虞和子陽浩淳呢?想到這里,他立刻派人去天牢里提審鐘天,著鐘天承認舞虞和子陽浩淳都與他存有勾結。
    鐘天現在已被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成人形,無論讓他寫什么樣的供詞,他都肯寫,只求能死。可嘆當初那么意氣風、不可一世的鐘天,結果卻落得個任人宰割,成為任人利用的工具。
    幾乎沒費多大的力氣,梁興就從鐘天那里得到指證舞虞和子陽浩淳的罪狀。他讓人將其大肆渲染一番,再復寫數份,全部張貼出去,以示天下,同時也是告之風國百姓,自己拘押舞虞和子陽浩淳并非無的放失。
    但他的榜文才剛貼出來,又有傳言產生,稱梁興以嚴刑供強迫鐘天誣陷忠良,除了一份區區的供詞外,已再無其他的真憑實據,其目的歸根結底還是為了鏟除異己。
    梁興被這些快產生并急蔓延開來的傳言搞的一個頭兩個大,但現在他已顧不上這些了,為了鞏固自己剛剛得到的王位,他也只能采取一些強硬的手段。
    事隔一日,梁興便又派人張貼出告示,公布即日正午將當眾處斬叛賊鐘天。他之所以這么著急的殺掉鐘天,其主要目的還是為了來個死無對證。
    處斬鐘天的當日,法場外是人山人海,估計得有十多萬的百姓前來觀看。人們雖然不滿梁興這個新任風王,但對鐘天則更是恨之入骨,人們都想親眼看著鐘天被正法時的情景。
    當鐘天被風軍士卒押到法場上時,人們幾乎都認不出來他了,鐘天蓬頭垢面,頭、胡須臟的都粘成一團,身上破衣簍叟,布滿血跡和污垢,其狀連乞丐都不如,整個人瘦的就剩下皮包骨。
    梁興對鐘天可是一點沒客氣,處死他的刑罰是點天燈,這已是與凌遲相當的極刑了。行刑時,劊子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油布條,將鐘天從頭到腳纏了一圈,只留出可以喘氣的鼻孔,而后將他倒吊在高高的架子上,由其腳開始點燃,讓油布一點點的燒到他的頭上,即便是死也讓他在烈火的焚燒中一點點的慢慢死去。
    當劊子手點燃油布時,鐘天立刻出殺豬般的慘叫聲,被捆綁的象木乃伊似的身軀凌空扭曲、顫動,皮肉的焦臭味飄滿全場。只是不長時間,鐘天的雙腳便被燒的只剩下黑黢黢的骨頭,而火勢不減,繼續向下焚燒。
    法場四周的百姓們先是有些害怕,而后人們的眼中全都露出興奮的光芒,不知是誰最先大喊一聲:"風!"緊接著,百姓們跟著齊齊吶喊:"風、風、風??"喊聲連綿,久久不絕。
    粱興也有來法場,只是沒有露面罷了,聽著人們的吶喊聲,他的心潮也是一陣澎湃,當然,如果處斬舞虞和子陽浩淳時也能有如此的場面,則是他最希望看到的。
    處死鐘天之后,粱興馬不停蹄的又令人去收集舞虞和子陽浩淳的罪狀,現在他主掌大局,想找到一些人證和物證并非難事,三天后,他再次張貼出告示,宣布舞虞和子陽浩淳的種種&#o39;罪狀&#o39;,并于七日后在法場處斬舞虞和子陽浩淳,至于兩人的家屬,也是該懲的懲,該罰的罰,該配的配。
    舞虞和子陽浩淳的家人已經全部被梁興擒獲,唯一缺少的一位就舞媚。舞媚是被暗箭人員救走,現在就被安置在唐寅的官邸內,和邱真等人在一起。梁興不是不知道此事,只是沒敢派人去抓,當初他派出數千的門客和家丁,連唐寅官邸的大門都沒進去,就被上官元讓一人殺的落花流水,現在他唯一能依仗的就是自己手里的三水軍,可是若派三水軍前去,只怕抓人不成,弄不好還會被上官元讓嚇的倒戈,他現在還不敢冒這個險。
    梁興稱王之后,曾數次邀請以邱真為的天淵軍骨干參加朝議,不過都被邱真拒絕了,邱真等人的態度非常模糊,即沒有明確表明反對梁興,可是也沒有承認他這個新君王,這讓梁興暫時放棄了針對邱真等人,決定等以后自己的勢力穩固了,再一點點的剝奪邱真等人的兵權。
    他的計劃很好,可是唐寅又豈會給他那么長的時間。
    就在舞虞和子陽浩淳要被行刑的當日,唐寅帶著樂天和江凡趕回鹽城。
    現在鹽城依舊處于半封閉的狀態,進出的百姓都要受到嚴格的盤查,唐寅、樂天、江凡三人也不例外。
    當他們到達城門前的時候,那里已排了好多的百姓,上百名的風軍在維持秩序,并對百姓們搜查。現在梁興最怕的就是城外的天淵軍大批混入城內,突然對自己下手,所以城門士卒的搜查也主要是看百姓們身上有沒有攜帶利器。
    很快,前面的百姓被檢查通過,快要輪到唐寅三人這里時,風軍士卒中一名穿著便裝的漢子向他們走過來。那漢子冷著臉,上下打量唐寅、樂天和江凡一會,然后揮手道:"你們三個給我出來!"樂天和江凡暗皺眉頭,不知道這人是干什么的。唐寅倒是滿不在乎,大步走了出去,在那漢子面前站定,笑問道:"兄弟有何事?""你們是干什么的?來都城有什么事?"漢子目光陰森,冷聲問道。
    唐寅一笑,說道:"我們是回家。""回家?你們的家在都城?""是的!""聽口音不象嘛!"那漢子嘟囔一聲,說話的同時,伸手向唐寅身上摸去。
    唐寅見狀,臉上依舊是笑呵呵的,但眼中已閃爍出寒光,沒見他如何邁步,但身子卻橫移出半米左右,將對方摸向自己的手讓開。
    "呀?"那大漢出驚疑的聲音,怪異地看著唐寅,冷笑道:"小子,你還挺會躲的嘛,我看你入都是居心叵測、預謀不軌!來人!"隨著他的話音,兩旁的風軍立刻走過來十幾號,將唐寅、樂天和江凡三人圍住。
    "把他們三人給我抓起來!"那大漢旁若無人的號司令。
    風軍士卒倒也聽話,按照大漢的命令向唐寅三人近,其中距離唐寅最近的兩名士卒將手中的長矛一抬,頂在唐寅的前胸,喝道:"別動,再動一下,小心刀槍無眼!""大膽!"唐寅能忍住,可樂天和江凡沒那么好的脾氣,見士卒敢對唐寅動刀動槍,兩人齊喝一聲,雙雙上前,同時出拳,擊打在兩名士卒的面門上。他二人沒有使出全力,但其拳頭也不是普通士卒能承受得了的。
    那二人被打的怪叫出聲,扔掉手中的長矛,掩面而退,鮮血順著手指的縫隙汩汩流出。
    "哎呀!你們膽敢傷人!"另外幾名士卒怒吼著持矛殺向樂天和江凡,可是他們哪里會是這二人的對手,樂天和江凡連兵器都未拿出來,只是用拳腳便將十余名士卒打翻在地。
    見他倆厲害,那名身穿便裝的漢子心中一顫,嚇的倒退兩步,同時連聲叫道:"來人!快來人!這里有賊人!快來人啊……"他還沒有喊完,原本站于原地的唐寅突然兩個箭步竄出,閃到大漢的近前,沒等對方反應過來,他手出如電,一把扣住大漢的脖子,歪著腦袋,笑瞇瞇地問道:"閣下是什么人?既然未著軍裝,你憑什么指揮我軍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