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05

  那大漢被唐寅掐著喘不上氣,本能的回手抽劍,想刺死唐寅,可是他的手才摸到劍柄上,唐寅手臂突然用力,猛的向下一按,就聽撲通一聲,那大漢的身軀被他重重按落在地,其力道之大,把大漢震的渾身骨頭都象要散了架子。【】
    這時,數十名士卒已蜂擁沖上前來,一各個瞪大眼睛,充滿戒備地盯著唐寅。
    唐寅環視士卒,臉色沉了下來,冷聲喝道:"堂堂的風軍將士,竟聽一個平民的指揮,你們還對得起身上的軍裝嗎?"聽聞他這話,周圍的士卒們同是一愣,相互瞧瞧,其中有人壯著膽子問道:"你……你是誰?又……又憑什么教訓我們?""我是唐寅!"唐寅的雙眼亮的快射出光芒。
    樂天跨步走到唐寅的身邊,手指著周圍的士卒,厲聲道:"爾等竟敢對大人無禮,該當何罪?"這些士卒都來自三水軍,其中很多人都見過唐寅,只是現在唐寅身穿便裝,又是滿身滿臉的塵土,所以士卒們并沒有立刻把他認出來,現在聽樂天這么,人們再定神細看,仔細打量唐寅的模樣,眼前這個風塵仆仆的青年不是唐寅還是誰?
    嘩啦啦、撲通!
    等人們把唐寅認出來后,立刻扔掉手中的武器,急忙跪倒在地,連連叩,同時顫聲說道:"小人該死!小人未能認出大人,罪該萬死!"有人帶了頭,另外那些不認識唐寅的士卒也是心頭大驚,看來青年所言不假,確是唐寅沒錯。他們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也跟著紛紛跪地,齊齊叩。
    那名被摔在地上的漢子見到這般情景,驚出一身的冷汗,臉色也頓是變的慘白,他還想趁人不注意偷偷逃走,可正當他趴在地上向人群外慢慢爬的時候,唐寅一腳踩下他的背上,目光垂視大漢,面無表情地說道:"閣下還沒道出你的身份,這樣就想走嗎?""唐……唐大人饒命,小……小人是大王的家仆……"那大漢剛才的威風勁頭早已一掃而光,趴在地上,連連求饒。
    "大王?哈哈??"唐寅聞言仰面大笑,悠然說道:"我大風何時有了君主,為什么我不知道呢?""那……那是因為唐大人沒……沒在都城……"沒等他說完,唐寅打斷道:"我不管你是誰的人,區區一家仆,竟對我麾下的將士指手畫腳,其罪當誅!"他話音剛落,踩著大漢后背的腳抬起,然后對準大漢的腦袋,狠狠踩了下去。
    咔嚓!撲!
    這一腳,結結實實踩在大漢的腦袋上,那大漢連叫聲都未出來,腦袋便象破碎的西瓜似的,四分五裂,鮮血和腦漿都噴射出好遠。
    嘩??
    周圍的士卒以及百姓們見狀,又驚又怕,一片嘩然,有些膽子小的百姓當場就嚇的腿軟,灘坐在地,動都不敢動。唐寅不管旁人的反應,他伸手提起一名士卒,說道:"叫你們上面的將軍過來見我!""末……末將來了……"唐寅話音剛落,就聽城門內有人答應一聲,緊接著,從里面跑出十多號人,為的一位身穿將甲,頭頂將盔,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跑的太匆忙,盔歪甲斜,滿臉的汗水,他后面跟著的十余人也都和他差不多。
    這名風軍將領出了城門,又是一溜小跑,氣喘吁吁地沖到唐寅近前,而后撲通一聲跪倒,一頭磕在地上,或許用力太猛的關系,頭盔撞擊地面的石磚都出當啷一聲的脆響,他急聲說道:"末……將趙汜叩見大人,有失遠迎,還望大人恕罪!"這位名叫趙汜的風將是三水軍第五兵團的兵團長,被梁興安排在南城門這邊鎮守城門。唐寅認識他,當初趙汜曾跟隨梁啟偷襲過潼門,屬己方軍中立過大功的將領之一。看到趙汜,唐寅皺起眉頭,喝問道:"你不在城外的軍營駐守,怎么跑到城內來了?還敢在城門這里私設關卡,為難過往百姓,你罪不可恕!"一聽唐寅這話,趙汜的臉都嚇白了,身上汗如雨下,盔甲內的中衣都被濕透。進入城內,設立關卡,哪是他的決定,這些都是梁興的命令,因為三水軍無主,兵符、將令又都在梁興的手里,他也是被迫無奈,只能按梁興的命令行事。
    不過此時他已急的解釋不清楚了,磕頭如搗蒜,連連叫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啊……"唐寅當然知道三水軍入都城都是被梁興的,和軍中的各將沒有關系,之所以這么說,就只是為了嚇嚇趙汜,順便他是否還忠于自己。對他的反應,唐寅還算滿意,他淡然說道:"看你平日屢立戰功,這次我不治你的罪,現在,你立刻帶上你的部下給我退回軍營去,沒有我的命令,不得入城!"我的媽呀,可嚇死我了!趙汜聞言,如釋重負,臉上的汗水都顧不上抹一把,跪在地上,連磕仨頭,同時叫道:"多謝大人開恩,多謝大人開恩!"說著話,他轱轆一下從地上站起,手指著城頭上的三水軍士卒,尖聲叫道:"出城!統統跟我出城!快、快、快!"在趙汜急如催命的招呼下,三水軍第五兵團的士卒急匆匆的下了城墻,以最快的度跑出城門。趙汜沒敢多耽擱,對唐寅拱手說道:"大人,末將這就帶著兄弟們回營。"見唐寅點頭恩了一聲,趙汜象是火燒屁股似的,領著第五兵團一溜煙的跑回城外的三水軍大營。
    等三水軍的士卒全部撤走之后,唐寅見城門內外仍聚集不少的百姓,他分向周圍的百姓們拱拱手,說道:"這段時間我軍給大家的進出帶來不少的麻煩,我代表全軍將士向各位道歉了。"在場眾人誰都沒有想到堂堂的風軍統帥唐寅能給自己這樣的普通平民百姓道歉,人們都有些錯愕,頓了好一會眾人才反應過來,無不大受感動,百姓們紛紛躬身還禮,七嘴吧舌地說道:"大人圣明!""我們終于把大人等回來了!""大人辛苦了!"不管唐寅這番話是不是逢場作戲,不過確實拉近了自己和百姓之間的關系,讓百姓們覺得特別親切。
    唐寅是被百姓們簇擁著進城的。由于現在是正午,正是粱興要處斬舞虞和子陽浩淳的時候,不少百姓都去圍觀,街道上顯得有些空曠。唐寅現在還不知道這些,走在路上,覺得鹽城好象蕭條了許多。
    他對身邊的樂天和江凡二人道:"哼,梁興稱王才短短數日,鹽城就變成這個樣子,百姓們能支持他才怪呢!"樂天點頭笑道:"大人說的是。"唐寅和樂天、江凡回到自己的官邸,抬頭一瞧,外面連個站崗的侍衛都沒有,他暗皺眉頭,推門走進府內,到了大廳,這里也是空空蕩蕩,連個人影子都看不見。唐寅忍不住大聲喊喝道:"家里還有沒有活人了?"他話音剛落,大廳的側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時間不長,唐忠從外面跑了近來。看到站在大廳中央的唐寅,唐忠眼睛頓是一亮,急忙上前,又驚又喜地說道:"大人,您可算回來了!"終于是看到熟人了!唐寅疑問道:"唐忠,家里的人呢?邱真他們呢?""回大人,邱大人他們都去法場了。""法場?什么法場?""大人還不知道啊,今天是梁興要處斬舞虞和子陽浩淳的日子,邱大人他們都趕過去了!對了,舞媚小姐也去了!"梁興竟然會這么著急的處死舞虞和子陽浩淳,這倒是令唐寅頗感意外。他揉著下巴想了片刻,說道:"看來,我也得到法場走一趟了。唐忠,你來給我帶路。""這……"唐忠有些擔心唐寅的安危,說道:"大人才剛剛回來,還在留在府內休息一下吧,既然邱大人他們已經去了,肯定能把事情處理好的。""呵!"唐寅嗤笑一聲,邱真他們最期盼的就是舞虞和子陽浩淳能早點死,好給他們空出官位,估計之所以肯到法場,也是被舞媚硬去的。舞虞若是死了,對邱真我們有利無害,但自己要如何向舞媚交代?
    "真是麻煩!"唐寅嘟囔一聲,向唐忠揮下手,說道:"休息什么時候都可以,但小媚的父親就舞虞這一個,我不能讓他死啊!"唐忠暗嘆口氣,沒有再多說什么,只能給唐寅領路,帶他去法場。
    他說的沒錯,邱真、上官元讓等人確實是去了法場。
    他們本不想去,但受不了舞媚的折騰,得知舞虞今天要被處斬,舞媚把一哭二鬧三上吊是本事都用出來了,邱真等人沒有辦法,只好帶上舞媚前往法場,嘴上說想辦法營救舞虞,而心里卻在琢磨著如何穩住舞媚,坐等舞虞被處死。
    當然,最希望舞虞能被處死的要屬上官元讓了,在他看來,右相的位置就應該是自己兄長上官元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