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15

  第五百一十五章張鑫主動投向唐寅,并與暗箭配合,調查以舞
    虞為的大臣遭人陷害和殘殺一事。唐寅并不想知道調查的過程和
    具體細節。他只想看到結果。所以下放給暗箭的權利也特別大,讓
    程錦放心大膽的去做。
    暗箭的名聲在風國真正被傳揚開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的。在這
    次的調查上。暗箭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對朝中大臣。根本無須掌握什么證據。說抓就抓,捕之后。便以各種手段嚴孫供。因為被暗箭涉及和抓獲的人太多。唐寅不得不撥給暗箭一座獨立的大宅
    院。專做暗箭拘押和行刑之所。這座宅院雖然沒有什么名號,但了
    解內情的人都叫其暗宅。不管是誰,只要被抓進暗宅,就算未死,也得被扒掉一層皮。
    暗箭有唐寅撐腰。無法無天。為所欲為。也鬧著滿朝大臣人心惶惶,人人自危,生怕自己一覺醒來卻是身處在暗宅之內。不過暗
    箭的瘋狂只是用在朝中大臣身上,未涉及到普通百姓。所以外界
    有對暗箭的流言,但并未在民間引恐慌。
    風國王宮。
    自成為風王以來,唐寅的生活就變的異常忙碌。以前全國的政
    務有朝廷處理。現在幾乎全都落到他一個人的身上,好在還有邱真
    、上官元吉等人能幫他。另外人事任命的事情也讓他頗費腦筋。朝
    中的大臣可不止左右晝相、大將軍那么幾個。大大的職位有上
    百之多。這些都需要唐寅來挖空心思琢磨適當的人選。另外。就連私下的生活也不再是他個人的私事。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甚至
    著裝都需要講規矩。合乎君王的禮儀。
    現在,唐寅正穿著便衣站在書房內。身邊有數名宮女幫他丈量
    身材,好為他訂制君主的王衣,在書房的另一端,邱真、上官元吉
    、張哲、宗元四人正圍坐在書桌的左右。看表情。四人都不輕松。
    唐寅平伸胳膊。任憑宮女們在他身上量來量去,同時他側頭說
    道:“我打算在各郡設立一個新職務,郡尉。”
    聞言。邱真、張哲、宗元三人相互,皆未說話,各郡一直都是上官元吉在管理,設立新職務,上官元吉也最有言權。上官
    元吉不解地問道:“大王,這郡尉的具體職權是川
    “管理郡軍。”唐寅說道:“或者說管理都城駐扎到各郡的軍隊。”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以后各郡不會再有自己的直屬郡軍
    ,所有軍隊。皆由朝廷統一指揮,另外,郡也不會再有對軍隊的指揮和調動權。即便是郡尉,也只是擁有軍隊的管理權。要調動軍隊,必須得先上報朝廷,只有得到朝廷的肯,方可作為。元吉,你覺得如何啊?”
    唐寅是郡出身,深知郡的權利在地方上有多大,如果再掌握郡里的軍隊,一旦生出叛亂之心。將會后患無窮。將郡軍的指揮權回收到朝廷和增設郡尉這個新職務。主要目的也正是為了分害郡的權限。
    上官元吉邊琢磨唐寅這番話,邊暗暗點頭,覺得唐寅的做法更
    有利于朝廷,也更利于地方上的安定。他拱手說道:“大王明見,
    臣覺得可行。”見上官元吉贊同自己的設想,唐寅甚是高興,他轉過身形,又
    問道:“你們,大將軍一職,由誰來做最為合適?”
    聽聞這話,四人的面色同是一正。大將軍可是掌管全國中央軍
    團的人,負責全國的軍隊,至關重要。其人選不僅要對唐寅忠心耿耿。還得要有強的能力。不然的話。象子陽浩淳那樣,輕率出兵
    。一下子害死二十多萬的中央軍以后還有可能再生。
    就以目前唐寅麾下的眾將來看,上官元讓的呼聲最高。別的不說,但講他那一身出類拔萃的靈武,就足以讓他力壓群雅的。不過
    上官元讓是上官元吉的親兄弟,為了避嫌,上官元吉自然不會主動推薦上官元讓。而邱真和宗元也有顧慮。上官元吉基本已是右相的不二人選。如果上官元讓再擔任大將軍,那上官家族的權勢就太大
    了,三個正一品的官職,上官家一下占兩個,邱真和宗元都不愿意
    看到這種情況出現。
    邱真眼珠轉了轉。說道:“元讓將軍驍勇善戰,勇冠三軍。無
    人能敵,當然是大將軍的最佳人選,不過,元讓將軍的性格太剛烈
    ,為人太過于耿直。易意氣用事,所以…”邱真沒把話說完。但意思已再明顯不過。上官元讓不適合做大將軍。
    上官元吉坐在一旁沒有表態,臉上的表情也十分平靜。對于邱真的說法,上官元吉的心里確實不舒服。可是從內心來講,他也不
    太想希望由上官元讓擔任大將軍,畢竟位高權重,容易遭人嫉恨。
    以元讓不懂圓滑、變通的個性,真做上大將軍也未必是件好事。
    唐寅邱真。再悄悄上官元吉。沒有立刻表態。見宮女已幫
    自己丈量完,他揮揮手,說道:“你們都先下去吧!”
    “是!大王!奴婢告退!宮女紛紛施個萬福,默默地退
    出書房。等她們走后,唐寅又看向張哲和宗元,問道:“張哲、宗
    元,你二人的意思呢?”
    張哲是謀士中最無私心的一個,有什么就說什么,他沖著唐寅
    一笑,說道:“元讓將軍的性格是霸道直爽了一些,但身邊若有人輔佐。以元讓將軍的能力,做大將軍還是綽綽有余的。另外。自元讓將軍出道以來。征戰天下。無人能敵。軍中威望。亦無人能出其左右。其威名早已傳遍天下。由元讓將軍擔任我大風的大將軍。對
    內可震懾不臣之臣,對外則可威懾諸國。壯我大風之國威。”
    “恩!”唐寅邊聽邊點頭,張哲說完,他又看向宗元。
    宗元眼珠轉了轉。說道:“我大風經過連年的征戰,早已國力
    空虛。尤其是最近兩年。內亂不斷。國力消耗甚大。現在大王即位
    。正應該是體養生息的時候。而不應再與外敵交戰。張哲先生所言
    沒錯,由元讓將軍做大將軍。確實能起到震懾外敵的作用,可是同樣的,也容易引周邊各國的恐慌和敵視。若是寧、莫兩國聯起手
    來對撫我大風,形勢將極不樂觀啊!”
    唐寅點點頭,接道:“宗元所言也正是我所顧慮的,你們商量
    商量。大將軍一職還有沒有再設立的必要?”說完話,唐寅坐
    到自己的桌案前,若無其事的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起茶來。他說的輕描淡寫,但眾人可皆嚇一跳。聽唐寅的意思,明顯是要把大將軍一職撤消掉啊。自昊天帝國成立以來。無論是皇廷還是各諸侯國。從沒有撤消大將軍一職的先例。過…這太出人意料了。
    要撤消大將軍一職,可不是唐寅的心血來潮,一時興起,而是
    經過他的深思熟慮。在他看來。全國的兵權就應該掌握在君主的手
    里,也只有這樣才最安全。至于大將軍。對君主而言其實就是個隱
    藏的威脅。
    而且他所熟悉的歷史也告訴他。大將軍只有在王朝制服還不完善的時期才有出現,而且隱患極多,兵變也多是來自于此。
    過了半晌,邱真等人才回過神來。他們面面相覷,最終還是邱真開口說道:“大王的意思過…撤消大將軍一職?”
    唐寅放下茶杯,臉上故意露出喜悅之色,笑道:“怎么,邱真
    ,你也覺得這么做可行?”
    我什么時候說可行了?邱真又不是傻子。唐寅已經把情緒表現的這么明顯了。若再看不透唐寅的心思。那也就不是邱真了。
    他略微怔了怔。站起身形,躬身施禮道:“臣也覺得大將軍實在沒有再存在的必要。與其留此空職。浪費朝廷大筆的體祿。還不如及早撤消。”該罩節由胞書吧巾昭加咖書友上傳
    他話音剛落,宗元就跟著站起身形。說道:“邱大人所言極是
    !大將軍只是設給那些不會領兵打仗的君主用的。而大王卻是名副其實的馬上君主,兵韜武略。皆有過人之處。自然不需要大將軍的輔佐”
    唐寅仰面而笑。又看向上官元吉和張哲。等他二人表態。
    上官元吉和張哲雖然覺得如此做有些草率,但也不是什么大問
    題。上官元吉說道:“微臣并無異議。”張哲則道:“若我國沒有
    大將軍一職,只怕會受到其他諸國的恥笑和輕視
    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想贏得其他諸國的尊重。不是
    靠幾個威名遠揚的大將軍就可以的。而是要靠這個”。說話之見,
    他抬起拳頭。用力揮了揮。冷笑著說道:“只要我們的拳頭夠硬。
    軍力夠強,還有誰敢再輕視我大風?。
    張哲身子一震。急忙躬身施禮。說道:“大王英明”。
    風國的大將軍一職,在唐宣與麾下眾臣的三言兩語中就給取消
    掉了。另外。因為有三水軍的前車之鑒,唐寅把各軍統帥手里的兵
    符統統收了回來,但不是全部,而是收回一半。
    他令人重新制作兵符,這回兵符是從正中央分開的,各軍的統
    帥留有一半。唐寅這里留有另一半,以后各軍的統帥對各軍也只有
    管理權,而無調動權,要向調集軍隊,必須得向唐寅申請,經過唐
    寅的肯。才能拿到另一半的兵符。合二為一。從而調動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