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19

  第五百一十九章聽聞張鑫的勸言,程錦嘆道:“希望如此吧!”
    程錦為人狠毒,其手段也冷酷的駭人聽聞,但對唐寅是忠心耿耿,同時還充滿了感恩之情,他本是落魄的暗系修靈者,當初多虧得到唐寅的收留,可以說現在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唐寅給予的,在程錦的心目中,唐寅就代表了一切,他當然不希望唐寅把自己的身體累垮。
    書房。
    此時唐寅在書房里,和他一起的還有上官元吉。上官元吉向唐寅提交了風國十二郡的郡人選,并將每個人的出身背景、才學能力向唐寅詳細講明。正如侍衛所說,唐寅入宮的這三天,除了去大殿參加朝議,基本就天天在書房里處理各類事務,連睡覺的時間都屈指可數。
    正當唐寅和上官元吉還在就各郡郡人選進行討論的時候,宮女近來稟報,程錦和張鑫求見。
    唐寅先是一愣,隨后擺手道:“請他二人近來吧!”
    時間不長,程錦和張鑫由宮女領進書房內。見到唐寅,兩人必恭必敬地屈膝跪地,說道:“臣程錦(張鑫)叩見大王!”
    “起來。”唐寅放下手上的文書,轉頭看向程、張二人一笑,問道:“你倆深夜入宮,有什么要緊的事嗎?”
    “大王請過目。”張鑫起身后,將梁興所寫的辭呈連同左相的官印一并遞交到唐寅面前的桌案上。
    唐寅好奇地拿起辭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雖然沒有多說什么,但嘴角已然挑起,悠然而笑,他又拿起錦盒,打開向里面看了看,隨即將錦盒合上,說道:“讓梁興遞交辭呈和相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程錦沒有表態,張鑫急忙躬身回道:“大王天威浩蕩,自然令罪臣梁興由衷折服。”
    對這種的拍馬屁的話,唐寅早就被蕭慕青說的免疫了。他微微一笑,問道:“你們沒有傷到梁興吧?”
    見程錦要開口說話,張鑫搶先說道:“大王放心,臣等由始至終都未向梁興動過刑,辭呈是他親自寫的,相印也是他主動交的。”
    “很好!”對程錦和張鑫在這件事的處理上,唐寅還是很滿意的。他點點頭,說道:“這次你二人立有大功,不過對朝中其他那些大臣也不可怠慢,抓緊時間把事情處理好,明白嗎?”
    “是!大王!”程錦和張鑫異口同聲道。
    唐寅對張鑫揮下手,說道:“張大人辛苦了,先回府上休息去吧,程錦留下。”
    “大王,臣告退!”能得到唐寅口頭上的夸獎,張鑫已很滿足了,不敢再奢求其他,而且最關鍵的是,他感覺唐寅對自己的態度已開始有所變化,這令他大感安心。
    張鑫退出書房,唐寅與上官元吉又交談了幾句,方注意到程錦還在一旁站著,他沖著程錦招招手,笑道:“你站在那里做什么?過來坐。”
    “臣不敢!”程錦低聲答道。
    唐寅沒有再說話,而是挑起眉毛,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程錦。
    程錦了解唐寅的脾氣,心中暗道口氣,默默地走到唐寅近前,在他另一側的下手邊小心翼翼地跪坐下來。
    唐寅見狀,這才露出笑容,邊翻看桌上的文書,邊隨意地說道:“我想在暗箭中選出一人做御史中丞,程錦,你說選誰合適?”
    御史中丞是負責監督全國百官的,數正三品官階,品級雖不算太高,但權利可很大,是受百官敬畏的職務。現在程錦的官階也僅僅是兵團長級別,換成品級的話也就是六品到五品之間,唐寅要從暗箭選人做御史中丞,其人的官階立刻便會出程錦一大截。
    程錦略微怔了怔,想都未想,說道:“臣覺得傲晴最為合適。”
    “傲晴?”唐寅托著下巴揚頭想了想,自言自語地笑道:“由傲晴來做御史中丞,可稱得上是朝中的第一位女官了。”頓了一下,他又幽幽說道:“本來我是打算由你來做這個御史中丞……”
    程錦忙道:“臣不敢……”
    唐寅擺擺手,說道:“可是做了御史中丞,你便無法再管理暗箭,而要把暗箭交給別人管理,我又實在不放心,所以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從暗箭里找其他人擔任此職最為合適。傲晴倒是可以,也甚合我意,如果我命她擔任御史中丞,你心里不會不舒服吧?”
    程錦急忙回道:“臣不會,大王的安排自然有大王的用意。”
    唐寅雙眼放光地看著程錦,半晌,他噗嗤一聲笑了,拍拍程錦的肩膀,說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對了,聽說最近暗箭的成員又有所增加。”
    “是的,大王,臣又招收了一批暗系修靈者,其中也不乏修為在靈元境以上的高手!”
    “做的好。”唐寅稱贊一聲,說道:“暗箭是我最位看重的一股勢力,我不希望暗箭過于張揚、過于顯露,身為暗箭之,我也無法給你實際的官職,以后,你的官階定為中將軍,領中將軍俸。”
    程錦愣住了,中將軍可不是小官職,一國之內,中將軍就那么幾個,論品級算的話,中將軍與從二品大致相當,唐寅竟給自己中將軍的軍銜,這是讓程錦連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見程錦坐在那里久久沒有反應,對面的上官元吉輕咳了一聲,對程錦說道:“程將軍還不趕快謝過大王。”
    聽聞這話,程錦終于回過神來,急忙站起身,退后幾步,跪倒在地,顫聲說道:“臣謝大王隆恩。”
    “起來吧!”唐寅擺下手,示意程錦落座,又說道:“我這邊還有件事情需要你去處理。”
    “大王有事盡管吩咐。”程錦這時還處于極度的喜悅之中,下意識地回了一句。
    唐寅說道:“現在后宮里留有許多先王的嬪妃,既然我已繼承王位,她們再留在宮內就不合禮數了,我會讓人把她們送往天淵郡,不過,路上卻會生意外,遇到劫匪,搶走財物,無一幸存,程錦,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程錦眨眨眼睛,他是明白唐寅的意思了,可是卻不明白唐寅為何要殺掉那些先王的嬪妃,不過他也不敢多問,拱手正色道:“大王放心,臣會把事情辦理妥當的。”
    “記住,是無一幸存!”唐寅不放心地又重復一遍。
    “是的,無一幸存。”程錦眼中流露出駭人的兇光,重重地點下頭。
    唐寅一笑,說道:“這幾天你也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是!臣告退!”程錦對唐寅又深施一禮,然后慢慢退出書房。
    當初展靈出現時,唐寅就是通過華榮夫人買通這些后宮嬪妃,硬說展靈為假冒,最終將展靈處斬,這件事情可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外傳出去,那些嬪妃若還在宮內,唐寅自然放心,可現在要把她們送到別處,唐寅已不能再容忍她們的存在。
    他也相信‘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這句話。
    等程錦離開之后,唐寅看向表情有些呆滯的上官元吉,笑問道:“元吉,你想知道我為何要殺掉她們嗎?”
    上官元吉身子一哆嗦,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急忙說道:“臣不想知道。”
    暗道一聲元吉聰明,唐寅仰面而笑,話鋒一轉,揚頭道:“繼續談談你選出的那些郡吧!”
    “是!”
    唐寅與上官元吉商議到了三更天,終于算是把各郡郡的人選敲定下來,兩人也都長出口氣。上官元吉說道:“大王,你也有三、四天沒好好休息了,今天還是去睡一覺吧!”
    “唉!”唐寅嘆口氣,問道:“元吉,沒有其他要商議的事了嗎?”
    “沒有了,大王。”上官元吉正色說道。
    唐寅站起身形,伸展幾下筋骨,說道:“也好,今晚我去寢宮睡覺。”
    上官元吉跟著站起身形,躬身拱擾大王了。”
    唐寅把上官元吉送出書房,然后又令宮女叫來宮中級別最高的女官。
    這名女官年近五十,鬢皆已斑白,在宮中算是資格最老的宮女了。
    女官見到唐寅,恭恭敬敬的行叩拜大禮。唐寅擺手叫她起來,說道:“我現在要去寢宮休息,不知我的寢宮所在何處啊?”
    別看唐寅在王宮已住了三、四天,但對王宮的地形還真不熟悉,也找不到自己應該下榻的地方在哪。
    女官聞言,急忙答道:“大王就寢之地在正宮。”
    唐寅懶著再多問正宮在哪里,揚頭說道:“你帶我去。”
    “是!大王!”老女官連忙答應一聲,在前引路。
    她所說的正宮,實際上是王后的寢宮,一般君王就寢的時候,要么住在王后這里,要么住在嬪妃那里,很少會單獨就寢。
    正宮在后宮的各宮殿中是最大最富麗堂皇的一座,雖然只有一層,但里面的空間十分寬闊,即有大廳,也有廂房和臥房。
    由于先前的君主要么被殺,要么逃亡,正宮一直都是無人居住的,若大的空間,也僅僅只有一名年歲不大的小宮女在打理。
    到了正宮后,唐寅把女官打走,然后走進里面的臥房內,合衣躺在床上。正當他要睡覺的時候,現臥房外還站著一條嬌小的身影,時不時的向自己這邊張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