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20

  第五百二十章唐寅攏目細看,原來向自己這邊張望的正是負責打理寢宮的小宮女。唐寅一笑,向她招了招手,見那小宮女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動,唐寅開口說道:“你過來。”
    聽聞唐寅的話聲,小宮女無法再站著不動,她輕輕應了一聲,
    低頭走到唐寅的床前。唐寅上下打量她兩眼。小宮女年歲不大。
    十四、五歲的樣子。身材又小又瘦,相貌還算是清秀。唐宣問道:
    “你剛才在看什么?”
    小宮女依舊沒敢抬頭,怯生生地小聲說道:“奴卓是看大王睡
    了沒有?”
    ”哦!”唐寅應了一聲。說道:”你抬起頭來。”
    小宮女先是一愣。不過不敢違撫唐寅的命令,還是慢慢把頭抬
    了起來。她年歲不大。但黑眼因可不眼下兩團黑青,好象被人打了兩拳似的。唐寅暗暗皺眉,問道:“你有幾天沒睡覺了?”沒想到唐寅會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小宮女脫口答道:“奴卓已
    有三天”說未話完,她立刻止住話音,充滿不解地看向唐寅,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出來的。
    唐寅對上她迷茫的目光,呵呵笑了,說道:“你的黑眼困這么重,是人都能看得出來。為什么不睡覺?”
    小宮女被唐寅說的小臉一紅。不過對唐寅的畏懼心理卻減輕許
    多,感覺他沒有一點君主的架子。很平易近人。和以前的展華后來
    的鐘天完全不一樣。她低聲說道:“奴卑不敢。”
    “不敢?”唐寅挑起眉毛,睡覺還有什么敢不敢的,難道宮中
    還有規定宮女不能睡覺?
    小宮女咽口吐沫,向左右看了看。然后顫巍巍地說道:“先王
    的王后就是死在這里。是被人活活勒死的,當時還死了好多的侍衛讀好書盡行液書吧脈脅甩功們
    和宮女,血都把地染紅了,”奴卓一個人在這里守夜。這里又這么
    大,所以”所以…”
    她沒敢繼續說下去。雖然她只有十五歲。但入宮的時間可不短
    了,對宮中的規矩也很了解,如果敢說宮里有什么地方不干凈,那
    可是要殺頭的大罪。
    唐寅倒是毫無顧慮,接著她的話說道:“所以你擔心這里會鬧
    鬼?”
    小宮女身子一震。撲通一聲跪到在地,連聲說道:”奴卑不敢
    、奴卑不敢!”讀好書盡岱包書吧四蛆而
    “鬼神,無稽之談。純屬人們在自己嚇自己。”唐寅伸手
    把小宮女拉起來,半開玩笑地說道:“現在好了,晚上有我陪你。如果真有鬼怪,要找也是先來找我,你可以安心去睡了!”
    一直都聽人傳言唐寅心狠手辣,殺人無數,但此時見到唐寅本
    人,小宮女根本沒有那樣的感覺,倒是覺得唐寅和藹可親,一點都不象君主,反而更象是鄰家的大哥哥。她心中一暖,站在床邊久久
    未動。
    見她還不去體息。唐寅笑問道:“又怎么了?”
    “大王。奴卓”奴卓可不可以睡在那里?”小宮女壯著膽子
    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唐寅哈哈而笑。身子向床鋪里側挪了挪。說道:“在椅子上怎
    么睡覺?你睡到床上好了,這張床這么大,容下我們兩個人綽綽有
    余。”
    小宮女聽完,清秀的小臉頓時羞成粉紅色。心里也是又緊張又
    有些期待。
    唐寅實在有些累了,很快便閉上眼睛,不再說話,呼吸也漸漸
    變的冗長。
    小宮女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睡意壓下心中的恐懼,緩緩躺在
    唐寅的身邊。
    連續三天沒有好好體息。若換成旁人,這時候一定會沉睡不醒
    ,但唐宣的睡眠卻很輕,任何細微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耳朵。他不知自己睡的多久。隱約聽到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而且距離自
    己這邊越來越近。只是瞬間,唐寅睡意全失。眼睛也隨之睜開,不過他躺在床上
    的姿勢卻沒有變,依舊是面朝床鋪的內側。腳步聲越來越近,很快
    已到了床邊,這時候。唐寅的手也摸到衣內暗藏的彎刀。
    來人在床邊站了好一會,然后彎下腰身,越過床邊的小宮女。
    小心翼翼地向里端的唐寅靠近。就在她靠到唐寅已不足半尺的時候
    ,原本背對著她的唐寅突然轉回身,同時一道寒光乍現,冷冰冰的
    刀尖抵在來人的脖子上。
    “啊?”來人明顯被唐寅的舉動嚇了一跳。出于本能的低叫一
    聲。這時候,唐寅也總算是把來人認出來了,華榮夫人袁干依。
    ”是你?”唐寅沒想到來人竟會走她,他瞇縫著眼睛,幽幽問
    道:“你怎么來了?”
    袁干依臉色略顯蒼白。目光垂視。看著自己頸下的彎刀,頻聲說道:“大王”
    唰!唐寅收刀。沒見他如何用力。身形已翻過依舊在熟睡中的
    小宮女,飄然站在地上,再看他的手中。已空無一物,剛才還拿在
    手中的彎刀象變魔術似的消失不見了。
    沒有了刀鋒的迫,袁干依長長松了口氣。同時還扶了扶自己
    的胸口,象是被唐寅嚇倒了似的,緩了片刻,地方說道:“妾身聽說大王今天會在正宮體息,特意趕過來,到了這里現門口并
    沒有守夜的侍衛,所以才直接走近來究竟!”頓了一下,她目
    光一轉,看眼床邊的小宮女,又不解地問唐寅道:“大王,這位是
    唐寅對袁千依的解釋也說不出什么,現在王宮還和以前一樣,
    并無多大變化,宮內依舊沒有專職的侍衛,都是由平原軍代替的,
    而平原軍為了避嫌,很少會深內后宮。所以正宮外也沒有負責守衛
    的侍衛。
    他輕聲說道:“她是打理正宮的宮女。”
    “宮女?”袁千依皺起眉頭,不滿地說道:“她好大的膽子,
    竟敢睡到大王的床知六
    沒等袁干依說完,唐寅已擺斷道:“是我讓她睡在這的。
    “啊!”袁千依眼珠轉了轉,慢慢貼進唐寅,低聲問道:“大
    王沒有忘記當初和妾的約定吧?”現在唐寅已是風王,袁千依也不
    敢再在他面前自稱本宮,而改稱了妾。
    唐寅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向臥房外揚揚頭,說道:“我們出去
    談!”說著話,他背著手,走出臥房。來到外面的大廳里。
    袁千依邁著小碎步跟在他的后面。唐寅在桌旁坐下。看著站在
    一旁的袁千依,笑道:“我當然沒有忘記,你放心,我會履行承諾
    的,讓你做我的夫人之一。”
    聽到唐寅肯定的答復,袁千依暗暗松口氣,對唐寅風情萬種地
    一笑,說道:“既然大王還記得承諾。那大王……為何找宮女服侍
    而不來找妾身呢?”
    唐寅知道袁千依誤會了。不過他也懶著解釋,淡然說道:“當訪問日四…!圈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功。四…
    千依的身上打轉。
    今晚她穿著紗裙,裙內的貼身內衣時隱時現,同時也更完美的現露出她勻稱修長又凸凹有致的身材。
    他并不喜歡袁千依的性格和人品。但不得不承認,袁千依對男
    人有股致命的吸引力。她圣潔又放蕩。氣質高貴卻又妖艷嫵媚。會讓男人在不知不覺中產生出強烈的征服。
    隨著目光在袁千依身上停留的時間越長。唐寅的眼睛也變的越
    精亮,他慢慢站起身形,靠近袁干依,伸出手來,托住她的尖巧柔嫩的下巴。幽幽說道:“當然,如果你愿意,今晚也可以留下來。唐宣的意思已經這么直白了,袁千依哪能聽不出來,她身軀微微震了一下,隨后沖著唐寅嫣然一笑,點起腳尖,在他耳邊低聲說道:“今晚,妾身恐怕無法服侍大王了一”
    他被她的話說糊涂了,當她看到自己和小宮女睡在一張床上的
    時候會生氣,而自己要找她。她卻又推遲,唐寅實在搞不懂袁干依心里在想些什么。
    袁干依玉面一紅,用低的幾乎連她自己都聽不清楚的聲音說道
    :“今天妾的月事來了。”
    唐寅畢竟是男人。臉皮再厚。聽司這話也是老臉一紅。當然。也就再提不起什么“性趣,了。他先是哦了一聲,隨后噗嗤笑了。說道:“既然如此。你就早點回去體息吧!”
    “妾想留下來陪大王。”袁千依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幽怨地
    看著唐寬
    “我看”還是改天吧!”唐寅對自己的自制力有信心,可也不想讓自己太難受,象袁千依這樣的尤物在自己身邊,卻只看不能
    動,那實在是種煎熬,這一晚上自己恐怕也不用再睡了。
    聽他這么說。袁千依忍不住輕笑了一聲,沉吟片刻,說道:”
    好吧,妾身明日再來服侍大王。”說著,她又在唐寅耳邊道:“明
    日妾身的月事就會過去。”
    “咳、咳!”唐寅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看著笑的“小有奸
    詐,的袁干依,他亦有些忍俊不禁。
    目送袁千依離開。身影在門外消失良久。唐寅方輕輕嘆口氣,
    轉身回到臥房。不過經袁千依這么一打擾,他久久無法再入睡。
    且說袁千依,走出正宮后,立刻又兩名宮女跟了上來,到了袁
    千依身側,其中一名宮女低聲問道:“夫人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