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23

  第五百二十三章
    又是張哲,又是不可!唐寅差點被他氣樂了,他歪著頭,問道:“張哲,這回又有什么不妥?”
    張哲急道:“大王要對寧用兵,與寧交戰,無論怎么打,都是我昊天帝國的內戰,若是聯手杜基,則就變成了勾結蠻邦的賣國,這非但對我大風沒有好處,反而還會受到其他諸國的指責,更甚者,可能還會引諸國的圍攻!”
    這……
    唐寅還真沒考慮過這一點,聽張哲說完,他細細琢磨,覺得張哲說的并不是沒有道理。
    沉吟了半晌,他又淡然而笑,幽幽說道:“只有巧合,沒有聯手。”見張哲臉上露出不解之色,唐寅瞇縫著眼睛解釋道:“只要我們不對外傳揚,誰又會知道我們和杜基聯手呢?掌握不到真憑實據,哪個諸侯國敢輕易對我大風用兵?”
    “可是……”張哲還想說話,唐寅擺擺手,說道:“你的擔憂也是沒錯的,不過我們和杜基進攻的時間可以錯開一些,由杜基先出兵,等寧國和杜基交上手之后我方再兵,如此一來,其他諸侯國最多也就是說我們是趁火打劫,落井下石,而不會想到其它。”
    張哲聽后,皺著眉頭沒有再說話,默默尋思唐寅說的辦法是否可行。邱真接道:“我覺得大王的辦法不錯,只是,先出兵的一方勢必會遭遇寧軍的主力,而后出兵的一方則占有很大的便宜,不知道杜基會不會同意先行出戰。”
    唐寅聳聳肩,說道:“此事我會與阿爾登·艾倫瑞奇商議,你們也要抓緊時間,定好作戰策略。”
    “是!大王!”邱真等人異口同聲地應道。
    “諸位還有事嗎?無事退朝!”唐寅說道。
    “臣等無事上奏!”邱真等人又向唐寅行叩拜禮,然后紛紛起身,向殿外走去。
    蕭慕青的辦事效率很高,當天中午,就把他親自從平原軍挑選出來的兩萬精銳送到王宮,做王宮侍衛。經過簡單的交接,原來駐守王宮的平原軍第二兵團撤走,所有崗位全部更換成王宮侍衛。
    隨著這兩萬將士的到來,王宮里總算恢復了一些生氣,無論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成群結隊的侍衛巡邏走過,各個宮殿的大門、要點、路口也都有齊全的侍衛看守了。與此同時,宮中的女官把以前逃亡出宮的宮女們紛紛招回,并又召收來一大批的新宮女,在王宮的廣場上,時常能看到老宮女教導新宮女宮中禮儀,如此一來,王宮也更顯得熱鬧。
    現在的王宮,比以前冷冷清清時要強上許多,這讓唐寅也多少感覺舒服一些。
    中午吃過飯后,唐寅令人找來一名會書寫莫非斯文字的小官吏,讓其代自己給杜基國的國王阿爾登·艾倫瑞奇寫封書信,先講明自己已繼承風國的王位,而后便直插正題,說起兩國聯手進攻寧國之事。
    等小官吏把書信都寫完,連續檢查三遍,確認無誤后,方把書信交給唐寅。唐寅接過書信之后,卻沒有讓小官吏離開,而是將其留在宮內,一是這段時間他會與杜基書信往來頻繁,身邊需要有個會莫非斯文字的人幫他,其次,唐寅也是怕小官吏把消息泄露出去,一旦讓外界知道自己與杜基勾結,聯手進攻寧國,那對自己可是非常不利的,張哲那席擔憂之詞很可能就會變成現實。唐寅現在還不敢冒這個天下之大不諱。
    把書信封好之后,唐寅又找來一名官職不算小的史官,將書信交給他,讓其秘密送往杜基。這名史官是原唐寅麾下的謀臣之一,名叫王方,出謀劃策的本事或許不怎么樣,但口才過人,能說會道,是和江露同一類型的說客之才。
    能得到唐寅的親自托付,王方異常興奮,接過書信后,小心翼翼地揣入懷中,連聲應是。
    唐寅看著他,說道:“你此行有兩個目的,其一是送去我的書信,其二,是說服阿爾登·艾倫瑞奇先出兵進攻寧國,若是你能把這兩件事辦好,回來之后我會重重嘉獎,升你的官,加你的爵!”
    王方聽后,急忙跪地叩,說道:“臣謝大王!”還沒等把事情辦成呢,甚至連家門都沒出呢,他倒是先開始謝恩了。唐寅略微愣了愣,隨即仰面大笑起來,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有沖勁又信心十足的人,這樣的人出使杜基,也更能彰顯風國的國威。
    當天下午,邱真、蕭慕青、梁啟、彭浩初、子纓、古越等人齊齊入宮,與唐寅共同商議河東之戰的策略。
    河東一地,差不多相當于兩個郡大小,內有五城、十八鎮。五城分別是南海、建興、青遠、小夏、豐城。其中青遠位于河東的中央腹地,小夏和豐城靠近潼門,南海、建興則位于河東地區的縱深。
    來見唐寅之前,邱真等人已經做過一番商議,決定分兵三路,取小夏、取豐城,最后插入河東腹地,直取青遠,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三城,至于剩下的南海和建興,己方則可以慢慢推進,逐步將其蠶食。
    在書房里,眾人向唐寅見過禮,然后取出地圖,將其作戰方案向唐寅詳細講明。這時,樂天和艾嘉這兩位情報方面的負責人也在場,等邱真等人講完之后,唐寅問他二人道:“目前寧軍在河東地區的總兵力有多少?”
    “回大王,寧軍的兵力應該不下二十萬,主要集中在小夏和豐城兩地,寧國對潼門的丟失耿耿于懷,一直沒打算放棄,屯兵于小夏和豐城,其目的也是尋找機會,就近攻打潼門!”艾嘉說明情況的同時也做出一定的分析。
    唐寅點點頭,看著桌面上鋪著的地圖,目光幽深地喃喃說道:“由此來看,小夏和封城這兩仗都不容易打啊!”頓了一下,他抬頭看向邱真,問道:“邱真,這次我們出征河東地區,最多能帶多少兵力?”
    邱真想了想,謹慎地回答道:“目前我大風中央軍的總兵力有八十多萬,若是出征,必須得留守都城十萬,另外為防止南方莫國的突然難,還得再留兵十萬,加上駐守潼門的二十萬,我軍最多能出兵四十萬!”
    四十萬人,如果僅僅對付寧軍駐扎在河東地區的二十萬兵力是綽綽有余,但是,寧國的君主嚴初是不會對河東坐視不管的,只要己方大軍一來,寧國的中央軍也必定會趕到增援,到時敵軍的總兵力就不知會有多少萬了。
    唐寅皺著眉頭幽幽說道:“如果駐守潼門的二十萬大軍能一并出征的話,仗就容易打很多了。”
    邱真身子一震,急忙擺手,搖頭道:“大王,潼門的兵力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動的,這次我軍出征河東,無論成功與否,后方都有潼門做依仗,進可攻,退可守,若是潼門有失,我們進入河東的大軍就成了孤軍,戰無雙和戰無敵的前車之鑒,大王不能不防啊!”說到這里,他又加重語氣,說道:“即便是天塌下來,潼門的二十萬兵力也一個都不能抽調。”
    對于潼門重要性的這一點,唐寅的認知并不比邱真少,他也深知潼門就是己方的國門,剛才的話僅僅是隨口而已。見邱真的臉色都有些變了,唐寅悠然而笑,擺手說道:“邱真,你不必擔憂,潼門的兵力我是不會隨便動用的。”
    “哦!”邱真暗暗松口氣,他還真怕唐寅鉆牛角尖,硬是要把潼門的兵力也一并派出去。
    唐寅不再說話,垂下頭,目光又落回到河東的地圖上,眼珠轉動,默默思量。過了許久,他頭也不抬起問道:“誰愿去攻小夏?”
    他突如其來的一句問話,令在場眾人同是一愣,頓了片刻,蕭慕青欠身說道:“大王,末將愿往!”
    由平原軍去攻小夏,此戰倒是可以十拿九穩!唐寅沒有表示同意,也沒有反對,話鋒一轉,又問道:“誰又愿去攻取豐城?”
    這回眾人都反應過來了,同一時間,梁啟和子纓異口同聲道:“末將愿往!”
    見有人和自己同時請纓,梁啟和子纓互相看了一眼。以他倆的性格,若是平時,就互相謙讓了,不會硬爭的,但是現在,梁啟和子纓都沒有退讓的意思。梁啟覺得父親在唐寅不在期間所造成的都城之亂,自己難逃其咎,現在他急于立功,將功補過,而子纓也有他的考慮,他本是鐘天的麾下,是后來投靠到唐寅這邊的,屬降將,但唐寅授封的時候,他也被封了上將軍銜,后將軍號,從一品的高官,天淵軍的諸將自然多有不服,子纓希望通過自己的建功來封住旁人的口實。
    看完對方之后,梁啟和子纓語氣堅定的再次異口同聲道:“我去!”
    唐寅見狀,忍不住笑了,真是難得,這兩位平時都是好好先生,現在竟然為攻一城能爭起來,實在有意思。還沒等唐寅表態,就聽書房外一陣大亂,不時傳出喊喝之聲。唐寅皺起眉頭,側頭看向自己身后的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兄弟。
    兩兄弟會意,雙雙走出書房,去外面查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