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24

  第五百二十四章
    上官兄弟被封為鎮殿將軍,成了唐寅名副其實的“貼身保鏢,。【】
    兩兄弟出去之后。時間不長便雙雙返回。后面還跟著一個,舞媚。
    看到舞媚走進來,唐寅也十分意外,下意識地問道:小媚,你怎么來了?”
    自唐寅稱王以來。忙的天昏地暗,始終沒抽出時間去找舞媚,數日來,兩人這還是第一次碰面。
    唐宣能沉得住氣,但舞媚可忍不住了,而且病重的舞虞也一再
    告訴她趕快進宮去見唐寅。盡快完成兩人的婚事,畢竟遲易生變。現在舞虞病的連床都起不來,恭相一職也自然主動請辭了,唐寅連委婉的拒絕都沒有,當即便批準。舞虞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右相,在他看來,舞家的榮華富貴只能寄托在舞媚身上,如果這門婚事不
    成,那舞家也就徹底的沒落了。
    在舞虞連番的催促下,加上舞媚自身也想念唐寅,所以這才主
    動前往王宮。舞媚是唐寅的未婚妻,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她進宮
    ,守門的侍衛們根本不敢攔阻,直接放行。入宮后,也沒有人敢阻攔或者上前盤查舞媚,都是風平浪靜。惟獨到了書房的門口,
    負責看守的侍衛把她攔住了,未讓她進入。這些都是唐寅的貼身侍衛。而且唐寅已下過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入內打擾。所以侍衛們的
    態度非常強硬。
    但侍衛越攔阻舞媚,舞媚心中就越起疑。越想唐寅在里面
    究竟在干什么,她越是要向里面進,兩方爭執不下,話聲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激烈,最后終于傳進書房內的唐寅耳朵里。此時。看到書房里除了唐寅之外。還有邱真等人在場。似乎在
    商議某些要緊的事情,舞媚暗暗松了口氣,隨后這才定下心來打量
    唐寬
    唐寅穿著量身訂做的王衣,黑紅相見,并無華麗,但簡單又合體,使他的身材也更顯得修長,看著他,舞媚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千
    ,當初她與唐寅處次相見的時候是在河東,正遭遇風軍慘敗潰逃,誰能想到,當初那個落魄的逃兵現在竟能成為堂堂的一國之君。
    “怎么?現在做了大王。連我的面前不想見了嗎?”舞媚也氣
    唐寅稱王之后,非但未見自己,甚至連派人召自己入宮都沒有。好
    象把自己這個人遺忘了似的。
    聽聞這話,唐寅立刻明白舞媚是在生自己的氣。他沉默片刻,
    微微一笑。說道:“這兩天。我實在太忙了。”
    “忙到連派人問候一下的時間都沒有?”舞媚疑聲質問道。唐寅默然,舞媚說的沒錯,這倒真是自己疏忽了。
    這時,邱真在旁說道:“舞媚小姐,大王繼承王位以來,事務繁雜,大事小情堆積如山,已連續數日大王都困在書房里處理各項
    國務,一宿好覺都沒有睡過,所以,還望舞媚小姐能體諒大王的難
    處。”該從哪里來就趕快回哪里去好了!邱真在心里又默默補充了
    一句。
    邱真的話令舞媚心頭一緊,仔細瞧看唐寅。雖然他還象以前那樣神采奕奕,雙目倍亮,不過面頰確實消瘦了好多。舞媚原有的怒
    火一瞬間都轉變成了心疼。她眼因紅潤,下意識地拉住唐寅的手,輕聲說道:“你都已經是大王了,怎么還讓自己這么辛苦?!”
    看不出來,邱真的三言兩語比自己的千言萬語都管用。他反握
    著舞媚的小手,將自己懷中拉了拉,說道:“我沒事。”說著話,他轉回頭,感激地看眼邱真,又道:“今天就商議到這吧!”
    邱真等人相互,既然舞媚來了,自己等人也不好再繼續呆
    下去,紛紛起身,要向唐寅告退。唐寅沖他們擺擺手,說道:“你們留下來繼續商議。”說完,他先是把舞媚輕輕推開,然后走到桌前,手指著地圖說道:“我的是意思,十萬平原軍進攻小夏,十萬
    三水軍進攻豐城,十萬飛鷹軍在前,長驅直入,直取腹地青遠。我
    率十萬直屬軍在后。若飛鷹軍前進受阻或者深險敵圍,我可在第一
    時間趕到增援。你們商議一下我的辦法是否可行。”
    說完話,唐寅毫未停留,拉著舞媚走出書房。
    等唐寅和舞媚離開之后,眾人才清醒過來。聽大王的意思。此
    次奪取河東,大王要親自出征啊!讀好書盡田包書吧凹脅
    “此戰兇險,大王怎可輕易涉險?”梁啟皺著眉頭第一個說道。
    蕭慕青、彭浩初、古越、子纓、樂天、艾嘉等人也紛紛點頭,表示梁啟說的沒錯。別看寧軍進入風地之后與己方的交戰似乎不堪一擊,但那是由于很多因素造成的,實際上寧軍的戰斗力極強。兩年多前的河東慘敗還歷歷在目,此次出征也定然不會輕松,大王親往,萬一生了意外怎么辦?
    邱真看了看眾人,暗嘆口氣,說道:“以大王好戰的性格,此
    次又是關系到國家興衰的大戰,大王怎能會不親自前往呢?不過有大王親臨,我軍士氣將都大受鼓舞。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見眾人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邱真又說道:“我等應該感到
    高興才對,因為我們輔佐的是一位英勇善戰又英姿勃的大王。這要遠勝于一個貪生怕死、膽小懦弱的大王,各位將軍,你們覺得呢。”
    聞言。眾人皆是面色一正,紛紛起身。向邱真躬身拱手說道:
    “邱相所言極是!”
    以前唐寅不在軍中時都會把指揮權交給邱真。這么做也是有他
    的道理,先他信任邱真。其次邱真自身也有領柚的氣質,能壓住
    和掌控大局。
    且說唐寅和舞媚,離開書房之后。二人走向寢宮,上官元武和
    上官元彪以及眾多的侍衛們則遠遠的在后面跟隨。
    舞媚先打破沉默,面帶關切。微皺眉頭。問道:“寅,你也
    要出征河東嗎?”
    剛才唐寅在交代自己的進攻策略時并沒有提到過河東二字。但
    舞媚可不是普通的千金小姐。而是正規的武將出身。何況她又親身
    經歷過上次的河東之戰。對河東內的城鎮非常了解。唐寅只是提著
    城名。她立刻就知道是哪里。
    唐寅略微怔了一下,隨后點點頭。說道:“沒錯,河東地區本就是我風國領地,卻被寧國長年強占。任何一個風王。都有責任把
    河東地區重新奪回。”他說的冠冕堂皇,而實際上根本不是這么回
    事,當然,他也沒傻到去向舞媚解釋自己的真實意圖。
    得到唐寅的親口確認,舞媚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擔憂地說道:
    “可是…河東地區并不好打啊!”
    唐寅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幽幽說道:“我軍戰勝寧軍還不久
    。對寧士氣正旺,而寧軍的軍力也沒有得到恢復,現在正走出兵奪
    取河東的好機會,如果現在不打,以后恐怕就更沒有機會了。”頓
    了一下。他瞇縫著眼睛說道:“讓寧國擁有河東這么一塊產糧之地
    ,我大風只會與寧國的國力越差越大。”
    無法否認。唐寅說的也是實情。但出征河東。舞媚仍心有余悸
    。她小聲問道:“那……你也要親自出征嗎?”
    “我必須得去!”唐寅回答的干脆。說道:“將有必死之心,
    士方能無貪生之念!我雖已是風王,但在大戰期間,必須得與下面
    的將士同甘共苦、同生共死。也只有這樣,將士們才會舍棄生死,
    與敵人拼命一搏!”
    現在這樣的唐寅,讓人去恨他很難,愛上他卻很容易。舞媚更是心潮澎湃,她下意識地抱住唐寅的胳膊,越抱越緊。感覺自己的衣袖漸漸潮濕,唐寅低頭,原來是舞媚的眼淚滴落在自己的袖
    子上。
    唐宣對舞媚的眼淚總是很無奈,就算他是塊鋼鐵,也會被那區
    區的水珠熔成繞指柔。他彎下腰身,輕輕拭去舞媚臉上的淚珠。柔
    聲問道:“哭什么?放心。我保證,我是不會有事的
    他話還沒有說完。舞媚反而撲進他的懷中。哽咽的說道:“我不是在哭,我是在高興,因為我心愛的人是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這話象是一根利箭,直射進唐寅的心臟。面對如此的舞媚,他
    是又激動又甚是羞愧。“我,不是什么英心
    唐寅用低的連他自己都聽不清楚的聲音說道。他張開手臂,將懷中的舞媚環抱住,抱的緊緊的,一刻也不愿意放手。
    見狀,后面的上官兄弟以及眾多的侍衛們立刻轉身,背對向唐
    烹
    唐寅沒有理會他們。沒見他如此用力。已經若無物的將舞媚攬
    腰抱起。因為自小修煉靈武的關系,舞媚的身材并不矮,修長、勻稱,但在高大的唐寅的懷中。卻嬌小的如同小貓味一般。
    他舉目前往,前方就是正宮,唐寅連想都未想,大步走了過去
    因為他已在正宮住了一晚,女官調派過來很多宮女,遠遠的見
    唐寅抱著舞媚走過來,宮女們紛紛跪地施禮,齊聲道:“大王!”
    有這么多人看著唐寅抱著自己,舞媚心里又甜蜜又害羞,腦袋
    都快擠進唐寅的腋窩里,但卻沒有任何要下來的意思。
    感受著懷中柔軟的身軀,唐寅的休溫在急上升。他對跪地的
    宮女們揚頭道:“把門打開”。
    防:剛才這章沒有傳上。我會盡快聯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