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28

  第五百二十八章
    唐寅回到寢宮,剛進門就看到舞媚站在大廳里,正不安的慢慢
    來回徘徊。
    見唐寅回來,舞媚急忙走上前來。緊張地問道:”寅。剛才
    生了什么事?我看你和邱真爭執起來了,他還向你動手?”剛才唐
    寅和邱真在花園中的舉動,舞媚透過窗戶看的清清楚楚,下臣敢對
    大王動手,這在舞媚的觀念中是件極不可思議的事。也是大逆不道之舉。
    想必小媚已經看到剛才生的一切。唐寅略微怔了一下,隨即打個哈哈,輕描淡寫地說道:“沒什么。我和邱真在軍中時就打打
    鬧鬧慣了。”
    舞媚皺著眉頭正色說道:“可現在并不是在軍中。而是在王宮
    ,你現在也不再是郡,而是堂堂的一國之君,怎能容忍臣下對你如此無禮?”
    唐寅一笑,伸手攬住舞媚的香肩。輕聲說道:“不會再有下一
    次了,我剛才已經警告過邱真。”
    “哦!”舞媚松了口氣,隨即又好奇地問道:“剛才我看邱真
    的情緒很激動。到底為了什么事?”“雞毛蒜皮的小事。”唐寅笑道:“邱真是牛脾氣。也是急脾
    氣。這事你就不用再擔憂了。”
    聽他這么說,表情又很平和,舞媚這才放下心來。她靠進唐寅
    的懷中,低聲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人了,以后你要好好待我。”
    “恩!”唐寅應了一聲。恍然想起什么。說道:“小媚。以后你就住在宮中吧,不要再走了。”
    舞媚心頭一熱。剛要答應,可突然又驚叫一聲。急道:“對了
    。我昨晚沒有回家,父親一定急死了,我得趕快回去!”說著話。她離開唐寅的懷抱。作勢就要向外走。唐寅拉住她的手不放,笑而
    未語。
    她急道:“你倒是快放手啊,再不回家。父親會以為我在外面
    生了意外燦六
    唐寅非但沒有松手,反而微微用力,把舞媚又拉回自己的懷中
    ,含笑說道:“不用緊張。我早已派人去過舞府,知會過舞舞伯父。”唐寅被還要叫舞虞為舞相,但轉念一想。他現在已不是右相,便改稱為舞伯父。
    舞媚并沒有忽視唐寅對父親稱呼上的改變,她暗暗嘆口氣。伸
    手潔白如蔥的玉指。在唐寅胸前輕輕畫著圈困。同時低聲詢問道:
    “寅,你會讓我父親和家里人微出舞府嗎?”
    舞虞住的是右相府,現在他已不再是右相,府邸當然要讓出來
    交給現任右相上官元吉,只不過人們礙于唐寅的顏面。沒有強行,
    迫舞家人離開罷了。同為晝相的粱興就遠沒有那么好遠,早就被強
    迫根出左相府,好在唐寅念及自己與梁啟之情,又分給梁家一座大
    宅。不過這座大宅已不再是位于鹽城的中心地帶了。
    “過,聽完舞媚這話,唐寅才恍然想起右相府的事還沒有
    解決。正當他有些沉吟的時候,舞媚抬起頭來。邊輕吻唐寅的耳垂
    。邊小聲乞求道:“父親和家人一直都住在相府,早已經習慣了府
    中的一切。現在父親的身體又不好,如果他離開。弄不好”她沒有把話說完,用著青澀又生硬的動作挑逗唐寅,或許舞媚自己都不知道,這樣的挑逗更容易讓男人欲火中燒。
    “小妖精!”唐寅覺得小腹火熱。低聲嘟囔一句。彎下腰身。把舞媚攬腰抱起。邊向內室走去邊煞有其事地說道:“這件事嘛。
    我們可以去床上慢慢“商議”,
    其實相府的事并不是什么大問題,既然舞媚開了口。唐寅也不
    忍拒絕她,如果舞家人喜歡住,就讓他們住好了,自己可以再別處
    另建一座右相府給元吉。
    當晚。唐寅正和舞媚用膳的時候,上官元武從外面走了近來,在門口躬身說道:“大王,華榮夫人求見!”
    這兩天有舞媚陪伴在身邊。唐寅都幾乎要把袁千依這個人忘記
    了,聽聞她來了,唐寅愣了一下,隨即說道:“不見。”
    “難道是大王有了新歡,就忘了妾嗎?”唐寅話音剛落,門外就傳出袁干依嬌滴滴的話音。
    舞媚皺起眉頭,先是看眼門外,然后扭頭面帶詢問地看向唐寅
    。同時也放下碗筷。
    唉!唐寅暗嘆口氣,該來的早晚要來,躲是躲不過去了。他沉吟片刻,對上官元武說道:“請華榮夫人近來吧!”
    “是!大王!”對舞媚和華榮夫人,上官元武都沒有太好的印
    象,此時也樂于在旁看熱鬧。
    他出去時間不長,華榮夫人就在兩名宮女的陪伴下走了近來。她對唐寅身邊的舞媚連看都未看,目光始終落在唐寅的身上,她走
    到他近前,動作幽雅地款款施個萬福,同時說道:“妾身見過大王
    。”“起來吧!”唐寅隨意地擺下手。
    并沒有收到任何的邀請,袁千依卻在唐寅的另一側緩緩落座。
    并對唐寅笑道:“大王不介意妾陪大王一起用膳吧?”
    唐寅倒是也想袁千依的來意。他點頭一笑,說道:“當然不介意。”
    “大王說昨晚會等妾,可是妾來時,大王的房中卻已有人了。
    ”袁千依目露幽怨地看著他。
    這時,舞媚終于忍不住了,沒等唐寅開口,她接道:“是我。
    直到這時,袁千依的正眼才算落到舞媚的臉上。她笑呵呵地說
    道:“想必這位就是舞妹妹吧!”
    舞妹妹?舞媚差點笑出聲來,看年紀,她可能還沒有自己大呢
    ,竟然好意思叫自己妹妹?!她說道:“我是舞媚,但不是你的妹妹。”
    “現在不是,以后也會是的。”
    “什么意思?”舞媚直勾勾地看著她。
    袁千依身子一偏。向唐寅靠去,笑道:“大王早已許諾過要立妾為夫人,舞妹妹又是大王未過門的夫人,我們以后當然是自家人嘍,以姐妹相稱也是應該的麻!”
    唐寅要立華榮夫人為夫人?舞媚大吃一驚,她從未聽唐寅說起
    過此事,再者說。華榮夫人不是先王的夫人嗎?她驚訝地看向唐寅
    ,向他求證。
    舔了舔干的嘴唇。唐寅對舞媚苦笑道:“小媚。這件事情我
    以后再向你解釋。”說完。他又看向袁干依。說道:“華榮夫人如
    果沒有其他的事情。就請回吧。”
    袁千依的眼中又流露出令人憐惜的幽怨之色,輕聲說道:“大
    王真的那么討厭妾嗎?連多眼妾都覺得厭煩?”
    從內心來講,唐寅對袁千依的感覺也遠達不到討厭的程度,不
    過袁千依也沒有重要到能取代舞媚在他心中地位的程度。他苦笑道
    :“當然不是,只不過…”訪問日四…!涵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功。四…
    沒等他說完,袁干依立刻轉怨為笑,說道:“妾就知道,大王是不會討厭妾的。”說話之間,她把唐寅的胳膊摟的更緊了,整個
    人都快貼到他的身上。
    自己心愛的男人被別的女人如此糾纏,不管她是什么身份,舞媚都忍受不了。她抑制不住胸中的怒火,重重地拍下桌案。呵斥道
    :“好個不要臉的女人,你還好意思自稱夫人?”
    “咯咯!”袁干依對舞媚的怒火視而不見,反而嬌笑出聲,說
    道:“舞妹妹不要生氣嘛!大王是一國之尊,你總不能一個人獨霸
    大王吧!”
    “,
    舞媚還要和袁干依爭辯,唐寅臉色一沉。擺手說道:“不要再
    吵了。都吃飯!”說著話,他拿起碗筷,快地扒起飯來。
    見唐寅神情不悅。舞媚和袁千依果然不敢再繼續口舌,雙雙別
    過頭去,連眼角的余光都不去瞥對方。
    唐寅的臉色雖然難看,但心里卻長長噓了口氣,總算安靜下來
    了。他這口氣還沒有噓完,門外傳來敲門聲,上官元武再次走近來
    ,面露難色地拱手說道:“大王一”
    “這回又怎么了?”唐寅轉頭看向他,有氣無力地問道。
    “大王,剛剛得到宮門侍衛的稟報,范敏小姐已到宮外。”上
    官元武回話時還特意瞅了瞅舞媚和袁十依,這下可好,和大王關系
    非同尋常的三個女人馬上就要聚到一起了。
    聽到范敏二字,唐寅和舞媚的身軀司是一震,不過兩人的感覺
    卻是大相徑庭,舞媚對范敏是如臨大敵。唐寅是君主,舞媚也明白
    自己無法獨霸唐寅。不過她寧愿和眼前這個討厭的華榮夫人分享唐
    寅,也不愿去和范敏分享。日姍澗書曬齊傘
    此時唐寅則是又驚又喜。他和范敏可是許久未見。對她也是十
    分想念。小敏不是在天淵郡嗎?怎么突然回鹽城了?為什么不事先
    差人通知自己一聲?唐寅一肚子的疑問,幾乎連想都未想,站起身形,說道:“快請她入宮。”頓了一下,他又覺得不妥,拿起手帕
    ,胡亂地擦了擦嘴。說道:“還是我自己去一趟吧!”
    袁千依并不知道這個范敏是何許人也,以前也從未聽人提起過
    。不過唐寅肯親自出去接她。已然看出兩人的關系不簡單。看著向
    外走去的唐寅。她的眉頭也下意識地慢慢皺緊。舞媚咬了咬嘴唇。眼珠轉動,對袁干依別有深意地說道:“你真正的敵人來了,或者說是我倆共同的敵人。”在她的小心眼里。
    這時候已決定拉攏袁干依。排斥那個從小到大都讓她看不順眼的范
    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