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31

  第五百三十一章
    聽聞唐寅說沒什么大事,邱真和上官元吉相互,皆在心中暗嘆口氣。唐寅成為風王已有段日子了,不過他的許多觀念還是停留在身任郡的時候,現在他的身份已和從前大不相同,身為一國之君,哪有把左右兩個丞相連夜召入宮內卻又沒什么大事的?
    不過邱真和上官元吉都了解唐寅的個性,知道他隨性慣了,一下子要求他太多也不太現實。上官元吉一笑,平和地問道:“不知大王有何事啊?”
    “這個嘛……”唐寅沉吟一聲,想了片刻,方說道:“我想立三個夫人,元吉、邱真,你二人的意思呢?”
    呦!聽聞這話,邱真和上官元吉同是一怔,這還真不是小事。上官元吉急忙說道:“大王英明!現在大王已為一國之君,后宮卻是十分空虛,早立夫人,也可順民愿、安民心!”
    “恩!”上官元吉的話令唐寅大點其頭的同時也露出笑容。
    邱真好奇地問道:“不知道大王要冊封的三位夫人是……”
    唐寅說道:“舞媚、范敏還有袁千依。”
    對這樣的答案,邱真并不感意外,或許說早在他預料之中。
    唐寅反問道:“邱真,你覺得如何啊?”
    邱真忙拱手回道:“臣無異議。”舞媚是權貴出身,范敏則是富貴出身,惟獨這個袁千依出身模糊,而且還是先王的嬪妃,唐寅納她,有些不太合適,不過當初唐寅已經向袁千依許諾過了,這件事邱真也知道,現在要冊封她為夫人,邱真也不好多說什么。
    見邱真這么苛刻的人都沒有意見,唐寅放下心來,他問上官元吉道:“元吉,夫人都是有名號的,你幫我想想,要給小媚、小敏、千依什么樣的名號為好。”
    “哦……”上官元吉沉吟了許久,眼珠連轉,過了半晌,他拿定主意,說道:“大王可冊封舞媚小姐為樂平夫人,冊封范敏小姐為萬安夫人,冊封千依小姐為德容夫人,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樂平夫人,快樂平安,萬安夫人,萬世安康,德容夫人,品貌雙全……”唐寅喃喃嘟囔著,琢磨了一會,他仰面哈哈大笑,撫掌說道:“起的好,元吉的書果然沒有白讀。”
    上官元吉對這樣的夸獎只能在心中報以苦笑,他拱手說道:“大王過獎了。”
    唐寅又問邱真道:“邱真,你覺得元吉所起的名號如何?”
    邱真欠身贊道:“極佳。”
    “那好,此事就這么定了。”
    邱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又問道:“大王只是立了三位夫人,不知王后可有無人選?”
    對于這個問題,上官元吉也很好奇,下意識地豎起耳朵,傾聽唐寅的答復。
    唐寅說道:“我心中已有人選。”
    邱真驚訝地問道:“是誰?”
    唐寅瞇了瞇眼睛,目光變的幽深,一字一頓地說道:“殷柔。”
    殷柔?邱真和上官元吉都覺得這個名字耳熟,愣了片刻,兩人的身軀同為之一震,異口同聲地驚訝道:“帝國公主殷柔?”
    看著二人吃驚的表情,瞪圓的眼睛,張大的嘴巴,唐寅老神在在地反問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之處嗎?”
    好半晌,邱真和上官元吉才算回過神來,邱真搶先說道:“據臣所知,公主殿下已經和貞國太子李丹立下婚約。”
    “那又如何?”現在,唐寅也不想再隱瞞邱真和上官元吉了,他正色說道:“知道我為什么急于奪回河東地區嗎?就是為了厲兵秣馬,如果最終貞國不取消殷柔和李丹之間的婚事,我就率軍直取上京,硬奪回殷柔。”
    聽聞這話,邱真和上官元吉都傻眼了。要出兵上京?硬搶公主?兩人簡直要懷疑唐寅是不是瘋了。艱難地吞口吐沫,邱真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王不是在開玩笑吧?”
    唐寅嗤笑一聲,說道:“此等大事,豈能玩笑?”
    “那……大王要出兵上京,也得路過莫國和安國,就算大王能過得了莫國,可是也過不了安國啊,只怕還沒打到上京,就被擋在安國之外了……”
    未等邱真說完,唐寅已信心十足地說道:“這一點我已經想過了。皇廷的大臣王易不是主張從各諸侯國調軍進入上京,聽皇廷的指揮調遣嗎?到時我們的大軍就打著遵從圣意的名義,大張旗鼓的前往上京,如果有誰敢阻攔,就是對天子不敬,對皇廷不敬,一直貪圖安逸的安國又豈敢冒這個天下之大不違阻攔我軍?”
    哎呀!聽聞這話,邱真和上官元吉的心頭同是一顫,看起來大王不是一時興起的頭腦熱,而是早有預謀啊!連進軍上京的策略都已經想好了……以唐寅的性格,這時候再想阻攔他,恐怕已是難如登天。
    上官元吉問道:“難道大王是打定主意要硬搶公主殿下?”
    “沒錯!”唐寅語氣堅決地回答道。
    “可是如此一來,大王就會成為眾矢之的,我風國將可能遭受到其它諸侯的聯擊!”上官元吉憂心重重地說道。
    “正是因為這樣,你二人必須得全心全力的幫我。”唐寅目光如電,在邱真和上官元吉的臉上掃過,隨后他又悠然一笑,說道:“其實,你們并不用那么擔憂,真正會聽皇廷調遣的諸侯國又有幾個?八大諸侯國,神池不參與戰爭,另外七國,川國國力最強,但距離我國也最遠,千里迢迢,長途跋涉來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安國國力次之,但安國一向無戰事,對于戰爭也一向是能避就避,對我國動戰爭的可能性不大,玉、桓兩國地廣人稀,實力不強,即便參戰,也不會笨到傾全國之力來攻,派出不了多少兵力,莫國與我國關系微妙,十有是口頭上喊喊,實則按兵不動。真正能對我國出兵的只有寧國與貞國,貞國距離我國也是遠在千里之外,不足為慮,說來說去,有威脅的還是寧國,他們若不出兵也就罷了,若敢出兵,我們就再打它個落花流水,如果有機會,還可以順勢反攻出去,殺入寧國境內。”
    聽著唐寅的分析,連上官元吉和邱真也不得不連連點頭,暗道一聲有道理。除了風國,另外八大諸侯國,其中最有實力也最為可怕的當屬川國,但川國在最南,風國在最北,兩國是牛馬不相及,相隔數千里,川國就算真能打敗風國,即占不了城池,又占不了土地,一向貫徹擴張領地的川國又哪會動這種賠本的戰爭?
    上官元吉苦笑道:“看來大王早已經把一些都算計到了。”
    唐寅毫不隱諱地說道:“沒錯,我在上京的時候就已經在琢磨出兵硬奪殷柔之事是否可行了。這次我們奪取河東,其目的一是為了獲得充足的糧草用來養兵,其二也是趁機消磨寧國的兵力,使日后寧國對我國的進攻乏力,何況,現在還可以把杜基攪進來,由杜基這么一個外敵在北方牽制寧國,對我們可是非常有利的。”
    邱真先是搖頭又是點頭,最后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有時候他也不得不佩服唐寅的頭腦。平日里,唐寅看上去無所事事,隨性而為,經常做出一些過常理的舉動,而實際上,他的腦袋里還不知道在算計著什么鬼主意呢!這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他沉思半晌,仿佛下定了決心似的,抬頭正色問道:“大王真的就那么在乎公主殿下?”
    唐寅深吸口氣,目光幽深,緩緩握緊拳頭,說道:“前世,我已經失去了她一次,這一世,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再放她離開,我一定要她,哪怕與全世界為敵,我也不在乎!”
    雖然聽不太懂唐寅所說的前世今生,但是邱真能感受到唐寅強烈的,即便對風國的王位唐寅也沒表現出如此強烈的占有欲。
    邱真暗暗嘆口氣,他很清楚唐寅要這么做是不對的,會引戰爭,會害死很多很多的人,但是唐寅不僅是他的君主,更是他的朋友、他的知己、他的兄弟,為了唐寅,他也寧愿豁出一切,哪怕是留下罵名,被后世所唾棄。
    他咬了咬嘴唇,讓心緒平緩一些,然后含笑說道:“大王英明賢德,聰慧過人,希望大王也能站在整個風國的立場上作出考慮,權衡其中的利弊,只要大王認為是可行的,無論做出什么樣的決定,我和元吉一定會堅定不移的站在大王這一邊,縱然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聽聞他這話,上官元吉也重重點下頭,正色說道:“邱相的話,也正是臣的心里話。”
    唐寅眼中射兩道出亮的嚇人的精光。
    這才是他最想聽到的,他要搶下殷柔,無疑是要和整個帝國為敵,這只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必須要得到下面大臣、將士們的全力支持,現在文官之的上官元吉和武將之的邱真都表明立場,愿意站在他這一邊,這就象是給唐寅打了一針強心劑,也讓他的信心倍增。
    他抓緊邱真的胳膊,另只手又抓住上官元吉的胳膊,連連點頭,動容地說道:“不愧是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