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33

  第五百三十三章
    舞虞知道直屬軍不比另外的四軍,可算是唐寅的貼身近軍,地位自然要比另外四軍高得多,舞英若能成為直屬軍的副統帥,就等于成為了唐寅身邊的人,相處時間久了,難免會日久生情,如果舞英也能進入王宮,那舞家的地位就真的不可撼搖了。【】
    唐寅可沒想到舞虞還有這么多的鬼心思,他略微沉吟了一會,轉目看向古越,問道:“古越,你是直屬軍統帥,你覺得由舞英擔任副統帥一職如何啊?”
    古越看向唐寅,查看他有沒有對自己做出暗示,如果唐寅反對此事的話,肯定會有所示意的,但現在唐寅根本沒有多余的表示,古越只當唐寅是默認此事了,問自己的意見是走個形式。他急忙欠了欠身,拱手說道:“回大王,末將也覺得舞英小姐能力出眾,又熟讀兵書戰策,擔任直屬軍副統帥一職是再適合不過了。”
    連古越也這么說,唐寅無法再拒絕,他沖著舞虞一笑,順水推舟地說道:“既然是國丈推薦的人選,那肯定錯不了,就由舞英擔任直屬軍的副統帥吧!”
    “多謝大王!”舞虞喜笑顏開,作勢要下跪謝恩,唐寅急忙伸手把他攙扶住,說道:“國丈太過于客氣了。”
    舞虞也只是裝裝樣子罷了,并非真想向唐寅下跪,被他這一攔,也就順勢站了起來,隨后他轉頭看向下面的舞英,招手說道:“英兒,還不過來向大王謝恩?!”
    舞英聞言,立刻離坐,走上前來,由于今日沒有穿著戎裝,舞英以女子的萬福向唐寅施禮。
    唐寅沖著她一笑,說道:“小英,以后你可要和古越將軍好好相處,盡量輔佐和配合他!”
    “是!大王!”
    別看唐寅已是舞英的姐夫,但她對唐寅的態度絲毫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
    五軍之中,舞英是第一個也是唯個女統帥,古越對此倒是十分開心,有這么一位漂亮的副手,即便什么事情都不會做,擺在軍營里也可賞心悅目。
    酒宴結束后,眾人相繼告退,唐寅也喝了不少酒,略顯微醺。女官早早的在殿門外等候,唐寅剛出來,女官就迎上前去,問道:“大王今晚在哪位夫人那里過夜?”
    唐寅一愣,不解地看向女官,自己要去哪里過夜,還需要向她稟報嗎?
    女官知道唐寅不懂宮中的規矩,急忙解釋道:“大王要在哪里過夜,奴婢得提前去通知,以便做好準備。”
    “哦!”唐寅慢悠悠地應了一聲,對女官一笑,說道:“你可以去休息了,我自己會處理的。”
    女官怪異地看眼唐寅,不過也不敢抗令,點頭應了一聲,向唐寅告退。
    去誰哪里過夜?這倒是個問題。唐寅搖頭而笑,回頭問身邊的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道:“元武、元彪,你二人說我今晚應去誰的寢宮?”
    上官兄弟哪敢就此事多言,兩人異口同聲道:“大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呵!這等于沒說。唐寅聳聳肩,眼珠轉了轉,說道:“先隨我去華英殿。”
    “是!大王!”上官兄弟雙雙應了一聲,心里暗暗嘀咕,看來還是舞媚在大王心中的地位最高啊!
    唐寅由上官兄弟陪行,前往華英殿去找舞媚。此時舞媚早已經令身邊的丫鬟把身上繁重的衣服脫掉,連帶著,臉上的濃妝也一并洗掉,當唐寅到時,這位大小姐正毫無淑女形象呈大字形躺在床上睡覺呢。
    看到這副模樣的舞媚,唐寅忍不住笑出聲來,周圍的丫鬟們急忙上前,向唐寅見過禮后,紛紛向她解釋說道:“大王,夫人太累了。”“是啊,昨天晚上夫人一直都沒怎么睡覺……”
    這些丫鬟都是舞府的丫鬟,跟隨著舞媚入宮的,現在她們身上也都換上了宮女的服飾。
    聽著丫鬟們的解釋,唐寅理解地點點頭,走到床前,低頭看著熟睡正酣的舞媚,臉上漸漸露出溫柔的笑意。
    見左右的丫鬟要上前把舞媚叫醒,唐寅伸手把她們攔住,拿起被子,幫舞媚蓋上,然后輕聲說道:“讓她好好睡一覺吧!”
    唐寅如此體貼,下面的小丫鬟們也十分高興,連連點頭應是。唐寅在殿內又少坐了一會方起身離開。
    而后他去的是范敏所在的泰安殿。令唐寅大感意外的是,他到泰安殿后并沒有見到范敏,向下面的宮女一打聽才知道,原來范敏早已去了宮中的藏寶閣,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三女中對宮中所藏的那些奇珍異寶最感興趣的就屬范敏,她也樂于評估珍寶的價值,并將其記錄下來,如果哪天真有急用的話,這些珍寶可立刻兌換成等價的金銀。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唐寅心中苦笑,范敏已做了國君的夫人,可這丫頭依舊象是鉆進錢眼里似的。
    臨離開之前,唐寅交代宮女,等范敏回來的時候告訴她自己已經來過了。宮女連聲答應,小心翼翼地送唐寅離開。
    在舞媚和范敏這里都撲了個空,唐寅最后也只能到袁千依的金寧殿了。
    來到金寧殿,沒等進去,唐寅就感覺這里格外的安寂,好象里面毫無人氣似的。
    不會連袁千依也不在吧?!唐寅搖搖頭,撲哧一聲笑了。他背著手,慢悠悠地走進院中,偌大的庭院里,連個人影子都看不到,和人來人往、宮女穿行不斷的華英殿、泰安殿比起來,這里有天壤之別。
    對了!唐寅終于明白為何會感覺金寧殿死氣沉沉的,就是缺少人氣,三個夫人所分的宮女應該是一樣多的,為什么在金寧殿這里卻一個都看不到?唐寅想不明白,穿過院落,走到金寧殿的門前。
    直到這里,他才算看到兩名宮女,也是熟人,就是袁千依身邊那四名宮女中的兩個。
    “大王!”
    見到唐寅,兩名宮女略顯驚訝,二女似乎對唐寅今晚能來金寧殿都感覺很意外。
    唐寅點下頭,問道:“千依可在殿內?”
    “是的!大王里面請!”兩名宮女回過神來,受寵若驚地將唐寅讓入殿內。
    院外冷靜,殿內也好不到哪去,偌大的大廳里,只有兩名宮女在打點東西。
    唐寅皺起眉頭,問道:“難道女官沒有分配過來宮女嗎?”
    “不、不、不!”一名宮女連連搖頭,緊張地解釋道:“女官有分配過來好多宮女,但夫人好靜,不喜歡受宮女的打擾,所以那些送過來的宮女又都被夫人推掉了。”
    “哦!原來是這樣!”唐寅點點頭,不再多問,轉身向內室而去。
    剛進入正室,唐寅抬頭正好看到袁千依正一身華裝的坐在床邊,身上的衣服沒有換,臉上的妝彩也沒有卸掉,就連鳳冠上垂下來的珠簾都沒有撩起。她早上進宮時是什么樣,現在就是什么樣,好象在床邊就這樣坐了整整一天似的。
    唐寅走上前來,驚訝地問道:“千依,你……你怎么沒換衣服?”
    “妾在等大王!”袁千依垂著頭,柔聲說道。
    “就這樣坐了一天?”唐寅難以置信地問道。
    “是的。”
    “如果我晚上也不來呢?”
    “那妾就等大王一晚。”
    她的語氣不急不緩,好象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不過唐寅的心中可是大受感動,甚至還生出憐惜之情。他伸出手來,慢慢撩起擋在袁千依面頰前的玉簾,看著美艷絕倫又高貴典雅的她,唐寅不由得一陣心猿意馬。
    他動作輕柔的摘掉袁千依頭上的鳳冠,盡量不傷到她的頭,原本靈活的手指這時候卻顯得不太好用,過了好一會,他才把鳳冠拿下來,這時,袁千依抬起頭,明媚的雙眼眨也不眨地看向唐寅,后者心頭一震,沒有說話,垂下頭來,將自己的嘴唇印在袁千依的紅唇上。
    剛開始他只是輕吻,但很快,他的輕柔就變成狂野的索取,袁千依被他親吻的嬌喘連連,斷斷續續地說道:“妾……妾的唇紅還沒有洗掉……”
    唐寅嘴角挑了挑,露出邪氣的壞笑,說道:“我來幫你吃掉!”
    聞言,袁千依的玉面頓時漲紅,眼中也流露出小女人的嬌羞之態。她這個樣子是唐寅所沒有見過的,也讓他體內的更加旺盛。沒過多久,袁千依身上的衣服就被唐寅脫光,看著她豐滿又潔白無暇的玉體,欲火幾乎快從唐寅的眼中噴射出來。
    他知道袁千依很美,只是沒想到連她的身體也這么美,形體勻稱又修長,如羊脂般的肌膚吹彈可破,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多余的贅肉,在唐寅看來,即便是經過長年鍛煉的人都未必能擁有這樣完美的體形。
    很不可思議,長年在宮中養尊處優的夫人竟能保養的這么好……唐寅心中剛剛生出的疑惑很快又被所取代,他不再壓抑自己的原始本能,當他進入她的體內時,袁千依眉頭皺的緊緊的,口中也忍不住出痛苦的聲。
    袁千依的緊密和生澀,以及她的反應,讓唐寅有種她是處女般的感覺,但是又沒有落紅滴下,唐寅只當自己太急躁了,袁千依還沒有適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