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37

  第五百三十七章
    “末獎遵命!”明嘯天和金奐雙雙插手領令。【】
    嚴初一下子要調動五十萬的大軍,算是下了狠心。
    這時,魏征暗皺眉頭,無緣無故,杜基突然兵,此事詭異啊!杜基是什么國家?甚至連國家都算不上,只是個的城邦,全國上下的兵力加到一起恐怕也不足二十萬,杜基竟然敢與寧國為敵,難道杜基國王瘋了?杜基城邦的人都瘋了不成?魏征深吸口氣,說道:“大王且慢,這次杜基城邦無緣無故的出兵我國,實在詭異,恐怕其中有詐啊!大王若是調動五十萬大軍北上,都城空虛,萬一生意外……”
    沒等魏征把話說完,嚴初反問道:“其中有什么詐?都城這邊又會生什么意外?”
    “萬一……萬一這時風國突然出潼門,進兵河東怎么辦?”魏征顧慮重重地說道。
    “哈哈……”張志弘聞言突然仰面大笑起來,用眼角余光白了魏征一眼,反問道:“魏將軍別忘了,大王在河東還囤有二十萬之多的重兵呢!另外,就算調走五十萬的大軍,都城還有四十萬將士可用,魏將軍你擔心什么?”
    “但留守都城的四十萬將士大多都是新兵……”
    魏征還要解釋,張志弘揮手說道:“風軍如果敢來,以我國六十萬的兵力,定會讓它有來無回,再者說,風軍它根本就來不了,現在風國境內水患嚴重,糧食奇缺,軍中無糧,風軍怎么作戰?還有,魏將軍可曾聽聞風軍有異動的跡象嗎?沒有!現在風軍的主力還停留在鹽城,你憑什么判斷風軍會來進攻我國的河東地區?”
    張志弘口若懸河,把魏征也說了個啞口無言。魏征說風軍會進攻河東,完全是身為將領的直覺和憑空猜測,并無真憑實據,現在被張志弘這么一質問,他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來。
    見魏征站在那里說不出話來,張志弘得意的一笑,對嚴初拱手說道:“大王,風軍斷然不會進攻河東,即便要來進攻河東,大軍的調動也耗費時日,我軍也有充足的時間做出準備,大王對此不用憂慮。”
    嚴初點點頭,雖然他十分看重魏征,也很重視魏征的意見,不過從內心來講,他也不認為風國有突然出兵的可能,在國內受災,糧草短缺的情況下強行出兵的,由古至今還從沒有過這樣的先例。
    他看向魏征,問道:“魏將軍,你認為風國對我國出兵的可能性會有多大?”
    魏征如實地搖搖頭,說道:“末將不知道,不過,末將只是覺得杜基的舉動太過于反常,令人生疑!”
    張志弘接道:“蠻野之邦,未開化之民,有何常理可尋?微臣倒是覺得大王應該抓住這次機會,不僅要殲滅入侵我國的蠻軍,還應順勢攻入蠻邦之內,讓杜基割讓領地,并向我國賠償金銀。”
    “恩!”嚴初大點其頭,說道:“就依愛卿之見!”說著話,他舉目看向在還站在那里等候的明嘯天和金奐二將。
    明嘯天和金奐嚴初的眼神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二人再不敢耽擱,插手施禮道:“大王,末將這就去點兵北上,滅胡虜,報國恥!”
    見嚴初點了頭,兩人雙雙轉身,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杜基偷襲寧國邊境城鎮,引得五十萬寧國大軍前去圍剿,這事第一時間傳回到風國鹽城,接到情報的樂天高興的一蹦多高,立刻趕往王宮,去見唐寅,將此事稟明。
    唐寅聞訊之后自然也是異常興奮,寧國一下子北上五十萬大軍,當真是天助我也!唐寅沉吟片刻,又問道:“目前寧都良州還留有多少軍隊?”
    樂天正色說道:“據報,還有四十萬寧軍。”
    唐寅吸口氣,竟然還有四十萬人的大軍,寧國的軍力確實是夠強盛的,這四十萬人再加上河東囤積的二十萬寧軍,共有六十萬之多,己方四十萬對敵六十萬,又是異地作戰,形勢也不容樂觀啊!
    看唐寅皺著眉頭沒有說話,樂天笑道:“大王不用擔心,藏于良州的兄弟已經探明,留守良州的四十萬寧軍大多都是剛招入伍的新兵,戰斗力不強,以前也沒上過戰場,即便有四十萬人,也不足為懼!”
    “原來如此!”唐寅眨眨眼睛,仰面大笑,過了一會,他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現在,是輪到寧國還債的時候了!”
    杜基的兵力是不多,但卻精銳,尤其是杜基的重裝騎兵,簡直就是寧軍的噩夢。重裝騎兵根本不懼寧軍的箭陣,一旦沖鋒起來,連拒馬都不怕,往往是馬腹頂著拒馬向前推進。由于寧國和杜基一直友好,邊境并未囤積重兵防守,杜基突然入侵,勢如破竹,守城的寧軍無力抵抗。未出三日,杜基已連下寧國六座城池,幾乎要把寧國北部整整一個郡都吞并掉。
    最后,其郡的郡守將全郡的寧兵都聚集到一起,組成三萬人的軍隊,拉開架勢,要與杜基軍展開一場正面決戰。如果這三萬人都死守城池,或許還能擋一擋杜基軍,可是做正面較量,無疑是拿己方之短去碰敵人之長。
    三萬寧軍在郡守的親自指揮下,與一支正向南侵的五萬杜基軍狹路相逢,雙方在平原上展開交鋒。剛開始,杜基軍是步兵列著方陣向前推進的,可是在寧軍的箭陣下,杜基軍損失甚巨,步兵方陣也被硬生生的射退回去。而后,杜基軍使出撒手锏,將五千重裝騎兵派上戰場打頭陣。
    寧國與杜基沒有打過仗,對杜基軍的特點也毫不熟悉,見對方只派出五千騎兵來沖擊己方的陣營,郡笑了,認為對方是以卵擊石,就連傻子都明白,騎兵是步兵的克星,而弓兵則是騎兵的克星,己方的將士沖鋒陷陣或許不行,但用弓箭都是一流好頭陣,這就是給己方將士做箭靶子用的嘛!
    等杜基騎兵已足足沖鋒過半的時候,郡才不急不緩地下達放箭的命令,可是寧軍不放箭還好點,這一放箭,立刻看出不對勁了,他們賴以成名的箭陣用在杜基騎兵的身上根本不好使,對方仿佛都是鐵人石塑一般,箭雨射在身上,叮當作響,但卻傷不到人家分毫。
    這時候,郡絲都快豎立起來,連忙又改變命令,讓將士們射敵人的戰馬。重裝騎兵的騎士盔甲厚,戰馬的盔甲更厚,尤其是戰馬前方,甲葉都加厚好幾分,任憑你陣箭多么犀利,也無法射穿這么厚的甲葉。
    射人無用,射戰馬也無用,這下郡傻眼了,可是戰場上的敵人又哪會給你考慮應對之策的時間,很快,杜基重裝騎兵就沖到寧軍陣營前,不用動手,僅僅是騎兵沖出人群中,一走一過之間就踩死踩傷、撞死撞傷無數,三萬的寧軍瞬時間亂成一團。
    這時候,杜基的步兵再次上陣,四萬余眾的步兵呈扇形分開,將三萬寧軍團團包圍,接著合力圍攻。昊天帝國把莫非斯聯邦成為蠻邦并非沒有道理,莫非斯聯邦雖然落后,但民風異常好斗,貼身近戰打起來,其將士和野人、猛獸無異,手中的武器、拳腳、牙齒但凡是能使用的統統都會用上,光是氣勢就足可以壓到對手。
    此戰寧軍打的甚慘,陣營里有重裝騎兵橫沖直撞,陣營外有敵人步兵猛攻,士卒們倒下一片又一片,還不到半個時辰,三萬的寧軍就只剩下萬余人。
    見此仗已不能再打下去了,郡放棄抵抗,下令讓下面存活的將士全部放下武器,向杜基軍投降。
    按理說,對失去斗志的降軍通常都是不殺的,但杜基方面明白,己方深入寧國境內,想要自保就必須得消滅寧國的有生力量,再者說,一直向南推進的杜基軍也無法帶上這許多的俘虜。杜基方面的將領一點沒客氣,將投降的萬余名寧軍連同該郡的郡在內,全部處死。
    此戰就是令寧國上下刻骨銘心的上方郡之戰。
    這場戰斗結束之后,寧國整個上方郡已徹底失去抵抗杜基軍的力量,這時候,上方郡已然落入杜基之手。杜基軍占領上方郡,立刻展開野蠻的收刮,和當初貝薩軍入侵風國境內的形勢差不多,見什么搶什么,寧國的金銀財寶被杜基軍成車成批的拉回國內,另外,上方郡的百姓也未能幸免,杜基軍見到老弱病殘一律殺掉,見到年輕的男子和女子就搶,運回國內賣做奴隸。
    一時間,寧國的上方郡變成了活生生的人間地獄。
    而同時,由上將軍明嘯天和中將軍金奐所統帥的五十萬精銳寧軍正在全向上方郡急行。
    邊境的告急文書象走馬燈似的不停的傳到良州的王宮,看著一封封急報,嚴初能想象出邊境百姓所受的苦難,他恨不得自己能肋生雙翅,直接飛到上方郡,與蠻兵決一死戰,但是他的背后生不出翅膀,身為一國之君的他也無法輕率離都,參與前線的戰斗。
    這,或許就是他與唐寅的不同之處,這時候,同為一國之君的唐寅已開始打點行裝,為自己動身前往潼門做著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