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39

  第五百三十九章
    聽完吳煥這番話,下面的眾將鼻子都差點氣歪了,這是一軍統帥該說的話嗎?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連這點魄力都沒有,當初你還投什么軍啊?
    但吳煥是主將,他不同意出戰,下面的將士們也沒有辦法。【】
    另一邊,駐守豐城的十萬寧軍主將是中將軍嚴責,嚴責也接到和吳煥同樣的王命,駐守豐城,不準外出,但是他的膽子可比吳煥大多了,而且他與嚴初還是宗親,就算抗命,也不怕什么。聽說有十萬風軍從小夏和豐城的中間經過,嚴責高興的一蹦多高,自己正愁著無仗可打呢,風軍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他立刻就要傳令,出城迎擊風軍。
    別看嚴責頭腦熱,有些忘乎所以,但他的副將可不同尋常,此人名叫王懿,是名久經沙場經驗豐富的老將。他勸阻嚴責道:“將軍,風軍來的蹊蹺,如果風軍真想偷襲河東,不可能只派十萬人前來,也不可能緩進軍,更不可能大張旗鼓的從我們兩座囤有重兵的城池中間走,以末將來看,其中十之有詐,風軍這么做,很可能是故意引我軍出城進攻,將軍可不要上了風賊的當啊!”
    啊!嚴責聞言,吸了口涼氣,頭腦立刻冷靜下來。他能做到中將軍的頭銜,也并非全靠是嚴初宗親的關系,他自己也是有些能力的,現在被王懿這么一提醒,他暗暗點頭,有道理啊,這支風軍來的確實蹊蹺!
    他問道:“王老將軍,那依你之見呢?”
    王懿正色說道:“我軍堅守不出,靜關其變,另外,將軍應馬上傳書給大王,等大王的旨意行事。”
    “對、對、對!老將軍所言有理!”嚴責連連點頭,隨后他突然想起什么,急忙叫來一名部下,說道:“你立刻去給小夏的吳將軍傳信,讓他堅守小夏,不可輕易出擊。”
    還沒等那人答應,王懿呵呵一笑,擺手說道:“不用了。”
    “怎么?”嚴責不解地看著他。
    王懿笑道:“吳將軍向來謹慎,他若出擊,肯定會事先傳報于將軍,請將軍隨他一起進攻風軍,可是直到現在吳將軍的信報都未到,說明他也放棄進攻風軍的打算了。”王懿太了解吳煥了,說他謹慎那是恭維客氣,實際上是膽小怕事的很,就算借他十個膽子,吳煥也不敢單獨迎戰風軍。
    聽完王懿的話,嚴責也笑了,點點頭,對剛叫過來的那名部下一揮手,說道:“你下去吧!順便傳令我軍將士,各部堅守城池,謹防風軍偷襲,沒有我的將領,誰敢輕率出戰,一律軍法處置!”
    “是!將軍!”那名偏將插手施禮,急匆匆而去。
    唐寅使出引蛇出洞之策,小夏的寧軍統帥吳煥是不敢違抗君令沒有出城,而豐城寧軍統帥嚴責是受麾下副將王懿的勸阻沒有出兵進攻,結果是以失敗而告終。唐寅倒是也不在意,見寧軍沒有上當,自己統帥直屬軍也出了潼門,同時,平原軍和三水軍分別向小夏和豐城而去。
    等平原軍抵達小夏之后,立刻扎下營寨,蕭慕青和吳廣親自上到塔樓上,舉目眺望小夏城的情況。小夏城只是名中帶著小字,但實際上一點都不小,其中能囤積有十萬大軍,可見城池之寬闊。
    小夏城城高墻后,城上寧軍盔明甲亮,將士如林,站在那里,仿佛一面鋼鐵城墻似的。看罷之后,蕭慕青暗暗咧嘴,此戰不易打啊!想著,他問身邊的吳廣道:“吳將軍,你看此戰我軍當如何應對?”
    吳廣是風國的四大猛將之一,但卻不是四肢達頭腦簡單之輩,他沉吟了片刻,說道:“小夏城堅固,又有十萬之眾的寧軍鎮守,而且寧軍有箭陣做依仗,更是易守難攻,我軍如果強行攻城,恐怕不僅難以攻破小夏,還會損兵折將,自挫銳氣!”
    蕭慕青點點頭,吳廣所說的這些也正是他所顧慮的。見他沒有接話,吳廣又道:“我有一計,不知是否可行!”
    “哦?”蕭慕青知道吳廣頭腦精明過人,聽完這話,他眼睛頓是一亮,忙問道:“吳將軍有何計謀?但說無妨。”
    吳廣沒有馬上說話,而是轉身向塔樓下方走去。蕭慕青好奇地跟在他的身后,也下了塔樓。
    到了地上,吳廣抬腳用力跺了跺地面,地上立刻留出兩只腳印。吳廣沖著蕭慕青一笑,然后目光垂視,說道:“上將軍請看。”
    蕭慕青低下頭,看著地上的兩只腳印,心中奇怪莫明,腳印有什么好看的,和己方的破城又有什么關系?他不解地問道:“吳將軍讓我看什么?”
    吳廣解釋道:“河東地區土地肥沃,多為軟土,我軍明攻不成,可以來暗攻。”說著,他舉目望望小夏的方向,又道:“我們的營寨距離小夏有兩里多遠,以河東地區土地之松軟,從營內挖條地道到小夏城內只需十日即可,只要我軍能順利進入城內,以箭射擅長的寧軍不堪一擊。”
    聽完這話,蕭慕青倒吸口氣,他若有所思地蹲下身子,吳廣踩出來的腳印,再用手指捅了捅地上的泥土,緩緩點了點頭,風國境內多山地,地下都是石頭,用挖隧道的辦法攻城根本不現實,但河東地區不一樣,這里土壤肥沃,又溫濕多雨,泥土異常松軟,正如吳廣所說,以己方十萬大軍的人力,挖出一條兩里多長的地道根本用不上幾天,十日都是多說。
    他眼珠連轉,慢慢站起身形,含笑說道:“我們可用拋石機、破城弩、破軍弩不分晝夜的不停騷擾城內寧軍,分散其精力,同時也是為我們在營內暗挖地道做掩護,等地道挖通之時,寧軍必然已成疲憊之師,到那時我們再給寧軍來個內外夾擊……”
    吳廣仰面而笑,接道:“如此一來,我軍便可以輕取小夏!”
    “哈哈——”
    說完話,蕭慕青和吳廣仰面大笑起來。
    當天,蕭慕青沒有做任何的休整,立刻傳令,以拋石機、破城弩、破軍弩對小夏城動進攻,另一邊,他又令人去附近的林中伐樹,一是制作破城弩的弩箭,更重要的一點是,制造木樁以支撐地道。
    因為河東地區的土地太過松軟,他們所挖的地道又不可能太深,如果沒有支撐物的話,隨時都有塌陷下來的可能。
    平原軍是一邊用拋石機、破城弩、破軍弩殺傷敵人,一邊又在營內秘挖地道,當然,地道不可能在外面挖,而是選擇在營帳之內,以此來掩人耳目,怕引起寧軍懷疑,挖出來的泥土也不能立刻向外傾斜,而是分散放于各個營帳之內,等到天黑之時,再用馬車全部拉到營外處理。
    平原軍將士沒有直接攻城,僅僅是拋石機、破城弩、破軍弩的騷擾就把守城的寧軍折騰的不輕。拋石機和破城弩可算是最佳組合,當拋石機投擲出巨石時,城頭上的寧軍會下意識地向箭垛后邊躲藏,可這時候破城弩的殺傷力又揮出來,當初玄望研制破城弩時其目的就是為殺傷箭垛后的敵人,現在可好,城頭上的大批寧軍統統向箭垛后面擠,結果被破城弩一刺就是一竄人,只頃刻之間,小夏的城頭上慘叫聲就連成一片,寧軍將士還從未見過如此霸道的武器,竟然連箭垛都能擊穿,人們出于本能反應的連連后退,避開箭垛,結果仰面又落來鋪天蓋地的巨石。
    寧軍不了解風軍目前所使用的武器,剛開始交戰時吃了大虧,折損的將士有過千人之多,其統帥吳煥也被拋石機和破城弩這樣的組合嚇的不敢露頭,他抓住身邊的一名部將,連聲叫道:“快!快向大王求援,快向豐城求援,就說風軍主力已大舉來攻小夏了!”
    那名部將看著臉都嚇白的吳煥,暗暗嘆口氣,說道:“將軍不用擔心,告急的文書已經出去了,另外,風軍現在只是在做試探性的騷擾,并沒有正式攻城,將軍無須擔憂!”
    “風軍厲害,若是無人來救援,你我將死無葬身之地啊!”還沒等與風軍正式交鋒,吳煥倒開始主動念起喪經來了。有這么一個統帥,下面將士的士氣又能高到哪去?
    很快,寧軍方面也看出風軍只是使用拋石機和弩機做試探,并沒有真攻的意思,寧將們紛紛把麾下的士卒調派到城墻下,以減少不必要的傷亡,只留小股兵力在城墻上防守,當風軍開始沖鋒的時候,再把城下的兵力調上來參與城防也不遲。
    寧將們也想好了,你風軍中的石頭和弩箭終究會有窮盡的時候,看你還能射多久?
    果然,平原軍一頓猛砸猛射之后,戰場上恢復了平靜。見狀,寧將們憑經驗知道風軍的士卒即將要展開沖鋒攻城,他們急忙把躲在城墻下的寧兵統統調派上來,拉好架勢,準備御敵。
    哪知等了半晌也沒見風軍陣營里有什么動靜,正當寧兵寧將們不解的時候,平原軍陣前的拋石機和破城弩、破軍弩又動了,這回眾寧兵們是罵著娘的跑下城墻,到下面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