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48

  聽王懿說愿意留下與嚴責同生共死,其他的寧將們受其感染,紛紛說道:“將軍,我們也愿陪將軍留下!”
    這時以嚴責為的寧軍們倒是表現出寧折不曲的一面,人們寧愿戰死沙場,也不做臨陣脫逃的敗將。【】
    看著眾人,嚴責心中感動,連連點頭,說道:“我謝謝各位將軍,但你們和我不同,你們還有活命的機會……”
    沒等他說完,王懿已回手抽出佩劍,向左右看了看,大聲喝道:“不怕死的兄弟隨我出去抵御風賊!”
    “殺——”王懿一呼百應,眾寧將們群情激憤,各持武器,跟隨王懿沖出將軍府,組織起潰敗的寧軍,與風軍展開最后一搏。
    他們精神可嘉,不過真動起手來,完全抵擋不住風軍。風軍的近戰本就勇猛,再加上士卒們手中皆拿有玄望研制的連弩,近戰的威力極大,如此一來,也無疑是讓風軍如虎添翼。王懿諸將聚攏兩萬潰散的寧軍,在將軍府外與風軍主力展開激烈的交鋒,由于是在城池內的街道上開戰,雙方的戰陣皆施展不開,只能靠雙方士卒的單兵作戰能力來左右勝負。雙方撕殺在一起,形成你中我我中有你的局面,這時候無論哪一方不敵,想撤都撤不下來,必須得死拼倒底。
    寧軍沒有退路,風軍更沒有退路,此戰打的異常慘烈,雙方戰死戰傷的士卒都已不計其數,街道上橫七豎八都是尸體,殘肢斷臂散落滿地,鮮血匯聚成河,濃濃的血腥味充滿全場。
    戰斗足足持續了大半個多時辰,在風軍近乎于瘋狂的猛攻下,人數上處于劣勢的寧軍漸漸不敵,可戰斗的人員越打越少,最后被無數的風軍死死堵在豐城主道的中央地段。
    “寧軍弟兄,快投降吧,再死拼下去,你們誰都活不成!”風軍陣營里傳出勸降的吆喝聲。
    王懿等寧將也在人群之中,他們向四周,身邊還能站立的麾下兄弟已不足三千人,向前后兩頭看,街頭街尾都是密壓壓數也數不清的風軍,其人數之多,快將街道兩頭鋪滿。
    看罷之后,王懿忍不住仰天哀嘆,聲音顫抖地幽幽說道:“我等并非敗于梁啟之手,是上官元讓致我等于萬劫不復之地啊!”說著話,他沖左右大聲喊道:“今日,我們就以自己的血回報國恩!殺!”
    “殺啊——”
    以王懿為的三千寧軍沒有一個繳械投降,沖著街尾的風軍陣營沖殺過來。不過迎接他們的是鋪天蓋地的弩箭。風軍士卒將手中弩機內的弩箭一口氣全部射出去,近距離交戰,寧軍身上的鋼盔鋼甲也擋不住弩箭的勁射,一時間,寧軍陣營里的慘叫之聲此起彼伏,不時有人渾身插滿箭支,向前撲倒,士卒們成片成片的死于弩箭之下,寧將們依仗靈鎧的保護繼續沖鋒,等他們沖到風軍陣營前的時候,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箭,有些修為弱的寧將當場便死于非命,有些修為深厚的寧將披著一身布滿裂紋的靈鎧沖到風軍陣營前時,業已成為強弩之末,被蜂擁而上的風兵亂矛刺翻在地,最后被人團團圍住,又砍又刺,眨眼工夫就不成人形,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一團。
    王懿等將組織起來的這兩萬寧軍,戰至最后,幾乎無一幸免,包括王懿自己在內,全部力戰而亡,豐城的街頭之上,寧軍尸體疊疊羅羅,堆積如山。
    聽聞以王懿為的己方將士們全部戰死,將軍府內的嚴責最后一絲希望也宣告破滅,他心恢意冷的仰天狂笑,撕聲大喊道:“天欲亡我!天欲亡我……”說話之間,他將手中寶劍架于脖頸之上,橫劍自刎。
    豐城之戰,最終以寧國十萬將士全軍覆沒的悲慘結果而告終,但此戰打下來,三水軍勝的并不輕松,同為十萬之多的三水軍在豐城之戰中折損有四成左右,傷亡的將士已接近四萬之眾,更重要的是,此戰中風軍的第一猛將上官元讓身負重傷,雖然經過軍醫的急救保住了性命,但傷勢太重,短時間內不可能復原,更無法再參與戰斗。
    聽聞上官元讓身負重傷的消息,原本已穿過豐城和小夏,統帥直屬軍跟隨天鷹軍向河東腹地深入的唐寅都連夜趕回了豐城,特意前來探望上官元讓。
    唐寅可不是興師動眾率領直屬軍退回來的,隨他同行負責保護他安全的只有上官兄弟以及以程錦為的二十余名暗箭人員。
    他們一行人騎快馬急匆匆趕到豐城。
    此時豐城的戰斗早已結束,城頭上的寧旗被全部焚燒,換成清一色的風旗,三水軍的大營也從城外移至城內,大批的將士正在城中忙碌不停的打掃殘局。
    寧軍是被消滅干凈了,但是豐城的寧國百姓們可沒有放棄抵抗,他們當然無法與風軍做正面交戰,但背地里只要看到有落單的風兵,便會一擁而上,將其亂棍打倒,在寧國百姓們的亂棍之下,被打的風兵不死也是重傷。
    剛開始風軍還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但隨著被打死的士卒越來越多,千夫長、大小隊長總是現麾下的兄弟在不知不覺的減少,經過仔細的調查才現原來是寧國的百姓在背地里下毒手。
    風人對寧人本就沒有好印象,加上己方的同袍兄弟又被對方打死,風軍立刻展開報復行動,對那些暗下毒手的寧國百姓進行瘋狂的殺戮。百姓們哪里能是正規軍的對手,雙方還沒有接觸到一起,寧國百姓們就被嚇的四散而逃,或找隱蔽處躲藏,或是躲回到家中。
    風軍士卒一心要為慘死的兄弟們報仇血恨,哪里肯這樣善罷甘休,人們挨家挨戶的搜查,剛開始,人們的情緒還能控制,但是一番追查下來,連一個偷襲己方士卒的百姓都未找出來,這時候,風軍漸漸變的急噪,情緒也開始失控,看誰都象暴民,到后來,只要見到寧國的男人,也不問青紅皂白,上去就是一頓砍殺,圍剿暴民的行動演變成了血腥又殘忍的屠城。
    當唐寅和上官兄弟、程錦等人趕到豐城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般場景。
    唐寅是君主,三水軍的士卒自然認識他,見到唐寅來了,看守城門的一員風將急忙下令,打開城門,恭迎唐寅入城。在眾多風軍士卒的簇擁下,唐寅騎著戰馬,進入城內。
    聽聞城中喊殺聲四起,火光時隱時現,唐寅一皺眉頭,問那名風將道:“怎么?和寧軍的戰斗還沒有結束?”
    那風將急忙插手施禮,回道:“大王,城內的敵軍早已被我軍將士全殲,現在兄弟們正在剿滅城中的暴民。”
    “暴民?”唐寅不解地揚起眉頭。
    風將解釋道:“大王,寧國百姓對我軍敵意甚強,自我軍入城以來,已有不少兄弟慘死于暴民之手,兄弟們實在是忍無可忍,才去合力圍剿暴民。”
    哦,原來是這樣!唐寅點點頭,抖了抖戰馬的韁繩,冷笑一聲,說道:“對諸如此類的暴民,絕不能手軟。”說著話,他又問道:“梁啟可在城內?”
    “是!大王!將軍正在城內,末將給大王帶路。”那風將作勢要為唐寅引路,后者擺擺手,說道:“你的職責是守衛城門,而不是給我引路,你去找一名麾下的兄弟帶路即可。”
    “是、是、是!末將遵命!”風將連連點頭,叫過來自己的副將,令其為唐寅帶路,前往梁啟所在的將軍府。
    走在去往將軍府的路上,唐寅現城中的情況根本不象風將講的那樣,三水軍不是在圍剿暴民,而是在追殺城中的百姓。
    街道上,不時能看到豐城的百姓們叫喊連天的奔逃,在后面則是大批如狼似虎手持利刃的三水軍士卒,他們追上百姓們之后,不由分說就是一頓亂砍亂刺,把人殺光之后便開始瘋搶尸體身上的財物。
    唐寅越看越皺眉,心中暗罵一聲梁啟糊涂,怎能容下面的將士們如此屠殺城中百姓?他們進攻河東地區,可不是打完一場仗之后就卷鋪蓋走人的,而是要將迫寧國放棄河東,把整個河東地區重新規劃入風國領地,是要長期或者說永遠占領的,現在把人都殺光了,自己要個空空蕩蕩的河東地區還有何用?以后誰來給自己干活?誰來給自己種糧、收糧?
    “這個梁啟,差點害死元讓不說,還縱容將士們屠殺城中百姓,我絕不輕饒他!”唐寅坐在馬上,面沉似水,冷聲嘟囔道。
    上官兄弟和程錦沒有說什么,一旁引路的那名副將可嚇得一哆嗦,急忙解釋道:“大……大王,是這樣的……確實是暴民暗殺我軍兄弟在先,兄弟們才還手的,梁將軍并沒有下令屠城……”
    “哼!”唐寅冷笑一聲,說道:“如果他敢下這樣的命令,那他這個三水軍統帥的職務也不用再做了。”
    那名副將本想為自己的將軍說幾句好話,結果唐寅臉上的陰沉非但未減,反倒是加重了幾分。他嚇的一縮脖,再不敢多句。
    正往前走著,就見前方路邊的一條小巷里突然跑出來一名未到二十的妙齡少女,嬌美的容貌此時滿是驚慌之色,在其后面還追有一大群的風軍。少女跑的再快,又哪里比得過風軍士卒,很快,那少女就被眾軍兵們追上,人們一擁而上,將少女撲倒在地,只聽人群中不時傳出衣服裂開的嘶嘶聲以及少女絕望的呻吟聲,破碎的布料不時從人群縫隙中飛出。
    雖然距離較遠,但唐寅看的很清楚,他的眉毛也下意識地高高挑起。那副將老臉一紅,暗叫糟糕,要死不死,下面的兄弟做這種事怎么偏偏被大王碰到了。
    唐寅不動聲色地繼續催馬前行,同時把手伸向身邊的副將,說道:“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