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51

  第五百五十一章
    唐寅挑起眉毛,難以置信地看向梁啟,自己剛說完處罰他們二十軍鞭,一個月的俸祿,梁啟就當著自己的面改成五十軍棍,半年俸祿,他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梁啟傳完命令后,看著那七名將領被拖出去行刑,而后向唐寅深施一禮,正色說道:“大王,軍中若是無法,軍不成軍,今日若不嚴懲他們七人,日后我軍將士將人人都會無視軍紀軍規,人人都會不按將令行事,這不是興軍之道,而是在自取滅亡。”
    唐寅被梁啟說的啞口無言,老臉一紅,清了清喉嚨,說道:“梁啟將軍說的有道理,就按你的意思辦吧!”
    隨著唐寅的到來,以及梁啟的嚴懲,三水軍的屠城行動終于被制止住,不過就在這不算長的時間里,豐城被殘殺的百姓就有不下數千之眾,但風軍倒是找到一個好借口,清除暴民,他們把那些被屠殺的百姓統統規劃到暴民的行列中,似乎是殺的理所應當。
    接下來,梁啟立刻令人寫好安民告示,張貼在城中各處顯要位置,讓城中的百姓們安心,只要不與風軍為敵,風軍絕對秋毫不犯等等。風軍的屠城行動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殺雞敬猴的作用,城中的寧人雖然憎恨風軍,但也畏懼風軍,偷襲落單風軍的事件確實減少許多。
    唐寅在豐城沒有多加逗留,探望過上官元讓的傷勢,又了解過三水軍的情況之后,他又帶著上官兄弟、程錦等暗箭人員返回直屬軍。目前飛鷹軍西進,勢如破竹,連取五鎮,已近河東的中心腹地青遠城,跟在飛鷹軍后面的直屬軍自然也不輕松,到了這里,全軍都處于高度戒備中,生怕己方一不小心就陷入敵人的包圍。在這種情況下,唐寅哪敢離開直屬軍太久?
    等唐寅回到直屬軍軍中的時候,立刻從樂天和艾嘉那里得到消息,寧軍增援北部地區的五十萬大軍有二十萬人撤回寧都良州,并從良州又提出三十萬大軍,組成五十萬人的大軍,由寧上將軍魏征為正統帥,上將軍明嘯天為副帥,直奔河東地區而來。
    想不到寧軍的度這么快,尤其是增援北方的軍隊,二十萬人竟然這么快就撤回寧都了,實在是令人感覺不可思議。唐寅問道:“寧軍那兩個上將軍的統帥都是什么人?”
    艾嘉一笑,說道:“大王和明嘯天倒是有些淵源。”
    “哦?”自己和寧人能有什么淵源?唐寅好奇地看向艾嘉,等她說下去。
    艾嘉問道:“大王還記得我軍與寧軍交戰的時候曾抓過一員寧將,名叫明軒。”
    唐寅當然記得此事,他眨眨眼睛,疑問道:“難道明軒就是這個明嘯天之子?”
    艾嘉點頭贊道:“大王英明。”
    唐寅笑了,說道:“原來是老仇人啊!那魏征呢?他又是什么人?”
    樂天說道:“據聞,魏征是寧王嚴初最為信任的大將,此人雖然出身于權貴世家,但自小就熟讀兵書戰策,而且還天生神力,武力過人,是寧國將領中少有的文武全才。大王可不能掉以輕心啊!”
    唐寅沉吟了片刻,低下頭,看著河東地圖,過了好一會,他喃喃說道:“寧軍的援軍人多勢眾,又有兩名上將軍做統帥,以后的戰斗將會異常艱難,在寧軍趕到河東的這段時間里,我軍必須得拿下青遠城,掌握主動。”說到這里,他看向樂天和艾嘉,說道:“你二人立刻派出部下給前方的子纓傳書,令他以最快的度前往青遠,三天之內,無論如何務必得攻占青遠!”
    “是!大王!”樂天和艾嘉雙雙拱手領令,轉身而去。
    唐寅讓他倆各給子纓傳令也是有道理的,目前河東畢竟是由寧國控制著,實際上就是寧國的領地,唐寅也怕有小股的寧軍在半路截殺己方信使,由天眼和地網分別傳信,安全性將會更高,更能確保自己的命令傳達到前方的飛鷹軍。
    青遠是河東的郡城,位于河東地區的正中心,可以說是河東的中央樞紐,橫縱東西南北的必經之地,無論由哪一方控制住青遠,在戰略上都能得到不小的優勢。唐寅當然希望當寧國五十萬援軍趕到河東的時候己方能以青遠做為依仗和大本營,與寧軍交戰。
    唐寅的命令被天眼和地網的探子順利傳遞到子纓的手里,看過唐寅的命令后,子纓幽幽吸了口氣,頓覺肩上的擔子重了許多。
    寧國派出五十萬的大軍增援河東,在人數上占有絕對的優勢,己方若不能創造出其他方面的優勢,恐怕難以與寧軍相抗衡。唐寅的命令沒有錯,在寧援軍趕到之前拿下青遠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子纓對此戰可是心中沒底。
    青遠是郡城,城池大、儲備足、城墻高、防御堅,而且里面還駐扎有三萬以上的寧軍,人數是不多,但三萬人依仗青遠完善的城防體系,飛鷹軍想強攻下來難度也很大。
    見到子纓緊鎖眉頭,沉默無語,一旁的戰虎呵呵一笑,說道:“子纓將軍,既然大王有令,命你我等人三日內拿下青遠,我軍就趕快進軍吧!”
    自進入河東腹地,飛鷹軍的行軍度減緩了許多,而且是越接近青遠,行軍就越慢,這是子纓的命令,他對這邊的地形一點都不了解,生怕大軍誤中敵人的埋伏,所以采取步步為營的策略,大軍在行進中走走停停,每走一段距離,子纓都會派出大批的探子去周圍五里之內的地方做探察,確認沒有敵情后,他才下令大軍繼續前進。
    戰虎對這種行軍早就不耐煩了,現在唐寅正好傳來三日內攻占青遠的軍令,戰虎自然很高興,心中嘀咕,這回看子纓還怎么拖沓?!
    子纓看了戰虎一眼,沒有理他,又沉吟了半晌,他問隨軍的天眼和地網探子道:“前方路徑都探察過了嗎?”
    這兩名探子頭目的官階都不底,皆屬兵團長級別。兩人聽聞子纓的問話,相互看了一眼,雙雙拱手說道:“還未探明。”
    子纓皺起眉頭,說道:“本將若未記錯,我早已將此事交代過兩位將軍了。”
    二人點頭應道:“將軍確實交代過,但是現在天降大霧,探察起來極為困難,請將軍諒解。”
    “哦?”子纓略微怔了一下,隨后挺身站起,走出大帳,到了外面一瞧,可不是嘛,外面都是霧氣,目光所及之處只有三丈左右的距離,再向遠看,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河東地區溫熱多雨,一年四季溫差不大,適合產糧,但并不適合打仗,河東地區的道路很少有不泥濘的時候,幾乎天天下雨,起霧更是常有的事,而且還沒有規律,時而是清晨起霧,有時又會在中午或者下午。
    看罷之后,子纓搖了搖頭,無奈地嘆口氣,反回大帳之內。戰虎、江凡以及其他的眾將們都在眼巴巴地看著他,等他下命令,下達進軍的命令。大王讓天鷹軍三日內攻占青遠,照目前這樣的行軍度,別說三日內打不下青遠,恐怕連走都走不到青遠呢!
    子纓憋了半晌,方輕聲說道:“天降大霧,不適行軍啊。”
    聽聞這話,眾將們都泄氣了,戰虎沉不住氣,大聲說道:“子纓將軍,自進入河東這些天來,幾乎天天都起霧,難道一有霧氣將軍就不行軍了?那我們得等到什么時候才能抵達青遠?子纓將軍別忘了,大王的軍令已經到了。”
    這正是讓子纓為難的地方。他低頭拿起桌案上的書信,又看了一會,將書信猛的向桌子上一拍,環視眾將,說道:“傳我將領,全軍起營,向青遠進!”
    “是!將軍!”
    眾將們精神大振,紛紛插手領令,轉身齊齊走出大帳,各率本部將士開始整理行裝,準備行軍。
    在霧天行軍非常困難,天色昏暗,需要點起火把,而且能見度極差,如果有士卒稍微走慢點,就有可能看不到前面的人了。在這種天氣中行軍,也最容易生大規模掉隊的情況。
    在飛鷹軍向前行進的時候,子纓的心已提到嗓子眼,不過戰虎倒是異常興奮,邊步行前進邊向身邊騎馬的江凡說道:“等到了青遠,江凡將軍別和我爭,由我先打頭陣。”
    戰虎即便不騎馬,他比江凡也矮不了多少,以他這樣的高度,也不適合騎馬。江凡一笑,點頭應道:“我愿為戰虎將軍壓陣。”
    江凡的為人即低調又淡漠,很少會主動去與別人爭什么。戰虎最喜歡這樣的人,和江凡一起共事也覺得很舒心,當然,當初江凡射了他一箭的事早就被他拋到腦后了。
    向前行進差不多有十里左右的距離,天鷹軍走到一處洼地,這里的地勢是兩邊高,中間低,而官道又恰恰位于中間。因為地勢低的關系,每逢下雨,雨水都向道路上匯聚,導致即便是晴天的時候路面也異常泥濘,一腳踩下去,幾乎快要看不到腳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