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56

  第五百五十六章
    劉奉和那名風軍隊長在帳外低聲私語竊笑,帳內的張思亭聽的清清楚楚,鼻子都快氣歪了,弄了半天,原來子纓所說的毒藥根本就是假的,是劉奉用尿和的泥,難怪味道又騷又臭呢……想到這里,他一陣陣的反胃,不過轉念又一琢磨,張思亭忍不住樂了,既然毒藥是假的,那自己也不用再怕子纓,不如來個將計就計,假裝不知道,等風軍放自己跑回去后,再將事情稟明郡大人,弄不好自己非但不受責罰,還能立功呢!
    他眼珠連轉,臉上的愁云一掃而光,轉之是欣慰和安然。他從營帳的門后又悄悄爬回到床塌上,不知道是不是心情豁然開朗的關系,他感覺身的傷口似乎也不象剛才那么疼了。
    到了傍晚,子纓親自來找張思亭,向他交代具體的步驟。子纓把攻城的時間定為兩日后的晚間四更天,也就是丑時,凌晨一點到三點之間,讓張思亭在這個時候偷偷打開青遠的南城門,舉火為號,看到信號后,風軍將從南城直接殺入青遠城內。
    邊聽著子纓的講述,張思亭邊連連點頭,滿口答應,心中卻在冷笑,舉火為號?你等著吧,鬼才給你舉火為號呢!人心隔肚皮,他心中怎么想的,子纓又哪里知道?見張思亭應允的干脆,子纓笑瞇瞇地問道:“我想兩天的時候足夠張將軍準備的了吧?”
    “夠了、夠了,足夠了!”張思亭連聲應道。
    子纓幽幽一笑,說道:“張將軍請記住,你吃下的三日斷魂丹只能保你三天的活命,若是三天后沒有解藥,你的性命就難保了。”
    不提這個還好點,一提起三日斷魂丹,張思亭恨的牙根就癢癢,但是表面上他不敢動聲色,唯唯諾諾地應道:“是、是、是,末將絕不敢違期。”
    “那就好。”子纓滿意地點下頭,隨即又問道:“今晚你如何逃出大營,劉將軍都向你講清楚了吧?”
    “是的,將軍,劉將軍都已經交代了。”
    “恩!”子纓笑呵呵地提醒道:“別忘了,兩日后,丑時,南城!”
    “是!末將記清楚了。”
    “你再休息一會吧!本將先回營了。”說完話,子纓背著手,邁著四方步,慢悠悠地走出張思亭的營帳。目送子纓離開,張思亭臉上的表情立刻變的陰冷,同時在心里冷冷哼笑了一聲。
    當晚,張思亭按照劉奉的交代,吃過晚飯后在營帳中又稍微躺了一會,隨后一瘸一拐地艱難走出營帳,果然,帳外連一名侍衛都沒有,就在不遠處還站著一匹駿馬,他心頭大喜,此時不走還等待何時?
    張思亭快步走到馬前,解開韁繩,然后使出渾身的力氣才算爬上戰馬,雙腳夾緊馬腹,抖動韁繩,直向風軍大營外奔馳而去。
    戰馬的跑動聲立刻驚動了大營中的風軍將士,許多士卒走出營帳,見一名身穿破爛不堪的中衣、渾身是血的人在向營外急奔,人們只是稍愣片刻就反應過來,紛紛喊道:“寧國的俘虜跑啦!寧國俘虜逃跑啦,快追呀!”
    隨著喊聲傳開,風軍大營里一陣大亂,有些風軍去騎馬追趕,有些風軍則在后放箭,雖然張思亭跑的很快,但雙方的距離太近了,只是風軍象是沒只飽飯似的,射出去的箭支只飛出五六米就落到地上。
    在風軍的‘圍追堵截’之下,張思亭硬著沖出一條‘血路’,跑出風軍大營,接著辨認了一下方向,向青遠城那邊狂奔。
    他所騎的戰馬是莫馬,全力奔馳起來,好似一根離弦之箭,度奇快無比,張思亭只覺得自己兩耳生風,眼前的一切都在向后急飛,時間并不算太長,后方已沒有風軍大營的影子,就連追殺他的風國騎兵都被甩的無影蹤。
    “我命無悠了。”直到這時,張思亭才算稍微放慢馬,仰天長嘆了一聲。
    天鷹軍駐扎的大營距離青遠本就不算太遠,加上張思亭所騎的又是莫馬,只等凌晨子時,他就趕回了青遠。張思亭和王鐵去偷襲風軍,最終王鐵被殺,張思亭被風將江凡生擒活捉的事早已傳回青遠城,郡李幽也是知道的,現在突然聽說張思亭一身是傷的回來了,李幽也是一怔。
    張思亭竟然回來了?是風軍開恩把他放回來了?不可能,以風軍一向心狠手辣的作風,不可能會把被俘的將領再放回去。難道是他自己偷逃出來的?也不可能啊,風軍怎么會那么疏忽大意?!李幽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由,邊下床穿衣服邊對報信的手下人說道:“把張將軍帶到郡府,我有話要問他!”
    “是!大人!”
    下面人答應一聲,急匆匆跑了出來。
    李幽穿好衣服,出了臥房,來到郡府的大堂,剛坐下,沒等候多久,張思亭就被兩名寧兵侍衛從外面攙扶起來。李幽舉目,暗皺眉頭,張思亭現在的模樣是慘到了極點,一身的傷不說,衣服上也布滿大大的口子,有些地方粘血,有些地方粘著泥土,向臉上看,更是紅一塊、白一塊、黑一塊,完全是一張大花臉。
    還沒等李幽開口詢問,張思亭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以膝蓋當腳走,向前爬了幾步,顫聲說道:“罪將張思亭,參見大人!”說著話,他趴伏在地,鼻涕眼淚一齊流出來,痛哭失聲。
    李幽本還有一肚子的疑問,見他這副樣子,也不好馬上開口,他站起身形,走到張思亭的近前,好言相勸,勸說了好一會,張思亭才漸漸止住哭聲。看他情緒穩定下來,李幽這才不解地問道:“張將軍,聽說你被風國的上將軍江凡所擒,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大人,罪將不是逃出來的,而是風軍故意放我回來的。”
    “哦?”李幽眼中精光一閃,直勾勾地看著張思亭。
    張思亭繼續道:“風軍放我回來,是讓我在城內給他們做內應的。”
    聽聞這話,李幽眉頭皺的更深,周圍的侍衛們則是臉色大變,不約而同的跨步上前,將張思亭圍在當中。既然他是風軍放回來的內應,說不好也會突然對郡大人不利。李幽可沒想其他人那么緊張,既然張思亭能把實話說出來,其中肯定還另有隱情。
    他不動聲色地淡然問道:“那么,張將軍真要做風軍的內應嗎?”
    張思亭叩道:“大人,罪將雖然能力有限,但也深知盡忠報國的道理,罪將生是寧人,死是寧鬼,怎么會去給風人做內應,留此罵名呢?”
    聞言,周圍的侍衛們這才長松口氣,同時暗暗點頭,張將軍真是國之忠良啊!
    李幽在擔任郡之前就已是寧國堂堂的中將軍,聰慧過人,頭腦精明,在他看來,風軍既然能把張思亭放回來,肯定是對他無比信任,那可不是靠三言兩語的好話或者詐降能辦到的。他淡笑著問道:“既然如此,風軍又為何放你回來!”
    “是風賊子纓罪將服了劇毒的毒藥,所以才放心把罪將放回來……”說著話,他把自己被擒入風軍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講述一遍,當然,他把自己當時貪生怕死、左右為難的想法隱去,偷聽到劉奉談話那一段也沒有講。
    最后,他深吸口氣,大義凜然地說道:“罪將寧愿中毒,受盡世間的痛苦而亡,也絕不會做出對不起寧國、對不起君王、對不起天下百姓的無恥勾當!”
    原來是這樣!聽完張思亭講述,在場眾人無不動容,包括李幽在內。什么叫愛國,什么叫忠良,象張思亭這樣的人才能稱得上忠良之將!剛才還對他戒備十足的侍衛們這時候皆流露出欽佩之色。
    李幽深吸口氣,上前將張思亭攙扶起來,親自扶著他落座,然后又對麾下的侍衛說道:“立刻把軍醫找來!”頓了一下,他又補充道:“把城中的良醫統統找來!”
    旁人以為他身中劇毒,但張思亭心中明白,自己哪中什么狗屁劇毒了?!見李幽要找大夫,他嚇的一激靈,即便擺手說道:“不用了,大人,罪將早就已經想清楚了,要以死報國恩,何況,風賊子纓也說過了,只他才有解藥,旁人無法解此毒!”
    “哎?”李幽擺擺手,說道:“即使真如子纓所說,我們也要試一試嘛!”李幽一是想張思亭所中的劇毒是不是真的沒救了,另外,他更想知道張思亭是不是真的身中劇毒,如果是真,那他所言沒錯,如果未中毒,那他所說的這些就都是假的了,居心叵測。
    張思亭本想讓自己表現出一副為忠貞愛國死而無憾的姿態,以此作為邀功的籌碼,沒想到李幽要找大夫來給自己解毒,這下他的心可提到了嗓子眼,心思急轉,眼珠連轉,故作體力不支之態,說道:“大人,我能不能先去洗個澡,再換身衣服?”
    李幽看他那副慘相,下意識地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對周圍侍衛說道:“快帶張將軍去客房,好好洗漱一下,再換套干凈的衣服!”
    “是!”左右侍衛答應一聲,帶著張思亭去了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