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57

  第五百五十七章等張思亭簡單梳洗了一番,又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出來后,大堂里已來了不少的軍醫和城中大夫。【】人們為張思亭把脈的時候,并沒有現他有中毒的跡象,不過脈象卻很亂,至于具體的原因,軍醫和大夫們就說不清楚了,連道詭異。
    張思亭現在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表面上看沒什么,但一身的傷還在,而且那三十軍棍已傷到他的筋骨,現在他每動一下,身子都火辣辣的疼痛,之所以能走能坐完全是他在咬牙強忍著,脈象要不亂才怪呢!
    軍醫和大夫們查不出原因,但以張思亭的脈象上看又確實和普通人不一樣,有的大夫就自以為是的解釋說,有些劇毒,人服下后是看不出來的,只有藥性作的時候才能看出端倪,只是那時候再搶救就來不及了,張思亭所中的劇毒就可能屬于這一種。
    張思亭這么說,李幽是半信半疑,現在連軍醫、大夫也這么說,李幽再無法不相信,他向眾人道過謝后,把他們全部打走,同時他的心思也在轉動個不停。既然風軍找張思亭做內應,自己可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何不給他來個將計就計呢?!
    想到這里,李幽的雙眼頓是大亮,等大夫們全部離開之后,他突然對張思亭問道:“張將軍,你看風軍大營里的兵力有多少?”
    張思亭先是一愣,隨后拱手答道:“至少有十萬之眾。”
    李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最后撲哧一聲又笑了,他慢悠悠地說道:“既然風軍找你做內應,那你就做一回他們的內應好了!”
    “啊?”聽聞此話,別說張思亭傻眼了,周圍那些聞訊而來的城中文官、武將們也都怔住了,紛紛不解地看著李幽。
    李幽笑道:“張將軍,你就按照風軍的計劃,兩日后的丑時,為風軍打開我青遠的南城門!”
    撲通!張思亭嚇的身子一哆嗦,從椅子上直接滑了一下,跪在地上,連連叩,急道:“末將不敢,末將不敢……”
    未等他說完,李幽擺擺手,笑道:“張將軍你不用緊張,這是我讓你做的。”說著話,他挺直身軀,環視眾人,又道:“敵眾我寡,不能強攻,只可智取!風軍以為他們迫張將軍服下劇毒,張將軍就會誠心誠意地為他們做事,可是他們哪里想到,張將軍乃我寧國志士,寧死不屈!兩日后,我軍可先在城南設下重兵埋伏,張將軍按風軍的要求,打開城們,引風軍入城,只要風軍的主力一近來,我方伏兵便亂箭齊,縱然風軍再善于近身搏斗,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也難以抵御我軍的箭陣!”
    “好計策!大人好一個將計就計啊!”眾人聞言,無不面露喜色,又是興奮又是佩服,尤其是武將,一各個擦拳磨掌,恨不得馬上就去伏擊風軍似的。“大人,敵軍有十萬之眾,我軍只有五萬,此戰若是能大獲全勝,大王定會重重嘉獎我們啊!”
    “沒錯!我們也讓趕過來的中央軍,我河東將士的戰力也不次于他王師!”
    看著眾將們心氣都提起來,李幽笑呵呵地問張思亭道:“張將軍,你意下如何啊?”
    這時候張思亭哪還會反對?此戰若能成功,他就是功,這種不費力氣又沒危險,還可以賺取功勞和名聲的好事可是千載難逢的。他連想都未想,插手說道:“末將愿為大人效犬馬勞,大人只管下令吧!”
    “好!”李幽目現精光,對身邊的侍衛說道:“拿城中地圖來!”
    時間不長,侍衛急忙把青遠的地圖遞給李幽,后者將其鋪在桌案上,邊指點邊說道:“我軍可在內城和外城的城墻上設伏,等風軍主力近來,我軍馬上關閉內城城門,防止風軍滲入城內,同時又可把風軍困于內外城之間的狹窄地帶,這時內外城墻上的我軍將士可趁機放箭,風軍無路可退,又無處可避,只能成為我軍的箭靶子!”
    “大人,我軍還應在內城布置拋石機,若是風軍以起盾擋箭,拋石機可破敵人盾陣!”一名寧軍將領提議道。
    既然風軍是采用偷襲的策略,自然是要輕裝上陣,不太可能攜帶盾牌,但是有拋石機的輔助,確實能極大限度的殺傷風軍。李幽想了想,點頭應道:“你說的也有道理。目前我城的拋石機有三十臺左右,可全部布置到南城這邊!”
    “是!大人!”
    張思亭把子纓的計謀如實轉告給了李幽,而后者又利用子纓的策略來個將計就計,在青遠的南城布置下天羅地網,只等風軍前來偷襲。
    當日清晨。天鷹軍的十萬大軍抵達青遠。
    十萬人是不少,但青遠可是郡城,是河東最大最繁華最中心的城池,十萬人和偌大的青遠城比起來,還是顯得微不足道,不過子纓倒是來勢洶洶,氣勢如宏,傳令給部下,環城扎寨,以連營將青遠城團團包圍起來。
    早已登上城樓的李幽和麾下部將們見狀,人們的肺子都快氣炸了,區區十萬人,竟然在郡城城下環城扎寨,這也太瞧不起人了,難道對方就那么確定己方將士不敢出城迎敵,無法各個擊破?
    李幽雖然面無表情,心里也覺得不以為然,認為子纓過于托大,只用十萬人圍城,是哪邊都圍不牢固,己方隨便進攻風軍連營的任意一點便可以輕易破營。
    但轉念一想,他又暗暗搖了搖頭。子纓是什么人啊,他可是唐寅親封的風軍五大統帥之一,深知用兵之道,難道他不懂用十萬人圍城是自討苦吃?這只有一個可能,子纓是故意而為,就是要激怒己方,引己方出城作戰!
    “呵呵!”李幽聳肩輕笑了一聲,側頭對麾下將士說道:“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城與風軍作戰,擅自出城違令者,不管是勝是負,一律軍法論處,嚴懲不怠!”
    本來都躍躍欲試的眾將們聽聞這話,皆泄氣了,出城作戰,輸了自然要論處,但贏了也要治罪,那誰還愿意去打這樣的仗?!李幽話音剛落,就聽風軍陣營里鼓聲大起,緊接著,轅門大開,從里面殺出一隊人馬,為的一位是員步將,雖說沒有騎馬,但高大魁梧的身材比騎兵也矮不到哪去,再看他手中提著的那只巨錘,錘頭足有臉盆那么粗,如果是實鐵打造,這只巨錘少說也有數百斤重,而他卻單手提著,輕若無物。
    那風將率領兩千騎兵,直接沖到青遠城下,舉目看著城頭上的眾人,大聲喊喝道:“我乃風國上將軍戰虎,誰敢出城與我一戰?”
    原來此人就是戰虎!以李幽為的眾人皆聽過戰虎的名號,在風國,公認靈武最高強的人是上官元讓,而作戰最為兇狠勇猛的就是這位虎威將軍——戰虎。今日得見,此人的外型簡直比猛虎還可怕。
    李幽深知自己麾下眾將的半斤八兩,讓他們出去迎戰戰虎,等于是讓他們去送死。他側頭說道:“嚴守城池,任何人不得出城迎戰!”
    “是!大人!”
    其實不用他說,只看到戰虎這副模樣,再加上戰虎的名頭,青遠城內的武將們沒有一個敢出去迎敵的。喊了兩嗓子,見城頭上鴉雀無聲,連個回話的人都沒有,戰虎更是得意洋洋,拖著巨錘,在城前耀武揚威地來回徘徊。
    跟他同來的兩千騎兵可沒閑著,幫戰虎討敵罵陣,而且什么難聽罵什么,只想把城內的寧軍激出來。可是不管他們怎么喊怎么罵,城內的寧軍就是不為所動,城門依舊緊緊關閉著,足足罵了一上午,風軍士卒的嗓子都快冒煙了,也沒罵出一個寧兵。
    這時后方金鳴聲響起,戰虎無奈地帶領兩千騎兵退回本陣。等吃過午飯之后,又是戰虎領人出來,繼續在青遠城前叫陣,和上午一樣,青遠城內的寧軍依舊閉門不戰。
    這時候,風軍已把營寨扎完,李幽帶著部下們順著城墻走動,巡視風軍所扎的連營。邊看李幽邊暗暗點頭,風軍偌大的連營只用半天的時間便扎完,但卻異常扎實,看得出來,寨墻也十分堅固,表面上看根本看不出來哪里有破綻,也無法分辨其中的虛實,讓人難以判斷出風軍的主力到底在在連營的哪一處。
    當李幽繞到南城這邊的時候,突然現在風軍的連營后面又起了一座營寨,但是距離太遠,李幽只能看個輪廓,至于具體的細節就不清楚了。這真是奇怪,在連營的后面又起一座不小的營寨,子纓這是什么用意?如果說是為了對付己方,那這座營寨也應該放到連營的前面啊!
    連李幽都想不懂子纓要干什么,下面的眾將們更是毫無頭緒,有人狐疑地嘀咕道:“在風軍的后面,還有風王唐寅親率的十萬風軍精銳,子纓是不是為了討好主子,幫唐寅先扎好營寨啊?”
    聽聞這話,眾人連連點頭,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但李幽卻感覺好笑,子纓用十萬人環城扎寨,無論怎么看都顯得人力不足,而連營后面的那座營寨,雖也不小,但若駐扎以唐寅為的十萬大軍,又怎么看都覺得太過于狹窄。
    想不明白子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李幽干脆也不再去想,反正只要己方嚴守城池,閉門不戰,就算子纓有再多的鬼把戲也不用怕他。
    天鷹軍自抵達青遠城,沒有采取強攻,只是派戰虎出營討戰,而寧軍是打定主意不出城迎戰,雙方倒也相安無事,一整天的時間就這么過去。翌日,風軍連討戰都不做了,大軍守在連營里,就這么和青遠城內的寧軍僵持。
    雙方干耗下去,自然對寧軍有利,畢竟五十萬的寧國中央軍已在趕往河東的路上,多耗一天,援軍就多行進一段,城內守軍的底氣也隨之更足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