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58

  第五百五十八章
    兩天的時間一晃即過,天鷹軍來勢洶洶的環城扎寨,一到青遠就擺出圍城強攻的架勢,但天鷹軍是雷聲大,雨點下,圍城兩天,沒有派出一兵一將強攻青遠。【】
    天鷹軍不攻,李幽也不敢大意,緊閉城門,嚴禁部眾出城迎敵,同時他也看出敵軍是在指望張思亭這顆棋子,想等張思亭幫他們打開城門,好使風軍能順利潛入城內。
    兩天后,深夜,等天近丑時的時候,張思亭按照李幽的安排,帶著二十多名親信的寧軍士卒來到南城這邊,此時南城門連個守衛都沒有,張思亭和開,隨后將城門拉開一道縫隙,張思亭側身鉆了出去,他站在城門前,取出火捻子,將火把點燃,然后沖著對面的風軍大營連連搖晃。
    他是把南城門打開了,但打開的僅僅是外城門,內城門可依舊被鎖的死死的,而且此時內外兩城的城墻上趴伏的都是寧兵寧將,從下往上不出什么,但若是從上往下看便會現,兩面城墻基本已被寧軍鋪滿,少說也有三、四萬人之多。
    青遠有內城和外城之分,中間的間隔還不足十丈,而且這段環行的空間里空空蕩蕩,連點障礙物都沒有,一旦風軍真進入到這里面,面對兩面城墻上的箭陣,后果將是難以設想。
    張思亭手舉火把,搖晃了好一陣子,風軍的南大營終于有了動靜,轅門被人快的打開,緊接著,從大營里擁出無數的風國步兵。或許怕鎧甲在跑動中出的聲音太大,這些風步兵大多都是輕裝上陣,只著風軍的軍裝,未穿鎧甲,不過頭上都帶有頭盔,舉目望去,紅纓一片,鋪天蓋地,只草草打量,估計涌出來的風國步兵已接近五萬人。
    步兵出了風軍大營后,后面則是清一色的騎兵,騎兵的盔甲十分齊全,不過在馬蹄上還是包裹了厚厚的棉布,使戰馬在前進時不至于出太大的聲響。
    張思亭看的清楚,只看對方涌出來的人數,就知道是風軍主力傾巢而出了,他未敢在原地多耽擱,一邊讓開,一邊向城內急退。
    沒有穿戴盔甲,風軍的度確實很快,一各個都使出吃奶的力氣向前奔跑,四、五萬人,如潮水一般涌向青遠的南城門。不管準備的如何充足妥善,這么多人一起狂奔,究竟會出聲音。聽著城外轟隆隆密集又凌亂的腳步聲,隱藏于城頭上的寧軍即使不去看也能感覺得出風軍來襲的人數極多,人們的神經也開始高度緊張起來,許多士卒的臉上也都滴下冷汗。
    各寧將們也緊張,不過表面上還很冷靜,紛紛向自己麾下的士卒們揮手示意,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等風軍入城之后再動手。
    不疑有它的風軍順利沖到青遠的城門前,人們甚至連片刻的停頓都沒有,仿佛回到自己家中似的直接穿過城門,蜂擁向城內擁擠。
    風軍源源不斷的進入城內,人們舉目向四周張望,沒有個寧軍,直到這時候,風軍還是沒有生出警惕之意,繼續向前跑,又來到內城的城門前,風軍還習慣性的伸手去推城門,想把內城城門也打開,可是被封鎖的嚴嚴實實的內城門又哪是他們能推開的?
    推不開內城門,這下風軍眾人都急了,其中有人忍不住大聲喊道:“開門啊!”
    同樣趴伏在城墻上親自指揮作戰的李幽聞言差點笑出聲來,開門?你們還真當張思亭是自己人,把一切都給你們布置妥當了?見風軍的主力已近來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騎兵沒有進入城內,李幽怕夜長夢多,風軍起疑,不再等待,他側頭向麾下的侍衛猛的一揮手,那名侍衛見狀,立刻半跪在城頭上,捻弓搭箭,對著半空中射出一支響尾箭。
    啾——在寂靜的深夜中,響尾箭劃過長空出的尖叫聲格外刺耳,隨著響尾箭的尖叫聲響過,原本趴伏在城墻上的寧軍齊齊站起身,只是頃刻之間,數萬支的火把在城頭上被點燃,舉目往去,青遠的內外城墻變成了兩條長長的火龍。
    “投——”
    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數萬支的火把從城頭上被紛紛投擲下來,全部落到內外城墻之間的這塊狹長地帶里,數萬支火把落地,一下子將黑漆漆的空間照的亮如白晝,人們低頭俯視,好嘛,下面黑壓壓的都是身穿風軍軍裝的風兵,數都數不清楚。
    “放箭!”
    “放箭——放箭——”
    寧軍將領們的喊喝之聲同一時間響起,城墻上四萬左右的寧軍士卒齊齊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弓箭,對準下面的風軍,展開齊射。這時候根本無須瞄準,只要方向沒錯,閉著眼睛放箭都能殺傷到對方。
    兩面城墻上的箭雨齊落,這下可苦了被夾于中間的風軍士卒們,面對著密麻麻的箭雨,風軍士卒無處躲閃,也沒有盾牌可以格擋,只是眨眼工夫,城墻下的風軍就被射倒一大片。這僅僅是開始,寧軍的箭陣源源不斷,一輪人射完,立刻退后,第二輪人員上前繼續放箭,箭陣是一波連著一波,一波強過一波,仿佛永不會停止似的。
    下面的風軍慘叫之聲此起彼伏,有人是身上中箭,有人是腦袋中箭,就連人群縫隙的空地上都插滿了雕翎。尸體把地面的雕翎覆蓋,而后從天而降的雕翎再把尸體覆蓋,新的尸體再覆蓋住雕翎……以此循環,尸體疊羅,堆積如山,鮮血快將內外城墻之間這段狹長地帶變成血河。
    這不是勢均力敵的拼殺,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風軍連半點的還手之力都沒有,成群成片的撲倒在地。
    沒來得及進城的那數千風國騎兵見己方中了敵人的圈套,連進城營救的舉動都沒有,當場后隊變前隊,一各個如喪家之犬似的逃回本軍大營。好在寧軍根本就沒把城外這幾千騎兵放在眼里,注意力都放在進入城內的風步兵身上,不然就算騎兵跑的快,在寧軍的箭陣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此戰寧軍打的順利,而風軍卻是慘不忍睹,四、五萬人被困于青遠的內外城之間,進不能進,退不能退,成了人家活生生的肉靶子。亂戰之中,許多風軍士卒還連聲哀號道:“不要放箭,我們是自己人,是自己人啊——”
    他們不這么喊還好點,聽完這話,寧軍將士更感氣惱,將箭射的更急更狠,心中還惡狠狠地嘟囔著:誰***和你們是自己人?!
    風軍的哀求成了讓寧軍越瘋狂的催化劑,一輪輪鋪天蓋地的箭陣無情地射殺著戰場上的一切生靈,每一輪箭陣肆虐過后,好大一片區域都已找不到一個能喘氣的活人,有的只是渾身插滿雕翎的尸體。
    四、五萬風軍,甚至都未做出過一次有威脅或者象樣的反擊,被埋伏在城墻上的寧軍射殺,等戰斗進入尾聲的時候,內外城墻之間已看不到地面,地上都是一層疊著一層的尸體,寧軍原本準備了五十萬支雕翎,一場戰斗下來,士卒們幾乎都把箭壺里裝得滿滿的雕翎射的精光。
    由于尸體把剛開始扔下去的火把都蓋住了,現在城下黑漆漆的,城墻上的寧軍也看不清楚下面什么情況,依舊機械性地向下盲射。聽城下漸漸沒了動靜,李幽眼珠轉了轉,向麾下將士揮揮手,示意眾人暫緩放箭,然后他又令將士們重新點然火把,扔到城下。
    等把新的火把扔到城下,人們定睛再看,無不倒吸口涼氣。城下目光所及之處,密密匝匝都是風軍的尸體,有些人象刺猬似的渾身上下插滿箭支,而有些人中箭未死,還在尸體堆中蠕動呻吟著,寧軍在盲目箭射的時候沒想其他,現在看清楚風軍的慘相,心里也忍不住一陣陣的顫。
    “大……大人!進城的風軍好象……都死光了!”李幽身邊的一名寧軍將領聲音略顯結巴地說道。
    “恩!”李幽是大將出身,經歷過大風大浪,此時遠比麾下的將士們沉穩的多,他淡然地應了一聲,側頭說道:“關閉外城門!大家隨我下去瞧瞧!”
    “是!大人!”
    李幽帶著一干部將和侍衛,下了城墻,打開內城門,從內城走了出來。在城上看還好點,現在親自到了戰場上,場面只能用觸目驚心來形容,剛出來,人們就被迎面撲來的血腥味沖的直皺眉,李幽也從懷中套出手帕,捂住了鼻子。
    他想向深處走一走,可是偌大的地方竟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完全被尸體所覆蓋,李幽等人只能踩著風軍的尸體向前慢行。李幽可是堂堂的中將軍,自己有一身出類拔萃的好辦事,此時他也不怕有未死的風軍躲在尸體堆中向自己出手偷襲。
    向前走出沒多遠,他突然感覺腳下一緊,似乎被什么東西絆住了,他下意識地低頭一瞧,原來一名滿臉滿身都是血污的風軍士卒將他的褲腿抓住。
    “大膽!”李幽身旁的侍衛見狀,舉起佩劍,就打算向那名風兵刺下去。
    正在這時,那名奄奄一息的風軍開口斷斷續續道:“大……大人為何……要向我等下……此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