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59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不對爾等下毒手,難道還坐視爾等殺入城中不成?”一名寧將氣呼呼地走上前來,震聲呵斥道。
    “我……我們也是寧人啊……”說話之間,那名風軍滿臉是淚,哀號道:“我等是被風軍硬來的……”
    聽聞這話,李幽的腦袋突然嗡了一聲,剛才他沒有仔細聽這名風軍的話,現在突然覺,這風軍的口音竟和寧人一模一樣。就在他一愣之際,就聽城頭上有人大聲喊叫道:“大人,北城突然火起,似乎在生交戰!”
    “什么?”李幽心頭大驚,怔了片刻,轉頭對身邊的一名寧將急聲說道:“你趕快去北城,那邊到底生了什么事!”
    “是!大人!”事關重要,那寧將哪敢怠慢,插手施禮,接著轉身就向城內跑。
    青遠城太大了,以李幽為的寧軍主力皆在南城門這邊,萬一這時候風軍突襲北城,他們想趕過去增援都來不及。
    看著那名寧將返回城內,李幽蹲下身形,問那名風軍士卒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何用我寧人的口音說話?”
    “大人,我等……都是寧人,都是生活在郡城周遍村鎮里的普通百姓,是風軍突然殺來,先把我們抓住,又押到風軍大營,強迫我們換上風軍的軍裝,戴上風軍的頭盔,并讓我們向郡城里跑,說是放我們回郡城,還有大人會親自來迎接我們……”說到這里,那名‘風軍士卒’已哭的泣不成聲。
    李幽是有親自迎接他們,只是迎接的手段暴力了一點,用的不是酒水,而是要命的五十萬支雕翎箭。
    哎呀!聽完這話,周圍的寧兵寧將們都傻眼了,李幽身子連晃,險些當場坐到地上。足足愣了半分鐘,他才回過神來,然后象瘋了似的急走出數步,又扯又拽,翻找地上的尸體。
    周圍眾人不知道李幽怎么了,紛紛圍上前來,小心翼翼地顫聲問道:“大人,你這是……”
    “快找找,風軍有沒有攜帶武器!”李幽頭也不回地尖叫一聲。
    眾人如夢方醒,沒錯,如果這些風軍真是己方的百姓所裝扮,那么風軍肯定不會給他們配武器。受到李幽的提醒,眾人也都趴跪在地,翻動尸體,看地上有沒有風軍遺留的武器。結果一翻查找下面,除了滿地的雕翎外,他們連一刀一劍都未找到,風軍士卒的身上都是干干凈凈,別說武器,就連一丁點的個人瑣碎之物都沒有,翻看到這,眾人徹底慌了手腳,難怪這批入城的風軍戰斗力這么差,數萬之眾竟然連點還手之力都沒有,難怪風軍在受到己方箭射的時候都在大喊是自己人,難怪風國的騎兵那么沒骨氣,見死不救的先逃走了,難怪風軍的警惕性那么微弱,一股腦的全部涌進城里,現在都可以解釋清楚了,這些人根本不是什么風軍,而是寧國自己的普通百姓。
    “上當了!”這時候,李幽感覺眼前黑,身子搖晃幾下,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尸體堆上,牙關咬的咯咯作響,仰天含憤道:“子纓,你好毒的心腸啊……”
    讓寧人的利箭來屠殺寧國自己的百姓,再沒有什么能比這更殘忍的了,別說李幽后悔不及,就連其他的那些寧兵寧將們眼睛也都長長了,看著滿地的尸體,人們都無法相信這是真實的。
    不知過了多久,李幽象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一下子從尸體堆中蹦起,大叫道:“不好,北城有危險,大家快隨我去北城!”
    此時李幽反應也過來,想去北城,已經太晚了。當寧軍主力在南城這邊設伏,箭陣射的不亦樂乎的時候,以江凡和戰虎為的真正風軍主力已開始大局進攻青遠北城。
    張思亭畢竟是寧人,子纓不可能信任他,當初使個鬼把戲,說給他服下了劇毒,其實那只是他整體計謀的一部分,而后劉奉在張思亭的帳外透漏毒藥是假,也是故意說給張思亭聽的,就是讓他心無顧慮,回到青遠之后將己方的計劃全盤告訴給李幽。
    在子纓看來,寧國河東郡李幽是名智將,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會將寧軍主力調到城南這邊,并設下埋伏,等己方上鉤。可以說李幽能借此來個將計就計,早已被子纓算計到了。
    天鷹軍抵達青遠之后采取環城扎寨的部署,確實是一反常理,子纓這么做有兩個目的,其一,引寧軍出城來戰,只要寧軍失去城防做依仗,子纓有信心能指揮天鷹軍將五萬的寧軍一口吞掉,如果對方不上當,那環城扎寨的第二個作用就體現出來,隔絕青遠城和外界的聯系。
    駐扎在青遠城外的這兩天,別看風軍大營風平浪靜,似乎沒什么舉動,實際上風軍都沒閑著,分批分隊的前去進攻青遠城周邊的村鎮,殺光當地的守軍后,再將村鎮里的男子統統抓捕過來。
    天鷹軍的環城營寨的后面還多建一個營寨,當初寧將紛紛猜測那是子纓為討好主子替唐寅扎的,實際上,那個營寨就是為了關押被俘的寧人所設,風軍把俘獲的寧國百姓統統關押在這座營寨里,因為距離青遠太遠,城內根本看不清楚,加上天鷹軍的營寨又把青遠城團團圍了起來,城內的寧軍對風軍大肆抓捕寧國百姓一事毫不知情,未聽到任何的風聲。
    而后,風軍對關押在營寨里數萬寧國百姓則是連連嚇唬,時不時的就說要將他們全部砍頭,或者是全部坑殺,寧國百姓們每天都過的心驚膽寒。
    到了偷襲這天,風軍話鋒一轉,態度突然變好起來,說是他們的郡李幽已經付了大筆的金銀,把他們統統贖回去了,今晚就可以放他們回郡城。
    寧國百姓們信以為真,對這從天而降的喜訊無不興奮異常,同時還大贊李幽愛民如子等等。不過這時風軍又說,就這么放他們回去太便宜寧國了,要借此羞辱羞辱李幽,隨即令他們全部換上風軍的軍裝。
    當然,軍裝這種東西十分輕便,每名士卒都會隨身攜帶兩套,勻出幾萬套不成問題,但是盔甲可沒有那么多,士卒們每人只有一套,這種在戰場上保命的東西也不可能分開寧國百姓,子纓退而求其次,讓士卒們只把頭盔讓出來即可。
    讓寧人穿風國的軍裝,帶風軍的頭盔,這也是種莫大的屈辱,有些寧國百姓不甘心受辱,拒絕不穿。風軍對這批人一點沒客氣,當著數萬寧國百姓的面將其亂刃分尸,百姓們見風軍簡直象魔鬼一般,殺人不眨眼,再不敢拒絕,紛紛把風軍的軍裝穿上。
    當晚,風軍的主力早已悄悄潛伏到了北城,而數萬的寧國百姓們則被五千多的風國騎兵壓著,出了風軍大營,這時風國騎兵手指著前方城門那里揮動的火把,對寧國百姓們說:“看到沒有,你們的大人已經派人出城迎接你們了,你們還不快去?不過誰都不許說話,要是敢吭一聲,別怪我等刀下無情!”
    寧國百姓確實看到青遠城的城門前有火把連連揮舞,人們哪疑有它,而且在風軍大營里受盡苦難,現在終于要回到自己的城池了,人們跑的一個比一個快,不過風國的騎兵都在后面跟著,他們皆不敢吭聲,就是閉著嘴巴憋著氣的干跑。
    此時,對這些寧國百姓們而言,回到青遠城就和回到自己家中一樣,人們不管不顧、爭先恐后的擠進城門里,結果那并不是回家的大門,而是通往地獄的死亡之門。
    將近五萬的寧國無辜百姓,連具體是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糊里糊涂的做了寧軍的箭下之鬼,成了被子纓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棋子。
    在寧軍大肆屠殺寧國自己的百姓之時,子纓也下達了進攻青遠北城的命令。
    十萬大軍的集體攻城,其聲勢可謂是驚天動地,但青遠城太大了,北城這邊已打的天翻地覆,但在南城,連一丁點的喊殺聲都聽不到,如果不是有寧兵眼尖,看到北城火起,直到現在他們還得被蒙在鼓里呢!
    當李幽率領寧軍主力從南城門這邊退回到城內,向前還沒走出幾步,就見前方有名渾身是血的寧軍士卒策馬狂奔過來,倒了李幽近前,他是直接從馬上摔下來的,撲通一聲掉在地,仰著頭,尖聲叫道:“大人,大事不好,風軍主力偷襲北城,我方兄弟雖然拼死作戰,但敵眾我寡,現在……現在風軍已突破北城的內外兩道城門,殺入城內了!”
    這話就如同一顆重磅炸彈在人群中爆炸開來,將眾人炸的頭暈眼花,李幽坐在馬上,身子連連抖動,險些從馬上栽下來。
    若有城防做依仗,寧軍對風軍還可以以少戰多,拒風軍于城外,但現在風軍已突破城門,殺入城內,區區五萬的寧軍和十萬極善于近戰的風軍搏殺,如同是自取滅亡!
    只是現在李幽也考慮不了那么多了,他深吸了兩口氣,對身后的寧軍將士們大聲喊道:“兄弟們,隨我殺向北城,將入城的風軍統統打出去,以死報國恩!”
    “以死報國恩!殺——”將有必死之心,士無貪生之念,寧軍將士這時候也都紅了眼,大喊著跟隨李幽向北城急急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