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60

  第五百六十章
    李幽率眾只走到青遠城的中央位置,就見前方有千余名寧軍士卒如一盤散沙般潰敗下來,在其身后,還跟有鋪天蓋地的風軍。【】李幽將牙關一咬,讓過己方的殘兵敗將,迎向后面的追兵。
    雙方剛一接觸,李幽掄起手中的靈刀,隨著咔嚓的脆響聲,數名風軍被他一刀劈成兩截。李幽尚且如此勇猛,寧軍將士自然不落其后,人人奮勇上前,拼死殺敵。以李幽為的寧軍主力和殺進城內的風軍主力在青遠城的中央地段展開大規模的撕殺。
    剛開始交戰時,寧軍憑著一股誓死報國的勁頭還真與風軍戰了個旗鼓相當,雙方針尖對上麥芒,殺的難解難分,但隨著戰斗的加劇,風軍沖入城內的人數越來越多,這時候,寧軍不善于近戰的劣勢漸漸暴露出來。
    風軍勇猛,近身搏斗之時,無人會顧慮自己的生死,一心只想著殺敵,許多士卒殺到眼紅時把身上的盔甲軍裝統統甩掉,光著膀子赤膊上陣,揮舞著長矛大刀,見人就砍,逢人便殺,一各個渾身是血,活生生從地獄里鉆出來的惡魔。
    反觀寧軍這邊,開始時的銳氣漸漸散盡,面對如此眾多又兇殘無比的風軍,人們的心理漸漸生出懼怕之意,狹路相逢勇者勝,在兩軍交戰到白熱化的時候,一旦其中的一方產生畏敵的心理,仗也沒辦法再打下去。
    寧軍只是在苦苦支撐著,之所以未潰敗,全因李幽還在戰場上浴血奮戰,主將寧死不退,下面的將士也只能咬牙堅持著,但即便如此,寧軍的整體陣營還是被的連連后撤,前方的士卒們被砍倒一排又一排,慘叫哀號之聲此起彼伏。
    就在戰斗由白熱化漸漸變的膠著之時,風軍的陣營中突然殺出一員大將,這人沒有騎馬,身材魁梧雄壯,站在人群中,比周圍的士卒都高出好一大截,他手持巨錘,沖出風軍陣營,一頭撞進寧軍陣營之內,手中巨錘輪開,周圍響起一片慘叫聲,數名寧軍士卒躲閃不及,被巨錘硬生生地砸成肉餅。
    這名風將不是旁人,正是風國的虎威將軍戰虎。
    戰虎在寧軍的陣營里如入無人之境,左突右沖,銳不可擋,四周的寧軍們被他砸的嗷嗷怪叫,陣形大亂,人們倉皇而散。戰虎在戰斗中也一直尋找著敵人主將的身影,很快,他就現了頂在寧軍陣營前方的李幽。
    他雖然不認識李幽,但看他一身靈鎧,手持靈刀,周圍的侍衛極多,威風勁十足,猜測他在寧軍中肯定不是小官,戰虎想也沒想,猛然出手,一把奪過一名寧兵手中的盾牌,接著,他一手提錘,一手持盾,大叫著直向李幽沖出。
    普通寧兵畏懼戰虎,見他橫著膀子沖撞過來,人們本能的紛紛躲閃,但他們能閃,李幽身邊的那些貼身侍衛們不能閃,就算前面沖過來的是頭犀牛,他們也只能咬牙挺著。三名在李幽身側的侍衛見戰虎已開沖到近前,三人齊齊出手,紛紛將手中的長槍刺向戰虎。
    戰虎片刻未停,只是將手中的盾牌擎了起來,硬接對方的長槍。耳輪中就聽當的一聲脆響,三根長槍皆刺在盾牌上,向前沖刺的戰虎沒覺得怎么樣,狂奔的身形連晃都未晃,倒是那三名出槍的侍衛受反鎮之力,身形不由自主地齊刷刷的倒飛出去。
    在他們的身后就是李幽,后者準備不足,被三名侍衛撞了個正著,他有靈鎧護體倒也沒什么,但戰馬承受不了這么強的撞擊力,橫著踉蹌出六、七步,如果不是李幽騎術高明,及時控制住戰馬,戰馬就得被這三人硬生生的撞倒。
    “怎么回事?”李幽下意識地驚叫一聲,側過頭來,正好看到三名侍衛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而就在不遠處,戰虎拖著巨錘直奔自己而來。此時看到戰虎,李幽心頭也是一震,他是武將沒錯,但并不屬于戰無敵那樣的猛將,而是個善于謀略的智將,讓他在戰場上殺個普通的敵兵敵將還可以,但碰上戰虎這樣的頂級大將,他也完全不是對手。不過現在再想避讓戰虎的鋒芒已經來不及了,無奈之下,李幽輪起靈刀,對準沖到自己近前的戰虎全力猛劈下去。
    戰虎前沖的度不減,同時將巨錘抬了起來,架住對方的刀鋒,當啷!靈刀砍在巨錘上,火星四濺,受其反彈之力,李幽的靈刀向上彈起好高,險些脫手而飛,可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沖刺過來的戰虎已用肩膀狠狠撞在李幽戰馬的馬腹上。
    戰馬能勉強承受得住三名侍衛的撞擊,但卻承受不住戰虎的猛撞,只聽戰馬嘶叫一聲,帶著李幽,橫飛出去,足足飛出四、五米遠,才撲通一聲摔落在地,戰馬口鼻穿血,當場就不行了,馬上的李幽也沒好到哪去,從馬身上翻滾下來,摔的頭暈眼花,就連手中的靈刀都不知道飛哪去了。
    “哈哈——”戰虎怪笑了一聲,提錘向趴在地上的李幽走去,到了他近前,戰虎將巨錘高高舉起,對準李幽的腦袋,作勢就要砸下去。如果被戰虎的錘子砸中腦袋,就算李幽的靈鎧再堅固,也承受不起戰虎那樣的力道。就在這千鈞一之時,數名寧軍如瘋了一般趕過來營救,其中一名寧將度最快,沖著戰虎釋放出追魂刺,同時大喝道:“風賊休傷我家大人!”
    對追魂刺這種專破靈鎧的技能,戰虎也不敢小視,他只得放棄攻擊李幽,掄起巨錘,隨著巨錘揮舞,周圍空氣波動,凝聚出無數的靈刃,靈亂·風釋放出來。
    戰虎以靈亂·風擋下寧將的追魂刺,不過與此同時,趴在地上的李幽也被另一名寧將拉上戰馬,向寧軍陣營的后方退去。眼看著要把敵將斃于錘下,卻被人給救走了,戰虎哪能甘心,他還想隨后追殺,但前方道路被數名寧將死死擋住。
    戰虎氣急,雙手持錘,與數名寧將混戰到一處,他靈氣深厚,力氣更是大的驚人,雙方打了還沒有兩個回合,一名寧將的靈槍被巨錘碰了個正著,隨著當啷的脆響聲,靈槍打著旋飛上半空中,那寧將見勢不好,撥馬要跑,戰虎緊跟著的一錘正中他的后心。
    撲通!
    那寧將連人帶馬被戰虎一錘砸塌,人和馬皆化為血肉一團,混合在一起。見狀,另外幾名寧將嚇的臉色劇變,哪里還敢繼續應戰,紛紛調轉馬頭,向后急退。戰虎提錘,三步并成兩步,又追上一名寧將,他伸手把戰馬的馬尾抓住,猛的用力向回一拉,就聽撲通一聲,奔跑中的戰馬被他硬生生的拽跪在地,馬上的寧將一頭向前搶撲出好遠,還沒等他站起身形,戰虎的巨錘已凌空落下,正拍在他的后腦上。
    撲!
    那寧將的頭顱象是顆摔碎的西瓜,被砸了個稀巴爛,鮮血和腦漿濺射一地。
    數名寧將對陣戰虎,只眨眼工夫,兩人被殺,另外幾人仿佛喪家之犬,倉皇逃竄,此情此景,讓周圍的寧兵們想生出斗志都難。隨著李幽被麾下帶著,數名寧將敗逃,苦苦支撐的寧軍失去了最后一絲希望,人們如潮水一般向下潰敗。
    但是雙方早已打成膠著狀態,后方的寧兵能退下去,但大多數的寧軍都和風軍混戰在一起,此時想退都沒地方退,隨著后方的將士撤走,前方還在作戰的寧兵一下子成了孤軍,人們各自為戰,被鋪天蓋地的風軍分割成無數塊,最后又被一塊塊的消滅。這時候許多寧兵已無心戀戰,放棄抵抗,扔掉手中的武器,向風軍投降。
    兵敗如山倒。寧軍的潰敗之勢一旦展開,想收也收不住,數萬的寧軍也徹底被打亂了,滿城亂竄,逃避風軍的追殺。
    且說李幽,他被數名寧將以及百余名侍衛護送著,向南逃,人們打算從南城這邊突圍出去。
    風軍的主力是由北城進攻的,南城這邊自然空虛,這是任何人都能想到的,不過就在他們快要跑到南城門這邊時,前方的道路被一名單槍匹馬的人擋住。
    此人是從頭到腳一身黑,就連跨下的戰馬都是黑色的,月夜下,立于道路中央,仿佛要與黑夜融為一體似的。如果不是走到近前,李幽等人甚至都看不到他的存在。
    “此路不通!”
    對方那人冷冷地開口說道。他語氣淡漠,不帶任何的聲調和頓挫,不過讓人聽后卻不由自主地生出絲絲的寒意。
    眾寧將們皆是一驚,紛紛下意識地脫口問道:“什么人?”
    對方沒有答話,依舊安坐于馬上,不過手已摸到背后,抽出一根紫金色似刀非刀,似弓非弓的怪狀武器。
    看到這個,寧將中有人尖聲叫道:“江凡?”認出江凡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那個被子纓玩弄在鼓掌之中的張思亭。
    聽聞江凡二字,寧將們的身軀都為之一震,心涼半截。風國有四大猛將,戰虎只是排名最末,但即便如此,通過剛才的對戰仍讓人感覺戰虎的實力已恐怖到不可思議的程度,現在排名在戰虎之上的江凡也到了,眾人哪能不驚,又哪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