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61

  第五百六十一章
    李幽看著前方孤身一人的江凡,深吸口氣,大聲喝道:“我是河東郡李幽,閣下要出手就盡管沖著我來吧,不過,你先把我的這些兄弟們放過去!”
    聽聞此話,李幽左右的寧將和侍衛們無不動容,紛紛驚道:“大人……”
    李幽沖著他們擺擺手,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江凡,問道:“閣下意下如何?”
    江凡催馬上前兩步,對上李幽的目光,語氣中依然不帶任何的感情,冷漠地說道:“你我雙方立場不同,陣營不同,在戰場上就是敵人,你可曾考慮過要對敵人心慈手軟嗎?”
    李幽被江凡的話嗆的老臉一紅,還沒等他接話,身邊的一名寧將猛然大吼一聲:“江凡小兒,你不要欺人太甚!”說話之間,那員寧將催馬沖向江凡,等快要接近對方的時候,他手中靈刀霞光閃爍,上來就施展出靈亂·】
    寧將很清楚,江凡是暗系修靈者,不管他修為有多高深,實力有多厲害,終究不會靈武技能,想要勝他,只能在靈武技能上壓倒他。他想的沒錯,面對著靈亂·風呼嘯而來,江凡確實抵擋不住,但是身為暗系修靈者,江凡可是會能令任何靈武絕學都黯然失色的暗影漂移。
    坐于馬上的江凡在靈亂·風襲來的一瞬間突然消失不見,他是閃走了,但跨下的戰馬閃不走,被靈亂·風掃了個正著,戰馬被靈刃劃的渾身血口子,嘶叫著翻倒在地,死于非命,等靈亂·風刮過之后,消失的江凡又在戰馬的尸體旁重新現身,他低頭看著地上渾身是血還在抽搐的戰馬,久久沒有說話。
    這就是暗系修靈者的悲哀,他有自保的本事,但卻沒有讓身邊的人或者物能和他們一樣幸免于難的能力。
    由于身罩靈鎧,旁人看不見江凡此時是什么表情,那名出手的寧將也不想知道,見自己一招就把江凡的跨下坐騎殺了,氣勢立刻盛起來,他撥轉馬頭,又向江凡沖去,同時繼續釋放靈武技能——十字交叉斬。
    直至十字交叉斬的攻擊已到江凡的近前,后者才抬起頭來,身子周圍騰的一下散出黑霧,緊接著,人業已消失,當他再現身時,已凌空出現在寧將的身側,手中的紫金弓橫掃而出,直取對方的脖頸。
    那寧將沒料到江凡竟會在自己的身邊凌空出現,準備不足,根本來不及收刀回擋,只能下意識地向后仰身,身子幾乎平躺在戰馬的背上,來躲避江凡的殺招。他快,可是江凡的度更快,橫掃出去的紫金弓突然變招,由橫掃轉成下劈,這下那名寧將是在也閃躲不開,就聽撲哧一聲,寧將的腦袋被硬生生的斬落,頭顱滾到地上,而無頭的尸體還掛在戰馬身上,跑回己方本隊。
    嘩——寧將是士氣如宏殺出去的,但回來時腦袋卻沒了,周圍的寧將、侍衛們臉色大變,一片嘩然,包括李幽在內。
    江凡身形落地,看都未看地上的斷頭,用紫金弓環指李幽等人,幽幽說道:“你們,統統都要死!”
    “敵將厲害,大家一起上,掩護大人殺出城去!”躲是躲不開了,眾寧將也都豁出去了,眾人紛紛大喊一聲,除了李幽和張思亭外,五名寧將連同那百余名侍衛齊齊向江凡涌去。
    面對這么多的敵人,江凡毫無懼意,他嘴角微微挑起,伸出手來,在其掌心里突然冒出騰騰的黑霧,黑霧在他掌心中凝而不散,越聚越小,最后化成一只閃爍著烏光的小黑球。
    “不好,是暗影魔咒……”一名見多識廣的寧將立刻把江凡施展的技能忍出來,下意識地驚叫出聲,不過此時他再想提醒眾人趕快躲閃已經太晚了,江凡的暗影魔咒沒有打向五名寧將,而是射進寧軍的侍衛當中。
    一名跑在最先面的侍衛當其沖,受到暗影魔咒的侵襲,整個身體開始變黑,并迅地膨脹來開,其余的侍衛不明白怎么回事,還想上前搶救,結果那名侍衛突然爆炸開來,波及到周圍一圈人,原本想上前救人的侍衛皆變成暗影魔咒的媒介,一個接一個的炸開,只見場內黑色的血肉橫飛,不時濺射到周圍人的身上、臉上,瀕死的慘叫聲和絕望的哀號響成一片。
    百余名侍衛,只是在眨眼工夫就只剩下十余人,由于他們躲避及時,未受波及,黑暗魔咒的效果這才漸漸散去,黑色的煙霧從支離破碎的尸塊中絲絲冒出,消散無蹤,原本黑色的血肉這才慢慢恢復成本來的鮮紅色。
    上百名活蹦亂跳的大活人,頃刻之見尸骨無存,這就是暗影魔咒霸道又兇殘的威力。沒有人說話,場上只剩下呼哧呼哧急促的喘息聲,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久,眾寧將們才回過神來,人們不約而同的出瘋狂的嘶吼,各揮靈兵,殺向江凡。
    “哼!”江凡出低低的冷笑,他回手從背后抽出一根紫金箭,此箭名為破魂箭,只見他站于原地,搭弓上箭,對準前方沖的最快的那名寧將,一箭射出。
    雙方的距離本就極近,而且江凡這一箭也太快了,快到出人類的目力,只聽靈弦響動,破魂箭便已到了那名寧將的前胸。
    撲!
    這一箭,正中寧將胸口,后者的靈鎧連同里面的護心鏡被齊齊擊碎,破魂箭力道卻一點不減,直接貫穿寧將的身體,射向后面的另一名寧將,那名寧將連怎么回事都未看清楚,便被這箭正中咽喉,仰面跌落下戰馬。
    一箭雙命,駭世驚俗,剩下的三名寧將眼睛都紅了,不管不顧的繼續沖向江凡。他們的馬快,但卻快不過江凡的暗影漂移,后者一個閃身,讓開了三名寧將的鋒芒,直接閃到路旁的房檐上,只見江凡半跪在房上,從背后又抽出一箭,這支箭又細又長,中間簍空,如笛子一般布有許多小洞,此箭名為追魂箭。江凡再次捻弓打箭,沒有對準房下三名寧將的任何一個,而是向空中平射出去。
    啾——追魂箭飛行在空中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箭支仿佛被賦予了生命似的,在空中畫出一條長長又絢麗的弧線,直向最右側那名寧將的太陽穴飛去。那名寧將已經意識到殺機的臨近,也聽到尖叫聲越來越近,但是他并沒有看到追魂箭是從哪個方向向自己飛來的。
    耳輪中就咔嚓一聲,追魂箭精準地射穿那名寧將的腦袋,而后度不減,又飛向中間那名寧將的后心。同樣是一箭雙命,不過這一箭比剛才那箭更加駭世驚俗,也更加不可思議,甚至已出人們所能理解的范疇。
    兩箭射出,四員寧將落馬斃命,剩下的那名寧將連繼續瘋狂下去的勇氣都被嚇沒了,頭也沒回,直接催馬便跑。可是,他又如何能快過江凡的紫金箭呢?后者以幽魂箭將跑出二十米開外的那名寧將一箭射于馬下。
    五名寧將,連江凡的身都未近,便被他以三箭相繼射殺。他在房頂上慢慢站起身形,俯視著下方的李幽和張思亭等人,淡漠地說道:“我說過,你們都要死,沒有人可以活著離開!”
    江凡的話音將還處于極度震驚中的李幽和張思亭驚醒,后者激靈靈打個冷戰,急急向前跨出幾步,仰頭對房上的江凡說道:“江凡將軍,你沒有忘記吧,我是自己人,是自己人啊!”說著話,他回頭身后的李幽,又連聲叫道:“我是故意把李幽引到這里來了,就是要讓江凡將軍你立功的!”
    “呵呵!”難得的,江凡笑出聲來,目光直接從張思亭的身上掃過,落在李幽的臉上,幽幽說道:“如果是我,絕不會容忍身邊有此等小人的存在!”
    “閣下說的對!”李幽竟也接著江凡的話應了一聲,還沒等張思亭反應過來,李幽突然抽出佩劍,狠狠刺向張思亭的后背。
    撲!
    張思亭見勢不妙,本想臨陣倒戈,轉過來再討好江凡,哪知江凡根本就不領他的情,眼睜睜看著李幽將兩面三刀的張思亭一劍刺死。
    “啊——”張思亭慘叫一聲,艱難地轉回頭,兩眼直勾勾地看著李幽,想要說話,但嘴巴一張一合,一個字都未吐出來,身子已先軟綿綿地癱倒在地。
    房頂的江凡突然在李幽的戰馬前現身,他隨手一揮紫金弓,散掉上面的靈弦,然后舉目看向李幽,說道:“身為武將,若是能戰死沙場,馬革裹尸,也是殊榮,李幽將軍,請出手吧!”
    雖然是敵對關系,但見到能力出眾又鐵骨錚錚的敵將,江凡也會給對方應有的尊重。李幽仰天長嘆一聲,停頓了幾秒鐘,翻身下馬,同時揮動手中的佩劍,將其靈化,以劍身輕碰下胸前的靈鎧,說道:“江凡將軍,請!”
    隨著他的話音,李幽猛然近前,一劍直刺江凡的胸口。后者以紫金弓格擋,當啷,靈劍被撞開,江凡順勢將紫金弓向前一推,橫切李幽的脖頸,后者急忙低身,想把江凡這一招讓過去,哪知江凡使的只是虛招,在他低身的瞬間,江凡的紫金弓突然由下而上的刺去。
    撲哧!
    紫金弓的鋒芒正刺中李幽的前胸,但江凡的出手太快了,刺中對方之后立刻把弓又抽了出來,緊接著,他倒退兩步,略微點了下頭,輕聲說道:“失禮了!”
    直至他的話說完,血箭才由李幽的前胸噴射出來,當啷,后者手中靈劍脫手落地,他低頭自己胸前的傷口,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斷斷續續道:“好快的……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