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63

  “恩!”唐寅大點其頭,子纓的這番話才是他最想聽到的意見。【】他向前傾著身子,問道:“子纓,你認為由誰擔任河東郡為最佳?”
    “這……”子纓才剛剛打下青遠,也不知道城內有哪些能力非凡的人才,現在被唐寅這么一問,他回答不上來了。
    唐寅又問道:“寧國的河東副郡是何人?”
    子纓忙答道:“名叫高棠,業已戰死!”
    唐寅皺了皺眉頭,又問道:“那青遠城的城主又是何人?”
    子纓先是一愣,而后答道:“此人名叫王凱,已被我軍將士俘獲,現就關押在城中的大牢里,不過如人頑固,自被俘以來,一句話都未曾說過。”
    “哦?”如此強硬的人唐寅是最喜歡的了,而且青遠是郡城,能擔任青遠城城主的人,能力肯定也有過人之處。唐寅悠悠一笑,說道:“把他帶來見我。”
    “是,大王!”子纓答應的干脆,不過心里卻不以為然,象王凱這樣的寧國頑固派是不可能向己方投降的,更不可能會倒戈到自己這邊,對這樣的人,還是應該采取消滅的手段為上。不過唐寅要見,他也不好阻攔。子纓交代身后的偏將,令其立刻趕往大牢,將王凱提到郡府。
    偏將的前腳更走,樂天從外面快步走了近來,到了唐寅近前,恭恭敬敬地遞上一封書信,同時輕聲說道:“大王,蕭將軍的飛鴿傳書。”
    “哦?”唐寅聞言,立刻接過來,將書信展開,低頭細看。這時候,眾人的目光也紛紛向唐寅這邊投來,既然是蕭慕青的傳書,肯定和小夏城方面的戰報有關系,目前己方已先后攻占豐城和青遠,當初預定的目標只剩下小夏這一地了。
    眾人眼巴巴地看著唐寅,不過后者喜怒無形于色,看書信時表情也沒什么變化,眾人在他的臉上看不出傳書的內容是好還是壞。等他把全書的內容都仔細看過一遍之后,唐寅方風清云淡的一笑,放下書信,對眾人說道:“蕭慕青和吳廣所統帥的平原軍已順利攻占小夏,不過,他二人卻讓我的平原軍兄弟做了一回老鼠!”
    眾人先是大喜,而后又都愣住了,不明白唐寅后半句話是什么意思。唐寅笑道:“蕭慕青和吳廣利用河東地區土質松軟的條件,在營中密挖隧道,由大營一直挖進小夏城內,今日凌晨,平原軍兄弟通過隧道秘密潛入城中,殺寧軍個措手不及,現已成功占領小夏。”
    呦!聽聞這話,眾人皆是面色喜色,同時又不得不佩服蕭慕青和吳廣二人的頭腦。梁啟攻占豐城,雖然成功,但也付出不小的傷亡,而且上官元讓還受了重傷,子纓雖說是輕取青遠,但也是以五萬寧國百姓的生命作為代價的,三處城戰,只有小夏打的最輕松,也最順風順水,基本沒什么損失,便把小夏成功奪下。子纓也是暗暗點頭,現在大家時時刻刻都踩在河東的土地上,對河東土地的松軟不勝其煩,但是能想到利用這一點的人,卻只有蕭慕青和吳廣。
    頓了好一會,見眾人回味的都差不多了,唐寅方繼續說道:“此戰我軍幾乎沒有付出傷亡,不過,寧軍也沒有傷亡,當我軍潛入小夏之后,寧軍未做任何的抵抗,其統將吳煥便率領麾下部眾向南逃竄,蕭慕青此信的主要目的是詢問我,對南逃的寧軍是追還是放。”
    哦,原來是這樣!眾人互相,不約而同地笑了,看來寧軍之中也有軟骨頭,我軍兄弟只剛潛入城內就把對方嚇的棄城而逃。“大王!”古越拱手說道:“此支寧軍甚弱,而平原軍的戰力又極強,只需追上敵軍,便可把這十萬寧軍一舉殲滅,永除后患!”
    這時候,江凡眨眨眼睛,猛然倒吸口涼氣,急忙站起身形,向唐寅插手施禮道:“大王,據末將所知,河東的南部是片廣闊的大沼澤,寧人稱其為犰狳沼澤,我軍將士不了解那里的地形,一旦追敵深入,怕是有進無出啊!”
    “啊?”唐寅聞言心頭亦是一驚,立刻說道:“拿河東地圖來!”
    上官元武急忙將隨身攜帶的河東地圖交給唐寅,后者接過,低頭仔細查看。在風國這邊繪制的河東地圖上,對犰狳沼澤的標注并不明顯,只是繪制成了荒野空地,并在旁多注明了一句:此地多泥沼。
    唐寅看罷,眉頭皺起,問江凡道:“你說的犰狳沼澤有多大?”
    江凡毫不隱瞞,將他所了解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向唐寅講明,最后,他顧慮重重地說道:“以末將之見,寧軍南逃也不是好不目的性的,如果我軍不追,我們便可南下,順利逃入寧國南方的九幽郡,如果我軍追殺,他們便可借熟悉地形之利,引我軍進入沼澤,一旦我十萬大軍深陷泥潭,將難以再施展我軍所擅長的沖鋒近戰,到那時,寧軍箭陣的威力展現無遺,我軍將士危矣!”
    唐寅以及在場的眾人紛紛倒吸口涼氣,樂天也臉色大變,急忙向唐寅插手施禮道:“大王,我這就給蕭將軍回書,讓其不要追敵!”
    擺了擺手,唐寅制止住樂天,他眼珠轉動,并未馬上答話,沉吟了好一會,他方喃喃說道:“既然寧軍能了解犰狳沼澤的地形,想必寧國百姓當中也有不少人了解,我們何不利用這一點,派出一支奇兵,先寧軍一步進入犰狳沼澤,在那里設伏,如果寧軍真要向里進,伏兵可與平原軍前后齊攻,夾擊寧軍。”
    眾人聽后,皆陷入沉思,過了半晌,古越才擔憂不已地說道:“大王,寧人不可信,出奇兵前去犰狳沼澤,風險太大了。”
    “不然,我倒是是覺得大王之計可行!”子纓正色說道:“如果現在不理這支十萬之眾的寧兵,任其逃走,那么等五十萬的寧國援軍趕到河東與我軍對峙之時,萬一這支寧軍再反殺過來,偷襲我軍的后方怎么辦?到那時,我全軍都將處于極度的被動之中,所以,這支寧軍必須得殲滅,絕不能放其逃走!”
    古越也明白這個道理,關鍵是他信不過寧人,萬一寧人故意陷害己方,把己方的奇兵引入死地怎么辦?
    正當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爭論不休的時候,青遠城城主王凱被子纓的偏將帶了近來。
    王凱有四十多歲的模樣,此時只著白色的囚衣,身上被五花大綁,向臉上看,蓬頭垢面,眼角還有淤青。唐寅明知道他就是王凱,不過還是裝模做樣地問道:“閣下是何人?”
    沒有答話,王凱雙臂雖然被捆綁著,但氣勢卻十足,兩腳微分,側著身子,斜眼瞄了一下唐寅,隨后又把眼睛閉上了。
    “大膽!”
    左右的風軍士卒見王凱敢對大王如此無禮,紛紛上前,舉起拳頭就要打下去。唐寅哎了一聲,向左右揮下手臂,讓他們退下,接著,他的目光又落在王凱的臉上,笑呵呵地說道:“我是唐寅。”
    不管王凱又多傲慢,多瞧不起風軍,但聽聞唐寅的名字,身子還是忍不住為之一震。他睜開眼睛,重新打量坐在大廳正中央身穿黑色錦衣年歲又不大的英俊青年。原來這就是唐寅,真沒想到,傳言中那個好殺兇殘、奸詐狡猾的唐寅竟然只是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
    “你就是風王唐寅?”王凱毫無畏懼的直呼唐寅名諱。
    兩旁的風兵風將們聞言臉色又是一變,不過未等眾人上前,唐寅已毫不介意地笑呵呵答道:“沒錯,是我!閣下是……”
    “我乃寧國青遠城城主,王凱!”
    “哦!原來是王大人,久仰久仰!”唐寅站起身形,繞過桌案,走到王凱近前,伸手將他身上的繩子解開,同時說道:“我在風國就已對王大人有所耳聞了。”
    也不知道唐寅這話是真還是假,自己只一區區的城主,名頭能傳到風國去?甚至連風王唐寅都能知道?王凱感覺不可思議。看著親手為自己解開綁繩的唐寅,他冷冰冰地喝道:“唐寅,你不要再白費心計了,無論你想問我什么,我的答案都只有一個,不知道!”
    唐寅笑呵呵地反問道:“王大人以為我要問你什么?”
    “這……”這話還真把王凱問住了,他只是青遠城的城主,對青遠自然了如指掌,不過現在青遠已落到風軍的手里,自己在對唐寅而言毫無利用的價值。
    見王凱語塞,唐寅話鋒一轉,笑道:“王大人,本王有個不情之請,不知王大人能否應允。”
    “不能!”王凱連想都未想,立刻回絕。
    唐寅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回答,好象沒聽見似的,繼續說道:“本王想任命你為我大風河東郡的郡,不知王大人意下如何?”
    什么?讓自己擔任風國河東郡郡?王凱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唐寅的臉皮怎么這么厚,河東地區什么時候變成他風國的了,竟然還有臉要求自己擔任郡。王凱的鼻子都快氣歪了,沖著唐寅呸的一聲,大罵道:“唐寅,你好個厚顏無恥的風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