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65

  聽唐寅這么問,就算江凡反應再慢也明白了他的用意。【】江凡深吸口氣,正色說道:“在軍中子纓將軍與軍中將士親如兄弟,但私交卻清淡如水。”
    唐寅哦了一聲,眨了眨眼睛,不動聲色地說道:“我知道了,江凡將軍還要隨小英一同出征,早些回去準備吧!”
    “是!大王,末將告退!”江凡起身,對唐寅深施一禮,退了出去。
    聽聞江凡說子纓與麾下將領們的私交清淡如水,這讓唐寅放下心來。子纓畢竟是降將,直到現在唐寅還沒有完全信任他,加上青遠之戰子纓又打了太漂亮了,唐寅很擔心能力如此出眾的子纓會不會有一天調轉刀口來對方自己,他與將士的私交一般,這就代表著子纓沒有結黨營私的舉動,也就不存在反意,唐寅當然暗松口氣。
    當日,舞英和江凡找到數名熟悉犰狳沼澤地形的寧人,統帥三萬精兵,步行前往犰狳沼澤,為了便于與平原軍方面的聯系,艾嘉也有隨軍一同前往。
    犰狳沼澤占地面積很大,霸占了河東南部大片的土地。因為有犰狳沼澤的存在,使河東和南方的九幽郡交通極為不便,官道只能分成兩叉,繞個大彎子避開沼澤地帶。犰狳沼澤的地形是四周為泥沼,中央是樹林,要想在犰狳沼澤設伏,也只能隱藏于中央地帶的樹林里。
    舞英和江凡由青遠出,先寧軍一步趕到犰狳沼澤,全軍駐扎在林內,而后派出地網探子給平原軍送去書信。既然有舞英和江凡在犰狳沼澤內做己方的接應,蕭慕青和吳廣也就沒什么好顧慮的了,兩人放心大膽的率軍追殺寧兵。
    寧兵的統帥還是那個膽小如鼠的寧中將軍吳煥。按照他的本意,既然風軍已經破城,小夏業已丟了,己方就應該撤退,因為西面的郡城已被風軍攻占,截斷了退回都城的路線,就應該南下退到九幽郡。
    不過吳煥的麾下部將們紛紛勸阻,說如果這樣一仗未打的退走,讓大王知道必會受到重罰,不如借著風軍不熟悉河東地形之便,將風軍引到犰狳沼澤,如此一來,己方就有反敗為勝的希望,甚至還有可能重新奪回失地。
    被部下們這么一勸,吳煥也覺得有道理,隨即采納部下們的意見,率軍向犰狳沼澤撤退,結果這一退,正好碰上了早已經埋伏在那里舞英和江凡一眾。
    寧軍和舞英、江凡想到一起去了,他們也是想躲藏到這片樹林里,等風軍追殺過來時,會陷入樹林外的泥潭之中,己方趁機放箭,風軍進不能進,退又退不快,必然大敗,他們在順勢反殺出去,定能全殲風軍,結果現在的形式與他們預想中的截然相反,輪到他們陷入泥潭里,承受林中風軍的箭陣。
    這下可徹底把寧軍打暈了,寧軍做夢都想不到犰狳沼澤內竟然會藏有敵人,促不及防,一下子被風軍的箭陣射死射傷無數。
    寧兵都是穿著鋼盔鋼甲,比風軍的盔甲要沉重得多,在沼澤地里移動也比風軍更困難,此時他們若是撤退,即使能退出去,恐怕也剩不下幾個人了,到時后方的風軍在追殺上來,己方就得全軍覆沒,危急時刻,吳煥總算是表現出了中將軍該有的應變能力和魄力。
    他當即傳令下去,全軍眾將士只能前進,不可后退,就算用人去填風軍的箭陣,也要強沖過去,殺進樹林中再與敵人一決高下。向來膽量不大的吳煥好不容易強硬了一回,下面將士們也都豁出了性命,迎著風軍的箭陣硬向樹林中沖殺。
    寧軍已開始博命了,但勝卷在握的舞英和江凡并不想與對方拼命,二人下令,全軍將士便放箭邊撤退,把樹林讓給寧軍。風軍將士已熟悉過沼澤地帶的特點,撤退時很有經驗的把鞋襪都脫掉,光著腳丫子快后退。
    最終,寧軍是以犧牲萬余名將士的代價成功退風軍,占領了樹林,本來人們可以長松口氣了,可是很快新的危急又來了,以蕭慕青和吳廣為的九萬平原軍將士到了,平原軍另外的一萬人留守在小夏城內。
    隨著平原軍的到來,舞英和江凡立刻與其合兵一處,在樹林的四周列好方陣,將整片樹林圍了個水泄不通,不過風軍是圍而不攻,和林內的寧軍干耗。
    沼澤地帶的水是不能飲用的,易滋生出疾病和瘟疫,風軍要想飲水,就必須得到沼澤之外的地方去取,非常艱難,風軍尚且如此,被困的寧軍就更慘了,林中還不如外面,這里連污水的水源都沒有,至于食物,更是少的可憐,在風軍駐扎期間,早就把林中的菌類植物一掃而光,現在給寧軍留下的就是一棵棵光禿禿的樹木,如果說還有活的東西,那就是滿地亂竄的犰狳以及無處不在的蚊蠅。
    這時候吳煥才恍然醒悟,此處實是一塊絕地啊!可是此時他才反應過來,為時已晚,當初給他出主意的那些部將們這時候也都傻眼了,一各個面如死灰,沉默無語。
    風軍這邊是打定了主意,圍而不攻,就是等寧軍主動突圍,他們好以逸待勞。
    當日晚間,寧軍就沉不住氣了,對風軍的包圍圈展開反撲。可是泥沼之地哪里適合沖鋒啊,何況寧軍身上還有一身厚重的盔甲,將士們每走一步都很困難,這一晚上,寧軍先后起了三次突圍,結果被風軍連射帶打,全被退回來,一個人沒跑掉不說,反倒損兵折將,死傷無數。
    吃過虧后,寧軍徹底老實了,不再組織突圍,呆著林子里,守而不攻,與風軍對峙。
    短時間的對峙寧軍倒是沒問題,但時間一久,寧兵就受不了了。人可以一天、兩天不吃飯,但不可能一、兩天不喝水,寧軍將士看著滿地濕糊糊的淤泥,喝的唇干舌燥,直咽吐沫。
    反過來看林外,風軍陣營里倒是炊煙裊裊,不僅有水喝,而且還能找來干燥的木柴生火,把水燒開了來飲。更要命的是,風軍有后勤供應,食物、肉類可以源源不斷的運送過來,每到飯口的時間,風軍將士都能吃到香噴噴的肉類,肉香味飄到林中,引的寧軍士卒口水直流,兩眼都放藍光。
    蕭慕青自然不會浪費攻擊敵軍心理和士氣的機會,一到吃飯之時,便會派出老兵端著肉湯前往己方陣營之前,邊喝湯邊向林中吆喝,先報今天伙食的菜明,然后再向寧軍勸降。
    吳煥是膽子小,讓他不戰而逃可以,但要讓他向風軍投降,他可不敢,畢竟他的家在良州,家人也都在良州,他要是一降,全家人的腦袋都保不住。他給部下下達了死命令,無論是誰,一旦要向敵軍投降,殺無赦。
    有些實在忍受不了饑喝的寧軍想向風軍投降,結果剛出樹林,就被林中的同袍們舉箭射殺。
    此戰一拖就是三天,三天的時間里,風軍沒有動一起進攻,不過林中的寧軍卻慘到了極點,七、八萬的寧軍將士又喝又餓,把林中的樹葉、樹皮都吃光了,甚至許多人已開始吃地上的淤泥,至少泥中還能有些水分。
    瘟疫、疾病在寧軍中蔓延開來,大批的士卒病倒,有許多在戰斗中受傷的士卒得不到醫治,傷口化膿腐爛,人們只能挑出地下的蛆蟲放到傷口上,利用蛆蟲來吃掉傷口周圍的腐肉……
    此時的寧軍,即便風軍不來打,也堅持不了兩天。在被無奈的情況下,吳煥只能拼命一搏,親自率眾突圍,他令主力由北突圍,吸引風軍的注意力,他自己則率領人數不多的心腹和精銳由南突圍。
    可是戰力早已大打折扣的寧軍又哪能突破外面十多萬生龍活虎的風軍?這一戰,寧軍由北突圍的主力被風軍打退,向南突圍的吳煥以及心腹部眾一個沒跑掉,全部死于風軍的亂箭之下。
    軍中主將已死,下面的士卒們再也不愿意抵抗下去等死,全部向風軍繳械投降。
    這時候,難題反而落到風軍這邊,如何處置這數萬的寧軍降兵。
    由于寧軍中已經蔓延開瘟疫,風軍根本不敢接近,要是放任他們返回寧國,蕭慕青還真是不甘心,他把吳廣、江凡、舞英三人叫來商議,怎么處置這批數量眾多的寧軍。
    蕭慕青先提出自己的意見,就地射殺,一個不留。聽聞他的話,舞英吸口氣,忙道:“子纓將軍說,要殺就殺寧軍的將領,對下面的士卒最好是能放就放,這樣一來,寧軍日后就失去了與我軍作戰的必死之心!”
    聽完這話,蕭慕青嗤之以鼻,低聲嘟囔道:“婦人之仁!”頓了一下,他正色說道:“我們要做的,就是要讓寧軍知道,我大風的將士皆為虎狼之師,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要讓寧軍害怕我們,畏懼我們,這樣一來,等到交戰之時,寧軍在士氣上就低我軍一截。兩軍交戰勇者勝!若是心存畏懼,如何能贏?所以說,對寧軍的俘虜,一定要斬盡殺絕,永絕后患!”